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當艾美達說出了自己父母名字的時候,張華已經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

半響,凝固之中的張華總算是恢復了過來,「你偷看了我的記憶?」這是張華想到的唯一的解釋。

但是,「不對,你沒有根本沒有機會偷看我的記憶的,而且,由於我的靈魂的飄蕩……不對,時間軸的改變。你不可能知道我的身份的。就算你發現了我原來的世界,也是……」連張華自己都沒有發現,自己現在已經開始語無倫次了,疑問,疑惑,太多了,以至於張華的腦袋之中出現了一絲絲的刺痛。

完全的就說不通啊!

看著心神開始震蕩的張華,艾美達的精緻到了極點的臉蛋之上出現了一絲陰謀得逞的笑容,而後一個小小的響指響徹了起來。

隨著這個響指的響起,張華的整個身體突然吱吱作響起來,巨大的重力直接作用在了張華的身體之上。

一百噸,還是兩百噸?

「重力力場!」對於這個名詞,作為機械帝國的公民張華當然不會陌生的。

而現在,這艘星艦的重力力場是不是過分的強了?隨著艾美達的小手再一次的撫摸在了張華的身體之上……這一次,不僅是能力的靜默,就是身體也開始出現了失控的現象。

攻心,偷襲,捕捉,看來自己還是小看了這個小妮子。

不過,隨著整個身體的控制權的消失,張華的臉上反而出現了一絲的笑意,那是一種豁然開朗,胸有成竹的笑意。

「謝謝!」

出口的竟然是這個讓艾美達完全沒有想到的詞語,所以艾美達的臉上出現了一絲疑問。

「呵呵,謝謝你告訴了我原來世界的消息,謝謝你告訴了我的父母還沒有死的消息,而且,從你的話語之中,我是不是可以認為,他們的身份好像並不簡單?」

張華看來自己身側的艾美達一眼,而她臉上的表情也是一種默認,對於自己的問題的默認。

「還有,謝謝你讓我明白了自己的想要什麼,是的,過去,現在,未來,我想要什麼?」

「一直以來,我的走一步,算一步,完全的沒有任何的目標,而走到至今的最大的功臣就是我的那些敵人們,是他們幫我選擇了一條道路,但是現在……」

緩緩的停頓了一下,張華微微的一笑,「但是現在,我應該自己選擇自己的道路了,是的,我的選擇是現在,不是未來,不是過去,而是現在,現在才是最為重要的,所以。」

「後會有期了,小妮子,在不久的以後,我想我們還會見面的。」隨著張華的莫名其妙的宣言,一陣陣劇烈的無形波動開始劇烈的震蕩了起來。

之後,一陣陣宛如龍捲風一般的漩渦能量開始沿著張華的身體瘋狂的旋轉起來了。

「大小姐,需要開啟干擾力場嗎?」感受著狂暴劇烈的精神風暴,茹瀨一臉冷淡的對著環抱張華的艾美達輕輕的問到。

艾美達輕輕的搖了搖頭,臉上出現了一絲罕見的疲態,「不用了,他已經走了!」

「呵呵,不過,這個傢伙還真是傷人的心,為我效力就如此的不堪嗎,既然捨棄了這具身體?」

當然,對於艾美達的這個問題,茹瀨是沒有回答的,茹瀨只是說了一句簡單之極的話語,就讓艾美達重新的恢復了那種高高在上,無波無瀾的表情。

「大人,不要忘了我們的任務。」 第505章光明黑暗

艾美達輕輕的彈了一下手指,四周吱吱呀呀的合金牆壁上那無限的壓力頓時消失的無意無蹤,雖然重力力場才剛剛的作用了一分鐘的樣子,但是,超負荷的力場對於這間中央指揮室的損害已經是完全不可逆的了,幾乎所有的隱藏的控制台都在巨大的壓力之下,冒出了絲絲的火花和藍色的電光,至於內部的結構,也被巨大的重力給壓倒完全變了型。

可以說,為了造成張華的暫時的行動不便,這艘旗艦幾乎在這短短的一分鐘之內便受到了百分之四十的傷害,而且還是核心區的傷害,這樣的損傷至少需要一個月的時間才能夠修復,而這一個月,足夠這個世界的高手們準備齊全了。

但是,艾美達卻沒有任何猶豫的選擇了這個『下策』,而唯一的目的,就是得到張華,或者他的身體。

「大小姐,這樣做真的值得嗎?」茹瀨那平淡的聲音在艾美達的龍座之下響起,而那雙清明的雙眸的焦距自然是集中在了那具完全不動的身體之上。

「呵呵,茹瀨,不要小看這具身體,可以說,那個笨蛋完全不知道這具身體的秘密,還有這具身體所代表的東西。」

「知道嗎?茹瀨,只要利用好這具身體,它的威力至少是你的潛力的十倍以上,當然你也可以懷疑的,因為你有這個權利的!」看著茹瀨臉上那淡淡的,根本不可能被察覺的懷疑和不信,艾美達笑著繼續說道。

「而現在,我得到了,這會給我們帶來巨大的戰力的!」雖然艾美達一直是輕鬆的說著話,但是,艾美達的手中卻沒有一絲的停歇,那顆忠誠印章的光球才一次的出現在了艾美達的手中,而且狂暴巨大的能量在艾美達的手中奔騰而出,然後瘋狂的湧入了忠誠印章之中,一時間,明亮的光芒甚至到達了耀眼的程度,好似艾美達的手中不是握著的一顆忠誠印章,而是一個縮小了億萬倍的太陽一般。

這一次,茹瀨的眼中的懷疑如同仲夏白雪一般消失的無影無蹤,最高程度的忠誠控制,甚至植入這種程度的烙印,已經會消耗艾美達的本源力量了。

這種消耗完全就是一種奢侈到了極限的舉動,甚至可以說,是一種巨大的虧損了,但是,茹瀨知道,按照艾美達的性格,虧本的事情她是不會做的。

然後,再整整的積聚的五分鐘的本源力量之後,艾美達把手中的這顆達到本源力量飽和極限的印章緩緩的沒入了張華身體的眉心。

碰,巨大的爆炸瞬間淹沒的整艘星艦的中央控制室,而後詭異的能量衝擊,夾雜著瘋狂的火焰直接的撕裂了那些白色的合金牆壁,向著外部衝擊而去。

在一片廣闊無邊的幽暗空間之中,混沌的虛空之中,漂浮著一張具有超現代風格,簡潔而又不失時尚的白色沙發,而沙發之上東倒西歪的坐著一個少女。

一身簡約時尚的天藍色的運動服,而常常秀髮隨意紮成一個馬尾,束在腦後,至於那完全的身材比例,還有已經到達了驚人地步的修長雙腿,如果只是從後面看,或者從側面看都是一副讓所有男人都想入非非的景象了。

不過,當少女的面容擺在你的面前之後,所有的人的第一感覺估計就是驚艷了,或者目瞪口呆了吧,這一刻,所有的絕世美女都會在她的面前黯然失色,這是一張完全符合所有男人心目之中最崇高女神的面容。

不過,這個少女身邊的那柄隨意斜靠在寬大舒適沙發旁邊的四米多長的斬艦刀,粗野猙獰的外形足以所有男人們的幻想,至少,也會掂量一下自己的分量。

但是,和古樸的斬艦刀完全不協調的是少女手中的握著的,一種閃爍著銀色熒光的超現代的一種投射式的掌上遊戲機,這些完全就是兩種不同時代的,不同文明的物品啊。

但是,更加詭異的可不知是一臉狂熱的玩著遊戲的少女。

而是少女所處的這片空間。

這片巨大的空間,幾乎可以和無垠的宇宙一般,無無邊無際。

而世界的中心,就是少女所在的沙發,以少女和沙發為中心,在少女的身後,是一片無限的光明,隱隱約約的好像有著千姿萬彩的景物一般,但是,卻不管怎樣努力的想要看清,但是卻依然是霧蒙蒙的一片,那樣的朦朧迷幻。

而在少女是面前,卻是無限的暗淡和混沌,無星無辰,一片毫無邊際,卻平坦的詭異的混沌的黑色大陸,蔓延到了天邊,而即使最為的發達的科技文明,用自己最為先進的科技手段來測量,也只會驚奇的發現,這片無邊的大陸竟然是絕對的水平,而且是完全的光滑,甚至沒有任何的摩擦力的存在。

而更加詭異的是,這片光滑的大陸之上沒有任何事物,山,水,樹,生命,這些完全想都不要想,不要說是這些事物,就是一粒小小的灰塵都沒有一顆。

但是,就是這種幾乎不可能有著任何生命生存的大陸之上,卻聳立著整整的一萬名重甲戰士,而他們的身體之上的濃郁到了極致的黃金色光芒,可以讓所有來到這裡的天星大陸的高手們的吃驚的下巴直接的掉落下來。

黃金上階,而且還是頂峰的黃金上階,而他們的身體之上的魔環或者斗精放出的光明幾乎說明,一點點,只要一點點,他們就可以進化為半神了。

這種實力的人,在天星大陸之上,可以說,絕對不會超過二十個,那一個,不是跺跺腳就可以是整個大陸抖三抖的強大存在,而現在,這樣實力的人,卻完全好像是扮演小兵一般角色,不停的揮動著自己手中的武器或者是法杖,扔出自己的攻擊或者魔法。

當然,看著這些攻擊或者魔法,估計天星大陸的超級高手們直接就夾著尾巴閃人了。

不閃不行,這群變態隨手扔出的黃金劍芒的體積都是十幾米,而魔法全部都是五級魔法或者是禁咒等級,而且看著他們扔出的速度,頻率,還有數量,完全可以讓任何的一個超級高手完全的絕望啊。

但是,即使是這樣的實力的軍隊,他們的也只是出於絕對的劣勢,而整個複雜的戰陣擺出的也是完全的防禦陣型。

而他們的對面,出現的是無邊的黑色海洋,一個個好像是黑色的影子一般的人形生物。

透明的身體,恐怖的速度,無形的身體,還有那悍不畏死攻擊方式。

當然,最為重要的是他們的數量,數就不要去數了,當然,如果你有興趣去數到上億的話,還是可以卻試一試的。

影人攻,黃金守。

這便是這個世界的主旋律,也是唯一可以做的事情,它是唯一工作,也是唯一的娛樂。

一天二十四個小時,這場戰鬥沒有任何的停歇。

整個黃金軍分為八個方陣,四個戰鬥,四個休息,然後互換。

而換下的方陣的士兵可以倒頭就睡,即使身邊一百米發生著生死的搏殺,各種呼喊和鬥氣,魔法的爆炸不停的傳來,這種劇烈的噪音好像對這些戰士們都是最好的搖籃曲一般。

少女好像對於自己下方激烈的戰鬥好像並沒有太多的感想,而對於自己沙發的格出的一堵無邊的交接的平面旁那無數的影人的瘋狂攻擊也沒有太多的注意。

雖然無數的人影握著自己手中各種奇怪的武器兇狠的,甚至是瘋狂的攻擊著這堵無形的牆壁,從那黑色的雙瞳之中,看著少女沙發之後的那光明的世界,蘊含著的是無限的嚮往和渴望。

但是,這種攻擊好像是完全的徒勞的,數以千萬的影人的兇悍攻擊落在這堵光幕之上,只是引起了一陣陣的小小的震顫而以,但是就是這小小的震顫,卻給影人們帶來了無盡的希望和勇氣,讓他們的心激烈的跳動起來,然後發出更加猛烈的攻擊,甚至,猛烈的反震力讓自己的手臂甚至身體都被震碎了。

但是,即使是如此的瘋狂,也沒有一個影人敢於去挑戰明顯是這個光牆陣眼的時尚沙發,不要說是挑戰,就是接近,都不願去試一試,所以,雖然這片大陸都擠滿了大大小小的影人,但是,在少女和沙發的五十公里之內,沒有一個影人的存在。

所以,黃金軍團的戰線正是在這個五十公里的距離外側一點。

而休息的地點,則是這五十公里這個半圓距離的內部了。

專註於遊戲的少女好像對於這場無盡的戰鬥並沒有花太多的精力,只有當黃金軍團的戰士們數量下降到了九千左右的時候,少女才會非常不耐煩的暫停了自己的娛樂。

然後揮動了一下手臂,整個婀娜的身體爆發出了一陣澎湃的能量,而從身後的光明世界之中飛出了大量的各色動物,而在鬼哭神嚎一般的慘叫之中,這些幾乎是統治一般的高階魔獸的血肉化為了一團,然後被分割為了一千份,慢慢的在某種神秘力量的操控之下,變為了一個個的人形。 第506章守門人

隨著一具具人形軀殼的形成,少女再一次的揮動了一下自己修長的手臂,而後,在戰場之上飄蕩的一千多的魂魄好像是聽到了什麼號召一般,興高采烈的沖了過來,而後,毫不遲疑的附身在了重新塑造的肉身之上。

而這些肉身的外形竟然和自己生前的樣貌完全的一樣,幾乎是分毫不差,隨後,重生之後的戰士們再一次的沖向了那遠處激斗之中的戰場。

而這樣的一幕一般一個月才會發生一次,所以,總的說來,少女的生活還是非常清閑的。

不過,今天卻有些不同尋常,正當少女埋頭奮鬥的時候,當然是和她的手中的掌中遊戲奮鬥了。

「嗯,有意思,我的這個『兒子』還真是倒霉到家了啊,不過……」一絲興奮閃現在了少女的臉上,而後,少女站立了起來,毫不猶豫的把自己的手中的那台3d掌機給扔了出去。

而一絲空間波動出現,瞬間把疾飛之中的掌機包裹起來,隨後在一陣波紋之中,掌機消失的無影無蹤。

「哈哈,有人欺負到了姑奶奶的頭上,這可就不怪我了!」少女大大的伸了一個懶腰,然後好像是自言自語一般的對著身後的光明空間大聲叫喊到,隨後,少女便準備握住自己的斜放在沙發邊沿的巨大斬艦刀了。

不過,也許是少女的喊聲的原因,也或者是,少女身後的無形屏障的劇烈的震動,一個身影憑空的出現了少女身邊。

偉岸的身材,英俊到了極致的相貌,甚至可以作為完美男人的模板來使用,而簡單的一件金色長袍,卻能夠百分之百的襯托出他的威武和傲視天下的無雙氣質來。

至於他身後的八隻聖潔的巨翅,還有身體之上流轉的無限的神力,以及天空之中突然投下的數百公里長的聖光,最後,在他的背後隨後出現的數千的六翼天使,都非常好的說明了這個人的身份。

「喲,光明神哥哥,你來的正好,快來幫我守一守,竟然有人欺負到了我的頭上了,我現在要去救我的的兒子了!」

獨家霸愛:誘寵呆萌甜妻 少女噼噼啪啪的一陣搶白,然後裝作大義凜然拍了拍光明神的肩膀,然後就準備從光明神的身側向著身後的光明世界走去。

可是,一種充滿了聖力的強壯手臂阻擋了少女去路,隨後,威嚴聖潔的聲音開始在四周廣大的空間之中環繞起來,「英王之王,請你不要在耍這樣的小聰明了!」

「請你完成你的守護位面之門的職責,而且你的任期還有一千九百八十年便可以結束了,請你到時候再去教訓那個膽大妄為狂徒吧!」顯然,光明神的語氣雖然非常的嚴肅聖潔,但是顯然意思卻是完全的相反。

英王之王當然不會聽不出光明神語言之中的調侃的意味,所以,幾乎一瞬間,一座火山爆發了,「我靠,光明大叔,如果我沒有聽錯的話,你是在調侃我吧!」

少女的眉毛一挑,手中的幾乎是她兩倍身長的斬艦刀扛在了肩膀之上,然後一臉微笑的對著眼前的光明神問到。

顯然,光明神身後的眾多六翼天使們幾乎已經忍受不了少女的囂張了,在剛剛少女竟敢隨意的觸碰光明神的偉大的身體的時刻,這些六翼天使們幾乎都是準備凈化這個超級的異端了。

而現在,這個該死的異端竟敢如此的辱罵和蔑視這個位面最為偉大的主神,所以,幾乎所有的六翼天使都開始升騰起了無邊的神力。

不過,顯然,他們的主子卻沒有任何動手的意思,甚至好像還有些服軟了,光明聲威嚴的揮動了一下自己的手臂,而隨著手臂的落下,六千天使們瘋狂聚集的浩瀚如海般的神力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呵呵,或者,我來替你教訓教訓那個狂妄之徒也是可以的。」這一刻,光明神的笑容是如此的璀璨。

「你來?」亮麗的雙瞳彎了起來,少女口中的話語卻是非常的傷人,「你來倒是可以,不過,你能夠全力的穿越到那個位面嗎?」

少女的意思非常的簡單,那個位面的能量非常的狹小,根本承受不住光明神的巨大的神力,所以,光明神的降臨只能使用分身或者是能量減半的穿越,但是,這樣的話,對面的對手可也不是好欺負的,雖然這個傢伙才剛剛成神,但是在那個位面之中,那個傢伙可是真正的主神,而且是唯一的,位面法則的主場優勢,不是那麼容易就可以抵消的。

雖然少女只是一個反問,簡單到了極致的反問,但是光明之神這種活了千萬年的老妖怪那裡會聽不出來,而少女的潛台詞則是,如果換做她的話,就完全不同了。

因為,少女的稱號可不是只有一個的,英王之王,同時的另外的一個稱號是,時空穿越者。

這是一個所有神邸無比羨慕的稱號,它意味著,所有的時空無損的穿越。

但是,光明神卻不打算退讓,畢竟,雖然這個該死的傢伙強大到了匪夷所思,但是,她的行事風格幾乎是她的實力的十倍詭異,萬一又弄出了什麼天大的漏子,『意識者』的怒火可不是自己這些人可以承受的。

「我們不用去找她,她自然會過來的!」顯然,光明神準備利用自己的主場優勢了。

神聖預言術的確不會錯,所以,少女也無話可說,不過,少女也不會輕易的放棄這個難得的借口,「切,說來說去,還不是等著別人來砸場子,根本就什麼都不做嘛!」

「不行,姑奶奶我忍不下這口氣!」說著少女身體開始有著節律的震動起來。

而隨著這種震動,整個光明世界和混沌世界的交界光牆也開始無聲的應和起來。

看著少女準備強行的破開結界,準備開溜了,光明神只能想辦法開始拖延了,畢竟自己秘密給其他幾大主神的信息雖然發出了,但是,他們幾人的到來至少還需要一些時間的,而在這短暫的時間之中,光明神的任務艱巨啊。

天價寶貝:爹地花樣寵 「你走了,那些無盡的影人怎麼辦?負宇宙的敵人可不是我們可以抗衡的!」光明神的話語一出,身後的天使們完全的腦袋當機了,深刻的懷疑自己的偉大的主神是不是說的其他的語言,要不然就是自己的大腦完全的壞掉了。

「哈哈,光明大哥太謙虛了,憑藉著大哥的實力,守個百八十年的完全沒有問題的!」顯然少女是一心準備開溜了。

「咳咳,不行了,人老了,特別是最近,身體不好了!」光明神故意的咳嗽了一下,然後對著少女意味深長的如此說道。

這一刻,非差難得的少女的臉紅了。

是的,光明神的身體不好的確是自己的責任,前不久,由於雷擊事件,兩人之間的一場爭鬥,還是光明神小小的負傷了。

而現在,少女頭大了,靠,早知道,讓這個小心眼的傢伙揍我就好了。

不過現在總得堵住他的口才行,於是,少女揚起了自己手中的斬艦刀,然後狠狠的用刀柄朝著無邊的光牆結界砸去。

轟,整個世界都隨著這一下而響徹,聲音的悶雷瞬間傳遞到了無窮的遠方,而這聲爆鳴剛剛過去,無邊的光牆之中便分裂出了一根根的巨大由聖潔白色光線組成的箭矢。

隨後,無數的光之箭矢開始激射而出,不要去試圖數這些箭矢的數量,因為無邊的邊界有多長,幾乎就有多少的光之箭矢的存在。

一剎那,光之海洋覆蓋了所有的黑色的潮水,當光和暗相遇的時刻,帶給世界的卻是一片片的流光異彩,在一陣陣的七色的極光之後,整片大陸完全的空無一物了。

當然除了那一萬的黃金戰士們正納悶的看著自己身邊無盡的敵人完全的消失詭異景象,這是這二十年來從來都沒有遇見過的,所有的都開始面面相覷了。

「好了,現在,總,可以了吧!我去去就來,嗯,三天,只要三天!」顯然,作為自己的全力的一擊,英王之王的體力也是消耗過多了,粗重的呼吸開始顯現。

而光明神卻是一頭暴汗,作為光明法系的始祖,光明神當然知道剛剛少女扔出的是什麼。

光明之箭,作為光明系低階法術之中少數的攻擊魔法,幾乎只要是一個光明法師,都是會用的。

但是,能夠像少女這般,把一個攻擊力不足五的法術,直接變為一千一枚,而且那種數量!

光明神可以肯定,就算自己來,也是絕對不可能辦到的。

而最讓光明神無語的是,這個該死傢伙什麼時候學會的魔法,她之前明明就是一個戰士啊。 第507章後天種族

不過這位一心逃脫自己責任的看門人還是沒有成功的達到人間三日游的目的。

因為,混沌天際上冒起四顆巨大的宛如超級龍捲風一般的黑色煙霧之塔,然後,這些黑影之塔相互響應起來,然後連接為了一道宏偉無邊的黑色影牆。

而這堵黑色影牆的目的倒是非常的簡單,就是阻止那些該死的光箭。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