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當看見這把光劍時,理查知道自己機會來的。他只要拿回光劍,那麼就可能重新領悟原力領域,自己已經許久都沒有能突破的等級,或許都能再次得到提升。

所以,當看見巫妖巴巴羅斯向他展示自己的光劍時,他怎麼能不激動。在這地底歲月里,理查差點絕望的以為自己就要永遠停步在這聖域初階的等級里了。在見識過各種傳奇乃至半神的威能后,理查對力量也是無限嚮往的。再說,在這種真正弱肉強食的世界里,誰又對力量不嚮往呢?獲得力量,獲得絕大的力量是所有人,哪怕是坐定老僧都不能拒絕的。在這個世界,力量就是原罪。是一切的開始和終結。

「首先,請你告訴我,這是個什麼東西。」巫妖巴巴羅斯卻不著急說這東西在哪裡,而是問著這古怪的問題。

對於理查來說這個問題確實有些古怪。然後,腦袋一轉,他有所明悟了。這把星球大戰世界里的光劍只有用原力才能激活。很明顯那些得到他這把光劍人是沒有能力激活的,所以一直到現在都沒搞明白。

理查也不隱瞞,直接說道:「這是一把劍。」

「一把劍?一把劍!原來如此……」巫妖巴巴羅斯咀嚼了一番這三個字,這才恍然大悟道。

「如果,如果我說我能幫你拿回這把劍,你能答應我個條件嗎。」終於,巫妖巴巴羅斯開始提要求了。對於巫妖巴巴羅斯這種人來說,唯有利益至上。 聽到巫妖巴巴羅斯開始提要求,理查心中也鬆了一口氣。既然巫妖巴巴羅斯開始提要求了,那麼就證明他真的見過這把光劍,而且還真的知道這把光劍在哪。

「只要是不違背大原則,和我力所能及不傷害我周邊人的要求。我都可以答應。」理查斬釘截鐵的對巫妖巴巴羅斯承諾。

「好!我相信你的承諾!哈哈哈哈哈……」到了此時,巫妖巴巴羅斯終於暢快的笑了起來,那聲音不再帶著陰森,而是如活人一般的哈哈大笑。

巫妖巴巴羅斯的笑聲是如此的歡暢,讓克林和阿拉丁·阿尤布·本都不由得停下了腳步望了過來,想要看這傢伙到底怎麼了。

巫妖巴巴羅斯並不著急說話,只見他雙手連續擺弄,幽藍色的死靈魔法光芒在指尖跳躍,一個虛幻的魔法陣出現在了他的面前。當魔法陣的虛影出現,巫妖巴巴羅斯立馬從衣袖裡拿出了一個捲軸,毫不猶豫的撕開。接著,當面的理查似乎聽到了某種生物所發出的尖嘯聲。

從那捲軸里飛出了一道幻影,那幻影直入那魔法陣之中。接著巫妖巴巴羅斯繼續雙手揮舞,魔法能量全力施展。

好一會兒后,巫妖巴巴羅斯才停住了身手,此時朝巫妖巴巴羅斯的眼眶中看去,只見那兩道靈魂之火此時虛弱無比,猶如一陣風就能吹滅一樣。而巫妖巴巴羅斯身前的魔法陣卻變得有如凝實。這魔法陣忽的展開,然後包圍了住了理查和巫妖巴巴羅斯。

理查被這魔法陣包圍的一瞬間,略有些反抗。這時就聽巫妖巴巴羅斯說道:「放心,這魔法陣只是保護你我的話不會被其他人聽到而已。特別是我們的『主人』!」

理查真的有些吃驚的看向巫妖巴巴羅斯。

原來這魔法陣是通過各種層面防止人竊聽。比如理查身體內的符咒,和巫妖巴巴羅斯被控制的命匣。還有些比如說,一些如星辰占卜術又或是預言術等等都不可能聽到從命運長河裡抓到這句話。

巫妖巴巴羅斯完全不顧自己當前「氣息不穩」繼續開說出了他的真正目的:「我的條件就是。我希望湯姆老爹來救你的時候,順便請你讓他也幫我一把,幫我把命匣給拿回來!」

這就是巫妖巴巴羅斯的最終目的,這就是巫妖巴巴羅斯籌謀已久的陰謀。當他看到理查的第一眼,他就在為今天這句話所做出各種安排。因為他知道,理查是老爹的人。而老爹是無敵的存在,老爹的人必然不會被拒落在這個地底。總有一天老爹會來,會來帶走他的人。他不奢望老爹能一起帶走他,他只希望老爹隨手一撈,幫他把命匣給拿回來。

到了那時,天高由鳥飛!在這黑暗的地底,本來就是黑暗屬性的巫妖簡直是游魚入海。而且,他也十分確認那什麼無盡黑暗之主根本也不可能是老爹對手。所以,老爹必定能帶走他所要帶走的任何人。而且,根據巴巴羅斯最近得到的一些風聲,他知道如果老爹真要出手,那麼必定是在這最後的角斗比賽里,就在這大競技場里。

自由,對於失去了一切的巴巴羅斯來說,現在他心底的慾望也只有那自由!這一刻,巫妖巴巴羅斯望著理查的眼眶中,那本已暗淡的靈魂之火再次劇烈的燃燒起來。

理查看著巫妖巴巴羅斯,臉上再也維持不住那一貫的淡淡表情,此時的他一臉震驚萬分的看著巫妖巴巴羅斯。他曾經想象過,想象過在這地底聽到老爹的消息,聽到老爹如天神下凡一般前來拯救他出窠臼。

可是,萬萬沒想到,卻是在這巫妖的嘴巴里聽到了關於老爹這兩個字。不過,並不是老爹前來拯救於他,而是巫妖巴巴羅斯也期望得到老爹的拯救。

「怎麼?你很吃驚?看來你還是沒想起來。」巫妖巴巴羅斯有些玩味的說著。忽然話鋒一轉道:「亞貝蜂人,金髮少女,時間之神的神官,骨龍,還有死靈法師……」

「是……是……是你!」終於理查想起來,「怪不得!怪不得!巴巴羅斯!巴巴羅斯!怪不得這名字這麼熟悉。」

「對,就是我!想不到吧,當我們再次相見,卻是各自變了身份。你,一個老爹的人卻流落地底,被這些愚昧蠢笨的黑暗精靈抓為奴隸。而我,偉大的智慧的賢明的巴巴羅斯大人,居然被轉化成了巫妖!」巫妖巴巴羅斯說到後面,聲音越來越低沉,代表著是那無邊的憤怒。

「你……」理查想要說些什麼,卻一時間一個字都吐不出來。

「小理察啊!你以為你我的緣分就是如此嗎?你以為你為什麼能是雙重鬥氣?你以為你為什麼能發出寒冰之力和地獄之火?當然,地獄之火我不知道你是怎麼得來的。但是你體內的那寒冰之力卻是我的。是我的小寶貝的!」巫妖巴巴羅斯咬牙切齒的說著。

「是你!不,是你的父親!你的父親從我身邊偷走了我的小寶貝!而你的母親則是吸收我的小寶貝……」

「你……你認識我的父親和母親?」理查更加驚訝,理查的生命中從沒有像今天這麼震驚驚訝驚呆了。

「何止是認識!他們是我的仇人!他們偷了我的小寶貝!不過嘛……本以為你母親必死,卻不知道從哪來的地獄之火,和我的小寶貝,也就是寒冰精靈相互對抗融合了,消化了裡面那毀滅之力!因此,理查!你!你從出生起就有著冰火屬性,這不是偶然!這是……」

巫妖巴巴羅斯越說越激動,雙手亂舞。雖然隔著魔法陣,克林和阿拉丁·阿尤布·本聽不見他和理查在說什麼,但看巫妖巴巴羅斯那樣子就知道沒好話。脾氣爆裂並激動的克林一下就扶起了袖子要衝過去。

也就在這時,理查從最初的驚訝中回過神來,聽到巫妖巴巴羅斯那血淚般的控訴,雖然裡面有太多的不懂和不了解,但並不妨礙理查說道:「好,我答應你!」 在這所匯聚半個黑暗精靈世界的財富所建造的「黑暗之心」中,在中央大競技場東南西北四個方向,每個方向都有一座富麗堂皇的宮殿。這是為四位大精靈王所修建的。

雖然這座「黑暗之心」營造在火獄大精靈王的南方,不過這座城市的管理權卻是屬於四位大精靈王共有。

在大競技場南邊的宮殿,則就是屬於火獄大精靈王的。作為城市的督造者,火獄大精靈王從這所城市開建到現在就一直在這裡,不像其他幾位大精靈王要等待祭典開始的時候才來。

不過,現在的宮殿大廳里,所有的護衛和侍從全都歪歪斜斜的倒在地上人事不知。唯一還有著感知的則只有火獄大精靈王本人了。

此時的火獄大精靈匍匐在地上,滿頭滿腦的大汗,身上不斷的顫抖著。而那本該屬於他的王座,現在卻被兩個萌物所佔領,一隻花羽鸚鵡和一隻肥胖的白貓。

白貓愛德華懶洋洋的趴在那由王座上打著呼嚕,根本不管底下的火獄大精靈如何。而鸚鵡巴博薩則是在王座的扶手上走來走去。

「吾主……」來自心底的臣服讓火獄大精靈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稍稍抬起一點頭,對著鸚鵡巴博薩喊道。

鸚鵡巴博薩停住了腳步,看著火獄大精靈王。就那麼看著,但那雙豆子般的眼睛中卻燃燒出了火焰,在那火焰里一個猙獰龐大聲影正在那裡面掙扎著。

「想不到啊!想不到啊!當年的一個小偷,竟然會成為王者?命運是如此的詭譎多變啊。」終於,鸚鵡巴博薩開口了,那語氣猶如詠嘆。

「我……我……」火獄大精靈王聽著鸚鵡巴博薩出聲,顫抖的更厲害了。本來今天,他坐在他的王座上,處理著最近地底各種族動亂的事。然而也就在這時,一隻鸚鵡和一隻白貓居然就這麼堂而皇之的走了進來。也就隨著這兩隻動物的出現,大廳里一名名侍從,一名名守衛,隱藏在角落裡的一名名強者全都陷入昏迷。

獄火大精靈王大驚之下,就要施展威能,對抗這突然而來的闖入者,到了此時他還想的是這是哪來的老怪物不服氣來找他的麻煩。就在他要直接動用身體內的地獄烈焰以雷霆之勢解決掉敵人時,他卻……

只見那隻踱步走來的鸚鵡,忽然停住了,就那麼抬起頭隨意看了他一眼。然後,獄火大精靈身體內地獄烈焰竟然開始不受自己控制,居然開始潰散,甚至開始熄滅的跡象。是熄滅啊,那存在在自己體內的地獄烈焰居然要熄滅了,這是怎麼回事?

一時間火獄大精靈心中大愕,他再次看向那隻鸚鵡,下一刻他就看到了那無比龐大遮天蔽日的邪惡身影。這一刻,他終於明白了。明白了這隻鸚鵡是誰了。

很多很多年以前,當他還只是一名9級遊俠時。每天都生活在主母的威壓之下,每天都為了第二天能否活命而擔憂時。有那麼一天,那必定銘記在他心中的一天。

他和他所在的巡邏隊按照往常一樣出去巡邏。最近,他們的主母和相鄰不遠的另一家的主母在某次茶話會上吵了起來,這爭吵完后就是如常例般的開戰。

當他跟著巡邏隊小心翼翼的向著指定區域巡邏時,查探有沒有那個主母的斥候滲透進來。可是,當走到一處沼澤時,忽然感到一陣空間扭曲,他所在的小隊就此消失了。

當他再次醒來,入目是一片的紅。那滾滾的岩漿,那血色的陸地,那一隻只猙獰可怕的披著紅色鱗甲的小魔鬼。很不幸,他遇見了隨機空間扭曲,而他則是被傳送到了地獄之中。

在這無邊的血色中,他和一隻只小魔鬼戰鬥,他躲避著地獄岩漿,他悄悄的潛伏著躲過一隻只大魔鬼的偵查,他努力維持神智不讓自己被這魔氣給污染……

無邊地獄里,他以微弱之身以想要存下去的絕大毅力努力的活著。終有一天,筋疲力竭的他看到了一座金碧輝煌寬廣無比的宮殿。

他不知道這宮殿是屬於何人的,只是感到在那宮殿里什麼東西在冥冥中吸引著他。所以,他朝著那宮殿走去了。然而宮殿之內卻不是想象的那樣,那裡面是火邊的火海,和那在火海中的一張王座。

這裡是地獄十七層,這裡是地獄之主的宮殿,那王座則是地獄之主的王座。雖然,當時地獄之主的並不在那裡(嗯,大家猜得沒錯,當時那地獄之主就已經變成了一隻鸚鵡……)。

但是,在那王座之上卻還是留有地獄之主的意念。本來他是十分氣憤的,居然有著螻蟻來到了他的宮殿里,居然有著螻蟻膽敢覬覦他的力量。他正想揮揮手就讓這螻蟻化為灰灰。可是忽然間,那不甘的命運卻強烈無比的振動了一下。

「有意思,一隻黑暗精靈。」宏大邪惡的聲音從那火焰中散發出來。

當時的火獄大精靈聽到這個聲音,也如今天一般馬上就跪了下來,這不是被嚇的,而是他根本扛不住那聲音所帶的力量,即使那力量連地獄之主萬分之一都不到。

「既然你能來到這裡,那麼我也不能小氣,就送你一番造化吧。」說著根本不管那匍匐的黑暗精靈到底有沒在聽自己說,只見那無邊火海中一團火焰飛了出來,直往那黑暗精靈身體內鑽去。

下一刻,無邊的痛楚從心底燃燒起來,那根本就不是人能忍受的。所以,那黑暗精靈就次昏了過去。

當他再次醒過來,他回到了地底。而此時的地底中,羅絲正在經歷一場大戰,而大戰的最後,世人皆知,羅絲損落,地底秩序重改。

「命運讓你我再次相會,所以為了讓你報答我,我決定賜予你真實的魔鬼身份。桀桀……」鸚鵡巴羅斯眼中一道邪芒射向火獄大精靈王。

「不!」火獄大精靈明顯是不想變成魔鬼的,但此刻卻由不得他。只見此時的他身體開始發生變化,頭上長出短角,身上冒出血紅鱗片…… 巫妖巴巴羅斯懷著滿意的態度的走出了大競技場。當跨出門口,他又轉過頭去,但此時已經看不見理查等人的身影了。不過理查的那句話依然回蕩在巫妖巴巴羅斯的耳中。

「好,我答應你!」這短短的五個字,猶如天籟,猶如瓊漿,讓巫妖巴巴羅斯都產生的微醉的狀態。

他一搖一晃的在這城市中行走著。路過的黑暗精靈行人在他眼中變成了天使,那一座座怪異的房屋成了天堂的裝飾。他就這麼走著,步履飄移,就連撞上來的黑暗精靈小孩,他居然破天荒的扶了一把。

第四百三十四章

走著走著,他走入了一條黑暗的小巷子。雖然這座新興的城市裡還沒有產生貧民窟,不過有人的地方始終分為光明之下,和黑暗之中。

這條巷子兩邊坐著零零散散的一些黑暗精靈,一看便知是那些身無分文又因為各種原因不願意去打工的。此時看到一個全身批在斗篷里的人走進了這條巷子,這些黑暗精靈猶如注入了活力,全都抬起頭看向了這人。

不過下一刻,那斗篷之下的身影露出了那麼一點,就那麼一點,讓這些黑暗精靈繼續埋下了頭,繼續裝死起來。因為他們看見,在那斗篷之下赫然是一節節白骨。能出現在這主位面的白骨,只有兩種來歷,一個是來自死靈位面的「生物」,一個是自甘墮落的巫妖。

巫妖巴巴羅斯恍然不知的繼續往前走著,因為他還在想著得到自由之後的事。就這樣走著,越走越來越安靜,到了後來,連自己的腳步聲都聽不見了。沉浸在自己世界的巫妖巴巴羅斯抬起了腦袋,左看有望。

卻見到自己踏入了一片絕對的黑暗之中。不分南北,不分前後,無垠的黑暗把自己所包裹。聽不見一點聲音,也看不見任何東西。除了黑就是黑。

巫妖巴巴羅斯知道自己中了埋伏了,不是走進了特殊布置的魔法陣中,就是走入了強大存在的領域裡。巫妖巴巴羅斯站在原地,等待著,該來的總會來的,不管是誰,他都做好了準備。

遠方,出現了一個白點,白點越來越近。終於讓巫妖巴巴羅斯看清了來到之人。不,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個和他一樣的骷髏。但這個骷髏身上的骷髏純白異常,還散發著某種無限吸引人的誘惑,似乎只要從這骷髏身上摘掉一根骨頭裝在自己身上,就能讓實力突飛猛進。

但巫妖巴巴羅斯沒有這麼做,他只是站在原地,就這麼看著那具骷髏。忍著心中的悸動,他和那具骷髏對視著。兩者唯一不同是,巫妖巴巴羅斯的眼眶中燃燒著熊熊的靈魂之火。而那骷髏眼眶中則是一片黢黑幽深。而巫妖巴巴羅斯望著那片幽深,似乎看見了星辰,看見了宇宙,然後他就沉迷在了其中……

時間過去了良久。

直到巫妖巴巴羅斯聽到了對面那具骷髏說話了。不,其實那具骷髏沒有說話,他只是把話映照在了巫妖巴巴羅斯的心中。

「你,不錯。」這就是那具骷髏的開場白。

然而,巫妖巴巴羅斯卻一下子緊張萬分,因為他終於有些了解面前這個存在了。這是何等樣強大的存在啊,居然直接在人心裡說話。就憑著這點巫妖巴巴羅斯知道兩者的差距根本不能用等階來換算。

「我……」巫妖巴巴羅斯囁嚅著,想要說什麼,卻不知從而開始。

「我是為理查的承諾而來。」那具骷髏直接說明了來意。

這一下子讓巫妖巴巴羅斯措不及防,我才和理查交換完條件,你說你就來了?

「你……你是誰?」巫妖巴巴羅斯顫抖著。

「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代表著老爹而來。理查既然答應了你,那麼我就來兌現這承諾。你的要求並不足以讓老爹親自動手,由我來就行了。」那骷髏依然自顧自的在巫妖巴巴羅斯心中說著。

「老……老爹?」巫妖巴巴羅斯更加震驚了,本來他還有點懷疑,但是直到這骷髏說出了老爹,他就不再有了懷疑,因為老爹二字是不能被輕易念叨的。任何強者的名字都是,敢於呼喚強者,那麼就要做好這強者感應到找來的準備。

「你說你想要回你的命匣?」骷髏繼續說著,然後就見他那骷髏手抬起,然後對著空氣一抓。一隻「口琴」就這麼出現在了他的手上。

巫妖巴巴羅斯看見這個口琴,一時間眼眶中的靈魂之火大跳,劇烈的燃燒起來。他感覺到了,感覺到了那口琴和自己的血脈相連。感覺到那熟悉又親切的味道……

毫無疑問,這個口琴,就是巫妖巴巴羅斯的命匣。巫妖們的命匣不能只看紙面意思,你以為是一個盒子里裝著心臟?不不不,巫妖們的命匣只是通俗的稱呼,然而他們的命匣則是各種各樣的。有可能你在一個河灘上撿到的一顆鵝卵石就是一隻強大巫妖的命匣。

那骷髏看著巫妖巴巴羅斯強烈閃爍的靈魂之火,點了點頭,就這麼把那「口琴」拋給了巫妖巴巴羅斯。巫妖巴巴羅斯趕快手忙腳亂的接住,然後一臉惴惴的再次看向那骷髏。

「你的要求已經達到,老爹希望你能兌現你的諾言!」骷髏的話再次出現在巫妖巴巴羅斯的心裡,然而這話不再淡淡,而是帶著無上威嚴。

巫妖巴巴羅斯感覺到有「汗水」從自己腦門上滑落了下來,好半天後才忙不迭的點頭道:「那是當然!那是當然!」

「你也不懂擔心,控制你的人是發現不了你命匣消失的,你盡好做好你的事。」骷髏說完就開始緩緩轉身。

「當然!我保證!」看著那骷髏轉身,巫妖巴巴羅斯神情一陣籌措,然後對那骷髏喊道:「這位大人等等!我想以我這卑微之軀成為老爹的奴侍,為他老人家做牛做馬。」

骷髏微微一愣后,緩了幾秒說道:「老爹不需要你。但如果你想,可以把你的命匣交給理查。」 一陣蒼涼的號角聲從東邊傳來,霎時間飄蕩過整個「黑暗之心」。隨著這個號角聲,所有的黑暗精靈抬頭望去,只見一片紅雲從東邊而來,猶如大日現身地底。

「是赤炎大精靈王來了!」城裡的黑暗精靈一下子沸騰起來,有如此聲勢的只有那掌握強大火焰規則的赤炎大精靈王才能發出。

而在城市的東門處,無數的黑暗精靈都跪了下來,只見那許多身披赤色鎧甲的黑暗精靈士兵排著整齊的隊列正在入城,而在隊列中間,則有一輛巨大的車輦。這輛車輦由十六隻氣息強大的火焰蜥蜴所拉拽。整個車身被塗成紅色,如果靠近這車輦,能感覺到灼熱的浪潮撲面而來。

這時,一陣由海螺所發出的響聲由城市的西邊傳來。這是地底,怎麼可能會有海螺?但是對於強者來說,只要他們想,任何地方的東西都能出現在他們面前。

一條絢爛的極光由西而來,劃破天際,與那天上的紅雲爭奪著這地底的天空。從來都是幽黑的天空,此時五光十色,照亮了這整個黑暗之心。

「是誰?」有人好奇的看著那條橫貫天際的極光問道。

「是冰霜大精靈王!」

城市的西門,正好在這裡的黑暗精靈和東門一樣不得不跪下來,迎接這黑暗世界四王者之一。一個個身披湛藍鎧甲的黑暗精靈士兵從西門魚貫而入,在隊伍的中央,仍舊有著一輛巨大華貴的車輦。

這輛車輦由萬年寒冰所雕刻而成,其上裝點著無數的珍奇寶石。由著二十四隻冰凍狼蛛所拉拽,車體周圍圍繞著數十隻天生而成開啟智慧的寒冰元素。

赤炎大精靈王和冰霜大精靈王前後腳的到來,似乎是在鬥氣一般。但事實也是如此,冰霜與赤炎本來就是相反的屬性,兩位精靈王又分列東西,國界相交,之前的年月里為了爭奪領地和資源早就不知道打過多少次了。兩家因此仇恨滿滿,在這種中立的地方,不能開戰。只能想著法的壓制住另一方來取得氣勢上的勝利。

城市中有著許多人,忽然又把頭轉向北方,因為現在城裡就差北邊的那位了。火獄大精靈王自不用說,就在這城了,所以人們等待的那位呼之欲出——凝血大精靈王。

可是,直到赤炎大精靈王和冰霜大精靈王都入了城,天上的極光和紅雲都消失了,人們還是沒等來凝血大精靈王。

就在人們有些失望之時,忽然聞到了一陣陣刺鼻的血腥味,緊接著路上的行人一個個感覺到自己身體內部血液在開始快速的流動。整個身體都因為這血液的流動而凹凸起來。人們臉色難看,然而更恐怖還在後面,只感覺那流動血液就在這時不動了,開始匯聚到肚子處。一個個黑暗精靈的肚皮被撐的越來越大,眼看就要爆炸開來了……

整個城市裡,除了那些強者外,所有的平民們即將迎來一次他們生命中的劫難。

「哼!」一聲輕哼傳出,只見城市中升起了一座燃燒著幽綠色的火焰山來。也隨著這聲哼聲,城市裡的眾多人們才擺脫了被自己血液撐爆的危機。一個個肚子奄了下去,一個個癱坐在地上心有餘悸。

「凝血!過分了啊!這裡可是中立之地!咱們是簽了契約的!」火獄大精靈王的聲音回蕩在整個黑暗之心上空。

「桀桀……開個玩笑而已,火獄你別太激動。還有,咱們的契約只是說咱們之間不能交手,沒說這些螻蟻我不能下手。」一個古怪乖戾的聲音從四面八方傳來,沒人知道這發出聲音之人在哪裡,但人們都知道凝血大精靈王到了。這個四精靈王里最邪惡,最暴戾,最嗜血的精靈王。

「他們都是來瞻仰和見證這偉大的祭典的,都是向無盡黑暗之主獻上虔誠和信仰的。不是隨便供你想殺就殺的血奴!」

「好吧,好吧……你瞧你說的,有這麼嚴重嗎?居然把吾主都給加進來了。我不會再出手了,放心吧。不過,真是可惜了這麼多血食了,桀桀……」

凝血大精靈王毫不掩飾他的邪惡和嗜血,對於他來說,所有的生物連同同類都是他修鍊血魔法的材料。這讓城市裡所有才經過這場劫難的平民們全都生出一片惡寒,一個個頓時毛骨悚然,猶如被什麼上古巨獸給守在門口一樣。

「你知道就好,凝血!」隨著這話,那座燃燒著青色火焰的火焰山漸漸變得虛幻,直至消失。

天,又被黑夜所佔據了。

不過,許多黑暗精靈都在心中讚揚膜拜火獄大精靈王。瞧,多好的王者啊,為了保護平民而不惜得罪其他的大精靈王。

只有火獄大精靈自己知道,他是被逼的。按照他的想法,這事他的根本不想管。就讓凝血這傢伙吃掉一些市民又怎樣呢?難道他還能全部吃完?如果不是自己肩膀上這隻鸚鵡……

此時的火獄大精靈身披鑲金鎧甲,手持王者之劍站在大競技場前等待著他的三位老友。

首先到達的是赤炎大精靈王。只見這赤炎精靈王居然是個垂垂老矣的老者,穿著一身火紅色法袍,拿著一支頂端燃燒著火焰的權杖。別以為火屬性的人,都是些脾氣暴躁不守規矩的傢伙。只見赤炎大精靈王來到火獄大精靈王之前,用著最純正的上層精靈的禮儀向火獄大精靈王表示王者之間的問候。

再到來的冰霜大精靈王。只見那由寒冰所鑄的車輦停下,車門自動打開,隨即一股能瞬間把人冰封的寒風從裡面吹了出來。

冰霜大精靈王從裡面走了出來。她穿著由冰蠶絲所縫製的禮裙,高昂著頭,一臉寒霜。在一隻化為人形的寒冰元素的攙扶下一步步的走了過來。看著火獄大精靈王,她也只是象徵性的點點頭。然而當看見赤炎大精靈王時卻一下子冷眉倒豎,毫不掩飾自己對赤炎大精靈王的仇恨和討厭。 就在冰霜大精靈王和赤炎大精靈王相對站立虎視眈眈,大有一言不合就在這裡開干之時。一道血光咋現。

「桀桀……兩位老友還是這麼的健康有活力啊!」血光顯現,一個人突兀的出現了。這個人披著黑色的斗篷,但是斗篷下的那張臉蒼白異常,唯一那嘴唇卻是鮮紅欲滴。在許多黑暗精靈的想象中,凝血大精靈王應該是一個邪惡又古怪的小老頭。但這個人除了面色不正常外,怎麼看怎麼年輕。

所有人的目光都匯聚在凝血大精靈王身上,卻只聽凝血大精靈王站在那裡自顧自的說道:「我看你們二位之間這麼有這麼多孽緣,為何不幹脆尋個良辰吉日結為夫婦,這樣從此以後你們就可以從床頭打到床……」

第四百三十六章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