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壞了?

「這裡有設備將信號屏蔽掉。」

對方的話讓葉無天恍然大悟,難怪沒人通知他。「你們的電話怎麼又能接收?」

「特殊信號。」

葉無天苦笑,他這個問題似乎問得有些笨,如此簡單的道理他根本用不著問,國安所用的信號自然不能跟普通人的一樣,不然有什麼安全可言?

放棄了想要馬上打電話給程可欣的想法,葉無天冷笑道:「二位,看到沒?有時候並不是我想多事,我其實很多時候也是被逼的。」

怒意!

姓張男子能從葉無天身上感受到怒意。

「這事我們會幫你處理。」劉秋松說道。

葉無天唰的站起來,緊緊握著手機,「對不起,我可以走了嗎?」

「暫時不能。」劉秋松答道。

「軟禁我?」

「為了你的安全著想。」

葉無天冷笑,嗤之以鼻道:「是為了騰龍幫的安全著想吧?我現在是越來越好奇楊浪子身後到底站的什麼人,竟然讓你們這些代表著國家與公正的組織都不敢碰。」

「葉無天,別把事情說得那麼難聽,沒你想得如此複雜。」

「什麼時候能放我走?」

相愛恨晚,重生之最佳男友 對方二人站起來,「先委屈你一會。」

葉無天沒阻止,他知道阻止也沒用,沒有對方的允許,他走不出這大扇門。

房間里只剩他一人,葉無天想拿起手機打電話給程可欣,相信程可欣如今也肯定在四處找他。

剛打開手機屏幕鎖,方才想起這裡根本沒有信號,手機無法正常使用。

所有一切肯定與騰龍幫有關,恐怕也只有他們才有這種實力,既然能動用力量將別人的銀行賬號封鎖掉,難道以為這樣就控制他?那也太小看他葉無天了。

越想越氣,想到最後,葉無天只感一股怒意壓抑不住的體內湧出。

「啪!」憤怒的葉無天手機狠狠砸到牆上,導致手機頓時四分五裂,好好的一部手機就這樣報銷。

「滴滴滴。」砸過手機后,葉無天坐在沙發上不動,可是房間里卻響起報警聲。

這滴滴的報警聲讓劉秋松二人去而復返,看著葉無天。

「我什麼都沒做,砸自己手機不犯法吧?」葉無天不知為何會響起報警聲,難道這房間的牆壁裝有報警器?隨便砸一下就會響?

劉秋松沒理會葉無天,而是將目光瞄向地上那台被砸爛了的手機。

拿起手機看了一遍后,劉秋松說道:「這手機是你買的?」

「什麼問題?」葉無天預感到不妙。

「被人做了手腳,裝了竊聽器。」

這下,葉無天是再也整定不下來,一個箭步衝過去將手機從劉秋鬆手中奪過來,一看之下,果然,手機主板上有一個黑色如飯粒般大小的東西。

「這是目前最先進的竊聽器,軍用級別。」劉秋松指著那個竊聽器對葉無天說道:「正是這竊聽器觸發這裡的掃描設備。」

短短一瞬間,葉無天想少很多東西,這手機是他與司徒薇一起去買的,而且自買過後這台手機就一直未離身,那麼問題就來了,竊聽器是什麼時候被人放進去的?

「剛才怎麼沒響?」葉無天想到自己已經進來好一會兒,可這裡的警報系統都沒響。

「這裡有屏蔽,估計是剛才你砸手機時觸發竊聽器啟動。」劉秋松解釋道。

葉無天陷入沉思,任他怎麼分析,都沒辦法分析出一個結果,竊聽器是什麼時候被人裝進去?

最有可能的就是司徒薇,那次兩人一起去買手機,司徒薇應該不太可以在那個場合就將東西放進去。

腦中將那天買手機的經過仔細想了遍,都並未發現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還有一個解釋,那就是竊聽器是在買手機之前就被司徒薇安排人放進去。

越想越頭痛,麻痹的,怎麼會那麼複雜?

「想起什麼?」姓張的局長問道。

「沒有,手機是我買的,暫時沒想到誰會這樣做。」在自己未找到答案之前,葉無天並不想說出太多,潛意識裡,他其實不想懷疑司徒薇。

劉秋松二人沒再問,既然葉無天不想回答,明也沒用,豐富的國安經驗告訴他們,葉無天必有隱瞞。

拆下內存款與號碼卡還回給葉無天,至於手機則被劉秋松二人拿走,對此,葉無天沒反對,獨自一人絞盡腦汁的想著,就是想不出一個因為所以來,真是司徒薇嗎? 直到無天同學離開,他都未能想明白自己手機是什麼時候被人裝了竊聽器,這事無論怎麼想都是那麼的讓人百思不得其解。

離開國安后,葉無天首先做的就是在附近的商場里買一部全新手機,然後將原先的內存卡與號碼卡裝進新手機。

剛一開機,手機簡訊聲就不斷響起,翻開一看,全都是程可欣與歐陽幸月發來,最後一條則竟然是司徒薇發來,內容大致相同,都是問葉無天為何會關機。

看到司徒薇所發的簡訊,葉無天有一種很奇怪的心理,他也說不出來這是一種什麼樣的心態,不想懷疑那妖精,卻又忍不住的去懷疑她。

如果真是她,他又該怎麼辦?怎麼去面對這事?

儘管葉無天並不願意去相信這事跟她有關係,可誰又說得准?沒人敢保證。

程可欣的電話剛接通,就聽到她在電話那邊像機關槍般開口追問,為什麼電話打不通,為什麼會這樣,面對這一大串問題,搞得無天同學都不知該先回答哪一個好。

「公司的事情我已經知道了,放心吧,不會有事的。」葉無天安慰道。

經過葉無天的再三安慰,程可欣方才稍稍放心,尤其是聽到葉無天說賬號被封的事情很快就能解決,她長長的鬆一口氣,葉無天是她的精神支柱,他說沒事,那就一定沒事。

掛斷與程可欣的通話后,葉無天又撥了個電話給歐陽幸月,將他剛才被國安請去喝茶的事情說了遍,導致電話另一邊的歐陽幸月愣了愣,把原本想要說的話都忘了說。

電話那邊的歐陽幸月稍稍思索一回,讓葉無天去公司一趟。

歐陽幸月的反應讓葉無天有些喜出望外,總算功夫不負有心人,這女人,開始懂得關心他了,這是好事,於是無天同學即當答應前往,用他的話說,美女有命令,他這個帥哥又豈敢不從?難道想睡地板么?

結束與歐陽幸月的通話后,葉無天並沒回電話給司徒薇,他心裡總是怪怪的,這個時候不想與司徒薇對話。

司徒薇似乎知葉無天不會回電話給她似的,這不,她打過來了。

看著那響著的電話,葉無天不知自己該不該接,接又能說什麼呢?以他的個性,肯定會直接問她,他手機上的竊聽器是不是她放的。

電話仍舊響著,葉無天嘆了聲后便將電話放進口袋裡。

幾十秒后,鈴聲終於停下,這讓葉無天鬆了口氣,不過心裡卻又有那麼一絲的失落,他也說不上是為什麼。

剛剛坐進計程車,電話卻再一次響起,葉無天拿出一看,又是司徒薇,這一次,他還是不打算接。

計程車司機通過倒後鏡觀察好久,見葉無天都不接電話,於是好心的司機大哥提醒道:「先生,你電話響了。」

葉無天看了手中的電話一眼,「我知道。」

計程車司機好奇,知道還不接?肯定是跟女朋友鬧情緒了,這種情況他見多了。

「跟女朋友鬧情緒了吧?女人,稍為嚇嚇就好,別太過了,她們的神經都很脆弱的。」

葉無天莫明其妙看著前面的司機,暗想這司機也算是極品了。

「沒事,我自有分寸。」葉無天笑道。

聊天間,第三次的鈴聲終於又停了,好幾次,葉無天都想直接按下接聽鍵,可最後還是忍住了。

看著恢復平靜的電話,葉無天嘆了聲,希望不是她。

此時,手機再度響起,不過這次並不是鈴聲,而是簡訊鈴聲。

「你發什麼神經?為什麼不接電話?」簡訊里,司徒薇質問道。

「看吧?女朋友生氣是不是?呵呵,趕快回個電話給人家吧,沒什麼大不了的,男人,有時候也該低頭。」計程車司機笑道。

「老哥,如果你女朋友或者老婆背著你做一些對不起你的事情,你會怎辦?我不是說她有私.情,而是其它方面,比如暗中監視你之類的。」葉無天忽然問道,這會的他就像一個迷茫的小學生,完全不知自己該怎麼辦。

「這是該生氣,可從另一個角度講,她也是緊張,如果問題不大,就算了,大丈夫要忍常人所不能忍。」

葉無天苦笑,這司機的話也並非全錯,如果竊聽器真是司徒薇所裝,那她關心他也是對的,想知他的一舉一動,可是葉無天知道,這不是愛,不是因為愛而這樣做。

到達歐陽幸月公司樓下后,葉無天甩出兩張大團結,在司機大哥的千恩萬謝中離開,看著葉無天離去的背影,司機大哥忍不住想,多好的年輕人啊!

「據資料顯示,賬戶是騰龍幫讓人做的。」歐陽幸月倒了杯茶給葉無天。

無天同學乘接茶的時候伸手摸了摸歐陽幸月那滑嫩柔軟的雙手,「意料之中。」

歐陽幸月心裡暗氣,這傢伙,都什麼時候了?他還有心情去佔便宜?

「國安找你什麼事?」

「讓我停手。」葉無天抿了口茶,「我拒絕了他們。」

「你應該答應,鬧得越亂,只會讓某些人越沒面子。」歐陽幸月說道。

「我也想答應,可他們無法達到我的要求。」葉無天把自己的所提的條件都說一遍。

歐陽幸月看了眼葉無天:「他們能做到這點就已經不錯了。」

聳聳肩的葉無天說道:「好吧,如果他們來找我,我會答應他們,畢竟我的人生目標是賺錢。」連續兩次得創騰龍幫,讓葉無天消氣不好

「既然國安知道賬戶被封的事情,他們不會不管,應該很快就能解封。」

葉無天說道:「別談那事了,有什麼適合的地方嗎?作為臨時生產基地。」

歐陽幸月一怔:「你要換地方?」她是知道現在暫時是在寧家的軍事基地中生產,那應該是一個很好的地方。

「寧老頭不是一個很好的合作對象。」葉無天輕描淡寫的說了一句,平淡的話中足於見葉無天對寧家不滿。

葉無天的確對寧家不滿,關鍵時候掉鏈子,跟這樣的人合作,他該好好考慮考慮。

「現在那個地方是最適合的。」

「如果找不到適合的地方,只能暫時繼續呆在那裡。」葉無天有些沮喪,他不想繼續留在寧老頭的那個軍區,卻又不得不承認歐陽幸月的話有道理。

無處可去的葉無天在歐陽幸月辦公室里一直呆到傍晚,這廝心裡可是盤算著今天能與歐陽幸月一起共進晚餐,當然了,重頭戲是晚餐過後的事情。

眼看著就快要到下班時間,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葉無天的心情就越來越激動,巴不得馬上就到晚餐后的時光。

「走吧,我餓了。」葉無天一邊掏出正在響的手機一邊說道,這廝一語雙關,將歐陽幸月羞得臉紅耳赤。

歐陽幸月沒搭理葉無天,聰明的她從葉無天眼神看到某種讓她害怕的眼神,「你去吃吧。」

葉無天還想再說,可手裡的電話卻像催命似的不斷響著,讓他心裡有氣,快速按下電話:「不管你是誰,如果不能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我可要罵人了。」

「什麼?你請我吃飯?一定要去嗎?那好吧。」知道對方的身份后,葉無天再也囂張不起來,當然也不可能罵對方,人家可是國安一把手,豈是隨便能罵的?

「國安請我吃飯。」葉無天非常鬱悶,為了今天晚上,他可是已經等了一個下午,如今這一個電話,意味著他的計劃又要泡湯了。

「差不多就行了。」歐陽幸月暗鬆口氣的同時又似乎有些失落!

一個小時后,葉無天出現在約定地點,剛踏進餐廳大門,發現楊浪子也朝這邊走來。

楊浪子的出現讓葉無天有些詫異,心中已經有了幾分懷疑。

此時,楊浪子也發現了葉無天,只是朝葉無天微微一笑,不過,他這個笑容卻是怎麼看怎麼虛偽。

片刻后,果然,當葉無天走進包房時,除了那位姓張的局長與劉秋松二人外,楊浪子也坐在席上。

果然是這樣。

葉無天發現自己猜對了,看來今天這餐飯不太好吃。

「兩位,我來為你們介紹一下。」姓張的局長站起來笑道,分別為葉無天二人作了介紹。

無論是葉無天還是楊浪子,都必須要給這位張局長几分薄面,畢竟人家身份擺在那,今天肯定來做和事佬,就已經給足面子,他們再不上道可不行。

葉無天與楊浪子分別站起來,都彼此伸出手,「很高興認識你。」

二人異口同聲說出這麼一句,不過誠意有多少,這就只有自己知道。

「不打不相識,過去的事情就算了,怎樣?」張局長說道。

「我公司怎麼辦?」縮回手后,葉無天問道。

「呵呵,你也讓楊浪子損失不小。」張局長說道。

葉無天不太喜歡聽這話,感覺這位張局長好像站在楊浪子那邊。

「這事是我不對,這樣,我賠五百萬給葉老弟你,算是給你的裝修費。」楊浪子說道。

葉無天開始有些看不明白楊浪子,這王八蛋,城府夠深,打死他也不相信這混蛋真會認錯,今天來這裡,估計完全是給張局長面子,而且恐怕他還受到其它方面的壓力。

表面上,二人都一笑解恩仇,可是只要有機會,誰都恨不得弄死對方,至少葉無天是這樣想的。

今天過後,二人的仇將會由明轉到暗處,而且只會越來越激烈! 司徒薇殺上門來了,將葉無天堵個正著,過去兩天里,無論司徒薇打多少電話,葉無天就是不接,信息也不回,彷彿司徒薇就是個陌生人。

過去兩天來,除了司徒薇的事情讓他煩之外,倒是讓他過了兩天的安靜日子,那天在張局長這個和事佬的安排下,與騰龍幫之間的過節算是暫時告一段落。

與騰龍幫的事情是暫時結束了,可是前來東城的外地人卻還是越來越多,數量增無減,讓東城的酒店業與餐飲業狠狠賺了一筆,這兩個行業的人可是發自內心感謝天欣紅顏集團。

「你怎麼回事?為什麼不接電話?」司徒薇一改常態,這次她並沒有用平時的嫵媚之態,而是黑著張臉。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