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問道:“哪三絕?”

“一擲千金、陰陽雙面、三花聚頂。”大牛口沫橫飛的解釋道,“一擲千金是骰子玩法,不用骰盅,只用一枚骰子,隨手擲出,按點數爲準。每局完畢,都會立刻將骰子當場破開,以防灌入水銀之類的作弊。”

星月摸着下巴,想了想道:“這種卻是從未聽說過。”接着轉頭問吉奧道,“大哥,要不我們來試試這個?”

“一個骰子能玩出鳥來?”吉奧粗聲粗氣道。


其實這種一個骰子的賭法最爲簡單明瞭,不拖泥帶水,而且直接快捷。再加上每次的高額賭注,猜中之後的六倍回報,都會給人一種最原始的刺激感。最爲關鍵一點的事後破骰,更能令賭徒覺得自己是在公平賭博,心中的僥倖心理就會更增。

兩人當然知道這個道理,但既然是要將計就計,那就索性裝作對賭博一竅不通,這樣對方纔會以爲很容易就能騙到兩人,就會對兩人更鬆懈。

“兩位原本去室內豪賭纔會更增雅興,然而我卻覺得在這室外更有那種堵起來大殺四方的感覺。”大牛說得聲情並茂,一副慷慨激昂的樣子。不等星月兩人回答,就擅自做主將兩人拉到旁邊一桌的賭桌之上道,“兩位不放先一試手氣如何?”

此桌之上正在賭的便是一擲千金。押籌碼的地方以白漆畫了六個大大的空位,空位中分別寫着一至六。

吉奧自腰間掏出一代鼓鼓的金幣,隨手倒在桌子上,看上去至少有五六十枚。吉奧摸着絡腮鬍子微微一笑,隨手抓了一把就往五點上放去。

這一把金幣幾乎有二十多枚,出手之闊綽比起不遠處的若雨都毫不遜色。

莊家是一個消瘦的中年男人,看到吉奧如此的大手筆,眼中微微閃過一絲狐疑之色,大牛則以極快的速度動了動左耳,莊家會意,高聲道:“還有沒有人下注?”

這兩人的所有小動作全部都被星月看在眼裏,立時便知道了這個莊家和大牛兩人正是一夥。

可他們要怎麼騙自己呢?

骰子擲出,滾落停住之時,朝着上面的正是五個紅點。

周遭一陣驚歎的羨慕之聲傳來,這一把就讓吉奧淨賺一百多枚金幣。兩袋鼓鼓的金幣從莊家手中遞了過去,引得了周圍所有人的目光。

星月一驚,看到那莊家的表情中雖然帶着輸錢的失落,但卻看上去極爲做作。星月知道這叫放長線釣大魚,先讓自己這邊贏點甜頭。

不過唯一不明白的是,對方到底怎麼控制骰子點數的?難道有水銀?可看上去骰子落地的動作並無任何的呆滯感,並不像被外力所感染過。

而且接下來,莊家便將這裏骰子用一個大鉗子給夾破,裏面出了白灰之外,沒有任何的東西。

第二把下注,吉奧這次也是一口氣押了二十枚金幣。星月此時微微低着頭,看似是在看桌子上明晃晃的金幣,實則是用眼角餘光在注意着莊家的手勢。

由於周遭吵嚷,星月運起靈猿決將聽覺關閉,同時將力量聚集在雙眼,頓時周圍一片安寧,而用眼角餘光掃到的莊家手中的動作也變得異常清晰。

最先令星月產生懷疑的一點,那便是莊家持着骰子的手勢。一般來說,隨意捏着骰子都會捏骰子的前後兩面。然而莊家此時卻是抓着骰子的一角。

緊接着,是莊家投擲骰子的用力方式。莊家以拇指、食指和種植捏着骰子的角部,隨手拋出的時候,三個指頭都向着逆時針轉了一轉。因此骰子在空中也有了微微的旋轉。

骰子落地,吉奧輸了。

緊接着的幾局中,吉奧下注少了,而且有輸有贏,但也是漸漸的將剛纔贏的金幣往回輸着。

此時星月更加斷定這個莊家是在用很精巧的勁力在控制骰子的點數。皆因剛纔這幾盤裏,最令人起疑的一點就是,他每次投出骰子的位置和骰子第一下擊中桌面的位置是一摸一樣。這麼做是爲了穩定每次投幣時候,因高度造成的誤差,因此看來,這個莊家事先肯定是過很多的訓練。

只要高度穩定了,莊家只需要隨時調整力度,以及手指的旋轉角度,便可以想要幾點就是幾點。


如果只是單純勁力的控制,星月自認不會屬於對方。於是隨手在吉奧面前抓了幾個金幣,大聲道:“媽的,忍不住了。大哥你先玩着,我去別的賭桌轉轉。”

說着起身,來回在人羣中不斷穿梭中。

星月慢慢走着,剛好來到若雨身邊,此時見他正在大聲喊着:“三!三!三!”定睛一看,原來他們所賭的也是一擲千金。

等所有人押好之後,這個桌子上的莊家順手將骰子拋出。星月注意到,他的指頭和捏住骰子的方法與正常人應該有的姿勢一樣,而且拋出去的時候手上也沒有額外用力道,因此看來這個莊家並未出千。

骰子停下,仰面朝天,上面印着四個點。

若雨一陣哀嘆,忍不住抓着腦袋。看看若雨身前的金幣已經只剩下八枚,星月便想要幫他一把。

下一局開始,若雨將眼前的所有金幣,還全部押中了五點。

骰子騰空而起,在空中划着一個優美的弧形。

星月運起靈猿決,心境空明,感覺到自己可以隨意抓住周遭一切事物的細節。運勁於口脣之上,一股極細的勁力自口中噴射而出。

毫無聲息的勁力在空中急速穿梭,絲毫不差的擊中了還在空中的骰子。在沒有人注意的情況下,骰子在空中微微傾斜了一點,接着又立刻落在桌子上。

五點。

若雨一陣歡呼道:“總算贏了,哈哈哈,今晚終於贏了一把!”

星月在心裏一陣的暴汗,原來他還真是一把都未曾贏過。

四十八枚金幣到手, 最強帝王養成系統 ,引來周圍人不住的側目,暗罵他的瘋癲。

莊家輸了錢,原本心頭有氣,看到他這樣,心中反而暗暗高興。要拼運氣,六之有一雖然很容易,但想連着再贏,機率卻是極爲渺小。

骰子擲出,星月故技重施,同樣是輕輕吹了口氣,改變了骰子的運動軌跡,骰子落在桌面之時,又是形成了一個五點。

星月看着欣喜若狂的若雨,心中暗道:“三百枚金幣,夠你玩一會了吧?”

同時暗自得意,自己竟能這麼快的領會到控制勁力的方法,也能如此精細的計算出骰子落地時候的角度,看來靈猿決與中樞之魄的功效功不可沒。

夢兒嬌嫩的聲音帶着嚴肅道:“你有沒有發覺,適才你使用靈猿決的時候,除了原本四股強大的感官所帶來的力量外,還有兩股力量?”

“恩,有所察覺。”星月點頭道。而且不過是剛纔, 蜜寵嬌妻:王牌影后 。其中一股比之四大感官的力量要弱一些,而另一股力量卻異常強悍,一股力量足可匹敵其它四股力量的結合。

夢兒道:“這股較弱的力量,便是由你口脣所帶來。而較強的力量,則是中樞之魄的功效。”

星月在心中喜道:“那再好也沒有,我原本不敢輕易使出那股強大的力量,但既然是中樞之魄所帶來,應該不會有副作用吧。”

“不!”夢兒厲聲道,“不但有副作用,而且極大,不到萬不得已,千萬不要試圖去使用這股力量。它所帶來的反噬,要比化血咒還猛烈。” 夢兒解釋道:“這股較強的力量是正是你的思維之力,你由於中樞之魄略有成效,因此可以將你的思維暫時剝離,化作一股巨大無比的力量。”

星月這才明白夢兒爲什麼說這股力量不能隨意使用。視力轉換爲力量的時候,自己會變成瞎子;聽力轉換爲力量的時候,自己會變聾;那思維轉換爲了力量,自己豈不在瞬間成了一個白癡?


星月只得心中哀嘆,同時想起了口脣那股力量,暗暗試了試,果然發覺力量可以集中向口部。

離得遠了一點,星月低聲說了句話。星月極力想要改變自己的發聲方式,他心中努力回想着凝霜說話時的聲音,口中低聲說道:“月哥哥。”

話一出口,連自己都不禁駭然。原來當所有勁力集中到口脣的時候,不但可以通過口脣發出勁力,甚至可以隨意變化聲音。自己剛纔說的那句話,簡直與凝霜親口說出來的一摸一樣,毫無半點差別。

夢兒驚歎道:“乖乖不得了,你這下說話差點沒嚇死我。”接着呵呵一笑道,“可以學習別人說話,以後你出去騙人又方便很多了。”

星月心中欣喜,也和夢兒是一個想法。

星月長舒口氣,緩步回到吉奧身邊。他此時桌上零零散散只剩下了十來枚金幣,不但輸光了剛纔所贏的一切,而且已經開始輸自己的本錢了。

“準備收網。”星月運起靈猿決聚集勁力至口脣,一個細微但精細的聲音緩緩傳入吉奧耳中道,“一會兒順着我的話往下接茬。”

吉奧一呆,雖然不知道星月是如何辦到的,但他肯定只有自己能聽到這個聲音,腦袋微微點了點表示自己會意。

星月誇張的來到吉奧面前,來回撥弄着他身前的那幾枚金幣,語帶不滿的道:“大哥,你的運氣也太臭了點吧?今晚我們帶錢不多,本來是想狠狠賺他孃的一筆,你卻輸成了這個德行。”


“滾蛋。”吉奧道,“你懂個屁。老子運氣剛上來而已,只是這賭注太少,壓不住檯面。”

旁邊的大牛見到吉奧賭徒之心氾濫,立刻便火上澆油道:“這位爺說得不錯,他運氣有所好轉,剛纔已經贏過,但後來又輸了。只要有一筆大的賭注,保管可以連本帶利贏回來。”

賭徒的心態永遠都是贏了的不想走,輸了的想回本。不輸得傾家蕩產,絕不知道悔改,而且很天真的就以爲這局輸了,下一局肯定就能贏。

大牛常年混跡於賭場,哪裏不知道這些人的心思。 撒旦總裁的前妻

星月不屑的呸了一聲道:“說得容易,哪裏給你去找賭本?”

吉奧道:“你回趟家,取些珠寶首飾來。”

“我靠。”星月怒道,“幾百裏地,來回折騰一下,我得明天才能回來。”

接着大手一揮道:“你愛去你去,我不去!”

兩人開始罵罵咧咧,語氣間甚是不善,像是隨時就要動手打起來一樣。

大牛忙充當和事老,來到兩人中間拉開兩人道:“二位不要急,莫傷了兄弟和氣。不就是賭注嗎,我出!”

星月心知對方已上當,眉頭微皺道:“什麼?你出?你能有幾個子?”

大牛神祕一笑道:“我和這賭場的三當家、四當家還算熟悉。我雖然沒幾個子,但可以向他們去借。”

吉奧雙眼發亮,面露貪婪之色道:“你能借多少出來?”

大牛大手一伸,伸出五個指頭。

星月喜道:“五千金幣?”

大牛忙乾笑兩聲道:“多了……多了……你太看得起我了。”

吉奧點頭道:“五百也行。”

大牛道:“好,我這就去向四當家說一聲。只不過……”

吉奧當然知道他心中所想,裝作一副渾不在意的樣子道:“只不過利息很高對吧?不用擔心,借五百,老子明天還六百!”

大牛這才喜道:“好好,我這就去幫您拿錢。”

大牛走後,星月拉着吉奧來到一處角落,低聲道:“你這話說得也太滿了吧,借五百還六百,這利息高得有些離譜了。”

吉奧不屑一笑道:“反正我們不是在以真面目示人,輸了之後就逃走,把身上的衣服鬍子一燒,他們這輩子也休想找到我們。”接着低聲問道,“你到底有沒有把握贏下這局?”

星月冷然一笑道:“我說過,要讓這賭場把贏我的錢千倍萬倍的吐出來!”

··········

五大袋子金幣擺在面前,看上去很是壯觀。

星月吉奧兩人要進行豪賭,賭桌上的其他賭徒都很知趣的離開賭桌,在旁邊圍觀這賭徒和莊家的一對一較量。

吉奧裝作豪氣無比,隨手就將兩袋金幣押到了三點之上,頓時引起周圍人一陣譁然。

莊家面色如常,心中卻在盤算着是讓這人先贏後輸,還是直接收網算了。偷眼看向大牛,只見他左手微微一翻轉,知道大牛的意思是讓自己直接收網,於是手中的骰子平行擲出,按照自己心意,隨手丟了個五點出來。

周遭人一陣嘆息,吉奧則是哎呀一聲苦叫,懊悔道:“早知道就押五點了!”

星月心中暗自好笑,吉奧裝賭徒的樣子實在是太過惟妙惟肖,不但賭的時候六親不認,而且賭完之後還淨愛說廢話。這種又傻錢又多的人,正是老千們最喜歡見到的。

星月一把推開吉奧,怒道:“輸輸輸,就他媽知道輸!”

接着高聲喊道:“大牛。”

大牛兩步來到星月跟前,陪着笑道:“有什麼吩咐?”

星月雙眼瞪視着賭桌道:“我這不爭氣的大哥把錢輸成這德行,我要連本帶利的全給翻過來!”接着很神祕的湊到大牛耳邊道,“我已經推測出了,這骰子落地時候的點數是有規律的,下次的點數我已經知道是幾了,所以想向你再借一些錢,狠狠的賺他孃的一筆。”


大牛心中好笑,表面上卻裝作危難的樣子道:“可是你們剛纔已經借了那麼多,還要……”

星月不耐煩的打斷他道:“剛纔是我大哥借的,現在是我借的,你哪兒那麼多廢話!”說着講一條手臂伸出,放在賭桌之上道,“老子要是還不起你的錢,這條手臂就當場給你剁下來!”

周遭一片寂寥,所有賭徒都不敢再竊竊私語,皆因都看得出星月已經賭得什麼也不顧。大多常混跡賭場之人都在心中暗暗嘆息,知道他年輕氣盛,必然要吃大虧。

大牛忙陪着笑道:“不敢不敢,我就算有天大的膽子,也不敢懷疑您沒錢還債。”沉吟一會,裝作狠下心一樣道,“好,我就捨命陪英雄!再向四當家去借五百金幣來!”說着便大踏步的離開。

不一會兒,大牛便又抱着五大袋子金幣前來,放在星月面前,笑道:“四當家也聽說了兩位大爺英雄了得,於是便想也不想的就把五百金幣拿了出來,還邀兩位大爺大勝之後一同去花天酒地。”

說着指向不遠處。

星月順着他的手指瞧去,只見遠處的屋舍門外處,站着一個身材魁梧,面容俊朗的中年人,正朝着星月微笑點頭。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