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李逸晨之前已經說了沒有時間去等魔靈獸自行消失,那麼現在自然無法這樣乾耗下去…… 雖然暫時安全下來,但聞兵等人臉上的驚恐卻絲毫沒有減弱!

因為他們根本不知道這樣的情況會持續多久,雖然修為到了他們這等地步,一口精氣支撐十來天不呼吸也無所謂,但這並非永久啊!萬一那些大傢伙一直不離開就守在這裡怎麼辦?

心中雖然有幾疑惑,但是他們卻連傳音詢問都不敢!因為他們不知道傳音會不會被怪物發現,如果冒險一試,被怪物發現,如今四面被圍,憑他們見識過的怪物的手段,那麼只有死路一條。

「隊人,我和趙龍去引開這些傢伙,你們突圍!」看著李逸晨緊鎖眉頭,趙虎傳音道。

雖然他們明白,引開魔靈獸以他們的修為,估計就再難以脫身,生還的機率並不大,但他們更明白,李逸晨有任務在身,若是這麼耗下去,那麼他們這一次行動將變得毫無意義!

軍人!一旦戰鬥開始,那就應當抱著必死的決心,能活著回去,那是賺的,死了,那是理所應當!作為老兵,他們有著這樣的覺悟,從汪龍讓他們跟著李逸晨的時候,他們就已經有了這樣的覺悟!

「再等一下,我先試試這些傢伙的實力,若是我解決不了,我再引開他們來與你們匯合,你們就在原地不要動!」李逸晨卻直接開口道。

雖然從任務的角度來說,趙虎的建議絕對是最佳建議,但是李逸晨並沒有一點軍人的覺悟,哪怕此時背負著重大的任務,李逸晨仍然是他自己。

讓同伴去送死為自己換來生存的空間,這樣的事,無論在任何時候,李逸晨都做不到!

「你……不行,這些魔靈獸的實力不是你能想象的!」看著隊長居然還想嘗試,趙虎連忙阻止道。

獵魔戰場不乏天才武者,許多在初見魔靈獸的時候,也有一種躍躍欲試的衝動,不過把這種衝動付之於行動的那些天才,大多都沒有再回來過。

「這是命令!」李逸晨當即沉喝道!

雖然從趙龍他們嘴裡得知,若是自己一旦動了,被魔靈獸所發現,便再難以擺脫,但擁有著逍遙聖戒的李逸晨自然不擔心這點,只要避開他們的視線,自己躲進聖戒空間,自然就不存在危險,而且自己身懷諸多底牌,到也不是不能試上一試!

接著李逸晨傳音諸人,以命令的形式告誡他們,不得移動暴露自己,自己先去會會魔靈獸,若是解決不了這些大傢伙就先把他們引開再回來匯合。

眾人雖然此時也擔心著李逸晨的安危,但是作為軍人,卻誰也不敢抗命!

「來吧,大傢伙些,讓我看看你們的實力!」一聲輕喝之間,李逸晨整個人升空而起,同一時間,手中赤紅閃過,赤火劍已然出現在手心之中。

「吼……吼……」隨著一股炙熱瀰漫全場,原本失去目標的魔靈獸同時望向李逸晨,嘴裡發出一聲聲興奮的吼叫。

轟……只見距離李逸晨最近的一頭魔靈獸揮手之間,向著李逸晨直接橫拍而來,巨大的手臂足三米多長,那手掌更是堪比李逸晨那麼大,但掌握扇動的速度卻絲毫沒有因為其龐大而有所遲滯。

呼呼聲中,空間蔓延出道道黝黑的絲線,手掌未至,巨大的掌影已經將李逸晨籠罩其中。

半空之中,李逸晨內息一轉,雖然手持激活世界之力的赤火劍,但想到趙龍他們的講述,還是覺得不太保險,頓時天道力奔騰之中注入劍身的同時,更是將本命真火亦同時融入,隨即又將赤火劍內部的世界之力一同運轉起來。

隨著一聲龍吟劍嘯,李逸晨一劍向著襲來手掌揮斬而去,這到不是李逸晨不自量力,而是他必須要檢驗出魔靈獸的力量以及他身體的堅硬承受,才能為接下來的戰鬥做出打算。

啊……雖然嘴裡不敢發出半點聲音,但是眾人看著李逸晨這樣的攻擊之時,心不由一下子沉了下來。

趙龍、趙虎早已深知魔靈獸肉身的恐怖,而聞兵等人更是才親身體會了這怪物的厲害。

雖然在赤火劍出現的那一剎那,他們也感覺到此劍非同凡響,但是他們並不覺得憑著李逸晨合體境中期的修為能發揮出什麼強大的力量,甚至大家都已經看到李逸晨接下來會在反震之力下被震得橫飛而出的場景。

趙龍、趙虎更是暗自蓄力,一旦李逸晨出現危險,那麼他們就是違抗命令,那也得把李逸晨先救下來再說。

咻……並沒有出現眾人猜測中的轟響,傳入耳中的卻是如同刀切豆腐般的輕響,接著只見魔靈獸巨大的手臂立刻與身體分離開來,半空之中化著一團火焰,還來不及落地,便直接變為一團黑煙消失不見!

而此時從魔靈獸的斷臂之處,還有一團赤火瞬間蔓延到他的全身,隨著李逸晨身影的靠近,劍光閃爍之間,魔靈獸巨大的身體瞬間被切得七零八碎,隨即在火焰的包裹之下,化著道道黑煙消失不見。

這……看著這一幕,眾人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不過何止他們,就連李逸晨也覺得奇怪無比,原本自己也已經做好被震飛的準備,但是一劍下去,李逸晨卻根本沒有感覺到,魔靈獸身有上著趙龍等人所說的那般強大的防禦力,但李逸晨相信趙龍、趙虎肯定不會說謊,難道是這些魔靈獸的質量不行?

不過事實上,這些魔靈獸質量自然不可能有問題!

火克陰邪!魔族自然也是邪怪一類,而魔靈獸這種由魔氣凝聚而成的存在,自然更是邪中之邪,而李逸晨的本命真火皆是世間至陽之火,在天外城更是煉化大量嘯天火源,如今他的本命真火比起在北州之時不知道強出多少,只不過他自己並無所覺而已!

而且趙龍、趙虎當初雖然在李逸晨提及擁有世界之力的道器攻擊魔靈獸是否能抗得住的時候,兩人只是一笑而過,因為這樣的事情沒有發生過,理論上也不可能發生,但並不代表,擁有世界之力的道器對魔靈獸不起作用。

相反,在世界之力的攻擊下,魔靈獸所謂的堅硬肉身,根本不堪一擊!

可以說無論是本命真火還是赤火劍中的世界之力,任意一種都足以對付魔靈獸,而如今李逸晨不僅雙管齊下,更是將天道力、法則之力乃至自身劍意融入攻擊之中!

這般強度的攻擊,不要說肉身之力只有養魂境初期的魔靈獸,哪怕就是養魂境中期的武者估計也難以消受。

不過微微的遲疑之後,李逸晨身影一閃,甚至不等其他魔靈獸攻擊過來,他便已經主動迎了上去。

想不通的問題可以下來慢慢去想,既然自己的力量能剋制魔靈獸,李逸晨自然還是要先化解這場危機。

不過由於並不清楚自己的哪股力量乃是克制魔靈獸的核心,所以李逸晨接下來的攻擊自然也是如同之前一般狂暴無比。

魔靈獸之所為一直令人畏懼,主要是因為龐大的身體有著極快的速度,同時身體又能免役道器的攻擊,而合體境的武者又無法憑自己的實力打破他的防禦,所以以這種打不死的方式令人無從抗拒!

但如今李逸晨能撕破他們的防禦,再加上逍遙遊身法的靈巧,魔靈獸龐大的身軀反而成為他們致命的弱點。

轟……轟……眨眼之間,又有五頭魔靈獸的身體在赤火劍下被斬成無數的碎塊,接著餘下的五頭魔靈獸彷彿意識到眼前這個人類能輕易威脅到他們的安全,紛紛發出怪吼之聲,轉身飛奔而去。

魔靈獸逃了?

看著這一幕,眾人再次集體傻眼!尤其是趙龍、趙虎!在獵魔戰場混跡一年,若是遇到魔靈獸,那就只有站著不動賭運氣的份,可是如今李逸晨不僅瞬息之間便劍斬六獸,更是嚇得其他五頭魔靈獸轉身而逃,這是什麼一個情況?

聞兵等人看著這一幕,更是一個個苦笑不已!魔靈獸的防禦有多麼的誇張他們自然親自嘗試過,並且為此還付出了兩名同伴的代價,但卻連對方的身份上留下一道痕迹的能力都沒有!

可是如今,在那個他們曾經不屑一顧的隊長手裡,這魔靈獸面對他就像耗子見了貓一般!

可笑自己當初還主動提出大家分頭行動,可以說若非如此,哪怕遇到魔靈獸,他們也不會因此而出現傷亡,因為這些魔靈獸,根本不夠隊長一個人滅的!

「逃!哪有那麼容易!」不過李逸晨卻沒有放過魔靈獸的意思,雖然他們速度極快,但仍然被李逸晨在幾個起落之間追上,數道劍光閃過,這些魔靈獸隨即又步上之前那六頭魔靈獸的後塵!

「隊長……」看著李逸晨走過來,趙龍、趙虎一臉的興奮的說道,「隊長,若是你把這斬殺魔靈獸的方法提供給軍團的話,我估計至少能換到五千獵魔功勛!」

五千獵魔功勛!聽到這個數量,聞兵等人不則皆是眉毛一跳!五千獵魔功勛若是用來挑選好一點的勢力的話,那麼已經可以挑選天崖海閣中二流靠前的勢力了! 「五千獵魔功勛?不會吧,這魔靈獸這麼脆,也值這個價?」李逸晨不由也是一驚。

這段時間與他們同行,在交談之中,李逸晨也知道賺取獵魔功勛何其艱難,而且更是危險重重!

可以說像趙龍、趙虎這樣的人物,按正常流程,就算每場戰鬥都僥倖不死,那至少也得四年左右才能賺夠五千獵魔功勛!

而能堅持四年不停戰鬥還場場活下來的人,根本不多,所以五千獵魔功勛的價值,自然不是單純的用計算題來衡量那麼簡單!

「脆!」趙龍、趙虎看著李逸晨,兩人不由變得無語起來!

獵魔戰場用脆來形容魔靈獸,這絕對是他們第一次聽到,以前聽到的只是太強、變態、沒法下手!

李逸晨說的只是自己的真實體驗,不過此刻看著眾人的神情他也意識到,好像情況並非這個樣子,當即說道,「當然也可能是剛才我們遇到的魔靈獸要差一些吧!」

差一些?這些輪到聞兵等人無語起來!後來出現的魔靈獸如何,他們無法判斷,但是追他們的魔靈獸,他們可是各種手段將嘗試過,怎麼就不覺得魔靈獸與脆字有什麼關係呢?

「好了,此事以後在說吧,我們還是先出發吧,否則在遇到這魔靈獸,我可未必有力量將其擊碎!」李逸晨微微一想也意識到,自己的手段,其他人根本無法複製,當即把話題岔開道。

此言一出,眾人不由又是面色一緊,一時之間誰也沒有反對李逸晨的建議,當即動身前行,同時也覺得這樣似乎更合理些。

畢竟李逸晨已經一口氣斬殺十一頭魔靈獸,若是再不表現得力竭一點,估計這樣的結果更加令人難以接受。

「隊長,你的道劍真的蘊含著世界之力?」前行中的趙龍突然想到李逸晨之前問過的問題,似乎一下子想到了為何魔靈獸那麼不堪一擊。

「的確是有一些世界之力!」對於這點李逸晨到沒有否認,畢竟這似乎也更能解釋為何自己斬殺魔靈獸如同切菜。

「原來真是這樣……」趙龍不由目光黯然下來!

原本還準備學習李逸晨的斬獸之法,不過如今看來,就算學了也根本沒什麼作用,擁有世界之力的道器!這個在級別的東西,根本不是他們的身份所能擁有的!

聞兵等人聽聞之下也不由深吸一口涼氣,對於生活在天崖海閣中的趙龍等人都無法搞到世界之力的道器,來自四州的他們,更僅僅只是聽聞過而已。

可以說他們也知道原來的宗門中似乎也有這個級別的存在,但那可是鎮宗之寶!可是李逸晨居然隨手就能拿出來!此刻,大家似乎意識到,這個隊長好像也不是表面看著的合體境中期那麼簡單了。

不過在前行的交談中,李逸晨也大致了解的聞兵他們的情況。

當初分開之後,他們按著地圖上選了一條路線向著報道之地趕去,中途遇到數個交戰之處,不過他們都沒有參與其中,而是主動繞開,畢竟他們如今的任務與戰鬥無關。

不知不覺便進入這片區域,然後莫名其妙的便遇到那些魔靈獸的攻擊,雖然大家手段齊出,但卻根本奈何不了魔靈族,隨後只得採取最無奈的方式,四散而逃,最終有兩人被魔靈獸追上,不幸身亡。

而他們四人在被魔靈獸追趕的過程又匯合到一起,眼敢又快要被追上之際,卻正好遇到李逸晨等人。

「隊長,我聞兵之前有眼不識泰山,還請隊長不要介意!」講完自己的遭遇,回憶著李逸晨如同切菜般的斬殺魔靈獸,聞兵當即向李逸晨說道。

此刻他已經意識到,跟著這位看上去只有合體境中期的隊長,絕對比他們單獨前行要安全得多。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想法,這沒什麼!」對於之前眾人的選擇,李逸晨到也不覺得有什麼。

「屬下以後願意追隨隊長,聽從隊長差遣!」聞兵當即又說道。

「跟著我?你確定?」李逸晨當即問道。

「確定!汪教官既然任命你為隊長,肯定有他的原因,只不過屬下之前太過有眼無珠了!」聞兵以為李逸晨還在為自己之前的言行而不爽,再次認起錯來。

畢竟這一天多的經歷,可不像他講出來的那麼輕鬆,可以說死裡逃生的事已經不僅僅是遇到魔靈獸這一次了。

「那我先給你說,剛才在斬殺魔靈獸的時候,我感覺到他們身上一股氣息源於那一邊,我準備過去一探究竟,想要看看魔靈獸的根底,若是真能找到將基滅除之法,那可是有五千獵魔功勛的獎勵之事!」李逸晨當即隨手一指說道。

「那邊?那是魔族的區域了!」看著李逸晨手指之處,聞兵不由臉色以一變。

「想要探知魔靈獸的底細,肯定要深入魔族的區域!富貴險中求,我們進入獵魔戰場本來就是拿命搏前程的!」李逸晨當即說道。

「這個……這個……」雖然心中認可著李逸晨的這個說法,但事實上,拿命搏前程也不等於玩命搏前程啊!聞兵不由再次猶豫起來。

深入魔族區域,那危險係數自然是不用多說,可是過去了就真的能找到解決魔靈獸的方法了?萬一沒找到方法這命不是白玩了?

而且在魔族的區域,一旦被發現,以他們這點人數,絕對是插翅難逃!

這哪裡是拿命搏前程,這是玩命賭未知!

「當然這是我的個人想法,與我們這次行動不關,所以你們去與不去,都與我這個隊長身份無關!」 抓個總裁做老公 看著聞兵有些猶豫,李逸晨接著又說道。

「我等願意隨從隊長!」趙龍等人自然是知道李逸晨為何不讓聞兵等人同行而故意這樣說的。

「隊長……我覺得此事風險太大,其實我們可以等報道之後再想辦法!」聞兵當即勸解道。

「機不可失,這魔靈獸可不是隨時都能遇到的!」李逸晨卻堅持著自己的意見。

「那個……這事,恕我們不能參與,畢竟我們不敢違背教官的命令!」聞兵等人想了一下,眼神交流之後說道。

「不參與沒事,只要到時別打我的小報告就好了,畢竟我這事乃是私自行動!」見他們放棄,李逸晨當即說道。

剛才那隨手一指,李逸晨可不是亂指,而是在計劃之中,他們進入魔族區域的路線的確是要從那裡進入,若是聞兵等人真要堅持同行,他也只好帶上他們,不過此時他們膽怯了,李逸晨自然樂意少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不敢陪同隊長冒險,我等已經慚愧之極,又豈會再打隊長的小報告!」聞兵微微一笑。

雖然李逸晨求了他們一命,但大家並沒有太多的交情,他們自然也不願意同李逸晨一直冒險,當然這種打小報告的事情,他們自然也做不出來。

大家商量出結果之後,一眾人又前行大約一個多時辰,便到了分路之處。

「就此一別,大家好運吧!」李逸晨當即說道。

「隊長一切小心!」聞兵等人也充滿著祝福之意地說道。

簡單的分別之後,聞兵等人繼續按著之前他們預定的路線前行著,而李逸晨等人卻一頭扎進了魔族區域。

前行大約千米之後,趙龍和趙龍當即停下道,「這個位置,他們應該感應不到我們了!我們等一下再返回吧,再深入只怕就易進難出了!」

顯然趙龍他們看來,李逸晨選擇這條路只不過是為了找借口不與聞兵等人同行,好執行他們的秘密任務。

「返回?不用返回,我們的任務就在魔族區域執行,而且還要深入進去!」李逸晨當即說道。

「深入進去?」眾人不由一驚,此刻他們似乎終於意識到,為何李逸晨之前告訴他們,這次的任務用九死一生來形容,都要看是最好的結果了!

深入魔族腹地!哪怕趙龍、趙虎這些年執行過許多危險重重的任務,但也從來沒有這麼瘋狂過!

「現在後悔,返回還來得及!」看著眾人的神情,李逸晨再次開口道。

不過片刻的沉默之後,眾人卻同時齊聲道,「我等既然已經答應隊長,自然就只有一條路走到底,必然不會後悔!」

「唉……真是麻煩!」李逸晨沒想到這些傢伙居然會如此的堅持,嘆息之間身影一閃,趙龍、趙虎、寒武皆發出一聲悶哼直接遇了過去!

顯然他們根本沒有想過,李逸晨居然會對他們直接動手。

「你要幹什麼?」看著李逸晨突然點暈三人,方雨軒也是眉頭一皺,同時亦暗自運轉起功訣來。

「有些秘密不希望被太多的人知道而已!」李逸晨微微一笑!

按著李逸晨原本的計劃,這次的行動自己一個人最好辦,但他知道如果這樣劉浩然肯定不答應,所以才會答應最多帶一個小隊,同時一路上,李逸晨也多次指出此行的危險,但他們卻一再堅持,無奈之下,李逸晨只得出此下策!

「你的意思是?」方雨軒雖然戒備著,但此刻似乎也想到了一些什麼,因為剛才她一直與李逸晨牽著手,若是李逸晨真要對她不利,那麼第一個被制住的人也應該是她!

「這個秘密你已經知道了,所以不需要弄暈你,但現在也只有委屈你進去呆一下,畢竟這裡是魔族的區域,人數越少,越不容易被發現!」李逸晨當即說道。

「如此說來,你想完成這次任務,其實並沒有打算過依靠我們,而是依靠你那個可以容納活物的道器中的那些人?」方雨軒何等聰明,李逸晨把話說到這個份上,她哪裡還有不明白的道理? 此刻方雨軒總算徹底明白過來,李逸晨一路上讓他們修鍊什麼陣法,各種告誡,其實只不過是為了將來給軍團有個交待,其目的只是掩飾他自身的秘密!

而他敢於接下這個任務,那是對自己的手段有著一定的信心,與有沒有他們根本沒有半毛錢的關係!

不對!應該說從一開始,李逸晨就沒有想過要帶他們同行!

「我不否認!」面對本來在北州時就知道自己這個秘密的方雨軒,李逸晨到也沒有什麼隱瞞,「你若願意,那我將你一起收入其中,若是完成任務,獵魔功勛同樣不會少你們任何人一份,若是不願意,你可以自己找個地方藏起來,完事之後,我自然會來尋你!」

面對李逸晨的坦承,哪怕是方雨軒此刻也不由有些猶豫起來!

一旦被李逸晨收入他的那個道器之中,可以說自己的生死就完全被李逸晨拿捏在手裡,可是自己找個地方藏?

這一路走來雖然並沒有太多的危險,但是以方雨軒的聰明,自然也猜到李逸晨所選擇的路線居然是軍團長安排的,而且就算自己藏著不受到戰爭的影響,萬一又遇到魔靈獸呢?自己可沒有李逸晨那般變態的手段,砍魔靈獸如同切菜。

「無功不受碌!我進入你的那個空間,若是你有需要可隨時讓我出來,我保證此行看到的一切,都會隨著離開而消失在我的腦海,同時此行得到的一切,除了獵魔功勛之外,我絕不指染半分!」片刻的猶豫之後,方雨軒一咬牙說道。

雖然從初次見面就一直與李逸晨處於對立的局面,但是方雨軒卻不得不承認,李逸晨行事到也算得上是光明磊落,同時她更相信,若是沒有自己的目的,李逸晨絕對不會僅僅為了獵魔功勛而深入魔族區域冒此奇險!

畢竟以李逸晨與任空的關係,不要說丹道谷,哪怕是他想加入哪個勢力,只要任空開了口,估計整個天崖海閣也得給上幾分面子。

所以此刻在方雨軒看來,李逸晨之所以進入獵魔戰場,也許此行的核心才是他真正的目的,而他與任空的關係肯定軍團長也知曉,否則根本不可能直接把令牌都拿給他!

雖然事實與方雨軒的猜測有著一些出入,但從方雨軒能看到的信息來看,能得到這樣的推論到也說得過去。

「既然如此,那你就一起進去吧,不過你進去之後,我會引一方火力助你修鍊,到時說不定還真的有需要你出手的地方!」李逸晨到也沒有廢話,見方雨軒已經放棄自己的防禦,揮手之間便將昏迷的三人與方雨軒一同收入逍遙聖戒之內。

斬殺魔靈獸之後,在前行的這段路途中,李逸晨發現自己的丹田之中居然多出數道黑氣,此刻對魔族已經有所了解的李逸晨自然能感覺到,那便是魔氣!

剛開始李逸晨並沒有察覺到這點,但事後回憶中,李逸晨想起,自己在斬殺魔靈獸的時候,不滅神魂訣似乎不自覺的運轉起來,並且直接將這些魔氣攝入體內。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