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逸連忙施展順風閃方纔險之又險的躲避開來。

“哼,李尚,你還想來這招,我有魔氣護體,你的火之力對我沒用。”

龍傲天得意地道。李逸和李尚兩人相視一眼,都從對方眼中看到了一絲無奈。

戰吧!

既然無法投機取巧,那就只有硬戰。

隨着時間的流逝,龍傲天三人的攻擊越發凌厲和兇狠,這讓李逸心裏有了一絲懷疑。

李逸眼中精光一閃,一邊與惡狼頭領大戰,一邊大喊道:“堂哥,不要與他們硬戰,纏住他們就可以了。”

李尚是一個武癡,但不是笨蛋,經李逸如此一說,他立馬明白過來,頓時不再與惡狼頭領正面對戰,而是顫抖起來。

這下輪到龍傲天三人着急了,出手越發狠辣。雖然在龍傲天三人的攻擊下,李逸兩人危險重重,但李逸臉上反而露出了笑容。

他知道自己的猜測沒有錯,龍傲天三人雖然魔化後保留了意識,但也限制了魔化的時間。只要等魔化的時間過去,龍傲天三人還不是刀板上的魚肉,任他們宰割。

龍傲天三人雖然不要命的攻擊,但李逸兩人就如那狂風暴雨中的兩葉扁舟,隨風飄蕩,卻也安然無恙。

半個時辰後,龍傲天三人的攻擊開始慢了下來,他們眼中的黑氣也漸漸消失,身上的氣勢瞬間衰落下來。

李逸嘴角微翹,收割的時間到了。

他順風閃使出,眨眼間出現在其中一個惡狼頭領身前。剛一落地,立馬踏着幻影迷蹤步,掄着蟠龍刀,對着惡狼頭領一陣猛劈。

惡狼頭領身上的魔氣消失,戰鬥力急劇下降,比魔化前還要不如,沒抵擋幾個回合,就被李逸硬生生劈死。

而另一邊,李尚也成功斬殺了最後一個惡狼頭領。

兩人之所以要以雷霆之勢殺死兩個惡狼頭領,是怕他們又使用血盾逃走。

解決了兩個惡狼頭領,李逸和李尚面露冷笑地看向了龍傲天。

龍傲天氣息也衰弱了下來,他雖然可以用血盾逃走,但他不想逃。幾次三番敗於李逸和李尚之手,他的心裏早已被憤怒和仇恨所佔據。

“這是你們逼我的。”

龍傲天用一中低沉中帶着沙啞的聲音吼道。隨即在李逸兩人詫異的目光中,原本消失的魔氣再次涌現。而且這一次魔氣更多,那種陰冷的氣息更加強盛。

魔氣很快包裹了龍傲天,緊接着,那些藤條竟然全部變得漆黑無比,而後在李逸兩人驚愕的目光中,所有的藤條全都刺入了他自己的身體。

一息不到的功夫,龍傲天仰天痛吼一聲,身體竟然在眨眼之間漲到了三米之高。更恐怖的是,他的身體完全被樹化,全身都是那種黑色的樹皮,唯有一雙眼睛是血紅的。頭上也長出了一圈樹冠,無數條由黑色藤條編制而成的手臂在其身後胡亂擺動。

“我靠,還能變身千手觀音?”

看着面前這個三米高的巨人,李逸大罵不已。旁邊的李尚雖然不知道千手觀音是什麼,但龍傲天背後的手臂確實多了點,他的臉色變得凝重起來。

變身完畢的龍傲天張嘴怒吼,最終竟露出了四顆獠牙。聲音更是低沉無比,比妖獸森林的妖獸還要恐怖。

“你以爲變大了就牛了?看我不劈死你。”李逸罵罵咧咧,一記暴風斬斬了出去。

龍傲天,哦不,現在應該叫樹人了。樹人揮動一條手臂劈散了刀芒,衝着李逸兩人發出了一聲震天怒吼。而後邁動着巨腿,一步一步走了過來。

砰!砰!……

樹人每一步都將地面震得顫動,沿途還踩死了幾個大戰中的兩大家族的成員。


李逸兩人連連發動攻擊,青色的刀芒,火紅的劍氣,全都被樹人直接捏碎。數不盡的樹藤手臂鋪天蓋地地襲來,李逸兩人艱難地抵禦着樹人的攻擊。但所謂雙拳難敵四手,更何況是千手樹人,堪堪抵擋了幾個回合,兩人紛紛被擊飛出去。

李逸還好,肉身強大,但李尚就有些難受了,嘴角更是溢出了一絲鮮血。

兩人來不及查看傷勢,連忙翻身而起,向着相反的方向跑去。剛一離開,就有十數條手臂握拳砸在原地,將地面砸出了一個直徑數米的窟窿。

見到兩人分開而跑,樹人明顯愣了一下,顯然是不知道該追哪一個好。稍稍停頓了片刻,樹人竟是直接朝着李逸而去,看來在他心裏,對李逸的恨意超過了所有。

李逸暗罵一聲,一邊揮刀抵擋那些堅硬的手臂,一邊施展幻影迷蹤步或者順風閃帶着樹人繞圈。

忽然,他眼睛一亮,大吼一聲:“李家的人統統閃開。”

李家衆人雖然不知道李逸想要幹什麼,但對於李家的這個傳奇大少,他們還是極爲信任的,頓時紛紛捨棄自己的對手一蜂窩的跑到了李家大門前。

沒有了顧忌,李逸帶着樹人直往龍家人堆裏鑽。變身樹人後,龍傲天早已失去了意識,他只知道要幹掉李逸。所以李逸往哪裏跑,他就往哪裏去,纔不管面前的是誰,只要是擋住他去路的人,不是被踩死,就是被他的樹藤巨手捏死。

龍家瞬間損失慘重,搞的龍家衆人一見到李逸,就驚恐地躲開。李家衆人哈哈大笑,原本緊張的戰鬥,被李逸這麼一搞,他們都是輕鬆了許多,戰意升騰,覺得只要有李逸這個大少爺在,一切困難都將迎刃而解。


另一邊龍四海雖然着急不已,但被李天拖住,根本無法分身。李天卻是很高興,原本的擔憂早就煙消雲散。

見到龍家衆人像避瘟神一般躲着自己,李逸鬱悶地摸了摸鼻子,將目光轉向了與惡狼戰陣大戰的母親那邊。

李逸回頭看了一眼,怒吼着衝來的巨樹人,臉上露出一絲壞笑。頓時朝着惡狼戰陣衝了過去,邊跑還邊喊道:“娘,這些惡狼魔兵交給我了,你去帶領他們消滅龍家的兵力。”

慕容雪看了李逸身後的樹人一眼,提醒道:“你小心點,別玩過頭了。”

李逸無語,我這是在戰鬥,怎麼到了母親眼裏就變成玩了。

慕容雪身爲高級丹武者,雖然沒能消滅惡狼戰陣,但想要抽身後退還是輕而易舉。等到母親離開,李逸握着蟠龍刀,對着惡狼戰陣一陣猛劈。然而,三大惡狼戰陣就連出手,三隻惡狼虛影揮舞着爪子,竟是發出了三道暗黑色的能量球。

其中一道能量球擊散了李逸的刀芒,剩下的兩道能量球直直地向着李逸襲來。


攻擊被如此輕易的擊散,李逸也不意外,他冷冷一笑,一個順風閃瞬間消失在原地。兩道能量球卻無法改變方向,劃破長空,向着疾奔而來的樹人撞去。

能量球去勢極快,加上樹人一門心思都在李逸身上,根本沒有察覺到能量球。

轟隆!

能量球撞擊在樹人身上,發出一聲悶響,樹人痛吼一聲,一雙紅色的眼珠子變得更加猩紅。他衝着那三頭惡狼虛影怒吼,然後無數條手臂猶如萬千毒蛇,鋪天蓋地般的抓向惡狼虛影。

惡狼魔兵無奈之下只好聯手催動三頭惡狼虛影與樹人大戰。

李逸站在一旁,津津有味地看着這行激烈的戰鬥,不時還指指點點,品評一番。

成功挑起惡狼戰陣與樹人之間的大戰,李逸看了片刻之後就加入了其他戰團。首先是幫助兩位長老消滅龍家的三位長老。

雖然龍家的三位長老都是高級丹武者,正面戰鬥,李逸走不了一招。但這是生死之戰,沒有公平,只有生死。他躲在一旁,不時使出縛神索,束縛住龍家的長老。

雖然被龍家長老瞬間掙脫,但就這一秒不到的時間,足夠二長老和四長老發出很多攻擊。加上母親和李尚兩人聯手解決了龍家的精英之後,也加入了戰團。龍家的三位長老頓時變得畏首畏尾。

眼看就要消滅龍家的三位長老,就在這時,一聲大笑,從遠處傳來。緊接着又響起一陣震天的喊殺聲,李逸轉頭一看,只見吳振山帶着一羣人浩浩蕩蕩地殺了過來。

李逸心裏暗歎道:“終於還是來了,這下麻煩了。”


這吳振山還真是會選時間,只要在等半個時辰,李逸等人一定能消滅龍家的三位長老,到時候在面對吳家,就會有更多的勝算。但顯然吳家不會給李家這種機會,這個時候加入戰場,可以說是給了李家一記重錘,這將是李家從未有過的危機。 吳家衆人一到,沒有絲毫廢話,直接加入了戰場,讓原本處於上風的李家,再次落入了下風,情況岌岌可危。


李逸只得放棄對龍家三位長老的干擾,殺向了吳家衆人。另一邊的李尚早已是與吳慶華大戰起來。如果沒有李逸的出現,李尚與吳慶華是黑玄鎮最強的兩個年輕人。他們之間也爭奪了很多年,此時相間,自然要分個勝負。

而吳振山卻是直接殺向了李天,與龍四海一起合戰李天。

李天冷笑一聲,身上的氣勢猛然暴漲,戰鬥力直線上升,竟是將龍四海和吳振山兩人壓在了下風。

“你竟然突破了?”吳振山和龍四海齊齊驚呼,隨即面色陰沉,下手更加狠辣。

三大家族都是七重中期的高級丹武者,但此時的李天竟是發揮出了七重後期的實力,這自然讓兩大家主心驚不已。

吳家的三位長老加入了圍攻母親和兩位長老的行列,衆人實力相差不多,都是七重初期的修爲。但龍家和吳家總共六個長老,而李家只有三人,人數完全處於劣勢。甫一交手,李家三人就落入了下風,險象環生。

李逸環顧整個戰場,發現最危險的不是以一敵二的父親,也不是被六個長老圍攻的母親等人,而是那些李家的精英。

他們在吳家和龍家足足上百人的圍攻下損失慘重。好在有樹人牽制住了惡狼戰陣,不然龍家的精英就要被滅絕了。

李逸提着蟠龍刀殺入戰場,每一刀劈出,必有一人倒地。對於李逸來說,這些修爲最高不過三重後期的丹武者,根本就沒什麼戰鬥力。

有了李逸的加入,戰場堪堪被穩住。但母親那裏卻是情況危急,李逸心裏着急,但又沒甚辦法。此時他不禁責怪起三長老來,在這個危急關頭,三長老竟然還不出現。

母親在守護着李雲閉關,都能察覺到李家外面的動靜,那三長老即使處於喪孫之痛中,也不可能毫無所覺。李山之死,固然讓他心痛,但與李家的存亡比起來,這些又算得了什麼。

“他到底在幹嘛?難道真要等李家滅亡了,他纔出現嗎?”李逸一邊戰鬥,一邊着急的想到。

就在這時,耳邊突然傳來母親的一聲慘叫,李逸轉頭一看,只見母親被吳家的一位長老一掌震中腹部,吐血倒飛出去。

而那位吳家長老再次欺身而上,想要一鼓作氣殺是慕容雪。

“娘!”

李逸大怒,揮出一記暴風斬,斬殺面前的數個敵人,而後順風閃使出,瞬間出現在母親身邊,左手一掌拍出,與吳家長老對了一掌,掌中陰陽生死印瘋狂催動。

砰!

一聲悶響,李逸被震飛出去,撞在李家的大門上,落地之後口中噴出了一大口鮮血,整條左臂都已發麻,不能動彈。

而對面的吳家長老也是身體一震,後退了一步,他臉色難看地擡起右手,在那掌心處竟是一片血肉模糊。更讓他震驚的是,一股奇特的勁道在他手臂中亂竄,幾欲將他手臂上的經脈擊碎。

若不是他身爲高級丹武者,丹元力融合了屬性之力,恐怕很難逼出這股奇特的勁力。

他看向李逸的目光頓時充滿了殺意,他甚至放棄了要殺慕容雪的打算,一步步逼近李逸。

慕容雪掙扎着站起身來,擋在李逸的面前,戒備地看着吳家長老。

陰陽生死印的生印旋轉,一股奇特溫和的力量在手臂上轉了一圈,麻木的感覺頓時消失,李逸再次站起身來,臉色還有些蒼白。

見此,吳家長老一愣,停下了腳步,有些難以置信地道:“你硬接我的一掌,竟然毫髮無損,這怎麼可能?”

李逸站在慕容雪身後,看着母親有些搖晃的身子,心如刀絞。他一手搭在母親的背上,一邊看向吳家長老,冷笑道:“就憑你這點實力,就想要傷我?”

在說話之際,李逸已經催動了陰陽生死印,慕容雪原本滿是戒備俏臉上頓時露出了一絲驚愕。他感覺到一股溫和的力量在自己體內轉了一圈,自己的傷勢就好了幾分。如此神奇的療傷效果,比療傷丹還要好上許多。

“這孩子,怎麼參加一次大比就好像完全變了個樣?”慕容雪心裏暗自想到,不過臉上還是洋溢出了一絲自豪。

吳家長老冷哼一聲,再次向李逸逼近,身上的殺氣迅速躥升。

正與龍四海和吳振山大戰的李天自然也發現了這邊的情況,心裏着急之下,頓時被龍四海兩人壓在了下風,無法脫身。

吳家長老越走越近,慕容雪的傷勢也在一點點好轉。

李逸眼睛一眨不眨地瞪着吳家長老,神情戒備,準備隨時動手。

吳家長老很快就逼近了李逸數米之內,他已經提起了手掌,掌中是冰冷的藍色丹元力。

咻!

就在這時,一記接近兩丈長的青色刀芒從遠處呼嘯而來。吳家長老臉色微變,剛想要躲避,就覺身體一緊,被一條青色的繩索困住。

一記縛神索困住了吳家長老,李逸低喝一聲:“動手。”

慕容雪也是反應極快,揮手就是一記純白色的帶着一股銳利之氣的劍氣。

一道兩丈的刀芒和純白劍氣,一先一後,對着吳家長老攻擊而去。

此時,吳家長老剛剛掙脫縛神索的束縛,再想要躲避已是不及。他冷哼一聲,身前赫然出現了一道冰牆。這道冰牆比龍家總管的冰牆更厚實,更堅硬。

但面對兩個同級別的丹武者的攻擊,還是有些不夠看。刀芒擊打在兵牆上,砰地一聲,冰屑四濺,冰牆裂痕密佈。緊接着劍氣再次劈在兵牆上,頓時讓冰牆轟然碎裂,滿天冰屑落地之後化爲一灘水漬。

雖然,冰牆被擊碎,但吳家長老卻是面露得意,畢竟能同時擋住兩個同級別的攻擊,這是一件值得自豪的事情。

可就在這時,吳家長老突然發出一聲悶哼,臉上的得意神情瞬間凝固,他低頭看向自己的胸前,那裏正有一把大刀穿胸而過。

李逸自從發出縛神索之後,就一直在積蓄力量,爲的就是這致命的一擊。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