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鳳九黎和月秀得到了名額。鳳九黎,無疑是信任他的實力,相信他的判斷和智慧。而月秀,是去尋找谷方蕭的。谷方蕭是幻靈族,一樣同被帶回了幻靈族故土。

可以說,他是幻靈族中,他們唯一信任的人!

到了幻靈族的故土,到時候還需要谷方蕭充當內應,來幫助他們。人選就這麼決定,越少越能穩定單行道的穩固,和到了幻靈族也不容易被發現暴露。

最後,霽華問:「那單行道,需要多久才能打開?」

「只有天道才知道如何打開去幻靈族故土的通道。我們只能靠世界本源試一試!這期間,墨九卿和霽華,還有月瀾星不要停止呼喚月千歡。一旦你們之間有感應,打開通道才能更快更準確。」

「好!」墨九卿他們點頭。

會議散去,月瀾星停下看著墨九卿和霽華。他拳頭緊握,「我真想和你們一起去!我是哥哥,應該保護小歡的!為什麼這該死的詛咒要衝著小歡去!」

一次一次,天道盯著月千歡不放。深深挫敗和憤怒,因為天道已死也無法發泄。

月瀾星嘆口氣,「墨九卿,霽華。等你們找到小歡,我們會來接你們回家的!」

「嗯,我們會回來的!」霽華點點頭,「我們會順利找到娘親,然後一起回家團聚。到時候,我們還能一起看到妹妹出生。」

「會的。」墨九卿抬手拍了拍霽華的肩膀。霽華已經長大,俊美無儔的少年郎,不適合再摸頭了。

看到霽華,墨九卿眸光晦暗深沉。

他當初錯過霽華的成長,讓歡歡獨自一人生下霽華。已經是一生的懊惱,墨九卿發誓這次他絕對不會再錯過!

他一定會找到歡歡的!

……

幻靈三醫谷,月千歡忽然抬手摸了摸心口。

凌天見此急忙問她:「主人,是有不舒服的地方嗎?」

月千歡皺眉搖搖頭。她說不清剛剛的感覺,一閃就過抓不住頭尾。抬頭看向蒼穹,又是一日黃昏。月千歡開口:「谷方臣已經一周沒來了。」

「或許是遇到了什麼事情。主人再等等!我能越過陣法出去,我幫主人找藥材。」凌天說。

月千歡點了點頭。她這時會有些可惜,凌天曾說她擁有一個九重空間塔。裡面有數不清的藥材!各種丹藥。只可惜現在九重空間塔不在身邊,她什麼都沒有帶來。

否則,她早就開始研製治癒失憶的丹藥了。不用這麼在這兒慢慢的等谷方臣來。

凌天說到就做!它長出一根粗壯的藤蔓,深深扎入地底蔓延爬出陣法。然而還沒去找藥材,凌天就先被驚到了。他嗖嗖抽回藤蔓,神色警惕戒備。外面有人來了! 凌天轉身回到月千歡身邊,他在頃刻間長出上萬的藤蔓,一層一層密密麻麻的將月千歡環繞保護起來。

見此,月千歡眉頭一皺警惕起身,手中握著幽光月。她問:「凌天,怎麼了?」

「主人,有人來了。」凌天的語氣透著股煞氣,還有些許的擔心。

月千歡皺眉想了想,她又問:「是什麼人?」

凌天抖了抖藤蔓,從中蜿蜒伸出一隻藤蔓。藤蔓盤旋繞成一個圓圈,圓圈中如同水鏡一樣蕩漾開漣漪。接著展現出一幅清晰的圖像,正是山谷外的情況。

只見一個大約二八年華的少女背著背簍,邊走邊摸索著往這裡走過來。在她背後,還有一個渾身是樹榦和藤蔓構成的人形生物。

月千歡先打量著那個少女。她不是人族,尖尖耳朵和微微泛著淺青色的皮膚就能證明。再看到少女後面的人形生物,月千歡挑眉詫異。「是樹人。」

「樹人?」凌天不知。

月千歡點頭,然後給凌天解釋。樹人是樹妖中的一種,不過樹人生性和平喜好安寧,只要無人傷它,就不會招惹來樹人的攻擊。

月千歡接著說:「她們是來採摘草藥的,凌天你不用緊張。」

「但若他們進來,發現主人你那就糟了!」

「山谷口有公西臣的陣法,他們進不來的。凌天你不用這麼緊張,就算他們進來殺了便是,阻礙不了什麼。」話脫口而出,月千歡微微愣住。

如此冷漠無情,是她的本性嗎?

失憶后,月千歡變得無欲無求,對什麼都提不起興趣來。哪怕公西臣告訴她,她遠離的故土,也只是讓她微微心門悶除此沒有別的感想。抬手摸了摸平坦的肚子,月千歡眸光閃了閃。

她暫且將自己的問題拋卻腦後,抬頭看向藤蔓水鏡中。月千歡頗有些好奇的打量一少女一樹人。

這是她除了公西臣后,見到了第一個人。還不是幻靈族!

月千歡想到公西臣告訴她的,幻靈域有十星。除了主星,其他星上住著的都是被幻靈族劫掠抓來的奴隸。她們就是嗎?

水鏡中,少女停在了山谷門口。她疑惑好奇的抬起頭,盯著山谷門口看了半響。少女轉頭看向樹人,「阿苗,我記得以前這裡是山谷啊!怎麼變成一座山壁了?」

樹人也抬頭看過來,樹皮臉上帶著懵懂的茫然,顯然它也不明白。

越發好奇疑惑,少女邁步走過來。水鏡后,凌天殺氣騰騰的長出藤蔓,做好攻擊的準備。一旦少女想要進來,它會瞬間抓住少女和樹人,然後殺了他們!

無辜?什麼都沒有主人的安危重要!

眼見少女越靠越近,凌天箭在弦上。月千歡抬手攔住凌天,「先看看她想做什麼。」

少女手掌貼在陣法屏障上。但在她眼睛里,她是摸在山壁上。少女茫然眨眨眼睛,「還真的是山壁啊!難道我們走錯路了嗎?」

樹人搖搖頭,張嘴發出聽不懂的聲音。少女卻聽懂了,她瞪大眼。「沒有走錯嗎!那這是怎麼回事?」 「林辰,晚上你陪我去學校好不好,我相信到時候我一定會拿到冠軍的。」說完小玉就一臉期待的看著林辰。

林辰笑了笑,「你是在邀請我一起去嗎?可是你前面還說我是小氣鬼,你覺得一個小氣鬼和你一起去合適嗎?」

小玉癟了癟嘴,眼睛轉了一下,然後眼神一亮,看著林辰說道:「對啊,你這次可以扮演一個小氣鬼的角色,這樣我就是和小氣鬼一起去了,沒事兒的。」

額~這尼瑪…你腦洞這麼大的嗎?還讓我扮演小氣鬼?你是不是活在夢裡了。不過似乎去學校參加萬聖節的晚會似乎也不錯,畢竟萬聖節要人多的地方才好玩,人少了就不叫萬聖節了,人少了就叫鬼節了。

「可以啊,晚上我和你一起去,等成龍找到下一幅惡魔面具的隱藏地點估計得等到明天去,今晚去你們學校參加聚會,也不會耽誤什麼時間的。」林辰覺得的吧,小玉學校的晚會就是一幫裝扮著的人在一起比著誰的裝扮更加恐怖而已。

「好啊好啊,晚上我來叫你,到時候我們一起去參加晚會,不過你要裝扮的恐怖一點哦,小氣鬼也行的。」說完小玉就上樓去了,看來是去準備今晚的著裝去了。

看著滿是興奮的小玉,林辰不由得搖了搖頭,小玉的化妝水平林辰是知道的,原劇中就是把臉畫綠了,然後加一個不知道什麼意思的花紋而已。

林辰在想的是自己晚上要弄什麼樣的裝扮,似乎自己並沒有什麼好的裝扮啊,想了好一會兒,林辰才想到,尼瑪自己不是有惡魔面具嗎?到時候使用面具的能力召喚黑影兵團不就好了,似乎自己已經收集到的惡魔面具召喚出來的黑影兵團還是很那啥的,原劇中帕克只用一個惡魔面具召喚的黑影兵團就能把所有的吃瓜群眾給嚇跑了,自己現在可是有七個惡魔面具,還怕我嚇不到你這幫吃瓜的啊。

「林辰,你晚上真的要和小玉一起去參加他們學校的晚會嗎?似乎這基本上都是小孩子才去參加的晚會。」老爹有些奇怪,林辰怎麼會去參加這種晚會,難道是童心未溟嗎?

「先生,我覺得緊繃的神經適當的放鬆是一個很好的想法,正好現在下一幅惡魔面具的位置還沒有確定,剛好是時間休息一下。」似乎原劇中成龍說不用配備摘除面具的溶液以後,老爹都想放鬆下來好好的度過一個萬聖節,不過只是被帕克破壞了而已。

老爹點了點頭,「你們年輕人就該這樣充滿活力,我老了,經不起折騰了。」

林辰笑了笑,老爹老了嗎?也許吧。原劇中老爹狠起來的時候估計連成龍都怕,這能說老嗎?

這時候地板震動了起來,只見特魯走了過來,「林辰,現在都快天黑了,應該做飯了,難道你不餓嗎?」

聽到特魯問林辰的問題,老爹拍了拍自己的頭,看著林辰喊道:「哎呀,特魯不說老爹都差點忘了,老爹只是早上吃了你烤的烤串,到現在都還沒有吃其他的東西,你還不去做吃的,你是想餓死老爹嗎?還有一件事,老爹的腸胃不好,不能吃太多的肉,你盡量做清淡一點,算是你住在這兒的房租費了。」

林辰差點一口老血給噴了出來,尼瑪讓我去做吃的,居然還有這麼多的要求,還不吃油膩的,讓我做清淡的,這…這尼瑪我要不要一巴掌拍了你啊,不過看在你說是當做房租的份上我就放過你一碼了,誰讓自己沒有錢去外面住呢,而且自己還需要成龍的幫忙。

沒有辦法的林辰在老爹和特魯朝著廚房走去,不過看到廚房裡的東西,林辰無奈的搖了搖頭,用異火用習慣了,這尼瑪用這些煤氣灶都不習慣了。

隨便找了一個鍋,林辰只想說的是老爹說他要吃清淡的東西,不過自己最拿手的似乎就是煮泡麵和燒烤,而清淡的怎麼做啊。

想了半天,林辰還是覺得應該煮粥,粥比較清淡,自己可以煮瘦肉粥,到時候油膩而不清淡,美滋滋。

從戒指里拿出了一塊魂獸的肉,連林辰都不知道是什麼魂獸的肉了,把其中最為精瘦的部分給切了下來,而肥膩的部分林辰給扔到了一旁,這肥膩的部分自己也只能給扔了,誰讓自己從小就不喜歡吃這種肥膩的東西呢。或許一會兒自己可以拿去喂流浪貓,不過就是不知道拿千年魂獸的肉餵食流浪貓,是對它好還是在害它。

林辰把鍋接了半鍋水,直接用用異火給燒了起來,雖然林辰沒有做過瘦肉粥,不過他以前還是看過這方面的書的,大概還是知道一些做法。

把水給燒開了,林辰往裡面放了一碗在斗羅大陸上買的頂尖的那種米,顆粒飽滿,天然無害,把米放到水裡以後,林辰就把鍋放到煤氣灶上,點燃了煤氣灶就開始煮了起來。

然後他把剛才的瘦肉給剁成肉泥,往裡面放了好多種調料腌制了起來,做完了這些,鍋里煮米的水已經沸騰了起來,伴隨著濃濃的米香味。不過林辰並沒有去管,因為瘦肉還沒有腌制好,而且這米還沒有煮好,畢竟自己用的可是沸水煮的。

等了差不多有三分鐘,林辰揭開了煮米的鍋蓋,往裡面加了一些水,把剛才腌制的瘦肉也倒了進去,然後就開始用異火加熱了,畢竟煤氣灶太慢了。

控火一分鐘不到,林辰就收回了自己的異火,因為他覺得這粥已經熟了,反正等一會兒自己要開小灶,這些都是給他們吃的,瘦肉粥自己可是第一次做,會好吃那就有鬼了。

把粥端了出去,林辰直接一鍋都放在了桌子上,看著在旁邊有些迫不及待的老爹和特魯,林辰笑了笑,老爹去拿碗,特魯去叫成龍和小玉。

「那你呢?你難道想要偷吃?」特魯和老爹認真的凝視著林辰,生怕林辰全部給吃了一樣。

「咳咳,你們兩個就放心的去吧,我就休息一下,不會偷吃的,保證不會,再說了我也沒有東西裝啊,我怎麼吃,難道用手啊。」偷吃?你們覺得會可能嗎?第一次做,不是偷吃,是讓我吃都不敢吃,吃出問題了怎麼辦?

得到林辰的保證,老爹和特魯才站了起來,開始行動了。

而林辰只是靜靜的坐著,反正他也不餓,不吃的時候就不吃,吃的時候吃的東西多到他自己都覺得害怕。

「哇哦,又可以吃林辰做的東西咯,今天早上吃了他的烤串,我吃其他的東西一點兒胃口都沒有,現在終於可以再次吃到了。」未見其人,先聞其聲。只聽到小玉的聲音從樓上傳了下來,然後才看到她蹦蹦跳跳的從樓梯上跳下來。

而成龍則是一臉淡然的跟著她,不過成龍淡然的臉上也透露出了一絲絲的激動。

三人來到桌子邊坐下,才看見老爹慢悠悠的從廚房裡端著好幾副碗筷走了出來。

小玉迫不及待的揭開了鍋上面的蓋子,頓時一股白氣從中散發出來,「哇,好香啊,老爹快給我碗,我要吃一大碗。」

「小玉,華夏餐桌上的傳統美得,要尊敬老人,讓老人先動筷子,小孩兒是不能著急的。」成龍一把把激動不已的小玉給按到了椅子上,苦口婆心的教導著她。

而小玉看了看老爹,又看了看成龍,然後看了看特魯,再看了看林辰,最後抬著手指到:「老爹第一個,龍叔第二個,特魯第三個,林辰第四個,我第五個也是最後的一個,林辰排在我前面,那我還能吃到鍋里的粥嗎?」

林辰笑了笑,「不用連我算進去,這頓粥我可不喝。」笑話,不知道會不會吃出問題來的東西我會吃?

聽到林辰的話,小玉看了看其他三人,然後看了看鍋里,鬆了一口氣,「還好還好,一人一碗,我還能吃上。」

老爹坐到了椅子上,就盛了一碗粥,然後把勺子交給了成龍,就開始吃了起來。

而林辰則是一動不動的盯著老爹,不是林辰想吃,他只是想看看老爹的反應,不知道會不會出點兒什麼問題。

只見老爹喝了一口粥,然後細細的回味了起來,「嗯,不錯不錯,好吃,清淡而不油膩,正合老爹胃口。」

而另一邊成龍也開始吃了起來,然後是特魯,最後才是小玉,四人喝了一口粥以後,都給了林辰一個好評。

而林辰則是有些疑惑的看著他們,話說自己煮的粥有這麼好喝嗎?居然都說好吃。

林辰沒有想到的是,成龍他們平時吃的都是普通的大米和肉,哪兒能吃到林辰做的這種斗羅大陸的優質大米和魂獸的肉,所以才會覺得特別的好吃。

最後,林辰煮的一鍋粥被四人全部給吃乾淨了,而特魯還不忘吐槽了一句,「還是林辰做的東西好,好吃又能讓我吃飽。」

林辰不由得笑了笑,特魯的胃口本來就大,而他在老爹他們這兒吃的東西根本就不夠吃飽,因為他胃口太大了,而林辰所做的東西都是飽含魂力的,所以特魯每次都會覺得能夠吃飽。

看著幾人吃好了,林辰看了看外面的天色,看著小玉說道:「小玉,天黑了,你們學校的晚會什麼時候開始啊,我們是現在過去還是什麼時候在過去?」 樹人想了想又張嘴說了些什麼,然而少女卻並不明白。見此,樹人乾脆伸出手。

他的五指是由藤蔓和樹榦構建而成。伸出手,藤蔓卷著細細的樹榦探向山壁。見此凌天急忙開口:「主人,必須得阻攔他們!植物不受影響會往裡面生長,他們很快就會發現的。」

「不急,谷方臣來了。」月千歡說。

凌天抬頭看去。果然谷方臣來了!

谷方臣從半空中落下,抬頭見陌生少女和樹人,當即呵斥:「放肆!你們是誰,怎麼會在這兒?」

少女和樹人轉身看到谷方臣,那標誌的白髮紫瞳,是幻靈族的象徵。少女立馬惶恐跪下,害怕的頭抵在地上瑟瑟發抖。樹人同樣跪下。

少女急忙說:「幻靈族大人息怒。我是醫谷中的採藥女,前來這裡採藥的。」

「採藥?」谷方臣沒有緊皺,他看了眼四周明顯不信的盯著少女。凌厲殺氣騰騰的眼神讓少女抖的更厲害了!

谷方臣很清楚,這四周方圓百里內都被他布下了一層又一層的陣法。不僅僅是這山谷外面,按理說少女不可能一路走到這兒!谷方臣不認識少女,但他知道少女是醫谷的木族。

和樹人同源,天生親近植物。是醫谷中最好用的奴隸!不過少女能私下離開醫谷走到這兒來採藥,身份定不是普通奴隸那麼簡單的。

谷方臣背著雙手,冷冷叱問:「你叫什麼名字?」

「奴叫木魚。」

谷方臣淡淡哦了一聲。他擺擺手,「滾吧!這裡是我的地盤,自此以後決不允許再來。更不允許你說出去!否則,我不僅會殺了你,你那一族任何和你有關係的人都得死。」

「是是!」少女木魚十分惶恐。她和樹人連磕了好幾個頭,轉身立馬匆匆離開。

谷方臣站在山谷外,神識一直盯著少女木魚和樹人走的足夠遠了。他們不會再回來,更看不到這兒時,谷方臣這才揮袖,閃身進了山谷中。

一進去抬頭就看到月千歡再看藤蔓水鏡。往水鏡一瞧,正好是山谷外的畫面。谷方臣神色變化,不見剛剛在那外面那麼威風凜凜不講情面的冷酷,他抓了抓頭。「你都看到了?」

月千歡點頭。

「我不知道她怎麼走過來的。我會去調查!你放心,我不會讓他們發現你的。」

月千歡挑眉看著谷方臣不說話。她一直很好奇,谷方臣為什麼幫她?谷方臣對她並無男女之情,論單純的朋友更不是。難道只是因為谷方臣想回去,所以才幫她?

月千歡思忖中,谷方臣開口:「月千歡這是你要的各種藥材。還有我看到谷方蕭了,他是幻靈族的叛徒。一路都在躲避追殺,過的很艱辛危險。我怕他來找你,暴露你。所以並沒有告訴他你在這兒。」

「谷方蕭?」月千歡狐疑時,凌天立馬將關於谷方蕭的消息全部告訴她。

知道谷方蕭是誰后。月千歡看向谷方臣,「你若真想回聖界。下次再見谷方蕭就將他帶過來,他或許能幫上忙。」

「你確定?」 「啊,不好,一會兒要趕不上時間了,我們快去化妝。」說完小玉一臉著急的往樓上跑去。

看著小玉著急的樣子,林辰不由得笑了笑,小玉這人就是神經特別的大,化妝畫了一半,結果為了吃飯就給忘了。

不過話說自己還沒有化妝哦,原劇中能召喚黑影兵團的人,小玉變成黑暗女王,背上長了一雙翅膀,一副也變成了連衣裙的那種款式,而其他人帶上惡魔面具,身體都發生了不同程度的變化,不知道自己會不會弄成這個樣子,不過這應該不是問題,反正都要找系統凈化自己找到的惡魔面具的,到時候讓系統解決這個問題就得了。

等了十多分鐘,林辰終於看到了小玉從樓上走了下來,不過劇本沒改,她的著裝還是原劇中的那個樣子,臉畫的綠綠的,怎麼看都像是一個史萊姆。

「走吧,林辰,要遲到了,額,你怎麼還沒有化妝啊?難道你不和我去參加晚會了嗎?」小玉一臉疑惑的看著林辰,似乎是在等著他的回答。

「走吧,裝扮什麼的有什麼用,難道想你一樣滿臉都畫的…..」林辰真是不想說小玉的這個品味了,話說你丫的為啥就這麼喜歡綠色呢?

「難道我畫的不恐怖嗎?」小玉一臉疑惑的看著林辰,似乎是在詢問自己的裝扮。

「額~~你畫的很恐怖,都嚇著我了。」尼瑪,就你這個鬼畫符,不嚇著人都不行。

這時候古董店的門被退開,只見牛戰士從外面走了進來,看著一臉濃妝的小玉,牛戰士愣了一下,然後問道:「小玉,你這身打扮是什麼?」

聽到牛戰士的詢問,小玉興奮的說道:「我這身打扮是黑暗女王哦,對了,牛戰士,你怎麼不打扮一下。」

牛戰士一臉嚴肅的看著小玉說道:「我們摔跤手從不摘下面具,面具就是我的裝扮。」

「好吧。」小玉一臉無聊的看著牛戰士。

林辰在旁邊只是笑了笑,話說牛戰士說真正的摔跤手從來不會摘下自己的面具,但是在原劇中他的面具可是被摘下了好幾次,被別人摘下來的就不說了,有一次還是他自己親手摘下來的,那你這句話說得,還從不摘下自己的面具,難道摘下面具你就不是摔跤手了啊。

「牛戰士,你的那個小跟班帕克沒有來嗎?不應該啊,你來的話他肯定也會跟著來的。」小玉一臉疑惑的看著牛戰士,話說帕克可是牛戰士的頭號粉絲,牛戰士走哪兒,他一定會跟著的。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