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抓住懸崖的縫隙開始往上爬,「五百多米,咬咬牙就也就上去了,我給華得繩子才幾十米失算了啊。」

碧綠色的眼睛看著雪白的冰塊…趙明宇臉色茫然,嘴巴張了張,嘆了一口氣,雙手出現鎧甲,抓入咚冰之中,從爬上峭壁來說,他就已經沒有回頭路了。

費勁九牛二虎之力,趙明宇找到了一塊可以落腳的岩石,準備休息了一下,手指都凍僵硬了。

「魂力消耗的好快啊,我也變成缺藍戰士了嗎?」趙明宇休息了一會有朝著上面爬去,沒有冰雪覆蓋的地方好爬一點,爬了不曉得多久,趙明宇雙手雙腳用力終於瞪了上去。

幾個翻滾離峭壁就有七、八米遠了,餘光看到華就靜靜地站下這裡眺望著遠方,這裡要形容的話也是天下奇觀吧。

「你就不累嗎?華。」趙明宇爬了起來。

「那是因為這麼天地在壓制你,好了我們繼續往前走吧,這裡沒有凶獸攔路,抓緊機會。」華瞥了一眼他,又開始往前面走去。

「等等我。」趙明宇從後面喊道,回頭看了一眼後面,碧綠色的眼睛發著光芒,高山之下的樣貌一覽無餘。

這裡的路還好走一點,趙明宇居然覺得輕鬆起來。

「前面就是一線天,稍微調整一下,我看你很疲憊了。」華看著趙明宇身上得冰霜…

華拿出武器幾道閃光而過,就出現了一個洞穴,又點燃了篝火。

「沒我這個拖油瓶,華她很快就能到達了吧!」趙明宇心想,他來這裡十一天了。

「華說過一般來說一個星期,進入這裡的生靈就會腐化…墮落,怪不得我身體機能每天都在下降,現在的魂力只能恢復到平常的百分之五了,甚至沒有藥劑都無法恢復魂力了。」趙明宇坐在篝火前面,所幸斗鎧的核心儲存了不少魂力了。

「華,為什麼我們不從一線天得上面爬過去…」趙明宇開始異想天開。

「有這個本事當然可以,可這一線天的高度超過一萬米了…你得想想上面又都冷,風有多大。」華用奇怪的眼神看著他。

「…」趙明宇頓時無法可說嘆了一口氣:「唉,聽她得語氣她還爬過,幹完這一票我就要好好休息了。」

「等我在也無法吸收魂力就說明,我也要開始朝著惡魔轉變了嗎?」趙明宇忍不住吐槽。

休息了三個多小時后,華叫醒了趙明宇改出發了。

趙明宇揉了揉眼睛,踏上了新得旅途。

趙明宇詢問:「這一線天是被什麼東西劈出來的嗎?這麼整齊。」

「這或許是吧。」華率先出發了。

趙明宇默默的跟在後面,努力的往前,卻離華越來越遠了,華注意到後面的情況速度開始減慢,這才跟了上去。

「掉下去回怎麼樣啊?」趙明宇看著漆黑一片的懸崖。

「大概是死了吧,這裡也是我第二次來。」華繼續往前走。

趙明宇感覺渾身冒著冷汗,擊中注意力繼續朝著前方爬去,他總感覺華能夠直接飛過去。

通過一段時間趙明宇逐漸適應了,這裡得風速比外面還要大,一路走來也沒有發現什麼危險。

風裡面夾雜的一股怪異的能量,讓趙明宇大腦空白,囈語又出現了。

這樣下去就遭了,該怎麼辦。

「芙!」聽到叫聲趙明宇瞬間清醒火來,右手聖劍插入峭壁,整個就懸挂在空中,細小的石頭滾落,瞥了一下下面,讓人毛骨悚然,總感覺有什麼東西在看著他,等待著他的掉了。

「你沒事吧,剛剛怎麼回事?」華仔細的觀察四周。

「風裡面夾雜的邪氣讓我暫時失去意志了,這裡真是危險啊。」趙明宇后怕的說著。

「在檢查一下,很快就走出這裡,最後一段路除了冷就沒有其他難度了。」華抿住嘴唇,關心道。

「好的。」

趙明宇調整過來,極限爬著這絕壁,「剛剛那股風是有意颳風的嗎?還是本來就遊離在天地得能量,剛剛囈語又出現了,現在腦袋都有一點痛。」

他又看了眼十來公裡外的另一邊的懸崖,寒冷與狂風在這裡依舊如常。

求推薦票! 「哎呦」無法回答的孫岩只能假裝傷口痛的叫了兩聲,來岔開這個話題。

「隊長前面有情況。」

就在這個時候趙天在通訊器里說道:「前面發現突變體,數量十二,暫未發現屍化獸。」

「這幾次光是逃跑了,這些就給你們練練手吧。」孫岩微微的笑了下說道,「注意時間。」

「收到。」

幾人應了一聲就開始準備起來。

「王二狗跟我上,宋成文、趙天留隊繼續前進。」楊力在通訊器里安排著,而孫岩並沒有說話,以後的路孫岩不可能會跟他們一直在一起,總有一天他們會自己上路的。

兩把黑色的長刀被抽了出來,這是他們現在唯一的武器了,近戰肉搏,只見兩人手握長刀向幾隻突變體衝去,而突變體也發現了衝上來的兩人,怒吼一聲朝着他們衝過來。

楊力單手持刀,左手微微一揚一道土黃色的光芒閃過,地上的土被這股光芒牽引著,飛起最終在他和王二狗的左臂上形成了一面土黃色的盾牌。

「嘭」

幾隻突變體撞到了盾牌上面,兩人身形微微一頓,緊接着,盾牌上突然冒出了尺許長的土刺,將幾隻突變體刺穿。

「唰」

土刺收回,被刺穿頭顱的突變體,無力的倒下,而那些僅僅刺中了一些不致命地方突變體,則繼續向他們揮舞著雙手。

「砰砰」

雙手擊打在盾牌上面,發出了沉悶的聲音。而楊力兩人身體微微向後縮了一下,緊接着猛地雙腳發力,身體向前衝去,帶着盾牌的左手順勢,向前一頂。

「嘭」

盾牌前面的突變體被這一下撞擊的身體向後一仰,而這個時候,兩把黑色長刀已經揮出,斬掉了兩隻突變體的頭顱。

突進,衝撞,盾擊,斬殺兩人的動作行雲流水,很快就解決了面前的十二隻突變體。

檢查了一遍沒有問題,兩人回到了隊伍,興奮的看着孫岩。這是他們第一次在孫岩面前出手,對於自己的隊長,兩人可是佩服的要命,都希望能給幾人一些指點。

孫岩點了點頭,對於兩人的表現孫岩很滿意,但是還有很多不足的地方需要改進一下。

剛想張口訓斥兩句時,卻瞥到了一臉期待的幾人,不由自主的孫岩停了下來。雖然兩人都是大人了,需要的是不停的找出問題,指出缺點。

但是在這個末日之中,每個人都滿滿的負能量,哪裏還用訓斥。

「看你們的動作應該是共進退的一套攻擊手段吧。」孫岩沖着兩人點了點頭開口說道,「動作不錯,沒有多餘的累贅,每個動作都有用,挺適合你們的。」

「隊長有沒有需要改進的地方?」宋成文開口問道,這套攻擊配合手段他可是起了主導作用的。

「改進倒是不用,但是這些攻擊我感覺還沒完成。」

「是的,剛完成了幾個動作。」宋成文點了點頭。

「這套攻擊配合比較適合大規模的對抗作戰,或者是清理、清掃時候用。」孫岩想了一下說道,「你們還需要補充以少對多、單對多的,還有就是潛伏擊殺的各種情況的對抗動作武技。然後融合出一套綜合的動作。」

看到宋成文點頭將自己說的這些記在心裏,嘆了口氣再次開口說道:「後面的路還很危險,這套武技你們需要多研究一下。」

————————————-

幾人一邊說着一邊走着,就這樣在高速路上不斷的前進,就這樣幾個人終於看到了遠處的城市。

夜幕降臨,黑暗籠罩了大地,本來應該是燈火通明的城市,現在卻靜的讓人心悸,沒有人說話,只是在不停地走着。

夜已經很靜了,涼颼颼的小風,揚起迷眼的塵沙,穿城而過的河水翻起了浪花,不停地拍打着堤岸。

幾人沒有深入城市,現在最重要的就是先找個地方休整一下,什麼事情等明天再說吧。

小巷,巷子小,而兩旁的樹卻很高大,那茂密的枝葉披在高矮相間的屋頂上,很像童話里的森林王國。

周圍的樓房讓這裏終年不見陽光,潮濕和陰暗的味道撲鼻而來。趕上夜幕降臨,真有點陰森恐怖氣氛。

穿過小巷,孫岩幾人找了一個還算比較新的樓房,這是一個酒店,幾人邁步走了進去。

「找一下有沒有備用電機,像這種高檔酒店應該會有的。」孫岩被楚婷攙扶著坐到沙發上。

「趙鐮、劉雄你們到周邊看一下情況。」王路對着身邊的兩人說道,「老宋,你跟我去找找。」

「嗡嗡」

幾下閃爍酒店的燈就亮了起來。

「外面沒有突變體出現,這個城市應該還沒被入侵。」劉雄和趙鐮也返回了酒店。

幾人關掉了大部分的燈光,在頂樓打開了幾個房間,又降下了防火捲簾,停掉了電梯,整個樓層幾人住的這幾個房間,已經被完全的隔離起來,現在幾人正坐在一個房間里吃着東西。

「這些是咱們最後的東西了,今天全部吃掉,今晚好好休息,明天全體出動咱們尋找物資。」孫岩一邊吃着東西一邊說道。

孫岩的儲存符咒裏面已經沒有可以食用的東西了,連着進城后順便找到的,都拿了出來,只剩下一些水,還有那堆符咒。在幾人走到譚市的路上,孫岩也有一些自己的發現,那就是自己的這個儲存符咒彷彿沒有盡頭一般。

曾經嘗試着將汽車存到符咒里,雖然消耗有些多,但是最終還是成功了。現在他的空間里漂浮着許多奇奇怪怪的東西,就連小汽車都有兩輛,路過店鋪時發現的各種各樣的衣服。

「孫岩,你的傷怎麼樣了?」楚婷將孫岩送到了放門口,微微紅著臉對孫岩低聲說道。

兩隻不安的小手在身前不停地擺弄著,孫岩看着眼前散發出明顯訊號的楚婷,猛地有了反應,剛剛準備動一下,但是傷口處的疼痛喚醒了被迷惑的孫岩。

「呃,好多了。」孫岩無奈的答應了一聲。

「嗯,我的房間就在你隔壁。晚上我就不鎖門了,你要是有事可以直接過來找我。」一雙秋水明眸看着孫岩。

「呃,好的。」孫岩心裏留着眼淚再次答應一聲。

「嗯,你是要馬上休息嗎?用不用我陪你聊一會。」楚婷微微向孫岩靠近了一點,期盼的眼神看着孫岩。

「呃,好的。」孫岩習慣性的答應了一聲,又立即反應過來,連忙說道,「啊不,今晚我需要好好養傷,壓制一下。」

說着孫岩沖着楚婷揮了揮手,做告別狀,而楚婷則有些悻悻的回了房間,臨近門前還幽怨的看了一眼孫岩。

慢慢的進了房間,他清楚地看到,楚婷房間的門果然留了一條縫。

「我靠。」心裏咒罵着,但也只能無奈的回頭進了房間。

其實孫岩今天真的是有事,他準備嘗試在凝聚一滴玄液,這樣的話在平衡壓制狀態下,自己還能動用一些體內的力量,有一定的自保能力。

回到房間,孫岩沒有猶豫直接盤坐在床上,開始運轉功法,傷口處那些玄液在上面不停地旋轉着,外界進入的能量不停地被這些玄液,吸收然後再次轉化成可以被孫岩吸收、控制的玄氣。

控制着轉化后的玄氣,直接留在了傷口的地方籠罩住進入的外界能量。孫岩控制着玄氣開始引導這些外界能量按著一定的路線,圍繞着玄液運行着,雖然這樣可以節省一些玄氣能量,但是需要大量的心神

運轉了一陣之後,待一切都正常適應了之後,孫岩漸漸將心神收回一些,運轉起大量的玄氣,不停地在體內經脈各處遊走。

玄氣運轉之後,再次產生玄氣,外界的能量現在孫岩已經不用刻意的去吸收了,這個傷口完全可以應付現在的玄氣吸收了。

時間不停地流走,彷彿一個頑皮的孩子,你抓他跑,讓人無可奈何。不知道過了多久,炫彩的光芒再次充盈起來,漸漸地填滿了三個黑色的房間。

「這個是什麼?」

一滴晶瑩的水光出現,下一刻炫彩的光芒閃爍而出。

「這是,玄液。」

孫岩欣喜的看着眼前的水滴,緩緩地運起玄氣,這滴玄液也向傷口處飄去。

緊接着他繼續使用之前的方法,開始凝聚另外兩滴玄液。

「呼」

深深的吐出了一口濁氣,他的傷口處現在已經有足足十五滴玄液,孫岩終於能夠在保持平衡壓制的情況下,使用一些自己體內的力量。

張開眼睛,天還沒有完全亮起來,拂曉的光從遠處的地平線照射進來。孫岩收拾好東西,起身出了房間。來到了大廳等待着幾人的到來,太陽漸漸的漏出頭來,陽光灑進了酒店。

「頭兒,你怎麼這麼早啊?」劉英輕柔的聲音從身後響起。

「啊,醒了就先過來了。」孫岩笑了一下回答道。

劉英走到孫岩身邊坐下,看着孫岩說道:「你的傷怎麼樣了?」

孫岩微微皺了皺眉:「沒有辦法完全清除,但是現在已經壓制住了,不會再惡化了,等我實力再強一些的應該就能慢慢的把感染源清除掉。」

「昨天你隔壁挺安靜啊。」劉英有些玩味的看着孫岩說道,「是太快了么,別人還沒聽到就結束了嗎?」

孫岩聽了劉英的話搖了搖頭,這是什麼人啊,老司機嗎?

「昨天一直在我房間養傷來着,沒有時間。」孫岩解釋道。

但是看到劉英聽到他的解釋,反而笑的更甚了,這才注意到,剛剛自己的回答真的歧義太多了。

「好了不說了,你去叫所有人到大廳集合吧。」孫岩捂著額頭無奈的說道,「咱們接下來的行動,需要全體出動。」

十分鐘后,酒店大廳孫岩面前站着一眾人員。

孫岩點了點頭說道:「今天咱們需要去收集一些物資,大家需要集體行動。目標:武器、食物、交通工具。邊收集邊穿越城市。」

「收到。」

「好的,整隊、出發。」 「餓了?」不知道是不是大白給她的印象就是特別能吃,反正看他來找自己,就是感覺他餓了。

大白翻了個白眼:「我是擔心你才過來的!」

一笑挑眉蹲在地上:「是嗎?那我謝謝你,快點回梁家等著我,我過幾天就回去。」

不知道病菌會不會傳染到貓身上,反正小心點沒錯的。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