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少南聽出小白的意思后,訝異的看向君墨塵,「真是小白幫我包紮的?」

不怪她太震驚,一隻狗像人一樣用爪子當手吃肉已經很詭異,現在居然還能給她包紮,真是聞所未聞。

君墨塵用手給她包紮都如此混亂,小白那厚厚的爪子怎麼做到的?

看著方少南好奇的眼神,君墨塵猜到了她的想法,嘴角抽了抽,忍不住道:「難道你不知道,魔獸也會治癒術嗎?」

「……」

方少南當然知道,卻沒想到小白會。

很多水系魔獸攻擊力弱,卻被人類喜歡,就是它們會治癒術,還有水系魔法師也會治癒術,她的魔法屬於風系,攻擊力比較強,卻不會治癒術。

雖說治癒系魔獸不都是水系,但大部分都是水系的。

小白一看就是攻擊力的魔獸,誰能想到它還會治癒術?

到是小白,聽到君墨塵的話后,搖頭晃腦更加得意…… 小白的反應已經證明它會治癒術,儘管攻擊類的魔獸會治癒術很詭異,方少南沒聽過,卻還是馬上接受。

不過——

接受小白會治癒術后,方少南恨恨瞪著君墨塵,咬牙切齒道:「既然包紮的人不是你,為什麼你不拒絕?」

「怕你心裡受傷。」君墨塵攤了攤手,回答得很無辜。

他那意思好似再說,你那麼信任我,直接將葯和綁帶給我,若是不幫你包紮,豈不是怕傷到你那脆弱敏感的心靈……

方少南雖然生氣,卻沒辦法反駁,畢竟是她將葯交到他手上的。

「為什麼不讓小白出手?」方少南很快又想到,小白會治癒術,她的傷馬上就能好,哪用被他折磨?

「哦。」君墨塵應了一聲,接著淡淡道:「你說不用我們出手,所以——」

後面的話雖然沒說,意思已經很明顯,惹得方少南心頭火氣更大。

她是說了要靠自己的實力穿過混亂峽谷,但現在還沒到。之所以提前出來,不用他和小白出手,完全是為了鍛煉自己。

方少南很想提升實力不假,不怕受傷不怕死,但有更好的療傷方法,她又不是自虐狂,為什麼不用?

再者,就算是在混亂峽谷,她靠自己實力通過,也不代表受了傷寧可等死也不接受別人幫忙。

裘千山和她打賭,賭的是她沒有那個實力。

一旦她自身能力提升起來,即可證明。

「從今天開始,我若受傷,可以讓小白出手。」方少南擠出一抹兇狠的笑容,盡量讓自己心平氣和的開口。

「哦。」君墨塵依舊反應平淡,並沒有任何問題。

見到他的反應后,方少南氣消了一些,走到小白身邊,笑道:「小白,幫我療傷。」

治癒術可以迅速讓傷勢恢復,多少人夢寐以求的事情,也就是說,戰鬥時可以全力以赴,只要留一口氣,很快就能恢復。

小白早就想表現了,這樣晚上就有更多的烤肉。

刷!一道白光打在方少南的身上,她身體一暖,本來疼痛難忍的傷口迅速癒合,見骨的血肉瞬間完好無損,眨眼功夫身上一道傷口都沒有。

「其實——」

「站住,不用你幫忙。」

君墨塵走到方少南身邊,剛要開口就被方少南打斷,她只相信小白,不相信這個男人。

「從今天起,你絕對不用幫我處理傷口。」想到剛剛那一刻,身體條件反射般疼了起來。

「哦。」君墨塵看上去很好說話,馬上乖乖閉嘴。

若是讓他手下那些人看到,一定大呼方少南太適合做他們聯盟的女主人,天下間就她有魄力和君墨塵這麼講話。

最重要的是,某個男人偏偏還很聽話……

傷口癒合后,方少南心下一喜,站起身來繼續向森林中走,她又可以繼續戰鬥了。

君墨塵瞪大雙目看著某個女人就這麼走了,忍不住再次開口道:「那個——」

「我知道!」方少南知道他想說什麼,一邊心裡暗腹這個男人太啰嗦,一邊給了自己一道潔凈術。

然後……

某個男人看著前方那光潔白皙的後背,雙眸瞪得更大…… 方少南先前後背受傷,君墨塵幫她療傷時,為了更好的上藥包紮傷口,直接將她後背衣服扯開,當時傷口血肉模糊,沒有傷口的地方也都是血,什麼都看不到。

現在——

傷口癒合了,她又用了潔凈術,後背就這樣完完全全暴露在他眼前。

非但如此,衣服本來就大,穿在身上鬆鬆垮垮,她一走路,若隱若現的可以看得更深。

方少南壓根忘了這回事,君墨塵想要提醒她卻被她打斷,誤會的給自己來了一個潔凈術,簡直就是親自給某個男人的福利。

好在沒走幾步,方少南被君墨塵的目光盯得毛骨悚然,這才察覺到不對,伸手一摸。

「……」

方少南嘴角抽了抽,她對男人沒興趣,對君墨塵更沒有興趣。

就算如此,也不代表她可以脫了衣服在他面前走來走去。

她前世喜歡慕雲錚,兩個人也到了談婚論嫁的地步,可關係真的是清淡的很,慕雲錚怕嚇到她,一直恪守本分,最多牽牽手抱抱她。

而她也不敢像那些大膽的女人一樣勾引男人,更別提穿這麼少在慕雲錚面前。

所以她真的很純潔。

性格可以改變,骨子裡的那份純真卻難改變。

面具下的小臉瞬間脹紅,不知道是氣的還是羞的,或者二者都有……

方少南深吸一口氣,然後募地轉身,直面君墨塵,好在她正面衣服都在,好在她還帶著面具。

「咳咳……你的衣服不能穿了,剛剛就想提醒你。」見到方少南轉過來后,君墨塵笑得很無辜,好似根本和他沒有任何關係。

方少南不想討論誰對誰錯,盯著君墨塵看了一會,咬了咬唇,低聲道:「你還有衣服嗎?借我一套,到了莫陽城還給你。」她包裹里有一套衣服,卻是女裝,容易暴露,只好向君墨塵開口。

她身上的這套衣服就是君墨塵的,所以這會在朝他要不太好意思,換了個說法,借。

「不必,送給你。」君墨塵到很大度,直接拿了一套衣服扔給方少南,接著轉過身,帶著小白往遠處走去。

見到君墨塵的反應后,方少南心下感激,急忙將衣服換了過來。

不得不說,她覺得君墨塵很有君子之風,剛剛的事情他真不是故意的,要不是她誤解他,也不會發生這尷尬的一幕。

沒有用潔凈術之前,背後都是血,根本什麼都看不到。

「好了。」方少南換好衣服后喊了君墨塵回來,已經習慣了他和小白跟在身後。

若是在第一天,她巴不得他消失,這樣就可以迅速離開,將他遠遠甩開。

方少南等到君墨塵回來,兩個人一條狗再次上路,不過這次方少南沒有單獨走在前面,而是和君墨塵並肩而行,微微扭頭打量著他。

「被迷住了?」察覺到方少南的目光,君墨塵轉頭笑道。

「……」

一句話將他在她心裡的好感盡數擊碎,方少南腳步向左移動,盡量距離他遠一些,又恢復冰冷淡漠的樣子。

「只是好奇,你的衣服我穿怎麼合身……」 方少南剛到君墨塵的肩膀,可他的衣服穿到她身上剛剛好,能不奇怪?

聞言,君墨塵笑了起來,一揮手拿出好幾套衣服,「十幾歲穿剩下的,還有很多,扔了浪費,都送你如何?」

「……」

方少南嘴角抽了抽,為什麼她有一種,他在救濟災民的感覺……

「咳咳,你先收好,這身衣服破了你在給我。」她沒有空間戒指,身上東西背太多,影響速度。

「到時候千萬別客氣。」君墨塵一轉手再次將衣服收起來,話說得那叫一個欠揍。

方少南已經習慣他的說話方式,生氣犯不上,她只是好奇,君墨塵的空間戒指有多大的儲存空間,不會是全部空間都用來裝這些舊衣服吧?

普通的空間戒指,差不多有半間屋子大小,好一些的有一個房間大。

存儲空間越大的空間戒指越珍貴,所以擁有空間戒指的人,裡面存放的物品都極其珍貴。

像君墨塵這般裝一堆好幾年前舊衣服的人,她還是第一次見……

方少南再次一個人走到前面,很快撞見山林獺兔,身上已經受了上,一刀斃命。

時間一點點過去,下午遇到的魔獸等級都不高,不費吹灰之力輕易解決。

入夜,方少南有了經驗,將四周仔仔細細檢查后,才開始烤肉給小白吃。

「你想成為劍客?」吃過飯後,君墨塵靠在小白身上,一邊享受著方少南給他的潔凈術,一邊開口詢問。

兩個人結伴走了兩天,多少也算是朋友,方少南並未隱瞞,點了點頭道:「有沒有什麼辦法可以改變靈脈?」

方少南這兩天很少用法術,大部分時間獵殺魔獸都用武力。

她知道君墨塵是劍客中的超級高手,或許他會有什麼辦法。

只是這次君墨塵搖了搖頭,「我沒聽過可以改變靈脈的方法,不過你體內擁有劍氣靈脈,雖然稀薄,卻也不是完全沒有機會。」

「哦?你有什麼辦法?」

方少南聽到前半句的時候還很失落,後半句已經讓她目光亮了起來。

「喏。」君墨塵順手拿出一個瓶子扔給方少南,「每天晚上服一顆,對你有好處。」

君墨塵拿出來的丹藥都是珍品,徹底改變氣息和聲音,比變裝靈器都好用。

不過這次方少南卻沒有馬上吃下去,挑眉看向君墨塵,她們相識沒多久,連朋友都算不上,為什麼會送給她這麼珍貴的丹藥?

見到方少南的表情,君墨塵就知她在想些什麼,指了指小白,「丹藥,有興趣嗎?」

一聽到丹藥兩個字,躺在地上睡覺的小白蹭的一下站了起來,將靠在它身上的君墨塵都給推到一邊。

小白興奮的站在原地流著口水,繞著君墨塵轉了幾圈,幾圈後放棄,又繞著方少南轉,似乎在尋找著什麼。

君墨塵瞥了方少南一眼,示意她將那瓶丹藥放到小白面前。

「喔!」

小白聞了一下,口水停止,失落的躺了一會,連抬眼皮的力氣都沒有。

方少南見後到是明白過來,君墨塵的意思,這些丹藥價值很低…… 清風城時,方少南見識過小白對靈物的要求,極低……低到連她那裡儲存只有些靈性的果子都給吃得乾乾淨淨。

所以方少南給她的丹藥等級不高,普通靈果都趕不上,這讓她接受起來容易很多。

「謝謝。」

方少南拿出一顆吃下,鄭重的對君墨塵表示感謝,這次相遇后,她一直在接受著他的幫助。

或許這些東西對他來說不算什麼,對眼下的她卻極其珍貴。

不過她現在無以為報,只能將這份感謝記在心底。

君墨塵很坦然的接下了方少南的感謝,然後——「其實我也很好奇這些丹藥的作用,別忘記告訴我結果。」

「……」

方少南嘴角抽了抽,感情她成了試驗丹藥的葯人。

吃下丹藥后,方少南仔細的查看她體內靈脈,並沒有任何變化,不過才只服用一顆,要是真能覺醒才會不正常。

因為君墨塵說了丹藥兩個字,卻沒拿出丹藥來,小白很生氣,晚上不理君墨塵,主動粘著方少南。

方少南靠著小白身邊睡了一次,它的毛很舒服,自然不會拒絕。

翌日,方少南醒過來后,滿臉驚訝之色,「小白可以提升修鍊?」

方少南發現,她魔法師的修為,又增加了一些。

她現在是初入見習魔法師,法力傷害很低,只能對付山林獺兔,與普通人比,最多可以放出個魔法球。

但經過這一夜,她發現已經快要到達中級見習魔法師。

「嗷!」。

不用君墨塵回答,小白很開心的炫耀著。

會治療術,可以輔助修鍊,方少南發現,小白簡直就是個寶貝,伸手揉了揉它的毛,開心的出去尋找山林獺兔去了。

「哎!」

君墨塵看著方少南離開的背影,突然發現,這丫頭真好騙,連沒腦子的小白都能騙到她……

方少南對待小白的態度大改觀,一天三頓烤肉送上,君墨塵也連帶著能吃到。

「疾風術——破刃!」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