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如流水一般日夜流淌。

轉眼之間,怡兒已經在高台之上靜坐了一個月。

茫崖古戰場之內,現在已經徹底地炸翻了天,到處是刀光劍影、血流成河,修鍊者和畫獸在廝殺,修鍊者和修鍊者之間也在廝殺,為了仇恨、為了機緣,更有些是為了殺戮而殺戮。總之,只要是有修鍊者的地方,只要是有寶物出現的地方,就有戰鬥,就有死亡。

這些,對心如死水一般的怡兒來言,激不起絲毫漣漪。

碧海神燕像只小精靈一般地在涼亭內飛來飛去,但是並沒有製造出一絲的聲響,生怕打擾到了怡兒的靜坐。

「姐姐!姐姐!」

然而這時,碧海神燕卻是突然落在了怡兒的肩膀上,稚嫩的童音充滿驚喜地大叫起來。

「吵什麼吵?你也耐不住性子了?」怡兒蹙眉低頭,乜斜了碧海神燕一眼,鬱鬱不樂地責備道。

「姐姐,有情況!」碧海神燕,依舊是興奮地大叫著。

「什麼情況?」怡兒一副索然無趣的樣子問道。除了易寒的消息,現在可沒有什麼能夠勾起她的興緻。

「味道!有小豹的味道!」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第一百四十六章易寒歸來(第二更)

------------------------------

「味道!有小豹的味道!」碧海神燕歡快地叫嚷起來。

「小豹的味道?在哪兒?」

怡兒噌地一下站起,雙目之中立刻神采奕奕,四處地觀望起來,同時她也是把神念展開,大面積地搜尋著。

小豹是易寒的坐騎,既然有小豹的味道,易寒應該也在附近。

怡兒毫無懷疑碧海神燕的靈敏嗅覺,那可是天生的,感知能力遠非人類可以比擬。

但是,一番觀望和查探之後,怡兒很快就像是泄了氣的氣球一般,再次綿軟無力地癱坐在了石凳之上,雙目中的神采也是瞬間斂去。

哪兒有什麼小豹的氣息!

怡兒一無所獲。

「真的有小豹的氣息,只是非常的飄渺,好像距離非常遙遠,近乎若有若無!」


碧海神燕看到怡兒再次萎頓的模樣,喋喋不休地說道,竭力地想要證明它確實沒有欺騙主人。


「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我也想相信你說的是真的,可……」

怡兒話說到一半,埋怨的眼神突然變成了恐懼,她「噌」地一下再次站了起來。

正在這時,鋪天蓋地的危險氣息如滔天巨浪一般地席捲而來,經歷過無盡的歲月都是巋然不動的這座高台,在這一刻開始出現劇烈的晃動。

「咔!咔!」

柱子斷裂般的聲音清脆地傳入怡兒的耳朵之中。

「不好,這最後一座高台也要坍塌了!」

怡兒驚呼一聲,紅色的身影如彈簧一般地彈射而起,化作一道紅光暴掠而出。她肩頭的碧海神燕反應比怡兒還要迅速,搶在她的前方消失不見。

距離高台千米之外的空曠地方,怡兒和碧海神燕現出身形,回目望去,那高台已經完全的消失無蹤,只有漫天的灰塵籠罩著那一片區域。

怡兒的臉上現出一絲后怕,剛才的反應如果稍慢一點兒,她和碧海神燕,估計就要和那高台一樣,被從這世界上抹去。

「嗖!嗖!」

就在怡兒驚魂未定之際,突然有兩個影子從那片灰塵中掠出,而後方向一變,徑直向他們而來。

「這是……」怡兒大驚,緊接著就是狂喜叫道,「易寒哥哥!」

「哈哈,怡兒,我就知道你一定會在這裡等我的!」

熟悉的聲音還未落下,易寒和小豹已經落在了怡兒的面前。

易寒精神煥發,小豹矯健壯碩,兩者的身上都是瀰漫著異常強暴的畫意波動,比徐暝等人不知道要強橫多少。


「喏。這是木屋內的那兩個蒲團,給怡兒一個,閑暇之時,倒是一個不錯的輔助修鍊寶物。」易寒神采飛揚,手一揮把一個蒲團樣的東西向怡兒遞來。

「易寒哥哥!」怡兒沒有去接那蒲團,而是身子一歪倒在了易寒的懷中,眼淚忍禁不住地流淌下來。一個月來的擔心難過,這一刻終於是換來了易寒的回歸,不過那一直壓抑在心底的情感,也是開啟閘門的洪水一般傾瀉而下,化作她肆無忌憚的嚎啕大哭。

易寒輕輕地摩挲著怡兒的後背,以示安慰。

此時無聲勝有聲。

就這樣默默地過去了十幾分鐘,怡兒終於紅腫著眼睛抬起頭來。

「拿來吧!」怡兒把白嫩的玉手伸到易寒的面前,一臉嬌羞地說道。

「要什麼?」易寒沒想到怡兒情緒轉變如此之快,一時之間摸不著東南西北。

「蒲團呀!」怡兒見易寒傻愣的樣子,破涕為笑道。

「哦!」易寒一個愣怔,把已經收起的蒲團再度取了出來,遞到怡兒的手中。

「真是個好東西!」怡兒撫摸著蒲團,感受著那蒲團傳遞給她的神爽感覺,讚不絕口。

「易寒,你……你煉化了什麼血脈?」正在這時,躲得遠遠的碧海神燕,哆嗦著聲音問道。

「哈哈,小燕,你也會說話了?」易寒沒有來得及回答,小豹率先興奮地歡呼著向碧海神燕跑去。

「去,遠點兒,我正和你家主人說話呢,跑來湊什麼熱鬧?」碧海神燕落在小豹的頭上,小小的細爪輕輕地拍著它的腦袋,雖然看似無力,卻把小豹拍得齜牙咧嘴,龐大的身體都是晃動起來,就差匍匐在地了。

「小燕,不得無禮!」怡兒實在看不下去,輕斥道。

易寒一眼就能夠看出,碧海神燕雖然體型嬌小,蘊含的畫意波動可是比小豹還要強橫。神獸就是神獸,果然不是一般的畫獸能夠相比的!

「易寒,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呢!」碧海神燕停止了對小豹的虐|待,依然是心驚膽戰地望著易寒。

之所以這樣問,是因為它從易寒的身上,感覺到了一種巨大的血脈威壓,那絕對不是一般的神獸血脈,而是一種要比碧海神燕血脈還要強大的存在。

神獸,以血脈為尊。同樣是神獸,差距也是非常之大,越是強大的血脈,不只是地位在畫獸之中極為尊崇,更是一種實力的象徵。因為只有強大的血脈,才有機會站到修鍊金字塔的頂峰。

畫獸對血脈的感應最是靈敏。

碧海神燕一直抓住這個問題不放,也引起了怡兒的極大興趣。

「哈哈,機緣巧合,我成功煉化了太古神龍的一滴精血。」易寒也是掩飾不住心中的激動。

「太古神龍的精血?」怡兒確實被駭到了,「你怎麼會有那東西?」

「怡兒還記得我們在茫崖戈壁上斬殺九尾玄蛇時得到的那根骨頭嗎?」易寒解釋道,「那是一根太古神龍的肋骨,我從裡面提取到了一滴太古神龍精血。在修鍊空間中剛好被我煉化成功了!」

「原來是這樣!」怡兒當然記得有這麼回事。

「這也是我會在修鍊空間中多呆一個月的原因之一。」易寒訕訕地說道。

「易寒哥哥真是好福氣!」怡兒非但沒有嫉妒,反而是特別地為易寒感到高興,「這就是你的機緣,別人搶都搶不走。當時那根龍骨,我看到的時候,只是以為是已經徹底地乾枯,易寒哥哥能夠發現有利用價值,那說明本身就是屬於你的機緣。」

「哈哈!」易寒只是乾笑了一聲,心中不免有些慚愧,如果不是月伯提醒,他哪裡能夠知道有精血的存在?他為隱瞞怡兒感覺到有些羞愧,他的心胸反而還沒有怡兒一個女孩家的開闊。

接下來,易寒和怡兒都把各自在修鍊空間中的收穫做了掏心掏肺的概述。

怡兒雖然進入之前就已經是高級畫師的境界,不過她依然是收穫頗豐,新掌握了數百種物質單元,而且還利用那空間的特殊環境一舉修鍊成功了數種之前一直沒有成功的手段和技能。

更為重要的是,碧海神燕在怡兒的精心協助下,一舉突破到了五階畫獸的層次,而且靈智大為提升。

易寒是多虧了有冥海尊者的特意照顧,不只是霸佔了最大的一個修鍊空間,而且還多給他安排了一個月的修鍊時間。這些也是在三個月的修鍊時間結束的時候易寒才感應到的。當時,他都以為自己要徹底完蛋了,冥冥中一個聲音告訴他,他總可以有四個月的修鍊時間。他立刻就知道一定是冥海尊者在幫他。

冥海尊者雖然已經身死,卻依然能夠利用一些手段影響這個世界,讓他對這些大能的高深莫測,越加是拜服。

多出的一個月中,易寒不只是成功地把畫丹煉化圓滿,成功地進階到了畫師境界,而且還花費了三天的時間利用剩下的烏雲烈火金,透徹地剖析了它的組織紋理,並最終凝聚出了帶有烏雲烈火金屬性的焚天劍。

剩下的七天時間,易寒把握住了機會,終於把太古神龍的精血融入到了自己的血脈之中。這個過程堪比小豹脫胎換骨,把他折磨了個半死,不過最終總算成功了。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第一百四十七章一劍震群雄(第一更)

-----------------------------------------

別人都已經廝殺了一個月,易寒和怡兒也到了該捲入這場血腥爭奪的時間。

對那些寶物和機緣,怡兒雖然不屑一顧,對易寒來說可是珍貴無比,這些渾水,他是非趟不可。

「咻!」

他們迅速掠出歇腳寨,朝一個方向極速而去。

根據碧海神燕所說,在那個方向,一場大戰正在如火如荼地進行。

一行兩人兩獸,易寒摟著怡兒坐在小豹的背上,碧海神燕像個小精靈一般站立在小豹的額頭上方,一溜煙似的向前方疾馳。

小豹進階到四階畫獸,速度比之前提升了數倍不止,一路上翻山越嶺如履平地,即便是如此,他們依然是夜以繼日地奔波了兩天兩夜,才進入到了一座山石陡峭的大山之中。

這座大山方圓不下千里,到處都是刀削斧劈般的懸崖絕壁,參天的古木生長在山谷和石縫之中,猶如是對整個石山的點綴。


「噌!」

小豹飛身躍起,落到了一個五百米高的山頂之上。

居高臨下向前方望去,那是一個葫蘆狀的山谷,谷口狹小,谷底平坦,原本的一些樹木早已經被戰鬥摧毀,地面上至少有四五十具屍體,另外還有四五十人分作兩派形成了對峙。

易寒他們趕到時,剛好是兩派人馬廝殺的一個間歇期。

「這裡到底有什麼寶物,讓這麼多人殺得這般慘烈?」易寒看到下方的情景,皺眉自言自語道。

「看到沒有?山崖的底部,有一個岩洞,隱約有著強大的畫意波動傳出。」怡兒玉手指向下方說道。

易寒這才看清楚,在那兩派人馬中間的石壁上,的確是有一個一丈大小的岩洞,只不過這岩洞內外顏色和周圍環境非常貼近,不仔細看還真難發現。這岩洞給易寒一種很神秘的感覺,隱隱間好像有個聲音在向他召喚,只看了一眼就讓他心生必須一探究竟的念頭。

那兩派修鍊者,就分別站在那岩洞的兩邊,彼此虎視眈眈,生怕被人捷足先登。

從他們身上的畫意波動來判斷,都是畫師。

「點子有點兒硬!」易寒自嘲地說道。

「需要幫忙嗎?」怡兒嬌笑著問道。一看易寒的表情,怡兒就知道易寒已經下定了勢在必得的決定。

「不用!等下你們幫我掠陣就行,一些小魚小蝦,我還沒放在眼中。」易寒自信滿滿地說道,澎湃的戰意已經在他的眼底升起。

「走,下去會會這些畫師的存在。」易寒不等怡兒做出反應,立刻是身形展開,從小豹的背上縱身躍起,向那山谷下方掠去。

「又有人來了!」

下方的修鍊者立刻就發現了易寒幾位掠來的身影,本就劍拔弩張的形勢越加的顯得嚴峻起來。

「諸位,既然你們全都打累了,就乾脆賣我易寒一個面子,全都離開休息吧,這岩洞讓我易寒來替你們進去探索就行。」易寒人還未到,聲音已經率先傳遞了過來。

「易寒?來人就是易寒?」

「很多人都在找他,他居然還敢如此大膽地出來招搖?」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