所以,暗黑里,一直有人在調查著山河宗,在秘密調查著凌風。

「小的查了,山河宗原本只是一個不出名的勢力,一直以來也沒有什麼出彩的地方,就在差不多一年前,凌風被迫接替了宗主之外,被送來這個地方當炮灰,哪知道他們沒死,反而戰功赫赫,之後越發壯大,直到現在這個地步。」那個人彙報道。

「這麼說…凌風之前,山河宗只是普通宗門嘍!」

「是的,大人!」

「凌風來之前…是普通宗門,來了之後,山河宗卻如有天助一般突飛猛進……這一切,絕對和凌風有關,而他們在山河宗舊址時也沒有什麼變化,來了幽靈谷才有這種情況,戰爭結束后,原本山河宗都被接回原住址,最後卻回到了這裡,說明了什麼?幽靈谷…有秘密啊,而且還是不得了的秘密!」被稱作大人的人分析。

「大人英明!」屬下一頓馬屁。

「那凌風的一切,你們查了嗎!查到了什麼?」

「這…」

「說!」

「大人…是這樣的,凌風其實就是山河宗附近的普通百姓而已,我們到了他們村查看,發現他一生也沒什麼出彩的,就算他的親人,祖上都沒什麼出彩之人…所以…」

「這麼說你是沒查到?」被稱作大人的人冷聲道。

「大人恕罪…」

「啪!」

那個大人一巴掌抽在他屬下的臉上,將屬下打得翻滾幾圈!

「廢物!讓你查這麼個東西你都查不到,養你何用?」他憤怒大喝,身上的強大氣息席捲。

撲通~

屬下被打后,第一時間沒敢顧臉上那火辣辣,已經瞬間腫起來的巴掌印,而是立馬跪在地上。

「屬下之罪,大人息怒,大人息怒…」他不斷磕頭,臉上的痛,彷彿不是他自己的一樣。

「息怒?」

「啪~」他一巴掌又抽在屬下的臉上。

「你讓我如何息怒?給了你那麼長時間,就丟給我息怒兩個字完事了?」

「小人知罪…」

「查,給老子繼續查,如果再查不到有用的線索,你也不用來見我了!」他一展袖袍,大喝。

隨後,長身而起,御空去了。

「恭送大人…恭送大人!」

屬下低頭跪拜行禮,頭也不敢抬一下。

可是,在他低下的雙眼裡,卻透著一股怨恨!

發自內心的怨毒之色…

……

「你們準備好了嗎?我等要跨界而戰了。」凌風道。

「準備好了,準備好了!」

山河宗的弟子氣勢如虹,大聲吼叫。

「好!為了復仇!拿起你們手中的武器,與我戰!」凌風喝道。

「謹聽宗主吩咐,我等赴湯蹈火,萬死不辭!」

砰砰砰~!

山河宗的老人們拿起武器跟盾牌,就像曾經的斯巴達勇士一樣,戰意蓬蓬。

看得人熱血沸騰!

這是朕的江山啊…凌風感慨。

「出發!」

有系統在,山河宗又有眾多的靈石,構建一個傳送大陣很容易。

再說了,從天元道宗的弟子身上,他們得到了天元道宗的坐標,想要傳送過去,很簡單。

「吼~吼~吼~」

山河宗的人咆哮,如同出籠野獸。

傳送陣構建完畢,隨時可以運轉。

凌風帶領著山河宗的弟子,踏上了異域征途。

你的仇就是山河宗的仇!

你的怨就是山河宗的怨!

你要復仇,山河宗給你復仇!



洛十香想到此處,熱淚盈眶。

憑藉她自己的能力,這輩子想要復仇恐怕難了。

畢竟對方可是超凡勢力。

其實,不僅僅是她,山河宗的其他人也都淚目,被凌風的行為所感動。

歷史上,哪個宗主能像凌風一樣?一言不合就幫助弟子復仇?一言不合就率領全宗殺向弟子的仇家?

沒有!

幾乎沒有!

不…不是幾乎,是根本就沒聽過。

因為宗門好不容易發展起來,很多宗主是不會這樣做的。

最常見的一種方法就是雷聲大雨點小爆發幾句,找找對方宗門晦氣,放幾句狠話,眼看著劍拔弩張,其實就是在打嘴炮,誰也知道打不起來。

甚至暗地裡兩個宗主還在喝酒吹牛,一個對一個說:不好意思,兄弟…前不久讓你丟臉了,不過老弟我也是有苦衷的,你想想,她是我門下弟子,如果不這樣吼幾句撐場面,臉掛不住,我這個宗主…也沒有威信了。

另一個會說:兄弟別放在心上,這裡面的貓膩,老哥都懂,不故意演一下,手底下的人怎麼會服?所以…老哥並沒有放在心上,下次再有類似的仇怨問題,我們一切照舊,心照不宣!

這就是一種潛規則,每個當老大…不…當宗主的潛規則。

像凌風這種拚命的,根本不存在,所以他們才感動。

「如果是我的仇,宗主也會幫我報,一定會!」其他弟子紛紛想。

「能夠跟著這種護犢子的宗主,實在…太…太好了!」

別人護犢子,那肯定會引起大家的不瞞,可是如果護犢子的對象是自己,那就兩說了。

畢竟…誰不想為所欲為?

「幸虧當年我們腦子進水了逃出山河宗,留下來簡直是最正確的決定了。」他們議論。

當年,李長順帶領人叛變,不知道在宗門內收買了多少人,有多少人一不小心動心就離開了山河宗?

他們其中一些人也被套路,李長順也想收買,幸好在最關鍵的時刻,他們選擇留下來了。

「現在,長順宗不知道會不會氣死,當初離開山河宗,就是一個巨大的錯誤!」

……

…… 天天吃烤魚會膩,但是好長時間不吃唐明玉卻很懷念那種味道。

龍一抓著這條魚不放手自然就是準備烤來吃的,這會聽到唐明玉略帶撒嬌的話語,不禁莞爾笑道:「行,我馬上開始烤。」

唐明玉笑嘻嘻說道:「龍大哥,我來幫你。」

「好啊,那你用刀先把魚兒切開。」龍一沒有唐明玉的九鳳寶衣,身上濕淋淋的,只能使用御龍訣來蒸干體表的水跡。

唐明玉拿著短刀將魚兒先切成兩半,裡面的五臟六腑之前龍一破開取珠子的時候就弄乾凈了,這會她只需要繼續切割魚肉即可。

雖然沒怎麼切過魚肉,但是唐明玉現在可是武林高手,刀法自然不一樣,非常乾淨利落地將魚兒切成一塊塊。

龍一身上蒸汽朦朧,沒一會就蒸幹了體表和衣服上的水跡,然後去山洞拿來了竹籤,將魚肉一塊塊叉了起來。

炭火燒紅后,龍一和唐明玉便開始將魚塊放在上面烤制。

隨著嗤嗤烤出油的聲音,魚香味十足,唐明玉頓時食指大動。

龍一在幾串烤的金黃的魚塊上撒上調味品,然後遞給唐明玉說道:「好了,你先嘗嘗味道如何。」

唐明玉接過魚塊,看著金黃脆嫩的表面,放到鼻子邊聞了聞,說道:「好香,看著就好吃。」

然後她輕輕放在嘴邊咬了一口,頓時魚香四溢,那口感似乎比以前的還好吃。

「龍大哥,這魚肉烤的特別香呢,比以前還好吃。」

「是嗎?也許是這條魚吃了多寶蛇肉的關係,我試試。」

龍一驚訝的同時,一邊繼續烤制其它魚塊,一邊拿起一串烤好的魚放到嘴裡品嘗。

「哇,這魚的確比以前的好吃,看來,這附近的魚兒吃了多寶蛇肉,肉質變得更為鮮美了。」

這麼好吃的烤魚,兩人邊烤邊吃,幾乎是放開了肚子吃,幾十斤的大魚吃是吃不完的,但也吃了足足五六斤,其中大部分是進了龍一的腹中,唐明玉畢竟是女孩子,只吃了一兩斤的魚肉。

吃飽之後,兩人看著這裡簡陋的條件,看著地上鋪著的虎皮,想到當初兩人同睡在虎皮之上,心中那種柔情也不經意間就散發出來。

靠在龍一的懷裡,唐明玉滿懷著甜蜜說道:「龍大哥,你當初不越雷池一步,一開始人家還以為你對我沒興趣呢,我還傷心了一下。」

擁緊唐明玉,龍一哈哈笑道:「我家小玉這麼漂亮,我又不是柳下惠,怎麼能不動心呢。」

「嗯,要是當初知道你有顧慮,我也不會這麼想了,龍大哥,我愛你,我們永遠都不分開。」

「小玉,我也愛你,我怎麼捨得跟你分開,以後無論你想到哪裡,我都會跟你一起去。」

在當初兩人真正建立起感情的地方說著甜言蜜語的話,讓兩人都有一種不同的感受,彷彿這份愛升華了。

表達愛的方式有很多種,但無疑最讓人悸動的就是身體力行。

在這樣一個地方,龍一和唐明玉很自然地就用這樣的方式來體會彼此的愛意。

至於其中的過程不宜為外人道也。

等到兩人離開地下暗河,回到山腹中時,天山飛狐雲飛揚在洞室里早就餓得肚子咕咕叫了。

雖然天山飛狐是唐無極的師弟,但畢竟他曾經因為中毒而做了對不起天山派的事,所以這次唐明玉也不會對他掉以輕心,路上都會封住他的穴道。

要不是每隔一段時間必須要重新為天山飛狐封穴,她跟龍一說不定還在暗河那個地方體會他們的美好愛情呢。

重新封住天山飛狐的真氣流動,唐明玉從牛皮袋中拿出幾塊烤魚讓他充饑。

天山飛狐早就餓了,此時自然是一陣狼吞虎咽,吃完后忍不住嘆聲說道:「小玉,這烤魚太好吃了,是師叔吃過最香的。」

唐明玉和龍一相視一笑,這烤魚可是跟多寶蛇有關的,可遇而不可求,當然好吃了。

「雲師叔,你吃飽了嗎?」

「吃飽了。」

「那我們走吧。」

離開龍門山腹,三人便向大漠深處而去。

路上自然是龍一背著天山飛狐前進。

而唐明玉則是帶著拿回來的蛇骨和蛇皮。

蛇骨可以製作兵器,蛇皮可以製作寶衣。

當然,由於蛇骨太多了,兩人也拿不了那麼多,將大部分蛇骨藏到了山洞中,以免在水中長時間浸泡而讓骨頭腐爛變質。

經過一天的時間,等到了凌晨,唐明玉三人這才重新回到九鳳號。

神醫酒丐和妙手神偷這段時間除了下棋就是在焦急等待兩人的回歸。

時間過去這麼久了,他們真的很擔心龍一和唐明玉的安危。

現在見到兩人安全回歸,並且帶回來了中毒的試驗品,他們都立即露出了慈祥的笑容。

打過招呼后,唐明玉介紹說道:「爺爺,這位中毒者是天山派的七代弟子,是我義父的師弟,叫雲飛揚,武林人稱天山飛狐。」

神醫酒丐吃了一驚,看向雲飛揚問道:「你竟是天山飛狐?你怎麼會中了黑狐一號的毒藥?」

雲飛揚略顯尷尬,嘆聲說道:「此事說來話長。雲飛揚見過神醫前輩,請神醫前輩救我一命。」說著,他便想要跪下來。

神醫酒丐扶住雲飛揚說道:「雲大俠不必多禮。救死扶傷乃是醫者本分,素聞黑狐一號乃是天下奇毒,老朽早就想要研製出黑狐一號的解藥,這次既是我幫你解毒,同時也是你幫老朽實驗,你可願意?」

雲飛揚躬身說道:「前輩醫者仁心,心懷天下,晚輩佩服萬分,豈有不願之理,需要晚輩怎麼做,接下來前輩儘管吩咐。」

隨著日期越來越近,黑狐一號解藥迫在眉睫。

事不宜遲,神醫酒丐立即開始給雲飛揚檢查身體。

一番檢查之後,神醫酒丐說道:「你體內毒素似有減輕跡象,最近可有吃了什麼東西?」

「是嗎?可我最近沒吃什麼靈丹妙藥。」雲飛揚除了驚喜之外也是一臉難以置信。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