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凡笑了笑:「我很樂於成全別人的一切想法。」

童束古怪的一笑:「丟臉?死?這兩件事,離我很遠。」

所有人都隨著童束的笑聲跟著笑了起來,至少在這方圓萬里內,真的沒有任何一個同齡人,能讓這童束丟臉,或者死亡,他是這萬里疆域內的王。

他們的視線都看向林凡,你不是說你是丹師嗎?

那麼,證明一下。

你不是說要讓童束丟臉嗎?

那麼,拿出丹藥來。

虎老太爺臉色僵硬,這兩人竟然就這般對上了,怎麼辦?

若是其他人敢在他壽宴上鬧事,他會直接抓人,然後丟進虎籠,讓敢搗亂的人嘗嘗萬虎蝕骨的滋味,但眼前這兩人,他一個都招惹不起啊……

看著林凡站起身來之後,虎老太爺眼中帶著哀求,道:「手下留情。」

他沒有看向林凡,同樣也沒有看向童束,讓人的感覺,就是他在對著虛空說話,但除知曉林凡到底是誰的三人之外,所有人都認定這句話,是對童束說的。

是在向童束告罪,讓他給老太爺一點面子,不要太過為難林凡。

許多人眼中露出恍然之色,瞬息間,他們心中有了推論,這林凡也許的確身份非凡,但比起童束來,肯定差一大截。

童束看了看虎老太爺,然後憐憫的看著林凡,道:「既然老家主為你求情,那麼我也不會太為難你,只要你稍後向我胞弟叩頭道歉,一切就算了。」

「童仙師果真大人有大量,這小子這般的開罪與你,都只是要一個簡單的道歉。」

「哎……果真是仁者無敵。」

「再下佩服,如此品行,不愧是聖地高徒。」

許多人拍臭腳,既然已經有了推論,林凡身份不如童束,那麼當然要抬高童束。

林凡掃視全場,這些,好現實,剛剛在自己剛入壽宴的時候,一個個對他何等尊敬,端茶倒酒,語氣卑微,但現在,只不過是有了一個模稜兩可的猜測,就可以將他踩在塵埃里去。

童束擺了擺手,笑道:「今日是老家主的壽宴,我倒是不好太過。」

說完之後,看向林凡,道:「我的條件,可聽清?」

林凡冷冷的瞥了他一眼,他在腦海中思索,到底要拿那種丹藥出來,才不會顯得那般的驚世駭俗。

「你聾了?童仙師在與你說話,你沒聽見?」

一個鬍子一大把的老者呵斥林凡。

另一個接話,道:「真把自己當人物了?是蛇就算是你遊走天下,也只不過是蛇,在真龍面前,就只能搖尾乞憐。」

各種話語與呵斥,就這般赤果果的針對起林凡而來。

「閉嘴!」

虎老太爺,花白的鬍子都在顫抖!

那是怕的,這些人好不知死活!

他是真的怕林凡發怒,召聖地高手而來,將這些不知死活的人連帶他虎家一起滅了。

許多人聽到老太爺的呵斥之後,都是一臉菜色,覺得自己有點過了,畢竟還是在對方的壽宴上呢。

童束嘲笑的看了一眼林凡,就這種層次的人,又能拿出什麼好東西?

他看向虎老太爺,道「老家主,壽禮可還滿意?」

老太爺點頭,那般逆天的丹藥,誰不滿意?

童束笑道:「丹藥,我會奉上,但我有一個條件。」

老太爺眼神一閃,不用說,他也知道童束的意思,用他二十年的壽命,換取童家脫離虎家的挾制。

但他能拒接嗎?

有那個能耐拒接嗎?

其實上,不只是他,所有人都知道,童束所謂的條件,到底是什麼。

老太爺張了張口,準備答應,但就在這時,林凡出聲了:「慢著,虎老。」

諸人的目光,都被林凡所吸引,他的手中出現了一顆丹藥,被封在玉瓶之中,但丹香味撲鼻,只是轉瞬而已,這大廳千平方的空間,都繚繞著一股丹香味。

只是看這一點,就知道林凡拿出的丹藥絕對也是極品!

「此丹名為借壽丹,可為人延續一年命。」

林凡頗為不舍,這借壽丹,一共也只有七八枚,是搜刮葯老等的庫存之後方才煉製而出,本想有機會回去大林郡,帶給林正等人服用,但沒想到今日竟然要拿出來。

所有人臉色一變,能夠讓人延壽的丹藥,哪怕是一分一秒,也極為珍貴!

沒想到今日他們竟然能夠見到兩種。

「噗呲!」

「延壽一年?就你這種垃圾東西,也想拿出來與我大兄爭輝?丟人顯眼的狗東西!丹藥奉上,跪在地上道歉。」

童顏獰笑著,他早就等不了要羞辱與折磨林凡了,現在這林凡壽禮拿出,他總算是有了機會。

林凡眼裡一寒,一切事,都是這雜碎惹出來的,不能輕饒。

其他人也苦笑,這能夠延壽一年的借壽丹的確很逆天了,但有童束的珠玉在前,也就顯得這借壽丹,的確有點不堪了。

這童顏在這種時候,說他是垃圾,的確也不算過。

童束哈哈大笑:「就你這東西,也好意思拿出來?難道,你就憑這垃圾玩意兒,要我丟臉要我死?」

林凡冷笑道:「至少我的丹藥真材實料,我可保的確能夠延壽一年,你的丹藥,你敢保延壽二十載?」

童束神情微微一變,但轉瞬恢復正常:「你言下之意,是再說我的延壽丹是假的?」

林凡攤手:「不然呢?」

「什麼?童仙師的延壽丹竟被懷疑是假貨?」

「這小子好不知死活,當我們眼瞎嗎?那枚丹藥省生機濃郁不化,只是修道那若隱若無的丹香,我都感覺到體內諸多頑疾減輕,怎麼回事假貨?」

許多人嗤之以鼻,好可笑,明知必輸,就貶低他人嗎?

林凡橫了眾人一臉,好無知,但沒工夫與這些人一般見識,而是看向童束:「我且問你,延壽丹丹方記載,煉丹所需幾種藥材?分為何物?」

童束神情一變,鬼知道所謂的延壽丹丹方?

林凡冷笑:「我且告訴你,延壽丹之需三種藥材,第一種,雷劫生機液,第二種大地無根水,第三種,也就是最重要的一種,那就是天命果!」

「天命果,百年開花,百年結果,在來一百年方才成熟,但天命果樹已經絕跡人間界上萬年,我想問你,煉製延壽丹最重要的天命果,你從何而來?」

童束臉色蒼白下來,但嘴硬的道:「我在遠古遺迹中所獲,不行?」

林凡哈哈大笑:「天命果保質期只有十年!我問你,從上古怎麼可能有餘留下的?」

其他人都是一愣一愣的,林凡說的這般的煞有其事,莫非是真的?

童束神情惶恐,怒吼道:「我這延壽丹為真,你所說為假!」

童顏也是冷笑:「你自顧自的說,就以為能起鬨眾人?你憑什麼?」

林凡哈哈大笑,盡顯猖狂與霸道:「就憑我是林凡!」AQ。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通天神婿》第382章失手了! 趙春生聞言忍不住一陣絕望!

就在這時候,一個珠光寶氣的女子走過來,拿出一個厚厚的牛皮袋遞給陳國文。

她低聲道:「陳醫生,小小意思不成敬意,還有病房嗎,我家老爺子可不能住在走廊上。」

陳國文接過牛皮袋子,掂了掂,然後收起來,笑道:「呵,505號房有個空床位,我給你們安排一下。」

女子眉開眼笑:「謝謝陳醫生了!」

趙春生又驚又怒:「陳醫生,你不是說沒有病床了的嗎,怎麼又可以給她家的病人安排?」

陳國文鄙夷的道:「人家什麼身份,你什麼身份,你一個窮鬼也配跟人家比?」

說完,陳國文等人就準備離開。

陳寧冷冷的開口了:「站住!」

陳國文斜了陳寧一眼,不耐煩的道:「你還有事?」

陳寧冷冷的道:「看來你們醫院把病人分三六級等啊,有錢人就有病床,窮人就不配有病床了?」

「現在我要求你立即給我師娘安排病房病床,不然的話,後果自負。」

陳國文冷笑:「你他娘的嚇唬我呢?」

「我就不給你們安排,你們等咋的?」

陳寧點點頭:「那叫你們醫院院長來見我!」

陳國文笑道:「不好意思,醫院院長陳光才是我叔,他現在正在他辦公室的休息室睡覺呢,沒空見你們。」

上班時間睡覺?

陳寧嘴角微微上揚,冷笑道:「睡覺,那就表示是有床了?」

陳國文聞言愣住,下意識的說:「院長的辦公室有一間獨立休息室,裏面床鋪齊全,當然有床。」

陳寧點點頭,大聲的說:「那好,既然沒有病床,我家的病人就住進院長的休息室好了。」

什麼?

陳國文跟幾個護士,甚至還有周圍的病人家屬們,聞言全部都驚呆了。

陳國文失笑:「你他娘的真是個活寶,你以為你是誰呀,還想讓我們院長把他的休息室騰出來給你家病人住,我看你是喝假酒喝醉了吧?」

幾個護士掩嘴,笑話陳寧。

周圍的病人家屬也紛紛搖頭,心想這醫院的院長牛氣著呢,上次有人質疑收費太貴,去找院長,院長當場發飆,說沒錢就滾。

陳寧不理會陳國文,對一名護士道:「你去叫你們院長來見我!」

護士猶豫了一下,搖搖頭:「院長在睡覺,我不敢去,也沒人敢去,他發脾氣整個醫院都要顫抖。」

陳寧聞言,轉頭吩咐典褚:「你去,我要醫院院長親自來見我,給我老師師娘道歉,還要他把他的休息室騰出來給我師娘當病房住!」

典褚道:「是!」

說完,典褚就走了。

陳國文滿臉嘲笑,譏諷道:「呵呵,就憑你們也敢跟我叔撒野,你們就等著被趕出醫院吧!」

周圍的人都用憐憫的目光,望着陳寧跟趙春生還有病床上昏睡的徐麗。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