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皇和火鳳以及天皇,真的還活著嗎?一切還未可知,至少人皇和地皇是真真正正的死了!

「還要不要繼續走下去了?哼!」

坤老的身影突然調轉了過來,很是不悅的撇了龍奕幾人一眼,對於他們之前說的過,的確是太過分了,就算是早有預知的演習,也演的太過頭了!

「暫且等候一段時間吧,先等南宮火舞將地心炎煉化,助我們的境界修為提高,到時候也有個保障!若是能夠讓本將恢復到超凡境界,就算是遇到活著的天皇,也有自保的能力了,打不過,走還是可以的!!!!!」水將自信滿滿道。

這麼厲害?如此大的口氣,可不是什麼人都能隨便說出來的,水將是千年前威震東洲的九將之一,但絕對達不到四皇的地步,這到底是為什麼她敢說出如此口氣的原因?

「水將前輩曾經有一神通,不弱於地皇大人的土遁術,只是沒有人知道其神通的名字,見過此神通的人基本都死了,當然,四皇和墨金體聖除外!」坤老淡淡道。

原來如此!

龍奕內心暗暗好奇,到底水將擁有什麼樣的神通竟然會如此厲害?墨金體聖和東皇應該是沒有和水將交過手的,也就是說,只有天皇地皇人皇知道,可饒是如此,還是沒有流傳下來。


想必,水將的神通在四皇和墨金體聖的眼中也絕對是一個忌諱!!!!!

「呵呵,看來你知道的還不少呢,本將的神通,你們會見識到的。」水將玩味的笑了起來,語氣當中的意味難以琢磨。

見識倒不如不見識的好!

龍奕幾人不由得生起了這種念頭,互相對視一眼,皆是感覺有些驚奇,水將給人的感覺太詭異了,根本琢磨不清楚她到底在搞什麼鬼。

與此同時,南宮火舞已經在一旁盤膝煉化地心炎了,對於幾人的談論完全沒有理會,她更在意的是自身的境界修為。

對此,龍奕感到無比的無奈,南宮火舞此女天賦極高,一心只為追求武道,若不是父母將自己和她定親,沒準她連看自己一眼都是不可能的事情吧?

「哼,奕哥哥,你也要為我弄一個增強九幽寒冰的至寶呀!」東方水月看的眼紅不已,哭著喊著的抱住了龍奕的胳膊,那樣子儼然一副誓不罷休的樣子!

龍奕聞言苦澀的搖了搖頭,看著坤老和水將,疑惑道:「天皇如果真的還活在世上,我們冒然進入天皇城,會不會……」

「不會!」「不會!」

出奇的,坤老和水將異口同聲的否認,他們自然知道龍奕擔心的是什麼,無非是天皇帶來的威脅。

「怎麼這麼肯定?天皇曾經險些讓東洲陷入他的血腥統治當中,就連地皇和人皇都沒有他來的威脅性更大!!!!!」龍奕驚疑不定道。


「天皇如果還活著,想必也已經不剩多少力量了,縱然是東皇,也絕對沒有留存下來多少戰力,所以我們此去,倒是和地皇人皇那裡沒什麼兩樣,甚至會更輕鬆的。」坤老笑道。

水將也是贊同的點了點頭,說道:「不錯,天皇是四皇中的第二號人物,絕對會承受到東皇最狠厲的打擊,所以他的力量也是消耗最大的,能夠活下來就已經是不幸中的萬幸了,再者說,即使他保留了些許力量,只要本將能夠突破到超凡境界,也並不是不能對付他的!!」

好強大的自信!

這回,就連坤老都有些不相信水將的大話了,就算突破到超凡境界,也只是能夠自保而已,那種自保還是依靠神通逃命,現在卻說能夠戰勝天皇,這不是開玩笑呢嗎?

如果四皇中的第二號人物天皇真的那麼弱,你至於只是一個將領嗎?

對於幾人鄙夷的神色,水將視而不見,淡淡道:「到時候見了,你們自然知曉。」

只希望不會激怒天皇吧!

龍奕幾人翻了翻白眼,護佑在南宮火舞的周遭為其護法,警戒的盯著那團漂浮在半空上的巨大身影。

地皇消失了,但那些死者的死氣卻沒有消失,只是現在處於了一種毫無神智的狀態,因為他們失去了控制他們的地皇,所以,他們現在能做的只是呆立不動。

但誰也無法保證,他們什麼時候會突然出手!為了保險起見,不打擾到南宮火舞煉化地心炎的修鍊,所以龍奕幾人都沒有對其動手。

只要南宮火舞煉化完畢,不論是坤老還是水將,都可以輕鬆的將團死氣凝聚的龐大身影給滅殺掉!

這一等,足足過了一天一夜,南宮火舞周身的火焰才是融回了體內,掙開雙眼的那一刻,她的境界修為迅速提升,隨著氣息的增強,引的坤老和水將都是目瞪口呆起來。

神通境界第九重巔峰!居然達到了和水將相同的境界!只差一步就可以邁入超凡境界的大能級強者之列!

如此天賦資質,著實讓人駭然!!!!! 「恭喜,突破到神通境界第九重巔峰,只差一步就可以邁入超凡大能之境!」

龍奕真心的無比喜悅,南宮火舞身為自己的未婚妻,又是自己唯一一個動了心的女子,對於她的成長,自然是最為高興的。

但相比於東方水月和水將弱水,則是有些不悅了,這才多久的時間?居然再次突破,而且達到了神通境界第九重的巔峰。

東方水月才神通境界第七重,原本和南宮火舞一樣,可現在一比,完全被超越了過去,而且差距之大無法想象。

更為不悅的自然還是弱水了,堂堂水將,居然會被一個後輩給超越,雖然是站在了同等的境界上,但以水將的高傲來說,就是被超越了!!

「呵呵,這還要多謝夫君你呀。」南宮火舞得意的撇了她們一眼,極為歡喜的投入了龍奕的懷抱里,那得意的模樣,使得東方水月恨的牙痒痒。

龍奕尷尬的笑了笑,拍了拍南宮火舞的肩膀,輕聲說道:「既然如此,就使用地心炎為他們增強體制吧,到時候,也能為我們增強一些自保的能力。」

「哼,不就是突破到了神通境界第九重巔峰嘛,有什麼大不了的。」東方水月哼道。

隨後,在南宮火舞使用地心炎淬鍊下,東方水月以及水將和坤老,皆是收益不小,雖然沒有突破境界,但各自的體制都是強大了無數倍,對未來的成就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

龍奕也因為地皇的土遁神通,成功的突破到了神通境界第三重巔峰,力量的增長下,雖然看起來比他們都緩慢,但力量卻是極為強大,畢竟每個神通都是四皇成名的絕技。

下一站——天皇城!

對於這個四皇的第二號強者,龍奕幾人都是不敢大意,更何況,天皇極有可能真正的存活著,要是真這樣的話,此行的難度無疑會大大的提升。

至於水將說的無關緊要,龍奕幾人則是自動的忽略了,要是水將真的有這個能力的話,也就不會是九將之一了,只怕四皇也會改成五皇了。

天皇城。

與地皇城和人皇城比起來倒是顯得極為小了,可以說城池的大小,和龍奕的生長之地龍虎龍一般無二,其內的建築也是普普通通,也並沒有任何的死氣和死屍的存在。


而更讓龍奕幾人心中一沉的還是建築的樣子,完好無損不說,上面就連一絲灰塵都看不見,可見,絕對有著人在這裡打掃著,又或者是天皇真正的存活著。

只有天皇存活著,在他的力量威壓下,才會使得一城一塵不染!!

「大家都小心一些吧,天皇沒有成名的神通,更沒有出名的武技,他的神通和武技,任何人都不知道,也就只有四皇之間知曉,其他的人,在見到之後就已經死透了!」坤老沉重的叮囑道。

居然如此厲害!

「墨金體聖也不知道嗎?」龍奕好奇道。

「他?應該知道吧,不過,他現在已經死了。」坤老搖頭嘆息道。

嘶嘶!

龍奕等人倒吸了一口冷氣,不由得將目光看向了水將,既然她身為當時的九將之一,多多少少都應該知道一點的吧?

只要對天皇有些了解,此行就會少了很大的危機!

「不用看我,我當初的對手是人皇,天皇的對手始終都是東皇,我們的戰圈距離很遠。」水將淡淡說道。

「哼,直接說不夠資格罷了,還說的好像你想進入他們的戰圈就能進去似的。」東方水月不屑道。

對於水將,別說東方水月,就連南宮火舞都是不抱著一絲好感的,畢竟水將的目的誰都不清楚,誰也拿不准她會不會對自己等人不利。

「好了,我們進城吧。」

就在水將就要發怒之際,龍奕連忙開口轉移話題,要是真讓水將和東方水月打起來,只怕沒等進城,就會將天皇給引出來了。

「等等,天皇城有著一座三皇大陣,進入陣中后,會使我們的力量縮減大半。」水將突然開口說道。

嘶嘶!

龍奕等人驚的倒吸了一口冷氣,此事,就連坤老都不清楚,但從水將的口中說出來,也是有著可信度的,就算幾人對她抱有懷疑,但也絕對不能完全不信!

畢竟,她可是當年的九將之一!

陣法一道,龍奕自然懂得一些,不過還是頭一次聽說能夠將人境界修為壓制一半的陣法,要是這種陣法已經啟動,誰進去了不還是死路一條?

「當年東皇就是知道這座陣法的存在,才會選擇在人皇城開戰,若是在此天皇城開戰,我方絕對會敗退的。」水將嘆道。

原來如此!

「既然知道這座大陣的存在,天皇他們怎麼還無動於衷?為何不在天皇城裡等著?」東方水月道。

水將鄙夷的看了她一眼,冷哼道:「四皇有著四皇的驕傲,身為強者,自然不會使用一些卑鄙的手段戰勝對手,此陣,也是為了防範當時的各大宗門所設下的。」

的確,各大宗門要是聯手攻上東洲皇室,在沒有東皇和九將的存在下,三皇還真就無法抵擋,畢竟,各大宗門當中也存在著至強者,更重要的還是各大宗門中的強者無數,而東洲皇室,也就九將和四皇能夠讓各大宗門懼怕。

「此陣能破?」龍奕問道。

幾人的目光皆是盯著水將,期盼著她能說出破解的方法。

「不能破!」水將淡淡道。

話音一落,龍奕與坤老對視一眼,臉色皆是有些難看,到了城門前,卻不能邁入進去,就像是看著一座寶山不能去挖掘一樣。

那種心情極為複雜!

「不過可以依靠神棺來避掉。」水將目光看向了龍奕,眸子中滿是玩味的神秘色彩。

打的是神棺的主意?

繞是龍奕幾人都知道水將的想法,但此時此刻也是沒有辦法的事,神棺是大陸上的傳說,破掉一座陣法,自然不在話下,可誰清楚水將到底是要幹什麼?難道真的是為了破解陣法而已嗎?

「我可以使用神棺!你說吧,要怎麼做?」龍奕點點頭答應了下來,完全不在意水將有別的想法,開玩笑,要是神棺這麼好奪走的話,那歷代的神棺宿主是如何成就傳說的?

「龍奕……」南宮火舞遲疑了一下,對著龍奕搖了搖頭。

「還是算了吧,既然到了這裡,我們就無需再繼續闖下去了,不如就此回到皇城吧。」東方水月想了一下說道,自然也為龍奕擔憂。

坤老同樣如此,對水將忌憚不已,在搞不清她要幹什麼之前,絕對不會輕易的相信她。

「呵呵,怎麼?你們難道還怕我奪走了神棺不成?」水將不屑道。

不是怕,是完全會那麼做!

南宮火舞等人的神情皆是這個意思,引的水將氣的俏臉鐵青,完全沒想到現在了,還對自己抱著懷疑戒備的態度。

「無妨,你且說吧,要怎麼做?」

龍奕對著幾人打了個眼色,示意他們放心,既然自己成為了神棺的宿主,神棺又豈是那麼容易奪走的?縱然是四皇在世,也絕對做不到這種事情。

「很簡單,將我們幾人以神棺隱藏起來,由你自己去闖天皇城!」水將淡淡笑道。

「不行!」「絕對不可以!」

坤老等人當即開口拒絕,開玩笑,讓龍奕一個人去闖天皇城,那和送死有什麼區別?先不說天皇活著沒活著,就算是殘魂存在,幾個人都上都絕對不是對手,又何況是龍奕一個人呢?

「你們著急什麼?地皇和人皇都沒有對他動手,你們難道真的認為是我們的運氣好嗎?」水將冷冷道。

神棺宿主的原因!

龍奕眯著眼睛恍然了過來,對地皇和人皇不和自己動手也感到驚奇,於是問道:「你的意思是因為神棺?」

「不錯,四皇當年與神棺的宿主交過手,就在南疆,不過最後一招就敗了,隨後又敗給了南疆的青木妖王,要不是那位神棺宿主出手搭救,東洲就不會有著四皇的存在了!」水將說道。

原來如此!四皇和神棺宿主居然還會還有著這麼一層關係!!

「四皇從那以後,一直對那位神棺宿主的力量極為憧憬,所以在東洲一直在尋找著神棺的存在,更希望東洲能夠出現一位神棺的宿主,代替他們將東洲發揚光大!!」水將淡淡道。


轉而目光緊緊的盯著龍奕,繼而說道:「如果你出現的早一些,與四皇是同一個時代,我想他們不會打起來,甚至會將東洲皇位讓給你,他們會選擇輔佐你!」

嘶嘶!

龍奕倒吸了一口冷氣,完全沒想到水將會說出這樣的話來,四皇的戰爭,居然會因為神棺宿主而停止?這可能嗎?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