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工作吳華都簡潔明了的跟林睿交代清楚了,他把自己手裡的鑰匙放到了林睿的手裡說:「接下來,這間辦公室就屬於你了,你可要好好的對它啊!」

吳華依依不捨的摸著曾經屬於自己的辦公桌,林睿看著吳華趕緊澄清道:「我只是暫時幫你管理,這個辦公室隨時都歡迎你再次回來。」說著林睿把鑰匙塞回了吳華的手裡。

「你再好好的在這多呆一會吧,我還有事要忙,我就先出去了。」林睿說完就退了出去,吳華在辦公室里坐了好久,獃獃的看著眼前的一切,彷彿往事如過眼雲煙般。

吳華已經忙完明日之星團隊交接的事,他最後環顧了一眼辦公室,推開辦公室的門就要往出走,差點跟急匆匆跑來的苟舟撞到一起。吳華看著苟舟滿臉焦急,一頭大汗十分狐疑?苟舟,你這是怎麼了。什麼事這麼著急?

苟舟看著吳華明顯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氣都喘不勻匆匆說道「吳……吳華,大事不好了,周敏退學了!」

吳華聽到苟舟的話,一下子愣住了。獃獃地看著苟舟,好半天才回過神來「你……你剛才說什麼?」

「周敏退學了!」苟舟把話又重複了一遍,看到吳華的樣子更加著急「愣著幹嗎啊,周敏都……」

沒等他的話說完,吳華一下子推開他,大步衝出了辦公室。苟舟看著吳華的背影,喊道「喂,你幹什麼去。吳華,吳華!」

吳華理都沒理,眼看就要跑出苟舟的視線。苟舟毫無辦法,長嘆了口氣,邊嘟囔邊大步追上「吳華,我真是上輩子欠了你們的。」

此時吳華的腦袋一片空白。周敏退學了?周敏退學他怎麼不知道?周敏怎麼會突然退學??他只顧著向前,不一會就跑到周敏的宿舍樓下。二話不說就往裡進,卻被宿管大媽攔下。

「誒,你怎麼回事,這是女生宿舍。」孔武有力的宿管大媽攔住了焦急的吳華,一臉不滿。

「我…」吳華腦中一片空白,不知道該怎麼說。

「你什麼你?女生宿舍是你想進就進的嗎,趕緊走。」大媽可不想聽他廢話,攆人道「快走,再不走叫保安了啊。」

「吳華?」吳華剛想說什麼,突然被一道清脆的女聲叫住,轉頭一看,是周敏的室友。

「你知道周敏怎麼了嗎!」吳華像抓了救命稻草,眼睛一下子就亮了。

「大哥,你怎麼跑到這裡來了。」后追上來的苟舟硬著頭皮進了女生宿舍。他看著吳華想衝過去跟女生說話,再看看宿管大媽發黑的臉色,二話不說上去抱住了吳華往外拉「阿姨我們這就走,這就走。」

苟舟一邊拖著吳華,一邊向女生使眼色,女生也跟著他們走出了女生宿舍樓。

「我具體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周敏的室友跟兩人說「周敏回來什麼都沒說,一言不發的收拾東西,現在東西都拿走了。」

吳華這一聽心中更是焦急了,轉身就想跑。被苟舟一把拉住「吳華,你冷靜點,你這無頭蒼蠅一樣的上哪裡找人去!」

「我……」吳華這麼一聽也稍微冷靜了一點。

「謝謝你啊。」苟舟實心實意對周敏的室友說「要是有什麼周敏的消息,麻煩你立刻通知我。」

「好的,你放心吧。」周敏的室友應承下來,在宿管大媽無比警惕的眼神中走回了宿舍。

「吳華,你冷靜一點。」苟舟看著一貫主持大局的吳華這副樣子,心下也是十分的不忍,想了想問道「你聯繫過周敏了嗎。」

這句話點醒了吳華,他急忙的翻出手機找到周敏的號碼撥了過去。電話里傳來冰冷的女聲,告訴不在服務區。吳華不死心,又播了一遍,還是不在服務區。

「打不通,你試試。」吳華邊說邊向校外走,又被苟舟抓住。

「你去哪?」苟舟十分警惕,怕吳華又做什麼傻事。

「我去車站看看,能不能找到周敏。」吳華這回頭腦清晰,想到了周敏可能去的地方「你快給周敏打電話。」

苟舟看著吳華冷靜了下來,跟著吳華一起向外走。邊走邊撥了周敏的電話,無奈地說「不行打不通。」

吳華沒再說什麼,緊抿著唇出了校門。

吳華找遍了車站的候車室,也沒看到周敏的影子。這期間給周敏打過無數個電話,都是佔線。天色都暗了,他坐在車站門口的台階上,無比頹廢。 「怎麼樣?大家給點意見呀,我好糾結選哪個版本。」

《才華有限公司》的舞台上,李妔抱着結他從高腳凳上起身,她滿臉期待地等待着點評。

李妔這首《曖昧》的綵排定在周五上午,這天她和易禕都來得特別早。

很明顯李妔很重視這次重回《才華有限公司》的機會,她對自己的《曖昧》進行了一些改編,分別嘗試了鋼琴和結他兩種樂器來自彈自唱。

大家對李妔的感官普遍不錯,沒躺在前大勢女團的功勞簿上固步自封,而是勇於突破自己,她轉型solo歌手后很是努力,逐漸也走出了一片天。

「空靈婉轉又虛無縹緲…」

笑意盈盈,易禕只憑直覺給出建議:「我喜歡之前那版鋼琴的版本。」

心裏沒底,李妔又望向綵排總協調人章雅夢:「老章,你怎麼說?」

首次擔綱現場導演的章雅夢粲然一笑:「其實結他這版也挺好的…聽起來少女心事更濃一些。」

李妔期期艾艾問向翁懷憬:「憬姐呢?」

「第一版編曲的旋律一些調式地運用很有新意,有那種受樂評人親睞的高級感,而第二版你在演唱時咬字發音時,情緒更飽滿細膩…」

翁教授語氣澹然地總結著說道:「都挺好。」

這個回答讓李妔更為糾結,她最後轉向晏清:「清哥…」

「鋼琴那版鋪墊到副歌那部分你加的幾組七和弦都很出彩,讓旋律聽起來更加空靈飄渺,結他這版呢…低音區的改編相當討喜且巧妙,而且從整體演奏技巧上來說,滑音,打音等這些圓滑奏技巧你用得很嫻熟,還有…」

晏清聽懂了翁教授的潛台詞,抿嘴掩飾笑意,他正色道:「小…她不是已經給你建議了么?」

「小禕?」

稱呼的臨時改口讓李妔會錯意,她不解著向易禕發問:「有嗎?易禕?」

「啊?什麼情況?清哥你說得好複雜…」

易禕茫然凝眉:「妔姐你看我幹嘛,拜託…他從來只叫我禕禕!」

翁懷憬稍稍抬了抬尖尖的美人頜,她的表情看似平靜恬淡。

只有章雅夢在偷笑,因為她聽出了晏清對翁懷憬稱呼的生硬轉換。

「情緒的完整釋放基於兩點,聲音與旋律的契合程度還有氣息的穩定…」

尷尬地撓頭,晏清偷瞥著翁懷憬,他硬起頭皮解釋道:「懷憬…她的潛台詞是說,第二版的編曲和你的嗓音契合程度更高,才有老章說的那種少女心事的感染力。」

「原來憬姐已經給我建議啦…」

李妔這才明白:「這樣會不會顯得我很笨!」

「才不會呢,我也沒聽出來啊…」

小嘴一撇,易禕萌萌地吐槽道:「難怪喵喵經常跟我抱怨,和你們大人說話好累。」

「哪裏會累,明明樂在其中,看來詞不達意的問題解決得很完美…」

邵卿不在場,章雅夢果斷擔當起拿晏清開刷的重任:「清哥現在都能當憬姐的翻譯官啦!」

「那就選結他這版啦,我把舞台讓給易禕。」

李妔觀察著晏清和翁懷憬一副任人紛說的淡定模樣,她識趣地將話題騰挪開。

「老章,輪到易禕了,她的節目需要我和懷憬怎麼配合,我看節目單上光寫了個〈易禕和她朋友們的小劇場〉。」

晏清自然不會錯過李妔的助攻,他迅速岔開了話題。

章雅夢無奈解釋:「清哥我也不知道易禕打算怎麼來啊,道具她就報了一張椅子。」

「我不打算綵排啦,本來這個小品就是設置一些情境來考驗演員的應變能力。」

易禕的回答神秘兮兮:「綵排不就變成了開卷考試,多沒意思呀!」

「懂了,易禕的意思是成功了叫演技出色,失敗了就叫刻意搞笑…」

晏清秒懂劉明仁還有章雅夢會同意將這個節目放在壓軸的原因。

「Bingo!清哥還記不記得喻知薇說過嫌棄你沒有喜劇天賦的事。」

易禕給晏清打氣道:「證明你自己的機會到了。」

「清哥好像的確從來沒拍過喜劇片…」

章雅夢暗戳戳補刀:「明明他自黑還挺有天賦的。」

易禕的話讓晏清想起了剛來到這個時空的那天,他忍不住望向翁懷憬。

像是心有靈犀一般,翁懷憬也將視線投向他。

兩人目光交匯,纏繞了片刻,被易禕的聲音打斷才戀戀不捨各自挪開:「清哥你不會是怕了吧。」

「沒事兒,不就是表情包嗎,虱多不癢,債多不愁…」

若無其事一笑,晏清地反應很快,他認命般攤手道:「搞笑擔當已就位。」

易禕又問向翁懷憬:「憬姐呢?」

翁懷憬瞥了眼晏清,她用清冷的聲音回復道:「我都可以。」

「我格格的潛台詞明顯在說:我陪你啊,可我不能讓你跟着丟臉,嗡嗡嗡的喜劇細胞比我還匱乏…」

一番甜蜜腦補,絲毫不影響晏清,手上做着誇張的比劃,他嘴上還糾纏着易禕:「好歹透露一些大概的流程吧,講真的,我表情包已經這麼多了…」

易禕傲嬌地拒絕:「不行,喵喵、羨林姐也會參加,她們不是專業演員,我才稍稍透露了那麼一丟丟。」

晏清擠出哀求神色:「不是吧,口風這麼緊?」

易禕顯然識破晏清的浮誇表演,心裏美滋滋想着整蠱的招,她頗為得意:「哼~門兒都沒有…」

章雅夢則偷偷在翁懷憬身邊耳語道:「沒事,壓軸的那會沒有彈幕互動了,我和劉導會做信號延時三十秒處理。」

「延時播出…沒事的,老章。」

延時播出這個詞讓翁懷憬忍不住又偷瞄了一眼還在跟易禕鬥嘴的晏清,她顫巍巍的睫毛下閃爍出一抹又甜又傷的神采。

晏清還沒有放棄:「那綵排沒你的事兒,還來這麼早。」

易禕得瑟道:「我想聽你和憬姐唱歌呀,老章說這次你們玩得很大。」

「我沒有,不是我,別胡說。」

章雅夢果斷否認三連,她遞出台本外加轉移話題:「大茅哥和鹿璐在路上了…清哥、憬姐你倆先穿戴設備吧,我們先排一下〈人間〉環節的七首歌。」

翁懷憬二話不說直接開始佩戴歌手耳返和無線麥克風。

而晏清則接過台本,他低頭認真又掃了眼章雅夢精心設計的節目單:

——

細語網友最終投票結果:

1、《女兒情》

2、《火車駛向雲外,夢安魂歸於九霄》

3、《CanItakemyeyesoffyou》

4、《Don』tbreakmyheart》

5、《曖昧》

6、《追光者》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