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古老種族將覺醒,就連冰鳳一族也會蘇醒過來。

這瘋小子恐怕是天地浩劫的關鍵,如今他與金鱗龍蠍族已見過面,也就是說龍蠍現世。

而距離此不遠處那邊,那股炎熱的氣息,絕對是火鳳,身為冰鳳的話,能夠萬分肯定!

如今這小子的武道雖是魔龍,可魔龍也是巨龍,巨龍展翼,天地浩劫何時降臨,此次天地浩劫。

恐怕整個元蒼大陸將陷入劫難,冰鳳一族若是蘇醒過來,又是什麼樣的位置?

冰鳳心中也有顧慮,就算冰鳳一族在怎麼強,那又如何,在天地浩劫里走向滅亡的一方霸主,何止百千。

若稍微不慎,極有可能冰鳳一族在即將來臨的天地浩劫中徹底滅亡。

凌天見到冰鳳在沉思著,也不知它在想什麼,凌天也不著急,四分鐘很快過去。

只見獸形小黑一揮雙翼,化作一道黑光回到凌天體內,一旁的鵟獅,食骨獸,蛇尾蝠默不作聲。

鵟獅,食骨獸,蛇尾蝠它們發現,凌天與冰鳳所說的話題,它們壓根就插不上嘴。

在一些較弱的人類面前,它們可以稱得上凶獸,可在冰鳳這種聖獸面前,它們什麼都不是。

它們也明白,凌天在做一件前所未有的瘋狂壯舉,若是順利的話,凌天將是元蒼大陸上最強的靈符武道修鍊者。

試問元蒼大陸上,即便符聖強者,也沒人擁有如此強大的符獸!

尤其還是上古時期的一方霸主冰鳳,想想都它們都不由來的興奮,冰鳳注視著凌天,它也明白。

凌天已毫無保留選擇相信它,將所有一切都告知,它現在只有兩個選擇。

要麼選擇成為這瘋小子的符獸,要麼就被這瘋小子摧毀靈魂,它靈魂被摧毀倒也不要緊。

可如果天地浩劫降臨,冰鳳一族的存亡,又當如何,這才是冰鳳真正擔心的問題。

沉默片刻,冰鳳猛然抬起頭,語氣中出乎預料的平靜,說道。

「瘋小子,既然想讓我成為你的符獸,你是不是拿點誠意出來,你敢不敢先將我的身體解開,以表你的誠意?」

「凌天,萬萬不可,它可是聖獸修為強者,你若將它放出來,它若反悔,到那時,它若真想殺你,簡直易如反掌,你可要想清楚啊!」

身後的鵟獅,終於忍不住傳音道。

一旁的食骨獸,蛇尾蝠,它們也意識到事情嚴重。

若凌天被殺的話,它們也會跟著徹底消失,食骨獸與蛇尾蝠也跟著鵟獅,勸說凌天,讓冰鳳以靈魂先起誓,在放它出來。

對於食骨獸,蛇尾蝠,鵟獅的勸說,凌天彷彿並未聽聞,他臉上露出一抹詭異笑容,注視著冰鳳。

在凌天注視著冰鳳時,冰鳳的目光一樣,也鎖定在凌天的身上。

在凌天一旁的蛇尾蝠,食骨獸,鵟獅,當它們見到凌天臉上露出詭異的笑容時,它們都不由得一愣,發出無奈嘆聲。

以凌天的性格,恐怕他已做出決定。

只要凌天一做出決定之後,他整個人都變得倔強,即便它們在怎麼勸說,一切都是無用之舉。

它們明白勸說無用,於是也不在開口,無論凌天怎麼決定,它們都會支持。

從與凌天簽下血契的那一刻開始,鵟獅,蛇尾蝠,食骨獸它們的性命就已跟凌天相連。

冰鳳看著凌天,它心裡想法跟鵟獅它們想法一樣,本以為凌天會讓它以靈魂起誓。

可沒想到,不遠處的凌天飛行而來,來到冰鳳身前,沒有絲毫猶豫,直接抬起手,將禁錮住冰鳳的符筆取下。

在凌天取下符筆那一瞬間,一股龐大的嚴寒氣息猛然襲來。

凌天從取下符筆那一刻開始,他就已是徹底豁出,將性命做賭注。

那股嚴寒氣息一下將凌天凍結住身體,身旁的鵟獅,食骨獸,蛇尾蝠凍結程度更驚人,直接凍成冰雕。

「瘋小子,你好大的膽子,還真敢將我解封出來!」

冰鳳突然咆哮道,釋放出三支冰刺,朝這邊襲來,見到眼前這一幕,凌天也不知怎麼的,臉上竟沒有半點著急。

砰砰砰…

連續三聲脆響,一旁的鵟獅,蛇尾蝠,食骨獸的冰雕,瞬間被冰刺擊成冰渣,冰渣中的鵟獅它們化作白色氣體,消失不見。

冰鳳一揮雙翼,來到凌天跟前。

「瘋小子,死到臨頭,你還笑得出來!就不怕我把你給殺了?」冰鳳口吐人言說道。

「前輩,你若是想殺我,又何必跟我多費口舌,單憑釋放出來的氣息,就足以震死我,根本不用如此費勁,我說的對嗎?」

「難道我慢慢折磨死你就不行?」

凌天並未回答冰鳳的話,釋放出本命之氣,凝聚符筆,當冰鳳見到金色符筆漂浮凌天身旁,它頓時倒吸一口冷氣,龐大身軀忍不住顫抖。

這該死的小瘋子,他絕對是那位強者的後裔!

竟然是傳說中的金色符筆,他這三種武道,隨便哪一種,都驚為天人!

本書來自品&書#網 手機閱讀

當冰鳳見到漂浮在凌天身前的金色符筆,再度被震撼得說不出話來,靈符武道中的金筆。品書網

在上古時期,那也是傳說般的存在,只有傳說,卻從未聽說過誰能領悟出金色符筆。

沒想到上古時期傳說中的兩種武道,紅血暴怒,金色符筆,同時出現一個人的身上。

不僅如此,這人還是三重武道,第三種武道居然還是獸形魔龍,冰鳳怎能平靜下來。

冰鳳注視著凌天,心中暗道,雖說這瘋小子,現在的修為不過是四重帝級修為,距離真正的強者,還有非常遙遠一段距離。

若讓他真正成長,絕對是元蒼大陸最頂端的強者!

更何況天地浩劫,跟此黑髮年輕男子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在遠古時代與上古時代的劫難,不過算中等層次的浩劫。

跟這次預言的截然不同,據說最可怕的種族,也會蘇醒!

在元蒼大陸上,凡是真正古老的種族,他們都明白,即便在強的種族,哪怕是巨龍族,也只能稱呼為一方霸主。

若是元蒼大陸的真正霸主醒來,那此次浩劫,將毀天滅地。

邪族!這個名字,在元蒼大陸所有古老種族的心中,那都是危險強大的存在。

邪族若也在此次天地浩劫中蘇醒過來,後果不堪設想,冰鳳一族是否能在浩劫中存活下來?

見到一旁的冰鳳沉默而不語,似乎在思考著什麼,凌天突然開口說道。

「你方才所說的龍蠍現世,火鳳重生,巨龍展翼,天地浩劫,這些話,我已聽聞不下十次。」

「前輩,你若能助我一臂之力,今後若真有什麼天地浩劫,若是你的種族有什麼差遣,凌天定會全力以赴,絕不會袖手旁觀。」

其實凌天說這句話,說到冰鳳心凱里去了。

冰鳳剛想向凌天提出要求,它若成為凌天的符獸,今後冰鳳一族若有難,凌天必須得全力出手相救。

冰鳳本想讓凌天以靈魂起誓,卻沒想到不用冰鳳開口,凌天直接提出來。

聽聞凌天說出此話,冰鳳猛然抬頭,既然眼前這瘋小子已把話說到如此,倘若自己在讓凌天以靈魂起誓,那豈不是太沒趣。

就算沒讓凌天以靈魂起誓,冰鳳心裡也做出決定。

冰鳳決定相信凌天,打定主意,冰鳳也沒在猶豫,只見它雙翼一揮,凌天身上所覆蓋的冰塊,一下爆裂而開。

凌天的身體恢復自由,見到冰鳳如此,凌天的內心中無比激動。

「瘋小子,冰鳳薩魯豐昂達月克,願意成為您的符獸,為您效勞,請閣下祭出符筆,簽下血契。」

凌天聽聞此話,平靜點點頭,內心卻無比激動,冰鳳可是四重聖獸!

冰鳳已做出決定,它也不在反悔,只聽冰鳳用獸語不斷念著什麼,龐大身軀逐漸變得模糊。

片刻后冰鳳仰天長鳴,龐大身軀化作白色氣體,漂浮在符筆面前,在徘徊著。

凌天深吸一口氣,以氣運筆,金色符筆一揮,筆尖點在白色氣體上,白色氣體釋放出一股耀眼光芒。

白色氣體源源不斷湧入金色符筆中,腦海中浮現出一隻冰鳳的圖騰。

一筆一劃連續在凌天腦海中浮現,沒多久,金色符筆上的光芒散去,筆桿上多出一個符文。

直到符獸血契完成,凌天仍舊站在原地,將方才腦海中出現的冰鳳符文記下。

片刻后凌天取出一張符紙,以氣運筆,金色符筆快速在符紙上舞動,整整半個時辰,凌天臉色煞白。

他發現體內本命之氣幾乎耗盡,可冰鳳的獸符還沒畫完,凌天緊咬牙關。

抵抗著那股疲憊感來襲,即便耗盡本命之氣,凌天也要將冰鳳的獸符畫完。

整整持續將近一個時辰,當凌天畫完冰鳳圖騰最後一筆,他整個人朝著地面墜落,砰的一聲。

凌天重重摔落在地,不過躺在地上,他看著手中的獸符,心情無比激動。

沒想以他四重帝級的修為,單單畫一張冰鳳獸符,就將他所有本命之氣耗盡,想要恢復需好長時間。

本命之氣耗盡,凌天只感覺到腦袋暈沉,渾身能量被抽空一樣,腦袋沉重,感覺周圍一切都在天旋地轉。

可想而知他有多難受,只是凌天並沒有躺在這裡,他艱難支撐起身體。

凌天強忍著身體上傳來的暈溺,從地上站起身,遠處傳來的巨響與龐大能量氣息,讓凌天擔憂。

凌天縱身一躍,剛要朝著打鬥巨響方向飛行而去,可沒想他剛飛起身,又墜落。

砰的一聲悶響,凌天的身體墜落在地,再次躺在地上時,凌天才意識到自己的身體又多麼疲憊不堪。

不過他不能在此等候,只見他疲憊抬起手,從儲存戒里起初一張獸符。

凌天將獸符拋出,只見獸符上釋放出一股白色光芒,很快那團白色光芒形成蛇尾蝠,蛇尾蝠一出現此處,它下意識警惕注視著四周。

當蛇尾蝠發現冰鳳已不知去向時,很疑惑。

不過蛇尾蝠察覺到凌天的氣息時,它不在去理會冰鳳的去向,蛇尾蝠龐大身軀落在凌天身前,傳音道。

「主人,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你的本命之氣,為何徹底耗盡?」

蛇尾蝠與凌天簽下血契,它發現凌天氣息前所未有的微弱。

不過很快,當蛇尾蝠見到凌天手中那張冰鳳的獸符時,蛇尾蝠頓時倒吸一口涼氣,內心無比震撼,徹底愣住了。

「主人,您,您手裡的那張獸符,難,難道是…」

蛇尾蝠無比震撼的問道。

凌天還活著,冰鳳不知去向,凌天本命之氣耗盡,手中那張獸符,卻釋放出前所未有的波動。

種種跡象表明,只有一種可能性,冰鳳真成為了主人的符獸!

沒等蛇尾蝠把話說完,凌天看向蛇尾蝠,不用凌天說話,蛇尾蝠與凌天有血契連接著,它一下讀懂凌天的想法。

蛇尾蝠將凌天放在它的背部上,按照凌天的想法,朝著那邊飛行過去。

蛇尾蝠也察覺到那個飛行的方向,有陣陣可怕能量席捲而來,但它也感受得到凌天內心中態度的堅決。

它身為凌天的符獸,無論凌天做出什麼決定,蛇尾蝠都會義無反顧的去執行。

不過此時的蛇尾蝠,很感慨,跟鵟獅,食骨獸對比,蛇尾蝠是唯一直接選擇成為凌天符獸的人。

鵟獅,食骨獸,它們被從噬魂錘里釋放出來時,都瘋狂與凌天大戰過,蛇尾蝠被釋放出來。

當得知手持噬魂錘的凌天,乃是靈符武道修鍊者,它便決定,成為凌天的符獸。

蛇尾蝠沒其他想法,它就是想跟隨著凌天,看一看,凌天到底能達到什麼樣的高度。

沒想到連冰鳳這樣的上古霸主,都選擇成為凌天的符獸,這讓蛇尾蝠有些受寵若驚。

自己竟能跟冰鳳這樣的上古聖獸同侍一名主人,那是何等的榮耀,不過蛇尾蝠越是飛行過去,它身體越發承受不住。

前方打鬥所釋放出來的餘波之威,超出它所能承受能力。

「蛇尾蝠,停一下,看看下面是怎麼回事?」突然凌天說道。

蛇尾蝠按照凌天的吩咐,朝地面降落,從高處往下看,蛇尾蝠無比震撼,這裡已形成一望無際的荒漠地帶。

餘波還未完全散去,到底是什麼樣的強者在打鬥,就連方圓千里之內的地形,已完全改變。

不過當蛇尾蝠降落下去時,它也發現地面上的異常,方圓千里內完全變成細沙。

唯獨一個地方,將近百米之內,還長著幾棵大樹,很快蛇尾蝠飛行過去,還沒來到那幾棵樹的一旁。

突然一股龐大能量直接將蛇尾蝠震飛,蛇尾蝠心中一驚,急忙張雙翼。

在摔落向地面上的一瞬間,蛇尾蝠用雙翼一下護住凌天的身體,將其包裹住。

轟隆一聲巨響。

地面被蛇尾蝠的身體砸出一個大窟窿,身體還衝著遠處翻滾,拖出好長一條裂痕。

停下來時,蛇尾蝠才張開雙翼,口中吐出鮮血,凌天見到蛇尾蝠為保護他而受傷,他著急看向蛇尾蝠,剛要說些什麼。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