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慶洪和一般富二代不同,他從小就特別刻苦的鍛鍊着自己的身體。初中迷上了黑道小說,這樣更加堅定了他鍛鍊身體的習慣。

那些黑道老大不是個個身手高強的麼。

所以說論肌肉,曾慶洪還是有一點點的。一點點的肌肉加一點點的錢,那是迷倒少女一大片的啊。

“老大,這個比賽比什麼的啊,我這麼胖行不行的。”魯管開始抱怨。

其實這個比賽是陳天生和林衛國商量之後決定下來的。離軍訓結束的時間越來越近,日本的忍者到現在還沒有出現的,陳天生等不及了,這樣等下去什麼時候是個盡頭。於是這便打算引蛇出洞。

軍訓比賽將會把全校的人召集到杭州大學的大操場上。而文明希會因爲感冒,而獨自一個人在女生宿舍裏休息。

這是一個大好機會,陳天生爲日本忍者創造出來的大好機會。

爲此陳天生特地和文明希商量了一下,後者沒有任何意見。

“你也知道你胖啊。”陳天生嘖嘖稱奇。

“老大,好心你就別笑話我了,想個辦法唄。”魯管請求道。

“你演技不是很厲害的麼。你就裝肚子疼。”

“這個不錯,我試試。”

轉眼間,軍訓班級比賽準備開始。這次比賽學校方面非常的重視,早早地就安排人去操場上裝修了。

“我的人今天晚上會在暗中埋伏,希望那些日本人可以上當吧。”林衛國後面跟着幾個A級特種兵,臉色擔憂的說道。

“放心,日本人可不是什麼聰明人,狡猾是狡猾了一點。不過再怎麼狡猾還是一隻狐狸,狐狸是不可能打敗獵人的。”陳天生自信的說道。

“希望如此吧,如果不出來的話,今後就麻煩你了。”林衛國說道。

“都是爲國家服務。”

“……”

文明希來到了李靜美的級室。

“靜美姐,我親戚來了,今晚可以不去大操場不?”文明希問道。

“怎麼現在這個時候來啊,沒事吧,需不需要回家休息?”李靜美關心地說道。

這一次陳天生的計劃保密性非常高,連李靜美都沒有告訴。目的自然是爲了更逼真的演戲,把這些日本人全部吊出來。

“不用這麼麻煩,等比賽結束放學我和你們一起回去,我現在先去同學的宿舍裏休息一下就可以了。”文明希搖了搖頭,說道。

“那好吧,你自己小心點,注意點,堅持不住要打電話給我。”李靜美也是個女人,自然知道親戚來有多麼的痛苦。


“嗯嗯,謝謝靜姐姐。”文明希甜甜的笑着。

“都是自己人。”李靜美笑着開了張請假條。

文明希在下午的時候發表了一條微博,大致內容就是自己生病了,要在宿舍休息,無法和同學們一起比賽了,感到很遺憾,讓同學們自己一定要努力等等的。

發微博自然是爲了讓暗處的那些日本人知道文明希落單了,這是一個好機會,他們可以行動了。

“待會我會去比賽現場,讓那些日本人沒有懷疑。你們就暗中保護好文明希,有情況立即通知我,我一分鐘之內趕到。”文明希對着眼前這幾個特種兵說道。

林衛國把這幾個交給陳天生安排。本來這幾人還非常不服氣的,一個不知道哪裏蹦出來的傢伙也有資格命令他們這些皇牌?

陳天生當然也知道這些兵哥哥想些什麼鳥蛋。很是裝逼地露了一手後,所有人都不敢小瞧他了。這讓陳天生很是得意。

“明白,長官!”


叫首長或者司令什麼都不好的,幾個特種兵商量之下還是叫長官了。

“拜託你們了。哪怕對手非常厲害,但你們拼死也要給我頂住一分鐘。一分鐘之內,我保證可以到達。”陳天生臉色凝重的說道。

“誓死保護!”

特種兵們異口同聲地說道。

陳天生點了點頭。

“老大,今晚是一個機會啊。”肝本找使指着手中的平板說道。

曾慶洪連忙看去,那是文明希剛剛發表的一個微博。

這幾天曾慶洪終於體會到了什麼叫團結力量大了。

文明希那些粉絲總是丟石頭,香蕉皮這些東西來陰他。上廁所沒有紙巾,拉小便被人偷襲,曾慶洪第一次覺得金錢道具是多麼的脆弱。因爲他有錢,卻沒有辦法解決這些問題。

無奈之下,曾慶洪唯有沉寂下來,靜靜的等候着機會。一個表白的機會。

只有文明希接受了自己的表白,你們這些屁名還有什麼理由在這裏嘰嘰嘎嘎的。

曾慶洪仔細看了一遍文明希的微博,和肝本找使想到了一塊去。

這果然是一個機會啊。 這是一個表白的好機會。因爲今晚宿舍只有文明希一個人。

一個人的話就意味着沒有粉絲,沒有人打擾。只要自己去表白,再用點錢,先讓文明希答應下來,明天再告訴那些屁民。

曾慶洪認爲每一個女人都是愛錢的。特別是一個美麗的女人。只要是錢能夠解決的問題,那就不是問題。對於曾慶洪來說,錢不是問題。

之前曾慶洪追求文明希無非是男人喜歡美女所以去追。但發展到後面,成了曾慶洪和文明希粉絲的大戰。

文明希的粉絲鄙視自己,認爲自己配不上文明希。那麼曾慶洪就要證明自己可以追到文明希,你們沒有資格鄙視我。

所以說曾慶洪一定要追求到文明希,不然就是他自己無能了,接受了文明希粉絲說的沒資格。

開什麼玩笑,老子的老爸在全國都有連鎖店。一天幾千萬收入,會沒資格追一個大一生?笑話。

“確實是一個好機會。今晚我們也不去參加那個什麼狗屁大賽了。去女生宿舍表白吧。”曾慶洪說道。

“沒問題,但老大你準備怎麼表白?”肝本找使問道。

“買99朵玫瑰,加上9萬9張100元,這樣可以了不?”曾慶洪問道。

“拿錢就粗俗了。”肝本找使放下平板,“我們倒不如拿這些錢去買一些浪漫的東西,女孩子都是喜歡浪漫的。雖然99朵玫瑰夠多了,但是不夠震撼。倒不如拉999朵玫瑰,讓花店的公司送來排列好,然後老大你再表白。”

“計劃不錯。”曾慶洪想想也是非常滿意,立即拿出了一張銀行卡。遞給肝本找使。

“裏面還有10萬塊,買完花剩下的就給你做小費了。今晚我得好好準備。”曾慶洪搓着手說道。

“當然沒問題。”肝本找使笑眯眯地接過了銀行卡,說道。

“……”

黑夜很快就來臨,此時的杭州大學操場早已被重新打扮一番,整個操場亮如白晝,賽場道也被體育老師們劃分好,待會還有跑步。

“唉~”

魯管無可奈何的嘆了一口氣,剛剛他正裝病的時候,李靜美一句再裝病就掛讀,直接嚇得這個胖子不敢再裝了。

魯管認爲自己已經裝得夠完美的了,怎麼李老師還是發現了呢。

這個胖子根本不知道事情是陳天生告訴李靜美的。陳天生希望魯管今晚能和他一起行動,開開眼界。怎麼可能讓他請假成功回宿舍睡覺。

“喂,我說你不用這麼誇張吧。”陳天生笑着說道。

“老大,你是瘦子不知道胖子的苦啊。你看看,這些跑道這麼長,這麼恐怖,我猜待會我跑到一半的時候,肯定會倒下。”魯管說道。

“行了,待會我去辦件事,你既然說得那麼恐怖,待會你就跟着我去吧。”陳天生搖了搖頭說道。


“哎呀,老大我愛死你了。”魯管正打算親陳天生一口,好在後者眼疾手快,一巴掌把這個胖子推開。

“行了,我先聲明一下,這件事非常危險,是生命危險。你自己要保護好自己。如果害怕的話就不要去了。”陳天生嚴肅的說道。

魯管一愣,隨後臉色也凝重。

“老大,從見你第一眼的時候我就知道你身份不簡單了。辦事情有生命危險,這件事我早已考慮過。既然已經決定跟你混,那麼這一點點危險怕個什麼勁。”魯管滿不在乎,“本胖子把命豁出去了。”

“哈哈,不錯,不愧是我陳天生的兄弟。待會消息一來,我們就出發。”陳天生笑眯眯地說道。

門口突然來了一輛大卡車,本來是被校警截下來的。曾慶洪出去給了幾百塊後就被放行了。

“這車還真是大啊。”曾慶洪感慨地說道。

“當然,九百多玫瑰,聽起來好像不多,但實際已經夠多的了。”肝本找使說道。“待會等他們擺好,老大你再去表白吧。”

“嗯。”

不一會兒,那些人擺好了,走過來對肝本找使說了一句,後者微笑地點點頭。

嗯,怎麼這些人好像日本人呢?曾慶洪有些疑惑。

“老大,一切都準備好了,去吧。”肝本找使說道。

“哦哦,那我們快點過去吧。”

操場上人山人海,女生宿舍除了一個守門大媽,就冷冷清清地了。

文明希躺在牀上玩着手機,她知道今天的計劃,知道暗中有人保護着自己,所以她不怕。

突然樓下傳來了一道很難聽的歌聲。

“你是我的玫瑰,你是我的花。你是我的愛人,是我的肩膀。”曾慶洪賣力地喊着,“文明希,我愛你。”

文明希實在是忍不住了,曾慶洪的聲音她當然認得,正因爲認得,所以纔會更加的討厭。

本以爲幾天前他會知難而退的,誰知道現在沒人了竟然還好意思跑來唱歌。

“曾慶洪,你搞什麼鬼啊。你煩不煩啊。”

看到心目中的女神終於出來了,曾慶洪那是個高興啊。

“文美女,這是999朵花,你就接受我的愛吧。”

“接受你個頭。”文明希語氣依然不好。因爲她擔心這個曾慶洪會影響到計劃。

“文美女,難道我的心意還不夠嗎?還是你覺得我沒有錢。我其實很有錢的啊。”曾慶洪着急的說道。

“粗俗。”文明希冷冷地看了一眼曾慶洪。

暗中的特種兵看着這一切倒也沒有理會,因爲這個曾慶洪是中國人,實力也是一般般,比普通人好上一點點而已。對他們來說並不是威脅。

“一切安全。”其中一個特種兵對着無線藍牙說道。

“明白。”另外一個應了一句。

見一切安全了,特種兵們也有時間看看這個曾慶洪怎麼表白的。最後這些兵哥哥得出一個結論,那就是這個煞筆,自我感覺良好,有一點點錢就裝逼。

衆人鄙視。

看得正歡的時候,特種兵們沒有留意到,他們身後的牆慢慢地動了起來。 牆是黑色的,這樣微妙地動一下,特種兵們根本沒有意識到。此時他們正關注着八卦。

“文小姐這些可是國家的棟樑,是你可以追求的麼。”特種兵依然在自言自語。

“是麼。”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