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默一落地,朝左右兩邊同時一掄刀。

龍嘯雲海!

左側地域水氣升騰,化為一條巨龍衝天而起,將幾個持盾玄師頓時捲入半空,伴隨著慘叫聲掉落下來,落地時狂吐鮮血。

虎踏天地!

右側真氣化為猛虎之形,狂衝突刺,將幾個持盾玄師撞得倒飛出去,頓時死傷一片。

一招兩式快如閃電,勢如虎狼,頓將一眾玄師嚇得臉色大變。

在李默進攻的片刻時間裡,前排十五個持盾玄師便已經死了一大半,更沒有半點陣形可言。

「休要囂張,再接我喬東池一招試試!」

烏臉主事怒叱一聲,揚手將巨刀飛擲而來。

巨刀帶著呼嘯奔雷之音,聲勢驚人。

只是李默一聲傲笑,一抬臂穩穩的將巨刀接了下來。

喬東池頓時臉色一沉,剛才陣形偷襲的時候,他輕視李默而使用了五成真力,結果被李默一刀震飛,如今使上了七成戰力,竟然還被李默穩穩接下。

而李默一接下他的刀,用力一震將巨刀震飛。

同時,左手猛地一揚,骸魂刀飆射而出,直朝左側的幾人襲去。

此時前排陣營已破,李默正好站在後排陣營中間。

前面就是修為最高的喬東池,左邊七人,為首的是兩個天穹境初期玄師,一個身材魁梧,手持大斧,一個體型高大,手持長槍。

右邊七人也是同樣的陣容,為首二人皆不過五旬出頭,一人白袍,手持銀劍,一人黑衣,手持長棍。

「想在我喬萬面前耍威風,難!」

左側那身材魁梧的初期玄師驟然一斧丟出,正面撞擊在骸魂刀上,然而那斧頭在接觸的瞬間便被撞得倒飛出去。

而骸魂刀更絲毫沒受到阻力似的繼續飆射,喬萬頓時大吃一驚,連忙一閃身避過。

他避得極快,但背後兩個玄元境後期的玄師立馬遭了殃。

原本躲在天穹境境玄師之後是安全地帶,哪知對方突然閃避,二人連避閃的機會都沒有,一人直接被骸魂刀命中,腦袋掉地,而骸魂刀又突而一拐彎,取了另一人的性命,這才朝著李默飛回去。

幾乎與此同時,李默也朝著右邊擲出了千軍斬。

而右側的南侯殿眾人也採取了和左邊同門一樣的對策,那白袍天穹境初期玄師一劍祭起,試圖攔下李默的一斬,哪知道銀劍被震得在空中翻了十幾圈,眨眼間,千軍斬已奪了一人性命。

要知道李默在出手前剛剛接了喬東池一刀,這麼快雙刀出手,真氣根本來不及恢復,但縱然如此,其刀勁竟然強橫得令喬萬二人難以抵擋。

無論是他余勁如此,還是說真氣恢復速度到了驚人的地步都令人驚愕。

而喬東池更是勃然大怒,眼看李默接下他一刀之後,竟然突然朝左右出手,瞬間斬殺三人,那根本就沒有將他放在眼裡。

「找死!」

他頓時一聲厲嘯,一閃身拉近丈余之地,一刀朝著李默狂斬而去。

此時李默雙刀未曾回歸,可謂赤手空拳。而喬東池速度之快,李默即使能夠躲避也會失去主動權,但若不躲避那必定遭受重創。

然而眾人萬萬沒有想到的是,李默不避不閃,竟然掄起拳頭朝著巨刀上迎去。

「愚蠢!」

喬天野看得眼睛放光,直想著李默這拳頭要被一刀劈成兩半。

而在拳頭和巨刀接觸的瞬間,突然間喬東池發出一聲慘叫,離地拔地十丈高,連人帶刀被震至半空。

再看李默,穩如磐石在地,赤拳上完好無損。

一拳之威,震懾全場,人人目瞪口呆,愣神如泥塑。

中期·暴熊碎地拳!

暴熊獸印甲的能力共分為四重境界,當初李默獲贈獸印甲時修為不過玄元後期,只能領會初期境界,但自修為提升到天穹境界之後,如今已經能夠使用到中期境界!

中期境界將防禦加成從三成提升到五成,攻擊加成從三成提升到五成,在領悟第二個特殊技的同時,第一特殊技暴熊碎地拳的威力則從十丈深、百丈寬提升到了三十丈深、三百丈的寬度。

如此強大威力的拳勁當從刀峰上一點灌入,湧入喬東池身體的時候,所帶來的強大衝擊力是常人難以想象的。

一拳,就直接將喬東池震出了五成以上的內傷!

而李默經由火系靈脈池再度強化,肉身的強大達到了一個恐怖境地,再加上獸印甲五成防禦力的加成,拳頭和地器的硬度已經幾乎沒有差距。

南侯殿強者的戰力絕對不遜色於御樂宗同級,甚至還強過幾分。

如果是黑龍教之戰時的李默,絕對無法一拳重創喬東池,但現在的李默比起半年前已經飛躍到了另一個高度。

眾人皆被一拳震驚,這才突然間發現,李默在和之前兩大聯盟的作戰中根本就沒有使用真功夫。

而李默卻沒有放過攻擊喬東池最佳的機會,雙刀入手之時,身形一閃不見。

唰——

十息燃骨功第一息發動,一瞬間已飛身落在了喬東池身前。

此時喬東池人在半空,還未落地,渾身氣息仍受到劇烈的震動,紊亂不堪。

待他發現李默突然出現在上空時頓時嚇得臉色大變,目露驚恐。

「不好,快出手!」

喬萬大叫一聲,陣營中四個天穹境初期強者連忙出手,斧槍劍棍化為四道虹光直朝著李默飆射而去。

李默暴喝一聲,掄刀震飛四器,同時千軍斬重劈而下。

眼看李默大展威風,蘇雁等人都一臉振奮,而朱端木則握緊著長劍,一旦喬東池被斬殺,就是突圍之時!

就在這時,突見喬東池倉皇中大喝一聲:「秘法·極光遁!」

話落時,身體突然光澤大放,李默一刀劈下落了個空,而喬東池則同步出現在幾十丈外的另一個地方。

武極宗這邊直呼可惜,同時一個個也眉頭深皺,南侯殿的人竟然修鍊有如此脫身的秘法。

而待李默落地,南侯殿上上下下卻也都是緊繃著臉色。

久聞李默之強,但眾人並沒有多想,想著這一戰絕對是輕鬆解決,但沒有想到李默的強悍竟然達到如此恐怖地步,短短几招之間的接觸便令喬東池施展了極光遁術。

喬東池更是滿臉青筋直冒,又羞又怒。

極光遁術乃是南侯殿極高級別的秘法之一,是專門用於戰時遁逃所用,也是天穹境玄師才能夠修鍊的。

因為在很長時間以內極光遁術只能使用一次,因此被稱為保命術,絕不輕易使用。

但沒想到被李默兩招之下重創,更被迫使用了秘術,可謂丟臉之極。

「喬東池,你若不殺了李默,就別活著跟本公子回去!」

後面,喬天野暴跳如雷的大叫道。

「公子放心,我喬東池必取李默的姓命!」

喬東池了連忙大吼一聲,同時一揚臂道,「給我圍起來!」

眾玄師連忙圍上,只是把距離拉得甚遠,臉上更帶著分明的懼意,這一點即使是喬萬等四個天穹境初期的玄師也不例外。

想他們能夠跟隨喬天野出行,那在宗門裡也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但何曾遭遇過如此煞星,一拳就將喬東池重傷,而且那瞬間的移動更是令人忌憚。

但是此時喬天野發話,眾人也都是硬著頭皮上。

這時,李默用餘光朝著蘇雁他們瞥了一眼。

屍毒並沒有因為他們休息而減緩,甚至連朱端木的臉上都透著几絲黑線,時間已經不多了,必須速戰速訣,為他們爭取突圍的機會。

「真元技·奔流千尺!」

就在這時,喬東池已發動猛攻。

知道李默拳頭的厲害,他並不近戰,施展御劍訣,巨刀帶著呼嘯之勢飛斬而來,分解成無數刀勁,宛如九天瀑布。

幾乎同時,喬萬等人也都發動猛攻,直朝著李默襲來。

李默靜如止水,持刀巍然不動。

只是眼中閃爍著一抹神光,天眼術早已啟動。

待攻擊近至丈余時,突然間他雙刀一收,身形一閃不見,已然出現在了喬東池身前。

十息燃骨功第二息發動!

「什麼?」

喬東池失聲驚叫,宛如見鬼似的。

李默這一閃比起之前一閃的速度更快,而且這次他還是刻意拉遠了距離,不想李默居然瞬間跨越了過來,更穿透了眾人的進攻。

而此時巨刀已經脫手百丈遠,手上空無一物。

就這一驚之時,李默已經一拳砸了上去。

裂魂拳·碎骨拳!

兩股真元技同時發動,直接命中喬東池的面門。

碎骨拳入體,頓將鼻骨震裂,而裂魂拳更是將他震得意識渙散。

砰——砰——砰——

李默拳出如電,宛如雨點般砸在喬東池身上。

而喬東池在裂魂拳的影響戰力大失,完全淪落為靶子,最後李默一拳將他震飛,同時千軍斬一擲而出,斬中他胸膛,刀尖透背而出。

待到喬東池慘叫一聲倒地,兩隻眼睛瞪得大大的,直是死不暝目。 ?而喬萬等人更是被這一幕驚得目瞪口呆,以至於連出手相助都忘記了。

其實何止是他們,這其他三面的人馬也都是一個個如墜噩夢一般。

世間傳聞李默在黑龍教一戰中斬殺數個天穹境中期強者,但南侯殿眾人多是不屑一顧。

身在衡州之土,皇門之域中,他們唯一敬畏的就只有燕皇門,而其他四州之土,即使是御樂宗的人也都甚有幾分輕視,更何況是區區郡城支族出身的李默呢。

然而,如今眾人親眼目睹喬東池毫無還手之力被李默斬殺,自是深受震撼。

就在此時,朱端木不失時機的大喝一聲:「殺!」

他一劍飆射,撞破後方盾牆,領隊朝前狂沖而去。

後方人馬正被李默的戰力所震懾,一時間都沒反應過來,當場被斬殺十數人,更被殺出一條血路。

「攔下他們!」

左右兩路的主事頓時大喝,就準備圍上去。

就在這時,卻聽李默一聲冷笑,揚手將一枚飛劍射入三方人馬的人群中。

飛刀落地,剎時間九個妖嬈舞女現形,琴蕭之聲頓起,帶起眾人聲聲慘叫,人人如遭重擊般,一時間追擊頓時停滯。

九音玲瓏陣!

這是李默早在離開中心地的時候所設下的埋伏,八劍早落地,只待最後一劍落下便會啟動陣法。

以他現在的實力,五等靈骨的靈血比起三等靈骨時強了數倍,而以靈血作為能量的九音玲瓏陣也釋放出超乎尋常的可怕戰力,就連幾個天穹境中期也受到音波影響,身形一震。

接著,李默雙手按地,一聲暴喝。

一根根陣柱破土而出,無數火鬼現形,將陣中數十人纏住,正是十纏火鬼陣的進化陣法:七等陣法百纏火鬼陣,強大的束縛力連天穹境初期玄師都很被死死纏住。

李默此時飛身而起,落入陣中,雙刀從手中飛出,帶起一片慘叫聲。

同時射出一枚枚血熔刀,射中幾個天穹境玄師,全都是一刀命中要害。

「可惡!」

眼看李默將眾人困在陣中,並大肆殺戮,就這麼眨眼工夫就斬殺二十來人,喬天野直是火冒三丈。

「公子,就由屬下來對付他!」

喬斗光沉喝一聲,驟然彈身而起。

人在高空,手上光澤一閃,露出丈長錘槍,尖槍頭,尾有鎖鏈系有重鎚。

「萬頃山落!」

他一槍砸入陣中,轟然大地震裂,陣法頓被強大的衝擊力震得搖搖欲墜,陣中幾個天穹境玄師皆齊喝一聲,掙脫出束縛。

眼看喬斗光攔道,李默暗道了聲可惜。

他本想衝進去將幾個被束縛的天穹境中期玄師斬殺,這樣一來即使這些人去追擊蘇雁他們在戰力也大打折扣。

但是果然事不如願,殺了幾個初期玄師便已沒了機會。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