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沒有辦法的光明神,只能調用小世界中的本源,云云不斷的調動世界之力開始攻擊李淵。很快李淵就被密集的光線給淹沒了,要不是李淵用陰劍布下防禦還真的可能被一波摧毀了。

但是就算是這樣,但是還是會有漏網之魚,這讓李淵不得不在狹小的範圍里進行躲避了,實在躲不開的只能用陽劍來抵擋。

所以等龍天撲過來的時候看到額一幕就是李淵在被壓著打,這讓龍天心中焦急不已。

「轟!」龍天狂暴的力量狠狠的轟擊在了世界屏障之上,這讓本來就已經竭盡全力的光明神臉色巨變。

「該死的,真的是垃圾到了家,這麼短的時間內就被一個同級的強者給幹掉了。」光明神要不是估計身份早就破口大罵了。

勉力維持的光明神突然手臂上的筋肉開始崩裂,這是沒有辦法控制力量的結果。畢竟力的作用是相互的,他的身體根本承受部落這麼龐大的力量。

最後光明神看著一拳重過一拳的龍天,心中不由的萌發了退意,自己好不容易降臨了一個分身要是就這麼被毀了自然不會願意了。

「哼,看來我還是小看你們了,但是也不要開心的太早,我不過是一個分身,連本體十分之一的實力也比不上,既然這次沒有機會看來只能等本體降臨再來找你了,希望那個時候你還能有現在的狀態。」說完光明神就準備離開。

他其實也知道光明帝國已經不在他的掌控之中了,除非他將整個神族放到明面上來。好在光明教廷在普通民眾中還是有不小的威望的,到時候只要一點小手段就能讓光明帝國亂上一段時間。

「裝完逼就想走,也想的太美了,管你真身還是分身,今天既然來了就別想走,給我留下來吧、」感覺到小世界給自己的壓力變小了李淵也是冷哼了一聲,看著半空中急速逃離的光明神,眼中閃過殺意。

「給我破!」李淵右手舉著陰劍,全力催動劍魂,黝黑的光芒將陰劍圍繞了起來,隨後狠狠的刺出了這一劍。

「嘭!」就像是刺在了玻璃上了一樣,直接在小世界中破開了一個缺口,這讓急速逃離的光明神,腳下一頓,嘴角溢出了鮮血。

隨後一道耀眼的劍芒直射天際,他竭盡全力才算是避開了要害,一條手臂直接被劍芒斬斷,這讓他的臉色變的蒼白無比。

就在他強忍著疼痛準備繼續逃離的時候,李淵出現在了他的面前,龍天站在了他的身後。

「乾的不錯,這次是我輸了、」說完對方身體一頓,就像是突然死去一樣,整個人倒在了地上。

龍天眉頭一挑,他知道這是光明神放棄了肉身,魂識退回去了。

李淵抬頭看去,其他人看不到,但是他卻能夠清晰的看到那蘊含殺意的眼光。

「給我留下來吧。」李淵一腳踏入空間之中,隨後出現了光明神分神的身邊,陰劍狠狠的刺了進去,分神直接被陰劍給吸收了,留下了陣陣的哀嚎聲。

天空中被硬生生的撕開了一個裂口,一個巨大的光人就要從裂口中走出來,但是一個手臂剛剛伸過來,就像是被什麼壓迫了一樣,本來還算巨大的裂口被迅速的抹平了,要不是巨人收回的夠快,恐怕那半邊手臂就會被切斷了。

雖然不過是一瞬間,但是李淵還是聽到了那身怒吼聲:「李淵你找死!」

李淵看著巨人沒能過來,不由的撇了撇嘴,淡淡的說道:「那也要你能夠過來。」

龍天目瞪口呆的看著李淵來到他的身邊,不由的說道:」你將光明神的分神給滅了?「

李淵奇怪的看了他一眼,淡淡的說道:「當然,在我一個賢者面前,區區一道分神居然還想逃,也太不把我放在眼中了。」

好吧,龍天本來以為自己有龍族撐腰已經夠大膽的了,結果跟自己面前這一位比起來還是要差的太遠。

「好吧,現在只能寄希望於族戰的時候能夠有人拖住光明神了,不然你就死定了。」龍天就像是在看死人一樣的看著李淵,這讓李淵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

天空中巨大的裂縫,還有那驚鴻一瞥的巨人,自然瞞不過龍黃大陸上的各方勢力。

人族聖地之中,之前還覺的李淵死定了的大賢者和大長老都不由得張了張嘴,心中慶幸沒有突襲程蘇部落,同時驚嘆李淵的實力。

龍黃大陸的極北冰原,熔岩魔神今天格外的開心。

陪在他身邊的別西卜小心翼翼的問道:「大人,不知道什麼事情讓您這麼的開心?」

熔岩魔神也不隱瞞,大笑著說道:「光明神那個虛偽的垃圾,降臨子啊龍黃大陸上的一個分身被李淵那個小子給幹掉了,這下子單單是恢復這創傷就會要消耗不少的時間和精力,我們的勝算又高了不少。「

「可是李淵既然有這麼強大的實力,那對我們攻擊人族來說不是有很大的威脅嗎?」別西卜小心的問道。

「哼,不過是擊殺了一個分身罷了,實力是有,但是還起不到決定性的效果。」 不管熔岩魔神說的有多輕鬆,他其實心中明白這個之前並不被他放在心上的小人物現在有了跟他平起平坐的實力了。嘴上雖然說李淵起不到決定性的作用,但是實際上完全是一位能夠左右戰局的力量。

魂葬山脈之中,魂獸一族的高層都聚在了一起,因為本體實在是太過巨大,這些神獸們聚在一起的時候已經習慣變化為人形,要是不清楚的人在這裡看到這一幕只會覺的是不是人族的哪些大人物在在部落里待膩了,換到山脈中換換口味了。

「胡老您說這李淵的實力現在達到了什麼層次了,居然能夠擊殺光明神的分身,就算是一個不完全的分身一般的神魔級強者也沒有絲毫的勝算。」說話的是魂獸一族新晉的神魔級強者,本體是一隻幽冥虎。

而他詢問的以一個頭髮雪白的帥老頭,年輕的時候絕對是風靡萬千少婦的絕頂帥哥。

「恐怕已經達到神魔級中階了,甚至達到了中階巔峰,隨時可以突破到高階。」老頭摸了摸下巴,想了想說道。

「他才多大,我要是查的資料沒有問題的話,他幾年前還是一個魂海被廢的廢物。就算是在被廢之前他也不過是中人之姿,進步這麼大很不正常,恐怕他身上有不小的秘密。」一名妖艷的少婦掩嘴輕笑了一身說道。

其他人見三人聊天都沒有說話,他們雖然每一個出去都是名震一方的諸侯,但是在這三位神魔級強者面前也不過是小輩罷了。

「其實要是只是李淵一個人其實我並不擔心,畢竟就算李淵再強,人族也不過只有四位神魔級強者,我們要是聯合魔族的話完全能夠將他死死的壓制。現在我擔心的是要是李淵還能夠幫助其他人也這麼快的成長的話恐怕到了族戰的時候我們面對的人族就是另一幅樣子的,這也是我為什麼會猶豫究竟要跟哪邊合作的原因。」帥老頭臉色凝重的將自己的擔心說了出來。

「虎猛你小子別以為你初入神魔級,憑著天賦神通就將我逼得狼狽不堪就能夠小看李淵,他絕對不是那麼簡單的人物,你最好不要去挑釁他。」妖艷少婦似乎是看出了虎猛的不以為然,一改常態的嚴肅的看著他警告道。

虎猛搖了搖手,不耐煩的說道:「好了十三娘,我心裡有數,只要他不招惹到我,我才沒有那個功夫去找他的麻煩呢。」

隨著族戰將近,各個勢力都變得謹慎起來,龍黃大陸居然一反常態的恢復了平靜,各族都開始全力備戰了。

李淵跟龍天離開之後,光明帝國就爆發了內亂,皇帝派跟教廷派發生了劇烈的爭鬥,因為李淵將最後僅剩的兩位神魔級強者都幹掉了,這讓之前處在下風的皇帝派從新冒出了頭。

而教廷派雖然失去了兩位神魔級強者的支持,光明教廷現在也是群龍無首,但是他們本身的力量實在是太強了,就算不斷的被打壓但是還是能夠維持下去。

最後雙方矛盾漸漸沒有辦法調和了,兩派撕破了臉,跟聯盟靠近的地區被皇帝派佔領了,最後回歸了人族,成為了第五大霸主部落,但是實際上還是那皇帝自己說了算,並不受聖地領導。

另一半的土地被光明教廷給搶了下來,徹底的變成了宗教國,裡面的教皇就是皇帝,他們也不怕會忙死。

當天李淵擊殺了光明神分身之後就和龍天離開了光明帝國,傳送回了程蘇部落,跟光明神的一戰可以說是李淵打的最累的一場戰鬥了。無賴到了極點的聖光領域,要不是他的陰陽法則的層次要高於對方的聖光法則,說不定這一次就真的要栽在這了。

「沒想到你居然能夠擊殺他,我還以為來不及救你了呢,整整半個小時你是怎麼堅持下來的?」龍天好奇的看著李淵,見他臉上平靜就像是往常一樣修鍊,沒有一點的興奮之感。

李淵有點無奈,之前他可從來不知道這龍天還有唐僧的屬性:我不過是擊殺了一個不完全的光明神分身,有什麼值得開心的。想想最後那想要劃破空間過來的巨人,那恐怖的氣息就能知道對方的實力有多強了,我們現在還差的遠呢。「

龍天自己也意識到了自己最近有點嘴碎,還有點頹廢,總覺的自己這些年完全是活到了狗身上去了,現在聽李淵一說立刻打起了精神,重新恢復了鬥志。

回來之後閉關了一個月之後,李淵重新出關了,也到一年一度的覺醒日。各個部落源源不斷的將自己的子弟送到李淵這邊,所以李淵出關的時候就覺的程蘇部落變成了一個巨大的託兒所,這讓他一時間有點恍惚。

這讓李淵整整忙碌了一個月才算完全的搞定,沒有被選上的被送回了原部落,而被選上的都算是天賦出眾之人。對於李淵來說他掌握著能夠急速提高實力的試煉之塔,但是那也要這人有這天賦,不然就算進去一百年也晉陞不了天尊級。

而現在李淵估算了一下距離族戰也就是三十年左右,也就是說試練塔中有三百年的修鍊時間。雖然看上去很多,但是要知道在這個一百歲之內進階魂王就算是合格的龍魂大陸上,三百年的時間其實並不算長。天賦稍微差一點的可能三百年裡醉倒進階魂帝,運氣好一點能夠進階天尊,但是這對於族戰來說杯水抽新根本沒什麼作用,這有讓那些絕頂的天才進入裡面,能夠縮短他們的成長的時間。

當然為了保密,李淵在他們進去之前設置了一個陣法,讓他們一個個的通過,凡是懷有異心的,心性不好的人都被淘汰了,最後只留下了一百二十二人。

相對於這一次幾十萬人的規模來說實在是太少了,但是對於李淵來說這一批人里就有這麼多人有著神魔級強者的潛力,也遠遠超出了他的預期,也許以前也有同樣比例的天才,但是最後能夠成功的只是少數。 李淵站在賢者殿的打廳之中看著面前的一百多人,面色平靜。知道李淵身份的少年們都有一些拘謹,不知道他們為什麼被留下來,而不是和其他的同伴一樣回到自己的部落去。

「你們是我經過千挑萬選之後選出的天才,將你們留下來就是為了重點培養你們。但是現在是非常時刻,族戰即將到來,而我們人族處在危機之中,我沒有時間慢慢的培養你們,所以你們只能在殘酷中挑戰自己的潛力。」李淵掃視了一圈,見所有人的臉上都沒有露出懼怕的神色不由的滿意的點了點頭。

「我將會將你們送入一個個的小世界之中,在裡面你們有三百年左右的時間,不管你們怎麼做,我只希望你們在三百年後能夠成為人族的中堅力量,要是死在裡面就只能算你們倒霉。現在給你們最後一個機會,你們都算是天才,要是你們想要退出的話我絕不為難你們,你們回到部落同樣會得到部落的重視,並且得到重點培養。」

李淵並沒有告訴他們在試煉空間中的死亡並不會真的死亡,沒有決心的人同樣不會成功,只有不顧一切的決心才能夠不顧一切的追尋目標。

有人猶豫不決,有人眼神堅定,最後只有兩位女孩提出了退出,沒有人會苛責他們,畢竟還都是孩子,只有兩個人最後退出已經是超乎李淵的想象了。

因為孩子們的年紀還小,基本上才剛剛接觸修鍊,肯定不能跟之前李淵和蘇婉卿一樣就這麼扔進去,必須為他們安排好身份,這樣才能快速的學習成長,李淵能為他們做的也就是這些了,其他的只能靠他們自己。

將孩子們送進試煉塔之後,李淵也鬆了一口氣,雖然有泄露試練塔的可能,但是李淵自信三十年之後,他有著不懼任何人的底氣,沒人可以從自己的手中搶走任何東西。

更何況李淵說的是一方小世界的投影,無意中被他發現,等他們出來之後就說小世界到了毀滅的邊緣,有了這個借口就沒有人有辦法挑動整個人族逼迫他,其他勢力李淵絲毫不會懼怕。

對於程蘇部落的動靜,整個龍黃大陸大大小小的勢力都一清二楚,這根本沒有辦法隱瞞。但是對於李淵為什麼要選這些孩子他們還是一頭的霧水,畢竟離族戰也就是三十年左右的時間,這點時間就算是對於天才來說都是極短的時間,當然了李淵除外。

他們才不相信會出現第二個李淵,所以就算有人想到了李淵可能是篩選人才,來重點培養,但是也絕對想不到能夠在短短的三十年內將他們培養成封號級的甚至是神魔級的存在。

雖然不可能每一個人都能夠成功,但是只要能夠有一半達到預期,對於人族的實力都是巨大的提升。

隨後李淵程蘇部落就宣布賢者殿重新接受靈師過來學習,但是只能在賢者殿之中,學習結束通過傳送陣離開。

李淵將其他的漢字版本那裡出來,之前就有人提出過有的魂石之中的魂字並沒有出現在李淵的教材之中,現在他們終於有了答案,原來每一個魂字從一開始慢慢演變有好幾個過程這也造成了魂字的變化實在是不少,而且似乎每一個字的意思也變的更多起來,甚至是行文的方法都有很大的不同,這讓之前已經慢慢習慣了魂字表達方式的靈師們頭疼不已。

就算是靈師以頭腦著稱,但是還是花費了李淵將近三年的時間才算是將這一批靈師交出師。還沒有等他輕鬆一下,之前第一批的靈師們趕了回來,之前為了快速推廣魂字,他們是吃了不小的虧的,現在終於有機會了,李淵自然不能放他們鴿子,只能繼續自己沉悶的老師生涯。

隨著越來越多的靈師學會了魂字,整個人族的實力有了巨大的突破,以前只有那些天資不錯的魂師才有機會讓靈師幫他們印刻魂詞,現在就算是一個普通的農民都有機會印刻魂詞。

而且相比從前魂詞的質量也有了極大的提高,這讓整個人族的實力都在短時間內有了極大的提升。

終於花費了十年的時間,李淵的學生遍布了整個人族,可以說李淵現在在人族之中的聲望已經遠超大賢者和大長老兩人。好在族戰將近,兩人都竭盡全力的提升自己的實力,並沒有過來找麻煩。要是平常的話早就開始打壓了,也不會像現在這樣風平浪靜。

李淵這時也騰出手來準備閉關了,蘇婉卿早在五年前就已經進入了試煉空間,她希望能夠幫到李淵而不是每一次都躲在他的身後。

時間飛速的流逝,十年後,李淵從試煉空間中離開,在試煉空間中待了一百年,李淵感覺自己各方面都已經到了自己的極限,除非晉級神魔級不然再沒有辦法提高了。

李淵出關的動靜驚動了劉默之,見李淵出關,連忙過來迎接。

「好了,沒那麼多的講究,這些人辛苦你了,看起來發展的不錯。」李淵拉著了劉默之沒有讓他行禮,微笑著拍了拍他的胳膊笑著說道。

你要說是修鍊之中十年的時間確實不長,但是枯燥的管理部落和賢者殿就變的漫長了,也辛苦不少。

「等下跟我交接一下事務,我送你去閉關。」

劉默之一聽李淵的話不由的心中一喜,他知道李淵說的閉關肯定有很多秘密在,但是好處少不了是一定的,現在能夠有這個機會他自然不會放過。

「最近有什麼比較重要的事情嗎?」李淵一邊觀察部落的變化一邊詢問著劉默之。

「大人,隨著族戰的漸漸臨近,龍族最近一段時間準備大規模的遷徙過來,免得被魔族各個擊破,所以需要安排一下居住地。還有就是下面的那些部落鬧出了一些事情,聖地那邊開始試探我們了,封了一些酋長的同族為新的酋長,讓這些人的野心膨脹,有好幾個部落現在混亂不堪。」劉默之想了一下,然後大致的說了一下最近的事情。 跟劉默之交接之後李淵熟悉了一下部落發現其實自己並沒有多少事情要忙,不比劉默之因為自己本身只是代管,什麼事情他都要親力親為,不然很容易有人不將他額話放在心上。

但是到了李淵這邊就不同了,在出手親自懲戒了幾個以權謀私的敗類之後就再也沒有人敢在他的面前炸刺了。幾位還想仗著新部落聯盟中的地位來說說情,當他們見到是李淵做主的時候立刻閉上了嘴。

等將一切都理清之後,李淵也終於有時間好好的整理一下這一次閉關的收穫了。一百年的時間是之前李淵修鍊時間加起來的兩倍,雖然已經不是實力的爆發期,幾乎接觸了瓶頸,但是只要想要完善還是有事情做的,這一百年的時間他並沒有浪費。

劍道修為上,劍魂級的劍意李淵已經從初級進階到了中級巔峰隨時可能進入高級。劍招上李淵對於基礎劍技的掌握差不多到了化境,雖說還達不到無招勝有招的境界,但是也相差不遠了,他對劍招的理解已經不在拘泥於固定的模式了。

就像之前他自己領悟的星月日劍技,現在他能夠在三招只見隨意的切換,月華落下的可能是薛華也有可能是烈焰,還有可能是那漫天的繁星。

如果說劍道上的進步並不能算的上是大的突破的話,那麼李淵對於法則的領悟就遠遠超乎他的預計了,這種直接作用於魂體之上的魂詞幫助李淵極大的提升了對法則的領悟。

特別是雷霆法則,因為過於狂暴,雷霆法則一直都是比較難以駕馭和領悟的法則,當然他的攻擊力也是首屈一指。一百年的淬鍊,李淵對於陰陽法則,五行法則的領悟已經到一個瓶頸,甚至於神魔級中也已經達到了極限。雷霆法則也遠超一般的神魔級強者對於法則領悟的境界,就算是對上光明神都能算是略勝一籌。

如果要細分一下的話,應該說一般的神魔級強者對於法則的領悟達到了了解的程度,還不能熟練的運用,就像是劉傑和蒙塔這個層次的。第二層就是大長老和大賢者這一級的,能夠靈活的運用法則,但是還只是初步的運用表面上的法則。

第三層就是最頂級的那一部分了,他們已經將法則變成了自己的一種本能,能夠靈活的運用法則之力,還能夠根據自己的理解將法則衍生出很多其他人想不到的作用。

李淵現在的境界就是第三層巔峰,但是想要進入下一步掌控法則可不是俺么容易的事情,神魔級的實力還做不到這一點,他們的肉身也限制了這個可能。

李淵沒有繼續在劍體之上刻印魂技,他心中一直有一個聲音在告訴他,雖然靈師在魂體上印刻是非常便捷的手段,但是真正的靈師不應該是這樣的。青蓮蓮台之上已經顯現了九章道德經,李淵光論魂力修為也已經達到了封號級的巔峰,在突破就是神魔級。

他的其他各方面都已經到了那個層次,但是因為誓言的關係,李淵被一個力量死死的壓制住了,讓他沒有辦法突破。他也不著急,這一次的族戰之中就是他完成誓言的關鍵點。

最讓李淵在意的是蓮台越來越青翠,本來看上去還像是魂器,隨著道德經漸漸的越來越多的顯現出來,青蓮像是要活過來一樣,李淵有一種感覺也許在他突破神魔級,顯現出第十章的時候,蓮台可能真的會變成活著的青蓮。

靈師方面進步很緩慢,一方面是神識在不斷的壯大,但是只是單純的是量在增多,對於質的改變似乎還早的很,現在只能慢慢的積累量,以求達到量變到質變。

因為對於靈師後面的修鍊根本就沒有前人的經驗來讓李淵參考,李淵能夠做的也就是這最簡單的笨辦法了,不然根本毫無頭緒。

好在在龍黃大陸上的戰鬥,這個層次的神識已經夠用了,所以他並不著急,以後等到了洪荒大陸上在想辦法找找看看後續的境界。

最後就是李淵最頭痛的肉身了,雖然已經修鍊了龍皇煉體決,加上有龍血額淬鍊,李淵的肉身已經達到了凡塵境的極限了,但是因為遲遲沒有辦法進入神魔級,這也讓他的肉身一直沒有辦法晉級,這是從凡軀蛻變成神體的關鍵,沒有絲毫的辦法。

雖然他的肉身就算比起一些蛻變了的普通神魔級強者也絲毫不差,但是那是靠量來補充的,但是遇到光明神這樣的存在肯定是要吃大虧的,就像之前光明神那巨大的身軀散發出來的氣勢就讓李淵有點喘不過氣來。

但是李淵現在根本沒有解決的辦法,只能放到一旁,船到橋頭自然直。

李淵出關后已經過去了一年的時間,李淵也將部落後續的安排理順,也清閑了下來。從他重生過來之後他就一直在被壓迫著不停的修鍊,根本沒有一點機會好好的看看這個世界,現在有機會了自然準備好好的看看,不然說不定族戰之後整個大陸的風貌都會被改變。

當然最重要的是李淵想要尋找一個辦法將母親救回來,之前在將將母親帶回來之後,他就進入了試練塔尋找治療的辦法,但是最後都失望而歸。

但是也不是毫無收穫,至少知道母親還活著,只是靈魂陷入了沉睡,要是時間太長的話醒來的機會越小。

李淵也試著進入母親的魂海中看看能不能找到辦法將他救醒,但是進去之後看到的一片衰敗之色。那塑像完全將她跟空氣中的靈力隔絕了,魂海早就枯竭了。

「光明神希望到時候你不會後悔你做出那樣的事情,不單單是為了我的母親,還有那些跟自己母親一樣的受害者。我會讓你好好的跟他們懺悔的,以你的靈魂的堅韌程度應該能夠躲堅持一段時間的。」李淵對於陰之法則的領悟,讓他現在對於神族的靈魂再也不是只能瞬間滅殺了,現在他有了長時間將死去的人靈魂保留的辦法。 李淵從前世開始最討厭的其實就是這種具有攻擊性的宗教,對他來說這樣的宗教甚至比恐怖分子和魔鬼都要可怕。他們標榜自己的正義,跟他們作對就是魔鬼,可以用任何的辦法消滅。

但是人們偏偏有最信這樣的宗教,對世人造成的傷害要遠高於反派。因為人們信任他們不會防備他們。利用其他人的信任同樣是李淵最討厭的,這恐怕也是李淵仇恨神族的原因,反而是對魔族李淵並沒有多麼的逼視,就算是憎恨也是對於兩族的生死血仇。

對於魔族李淵可能擊敗對方之後直接毀擊殺對方,但是對於神族李淵可能會好好的折磨他。

李淵這邊仇視光明神,光明神同樣恨不得吞其肉嗜其血,雖然之前只是損失了一道分神,但是對於他來說同樣是不小的傷害,更何況因為光明帝國的分裂,他能夠得到的信仰少了很多,這讓他花費了不少的時間才恢復過來,同時對於世界核心的入侵已經來不及敢在族戰之前成功,這讓他所有的算計都成了空。

光明神之前一直都是躲在幕後,幫助人族艱難的抵抗著魔族的進攻,但是實際上神族的實力並不比魔族差多少。這麼做一方面是因為兩族取得靈魂的方法不同,另一方面也是因為光明神的算計,讓魔族頂在前面,他默默的吞噬世界的核心。

最後就算是魔族戰勝了人族,他只要掌控了世界核心,最後的贏家還是他,魔族根本沒有辦法抵抗他。

但是現在所有的一切都被李淵毀了,他怎麼能夠不恨。好在他也知道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本來不準備摻和的族戰,現在也不得不插上一手。

好在人族和魔族的精力都在對方身上,神族完全可以一開始默不作聲最後在他們兩敗俱傷的時候殺出來。

要是李淵知道光明神的想法肯定會笑死,雖然也不是沒有過兩大強國死磕最後便宜小國的情況,但是更多的情況是兩個大國一起出手先將那個效果滅了,最後在那個小國的土地上一絕勝負。

對於人族和魔族來說先清理神族是他們的默契,畢竟魔族不可能跟神族合作,人族現在幾乎也跟神族撕破了臉,最好的辦法就是清理一下戰場周圍的環境。

相比於神族魔獸一族的處境要好一點,但是同樣的也需要在儘快的在兩族之間選位,不然最後的結果只能跟神族一樣。

至於神族聯合魔獸可能並不大,畢竟神族一直看不起魔獸一族,想要高傲成性的神族放低身段可能性並不大。

李淵這邊開始遊歷大陸,整個龍黃大陸一下子變的緊張起來,這麼多年過去了誰都不知道李淵現在的實力究竟有多強,但是至少單獨一位的神魔級強者並不會對他產生威脅,反而是那些單獨居住的神魔級強者變的緊張起來,開始抱團,就怕李淵發瘋對他們出手。

李淵沒有去管因為他而變的風聲鶴唳的龍黃大陸,除了在經過新光明教廷的時候忍不住隨手將新建起來的光明教廷摧毀之外李淵就再也沒有出過手。

就算是這樣但是整個大陸之上還是流傳這李淵的傳說,很多人都說他們見過李淵,但是卻從來沒有證據。在看出李淵並沒有出手的意思后,人們都定下心來,開始討論李淵這是準備幹什麼。

但是這些人議論的主角其實早在遊歷大陸兩年後就回到了程蘇部落,只不過一位他深居簡出,所以很少有人知道他已經回到了部落,知道的人又不會多嘴,誰知道將這個消息泄露出去會不會引來什麼麻煩。

李淵之前對於讀萬卷書行萬里路這句話的理解並不深,但是在兩年遊歷了整個大陸之後李淵對這句話有了很深的理解。

如果說在那個小世界中,為了活下去,李淵磨練了自己的意志,讓自己的意志得到了升華,那麼在這兩年的遊歷之後李淵的心境有了巨大的提升。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