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祝福能力加持,肉乾比之前吸引力更大了,大部分凶獸瘋狂沖向經過加持的肉乾,前方擁擠的凶獸瞬間少了大半。

「何凡,我發現你做的菜,也就能吸引凶獸。」情況輕鬆,柳清緣又損了一句。

「快點把我扛著跑。」何凡又看向那位學生。

秦薇等人麵皮一抽,你實力那麼強,不會自己跑?

肉乾都扔出去了,何凡可不想再把實力暴露出去,少部分人知道就行了,等自己涅槃了,再好好浪。

幾人快速逃亡,幸好有何凡的肉乾,若不然真要栽在這裡了。

一刻鐘后,在扔出十塊肉乾后,眾人終於闖出了凶獸群,何凡很慶幸,每次自己取肉乾的速度夠快,幾乎是自己全力爆發了。

「還好,這空間包能隔絕氣息。」何凡心中道。

闖出凶獸群,離開數百米,眾人直接攤軟下去,劇烈喘息:「還好跑出來了。」

「虧大了。」何凡很鬱悶,但想想也不算虧,面對涅槃進化者,若不是意外加持了一下血元草,估計他們要死好幾個。

休息了五分鐘,秦薇為眾人加持,讓他們快速恢復:「不知道古元老師怎麼樣了。」

「放心吧,死不了的。」何凡撇嘴:「那黑袍人都跑了,他肯定也沒事。」

「你們現在想起我了?」一道疲憊的聲音傳來,六道人影灰頭土臉地從遠方跑過來。

「古元,黃隊,你們都沒事,真是太好了。」秦薇幾人連忙迎了上去。

「究竟是怎麼回事,凶獸怎麼都往山洞涌去?」古元黑著臉道。

「別告訴我,這次凶獸暴動,與你們有關?」老黃面色古怪。

「何凡他做了一鍋菜,十七株血元草全放進去了,還讓秦薇加持。」幾位學生仰天嘆息。

「柳清緣,我說過多少次了,讓你看好何凡,這次怎麼當著你的面,出了這麼大的事情?」古元很生氣,這還管不了了?

「何凡這種人,該揍。」一道聲音傳來。

何凡面色不善,老黃他們加上古元只有五人,這次回來的有六個人,正是老熟人:「劉明,要不我們到一邊聊聊?」

劉明瞬間不說話了,打不過他,憋屈啊。

「劉明?這個是劉明?」柳清緣看著鼻青臉腫的劉明,很是震驚,其餘學生也震驚,這是學校的顧問劉明?

劉明臉皮發紅,很想找個地縫鑽進去。

柳清緣的偶像形象瞬間崩塌了,那個帥氣的偶像,如今居然這麼凄慘,這是誰揍的?怎麼專打臉? 老黃深深地看了眼何凡,他覺得,何凡已經不是一般的晚期了,這是要隔離啊!

血元草都能炒,還是十七株,還用祝福能力加持,你思維怎麼就這麼奇葩呢?祝福能力是用來炒菜的?

「不過還好,若不是何凡這鍋血元草,還真讓他們成功了。」小劉說道。

「什麼情況?我又立功了?」何凡錯愕。

「他們確實是對搬山猿下手,正要成功之時,你的香氣飄過去,搬山猿幼崽跑了,成熟期搬山猿被驚動,那群人落荒而逃。」小劉道,頓了頓,又道:「我們也趁機離開了。」

「獎勵沒有,回去后,好好待著。」老黃淡淡地道,不把你隔離就不錯了,獎勵是不可能的,不然這貨以為是鼓勵他怎麼辦?

他們趕過去的時候,被對方涅槃高手纏住,抓捕即將成功,眼看著對方就要將搬山猿幼崽抓到手了,結果搬山猿幼崽聞著香氣跑了,成熟期搬山猿也因香氣被驚動,那群人只能眼睜睜看著到手的凶獸幼崽飛走。

至於拿下對方,交手之後,老黃才發現,加上古元,也無法留住他們,若不是血元草的香氣,他們最好的狀態也是重傷回來。

至於劉明,是他們返回的路上遇見的,當時凶獸眾多,劉明不得不暴露身份求救,老黃出手救下,才會一起過來。

柳清緣等人獃滯,何凡這鍋菜,還有這麼大作用?

「你們不給一些獎勵,實在有些說不過去。」何凡還在心疼自己的肉乾。

「先回基地吧。」老黃說道。

古元點點頭,帶著幾人回返,何凡連忙跟上。

「你真是劉明顧問?」柳清緣拉著鼻青臉腫的劉明,神色很複雜地問道。

「是。」劉明扭過頭,惡狠狠地看了眼何凡,這傢伙究竟是怎麼打的,我涅槃進化者,恢復能力很強,結果到現在還腫成這樣!

「誰幹的?居然將你打成這樣,還專打臉,你和我說,我有能力了給你報仇!劉明顧問,你是我的偶像,我一直關注你的消息,因為你,我才來江河市上學的。」柳清緣很激動地道,居然敢打她偶像,這不能忍。

「報仇就不必了。」劉明拒絕了她的好意,自己涅槃都干不過,你一個九級召喚者,能打贏何凡?還有,你們為什麼都不懷疑何凡的妄想症,我說這是何凡打的,你信嗎?

「柳清緣,有件事想和你說。」何凡突然想起一件事。

「什麼事?」柳清緣有些不滿地看向何凡,沒看見我正在和偶像聊天么?我馬上就要問出仇人是誰了。

「還記得你的小灰嗎?你丟的五毛錢,我丟了一套衣服,是現在某個鼻青臉腫的傢伙乾的。」何凡說道。

劉明:「……」

這事你現在還記得?一點小事,記這麼清楚幹什麼?

「劉明顧問?」柳清緣看向劉明,緊接著想道:「我的進化法,也是你的?校長和我說過,你當時在何凡家?」

「當時情況比較特殊,不是有意殺死你的凶獸幼崽。」劉明解釋道。

「不用解釋,我明白。」柳清緣笑道,一臉不在意的表情,緊接著沉著臉道:「涅槃級進化法是不是給一下?」

劉明:「……」

我不是你偶像么?你就是這麼對待偶像的?何凡那個坑比就算了,你也不給我留活路了么?

返回的路上,有幾位涅槃守護,一路無驚無險,順利回到基地。

基地內的人員第一時間送來營養餐,讓他們恢復消耗的體力,幾人聚在一起有說有笑,暢談這次的試煉任務。

「你們這次實在太危險了,幸好平安返回。」基地人員說道。

這次秦薇他們失去聯繫,基地眾人真為他們感到揪心,幾次都認定,他們回不來了。

「這次沒什麼危險,多虧了執法隊。」秦薇說道,頓了頓,又道:「還有何凡。」

「何凡?他不拖後腿就行了。」基地人員已經知道,他是妄想症患者,聞言翻了翻白眼。

「這次真的多虧了何凡,若不是他,我們怕是損失慘重。」林胖子抖了抖身上的肥肉,說道:「你是沒看見那場面,一鍋菜引起獸潮,嚇的涅槃高手都跑了。」

「一鍋菜引起獸潮?」基地人員震驚:「什麼樣的菜,能引動獸潮?」

「對於廚藝,本人略有研究,葯廚方面,也略有涉獵。」何凡謙虛地道。

「你是葯廚?」基地人員驚訝:「那一起探討交流一下?」

「深感榮幸。」何凡連忙起身,拉著基地人員離開:「走,我們去探討葯廚知識,這些人不要讓他們進來,這可是獨門秘方。」

「自然。」基地人員點頭,葯廚的方子,是他們的根底,怎麼可能讓人隨便看?

「我覺得今天的菜,就讓我來做好了。」何凡說道。

「基地做的很好。」柳清緣連忙說道,你做的,還讓不讓人吃了?

可惜,何凡和基地人員都是呵呵一笑,沒有理她。

「我們,去看看?」林胖子站起身來,他是真不想吃何凡做的菜。

「去看看。」幾人連忙起身,何凡若是正常做菜,他們無話可說,但是,何凡總算喜歡來些反人類操作。

廚房內,還有三位葯廚,何凡看著各種精密儀器,有些羨慕:「你們做飯還配這些?」

「這是檢測藥材,凶獸肉數據的儀器。」一位葯廚說道,指著其中一台和前世微波爐樣式差不多的儀器,說道:「任何藥材,放入這裡,都能檢測出具體數據。」

「這是儲存藥材的櫥櫃,我們各自挑選藥材,先做一份出來,看看效果,你覺得怎麼樣?」一位葯廚說道。

「沒問題,不過我做的不只是恢復的,我一般做提升的。」何凡說道。

「提升的也能做。」葯廚笑道:「葯廚考驗的是藥材搭配,不過提升的一般都有進化藥品,也用不上我們。」

「先做吧,這次給你們做一道拿手菜。」何凡說道。

挑選了幾株藥材,何凡又去切了一大塊雜血巔峰的凶獸肉,準備再一次製作爆炒凶獸肉。

「切肉用那個儀器,放進去,設置厚度,形狀大小就行。」葯廚指了指旁邊,一個黑色儀器,上面有各種圖案,還有幾個按鈕。

「這種儀器,只會腐蝕廚師的進取之心,一個優秀的廚師,不僅要做的好,還要有極高的刀工。」何凡振振有詞,手按住刀柄,眼角餘光瞥見外面一群人偷看,將肉遞了過去:「我用不來,你幫我切。」

你的進取之心呢?

葯廚懵逼了一下,接過凶獸肉,放了進去,我特么差點被你說的都慚愧了,結果你要用儀器? 凶獸肉薄如蟬翼,每一片都是同樣大小,這儀器確實不錯,但何凡還是會堅持,以後自己努力練習刀工。

自己的刀工,雖然現在是用來切菜的,但以後卻是用以殺敵的,有了儀器,喪失了練習的心,那自己刀工一輩子都別想進步。

火焰暴漲,何凡手腕微微用力,裡面的菜震飛起來,濃郁的香氣散發,一旁的四位葯廚看得連連點頭,還真是像模像樣。

何凡看著菜的數據,幾株藥材加上凶獸肉,基因數字本來有1.5,隨著他的翻炒,也在緩慢增加。

另一位葯廚也動手了,先是做肉,然後做藥材,每一道程序,都要經過儀器檢測,確定基因數據,然後在合理搭配,做到一個等級的進化者,完美吸收。

何凡就是整株扔下去,放在一起做,因為他與一般人不同,他胃口太大,就在訓練課吃飽過一次,一般進化者可吃不了那麼多。

何凡一邊做自己的菜,不忘偷師,發現他們還運轉進化之力,沒入凶獸肉內:「還用進化之力?」

「嗯,特殊的秘法,可以引導凶獸肉內潛藏的力量爆發出來,但藥材就不行了,藥材一引導,藥力就會流逝,必須第一時間吃掉才行。」葯廚解釋道:「而且藥材的引導,只會讓藥力擴散的更快,會損失不少。」

何凡血元草是怎麼回事了,祝福之力引導藥力,以至於基因數據不斷減少,卻不會增加。

「這秘法珍貴么?可不可以用東西換?」何凡有些心動,如果自己學了這引導之法,可以激發凶獸基因力量,是不是就不用等菜糊了?

「不換!」葯廚們拒絕,頓了頓,又道:「你可以找別人,用功勛點兌換,我們的不會交易。」

「我的做好了。」葯廚將做好的一份飯菜,放進儀器檢測,基因數據顯示1.3:「還不錯,只損失了0.2。」

何凡撇嘴,1.5的藥材,做成這樣,若是沒有引導凶獸肉潛藏力量,怕是1點都難。

「你的糊了。」葯廚又道。

「我知道。」何凡看了眼自己的菜,還在增加,穩穩的,不給基因引導之法,只能靠自己的本事了。

「糊了也不關掉?太長時間,會影響基因數據的。」葯廚說道。

何凡想了想,數字已經到了1.7,還有增加的跡象,但他不打算繼續了,看了那1.3基因數據就知道,這1.7怕是已經很多了。

關火,收菜,何凡將做好的菜放進去檢查,基因數據顯示1.7。

「1.7?」四位葯廚瞬間瞪大了眼睛,看向那黑乎乎的菜,這是不是錯了?都糊成那樣了,不知道能不能吃的東西,基因數據有1.7?

「我也很驚訝,看來我的廚藝造詣,又增加了。」何凡淡笑道。

「一般葯膳,製作起來,基因數據不流失就不錯了,很少有增加的,你這運氣不錯,你用什麼藥材配的?」葯廚們看向何凡。

「讓我想想,是什麼樣的藥材。」何凡來到櫥櫃前,指了指櫥櫃:「就這兩個屜子。」

四位葯廚:「……」

你連自己拿的藥材是什麼都不知道?這不是你拿手菜么?瞎配?

「你再做一道看看。」一位葯廚說道。

「好。」何凡很爽地答應了他們的請求,免費練手,上哪找去?

外面貼著門偷看的幾人懵了,搞不懂裡面的人在搞什麼,廚房隔音太好了:「裡面什麼情況,何凡怎麼又做菜了?」

「難道是做的不好,重做?絕對是這樣。」

「我覺得,還是別讓他重做了,做那麼多份,肯定會塞給我們吃的。」林胖子凄苦地道,想到那個場景就害怕。

何凡這次做燉肉,火候特意開大了點,不出意料,又一次糊了,只不過這次糊的程度有點狠,基因數據降低到了1.4,他可不想暴露,自己每次都能讓基因增加。

「你們也再做一道吧。」何凡說道。

「好。」葯廚們同意下來。

這次何凡看著他們做,看他們搭配藥材,心中明白,為什麼基因數據會降低了,這些人不是他,可以時刻看見基因數據。

他們藥材切掉,有的直接扔掉了,只要最好部分,損失了部分基因,凶獸肉用秘法引導的時候,潛藏力量爆發,增加的也不多,做的時間也不夠。

不說他們扔掉的那些藥材碎末,就說他們做菜,基因數據還沒漲起來,就直接完工了,這能做好才怪。

又一次檢測,這次是1.4,和何凡第二道菜一樣。

「看來做菜不是時間越久越好。」何凡唏噓感嘆:「我以為做的越久越好,看來這個1.7隻是我的運氣。」

「當然不是越久越好,葯廚更重要的還是基因引導之法,不過這已經很不錯了,你基因把控不比我們葯廚差,只是賣相,著實差了點。」四位葯廚不忍心看他做的菜,都是黑乎乎的,這特么是拿手菜?

何凡第一道是意外,第二道若算是正常發揮,除了賣相以外,基因數據和他們差不多,當屬同一水平,畢竟他們也有爆發的時候。

「將他們放進來吧,看把他們急的。」一位葯廚笑了笑,打開廚房門,將柳清緣等人放進來。

「我就知道,何凡會做出這樣的菜。」柳清緣臉色很不好看,凡是吃過何凡做的菜,面色都有些驚恐。

「何凡這兩道菜做的都很不錯,除了賣相差了點。」葯廚們說道:「特別是這道菜,基因數據達到了1.7,我們都做不到。」

「基因數據?呵呵。」林胖子笑了笑,道:「凶獸肉加藥材,換誰來都有基因數據。」

「和你們說了,你們也不懂。」葯廚搖頭,又問道:「要不要嘗嘗?」

「我們吃你們做的,何凡的,留著給你慢慢欣賞。」秦薇果斷夾了一塊葯廚做的菜,看也不看何凡的菜。

愚蠢的人啊,何凡心中嘆息,為什麼世人都喜歡錶象?就不能像我和這些葯廚一樣,注重內涵?等我什麼時候弄到基因引導之法,做的菜也會美觀的!

「還未請教,這菜名?」葯廚指了指何凡的爆炒凶獸肉。

何凡看著自己做的菜,沉思片刻,道:「我叫它黑色優雅。」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