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家祠堂中。

此刻,林宏深、林朗、林石和林全等人都在。

幾人臉上都是驚喜之色,看著走進來的林寒,林宏深頓時說道:「這次真是多虧了寒兒,不然,我們林家恐怕真的要栽在了那趙家手中。」

「我此次歸來,就是為了幫林家掃清一切障礙。」林寒笑了笑,隨即目光微微凝重,道:「族長爺爺叫我來,是為了那青陽郡王?」

「沒錯。」

林宏深點點頭,祠堂中,林朗、林石和林全三人也是眉頭微微皺起。

雖然林寒的實力毋庸置疑,但畢竟,青陽郡王乃是一郡之王,手握龐大的私人軍隊,林家上下族人不過才幾百多號,若是大軍壓境,恐怕沒有任何抵擋的力量。

對此,林寒微微沉默。

他如今的眼界早就今非昔比,人類武者的力量,一旦到了某一個層次,根本就不會再畏懼世俗的人海戰術。

但現在,林寒知道,自己還沒有到達那種程度。

武道宗師,號稱萬人敵,就是因為武者一旦踏入武道宗師之境,體內的真元和氣力會變得綿延悠長。

而且,進入武道宗師之境,真元透體,可爆發強大威力,絕對一出手,就是死傷一大片。

如今唯一的辦法,就是踏入宗師之境!

林寒心中一定,他看向面前的林宏深等人,頓時道:「族長爺爺、爹、二叔、三叔,你們不用擔心,那青陽郡王不會就這麼貿然進攻長雲村,我們還有時間。」

話落,林寒繼續道:「這段時間裡,還請族長爺爺多費心,調動所有可以調動的力量,在長雲村周圍建立堡壘和防禦工事,以此來阻攔青陽郡王一段時間,我會想辦法,讓青陽郡王的大軍有來無回。」

「好。」

幾人對林寒自然是信任無比,林宏深頓時開始下發一條條命令。

整個林家,幾乎所有人都被調動了起來。

林寒回到了自己的屋中。

他知道,要想抵禦青陽郡王,自己能否踏入武道宗師之境是關鍵。

但長雲村這個小地方,根本就沒有什麼天材地寶或者靈丹妙藥,讓自己快速突破。

「阿狸,你說怎麼辦呢?」林寒看向床榻上的雪白小狸貓,隨即便是啞然一笑,自己竟然對著一個狸貓訴苦?

「吱吱!」

但這個時候,阿狸突然從床上躥起來,徑直朝著屋外跑去。

「阿狸,你去哪裡?」林寒神色一驚,立馬追上去。

見到媳婦兒后渾身不舒服 「吱吱!」

阿狸在屋外吱吱叫了一聲,小爪子指了指長雲村外那一片蒼茫山脈的方向。

「你說那山脈中有寶貝,能幫我?」林寒神色怪異無比,他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竟然有點能夠聽懂阿狸的吱吱叫聲中所蘊含的意思。

「吱吱!」

阿狸立馬點了點小腦袋,朝著林家外跑去。

「好,就去看一看。」

這種通靈妖獸,絕對不會隨便亂跑,林寒思考片刻,便是跟隨著阿狸的小小雪白身影,朝著林家外,乃至長雲村外飛奔而去。 「你如果還想這件事不被外界知道的話,還是早點離開這裡,不要影響我們的清理了。」

林北望聽此,腦海里的理智被拉回,她看著韓雲翔,猶豫了一下,還是開口說到,「吳伯的……」

韓雲翔搖了搖頭,「全和灰燼融在了一起,一絲不剩。」

林北望身子一軟,差點摔倒,還是被藍瀟扶住了。

韓雲翔嚴肅的目光里露出一絲擔憂,「藍瀟,快點把她帶回去吧。天馬上就要亮了。如今盯著二小姐的眼睛可不只一兩雙。」

藍瀟拉著林北望,示意林北望離開這裡。

林北望看著藍瀟和韓雲翔,「有沒帶可以裝的玻璃瓶或者其他的也行?」

韓雲翔搖頭,他走的匆忙連瓶水都沒有帶。

藍瀟思考了一下,突然眉眼一轉,眼角的淚痣閃閃發亮,「我車上有瓶香水,我去給你把它倒了。」

藍瀟說完就小跑著去車上。

沒有一會,藍瀟就拿著一瓶香水下來。她尋了一塊空地,擰開香水的瓶子,「嘩」的就把香水全倒在了地上。一時之間,香水迷人的四散開來。

藍瀟笑嘻嘻的把空瓶子遞給林北望,「大北,給。」

林北望接過瓶子,蹲下身子,抓了一把灰燼倒進瓶子里,擰緊了瓶蓋。她望著這滿滿一瓶的灰燼,想著哪一天找到母親了也算是給母親留下點念想了。

藍瀟看著天邊的一絲亮光,「大北我們走吧,天要亮了。」

林北望跟著藍瀟往前走,手中捧著那一瓶灰燼。她微垂的目光里,是決然。

再見了林氏家族,再見了那些世代守墓的先人,再見了吳伯。



藍瀟的車子駛進C城的時候,天已經亮了。

抱著香水瓶子靠在副駕駛座上沉沉睡去的林北望被不停響著的手機鈴聲吵醒。她揉了一下眼睛,接起了電話,「喂……」

「林小姐,你快點來醫院吧,老大一直在鬧著要出院!怎麼都不肯配合我們!」

電話那頭是王術著急的聲音。

林北望眸子微眤,這個陸寒徹傷成這樣要出什麼院啊!

「我馬上就來醫院,你們先安撫住他,千萬不要讓他擅自出院!」

掛了電話的王術,轉過身看向身後正在病床上玩著手機遊戲的陸寒徹,「老大,我這戲你還滿意不?」

陸寒徹低著頭,勾了一下嘴角意味深長的笑意。

王術翻了個白眼,無可奈何的搖著頭準備離開病房。這一大早的,他都還沒有睡醒就被抓來演這齣戲了!

「限你十分鐘之後回來!」陸寒徹邊玩著手機遊戲邊厲聲說道。

王術給了陸寒徹一個,他瞭然的表情!



「藍瀟,以你最快的速度回醫院!」

「好咧,大北你可坐好了!」

藍瀟像得了個嘉獎,一臉興奮的踩著油門,握著方向盤。

車子開始如發射出的箭般,在地面飛離開來。

林北望說完這話就有點開始後悔了,她竟然一時著急忘記了藍瀟可是名賽車愛好者。

林北望抓緊了副座旁的扶手。 林寒跟著阿狸跑出了長雲村,進入了外面的蒼莽山林中。

一路上,雖然阿狸速度很快,但林寒將身法「凌空飛渡」全面施展開來,絲毫不落下風。

他要看看,阿狸到底想將他帶到什麼地方。

隨著深入蒼莽山林,林寒強大的感知能力四散開來,他能覺察到越來越兇險的氣息,在周圍昏暗的密林深處潛伏著。

阿狸似乎也能感應到那些危險的氣息,它往往能夠巧妙避開,尋找最佳路線。

這一點,讓林寒嘖嘖稱奇。

果然,通靈妖獸都不平凡。

而且,根據古籍記載,通靈妖獸能夠自主修行,到了最後,甚至是化為人形,成為一道妖王甚至是妖皇。

想到了阿狸那純凈無暇的雪白色皮毛,還有那黑寶石般的明亮眸子,不知道,阿狸若是變換成人形,會不會是一位絕代傾城的大美人。

而就在林寒胡思亂想的時候,前方阿狸終於停了下來。

「吱吱!」

阿狸吱吱叫了起來,可愛的兩個小前爪指了指不遠處的一個山洞,明亮的大眼睛撲閃撲閃。

「你的意思是那山洞裡有能夠幫助我的東西?」林寒神色一詫,出聲道。

「吱吱!」阿狸頓時點點小腦袋。

下一刻,阿狸飛速跑到了林寒的腳邊,一個躥步,直接爬到了他的肩膀上,親昵地用小舌頭舔了舔林寒的臉龐。

小舌頭散發著一種奇異的清香,讓林寒微微迷醉,他啞然一笑,道:「真是個小狐狸精,小小年紀就知道誘惑人了。」

「吱吱!」阿狸立馬揮舞著小爪子,大眼睛滿是不忿。

而這個時候,林寒則是朝著山洞走去。

「嗡」

想到了阿狸後腿上的傷勢,林寒很謹慎,他靈魂力緩緩散發出去,感應著那山洞中的空間。

而幾乎就在這一瞬間,林寒頓時「看到了」,那山洞入口處,竟然有一頭青眼餓狼趴伏在那裡,似乎在看守著什麼。

林寒感應之下,那青眼餓狼,竟然是一頭妖獸,體內修鍊出了妖元力,最少有著武道六重天的力量。

這頭青眼餓狼若是跑到長雲村,恐怕將會引發一場災難,但對於現在的林寒而言,根本沒有絲毫威脅。

「噗」

林寒一個箭步踏入山洞中,那青眼餓狼還沒有反應過來,直接被一道劍光撕裂身軀,血液拋灑。

肩膀上,阿狸見此,頓時高興地吱吱叫了起來。

「看來,就是這條餓狼咬傷了阿狸你的後腿,不過現在,我幫你報仇了。」林寒輕輕一笑,釋放魂師天眼,將這頭青眼餓狼死去一瞬間散溢出來的魂魄吸收。

頓時,他感到自己靈魂力壯大了一分,靈魂力變強,連帶著林寒的感知力都是強悍了不少。

林寒朝著山洞裡面走去,在阿狸的帶領下,他來到了山洞的最深處,那裡,一座古樸的石台,上面印刻著無數繁雜的紋路,正佇立在那裡。

林寒眼神一亮,直接走過去。

他看著這座有著半人高的巨大古樸石台,看著那石台表面上印刻的紋路,竟然一瞬間心神被吸引了進去。

「噗」

幾乎就在一瞬間,林寒神色一白,猛地吐出一口鮮血,灑在石台之上。

「好強大的幻禁之力!」林寒神色微微駭然。

剛才他見到那石台上的紋路奇異無比,想以黃金神火來推演一番,但結果卻是靈魂力差點一瞬間消耗完。

林寒頓時明白,這石台有著不可思議的力量。

而這個時候,阿狸突然從他肩膀上跳下來,小爪子將石台下方一塊土地拋開。

「阿狸,那是什麼?」

林寒蹲下身,發現這神秘石台底下一邊,竟然有一塊古老的石碑。

仔細一看,碑上有文字!

「日月秘境」

四個大字,印刻在那古碑之上。

「秘境?」林寒心頭一動。

這個名稱他並不陌生。

他曾經看過不少古籍,知道靈武大陸上有著無數稱之為「秘境」的異度空間。

寵婚撩人:惑心首席太難搞 這些秘境,往往都是存在於一個單獨的小空間中,是一些古老年代強者坐化之地,同時也是無數武者想要進入尋找機緣造化的地方。

這些對於林寒原來來說,只是一個傳說。

但現在親眼看到那古碑上的大字,林寒頓時眼神一熱。

難道,這石台,具有傳說中的空間挪移力量,能夠讓自己進入了一個傳說中的神奇秘境中。

「吱吱!」

突然,阿狸拽了拽林寒的褲腳。

「阿狸,怎麼了?」

林寒朝著阿狸的小爪子指著的方向望去,他頓時看到了,那石台後方,有一具枯骨。

看其骨架,是一個妖獸枯骨。

此時,阿狸走到了那枯骨前,大眼睛中溢出一絲淚水。

「難道,這是阿狸的親人?先祖?」林寒暗暗猜測,頓時有所恍然。

看來,這石台,阿狸的先祖曾使用過,從其中帶出來不少寶物,因此阿狸才帶著自己來這裡。

「阿狸,別傷心了,以後,我就是你的親人。」林寒將阿狸柔軟的身軀抱起來,緩緩說道。

「吱吱……」阿狸用力點點小腦袋,親昵地在林寒懷中蹭著。

但下一刻,阿狸突然又跳下林寒的懷抱,從那枯骨中用小爪子扒出來了一塊銀色的令牌。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