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寶寶靠在山洞裡,十分疲憊。

「草他大爺,這破草給我害的這麼慘,要是沒什麼效果,我以後見一株拔一株。」

林寶寶生無可戀,胃裡宛如翻江倒海一般。

直到第二天清晨,林寶寶再次醒來,頭腦清醒了不少。

「六星武徒!」

林寶寶感覺到體內的靈氣,臉上終於出現了一點緩和的意思,這藥材畢竟不是系統給的靈丹妙藥,能有這樣的效果,已經讓林寶寶感到有些滿意了。

「十階靈根,就是牛!」

要知道,別人就吃掉十株,甚至數十株紫雲草,都未必能突破。

而林寶寶只吃了一株,就完成了突破,這就是十階靈根的作用。

「抓緊時間回宗門吧!我都有點想靈兒師姐了!」想到自己外出好幾天了,林寶寶就想快點回宗門。

走出山洞,看了一眼趴在山洞口,鼻腔臉腫的大狗熊,林寶寶踢了大狗熊一腳,示意它進山洞。

大狗熊幽怨地望了林寶寶一眼,屁顛屁顛地跑了進去。

……

「靈兒師姐!寶寶回來啦!」

林寶寶蹦蹦跳跳,似乎已經想到自己在白靈懷裡撒嬌的情形了,很誘人唉~

蒼嵐宗,此時白靈也在到處尋找林寶寶。

倒不是只是因為林寶寶這幾天不在蒼嵐宗,她很擔心。

是因為,這幾天,蒼嵐宗發生了一件大事!

遠遠地,林寶寶望見一道熟悉的白色身影,正在東奔西走,神色面帶慌張。

林寶寶開心地叫了出來:「靈兒師姐!」

熟悉的聲音,傳入白靈的耳朵,白靈當時身體一顫,猛地回頭,那對眼睛,彷彿要將林寶寶看穿一般。

「小師弟,你總算出現了!這幾天,你跑哪去了?」

白靈快步上前,一下將林寶寶抱在懷裡,林寶寶舒服地嬌吟一聲,雙手在白靈身上亂蹭著,神色一動:「靈兒師姐,這次寶寶去青石山脈玩泥巴了!」

「靈兒師姐要不要再給寶寶洗一次澡呢~」

白靈臉色一變,她沒有去接林寶寶的話。

她似乎有些難以啟齒,但最終還是問道:「寶寶,師姐問你一個問題,你一定要如實回答!」

「靈兒師姐問,寶寶一定誠實!」林寶寶道。

白靈臉上閃過一抹釋然:「好,蒼嵐宗的寶物,是你偷的嗎?」 「寶物?什麼寶物?」林寶寶一臉懵,他去青石山脈了啊!

他哪裡聽說過什麼寶物?

白靈一對漂亮的眸子一瞪,輕聲說道:「小師弟,你沒偷蒼嵐宗的寶物是嗎?」

林寶寶捏了捏白靈的臉蛋,奶聲道:「當然了,寶寶怎麼會做那種事情呢!」

白靈看著林寶寶的眼神,輕輕點頭,眼神帶著恨意:「小師弟我相信你,一定又是李虎搞的鬼!」

「靈兒師姐,到底怎麼了?」林寶寶十分茫然,他走的這幾天,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白靈,林寶寶,你們果然在一起!」

此刻,不悅的聲音傳來。

果然,是李虎!

李虎,王青,還有一名高大的中年男子,正在二人身後,冷冰冰地注視著他們。

「罪人林寶寶,你偷盜蒼嵐宗寶物,證據確鑿,我要廢掉你的修為,將你逐出蒼嵐宗!」

李虎身邊,那名中年男子開口喝道。

偷盜蒼嵐宗寶物?

好大的一頂帽子啊!

「夠了!你們明明就是誣陷小師弟,他怎麼會做出這種事情來!」白靈擋在林寶寶身前,不悅地望著面前的三人,現場的事情,也吸引了不少蒼嵐宗的其他弟子,眾人圍在一起,議論紛紛。

此時,李虎走了出來,指著林寶寶道:「林寶寶他前些天才將進入蒼嵐宗,而且這小子來歷不明,我早就看他有問題,就在今天早上,我蒼嵐宗的寶器堂,丟了五塊手鐲,三把寶劍,結果在林寶寶的住處,找到了丟失的寶物!」

「林寶寶,是偷盜宗門寶物的罪人!」

李虎指著林寶寶地鼻子,對各位宗門弟子說道。

「這小子跟著白靈師姐進來,就是為了我們宗門的寶物?」

「看上去人畜無害,沒想到,這小子竟然有這樣的心機?」

「真是個人渣,虧我之前還覺得這小子挺可愛的!」

不少宗門弟子開始議論起來,情況越來越不樂觀。

原來如此!

林寶寶看明白了,李虎這是誠心要和他林寶寶過不去。

「可笑,你們說我有罪,我就有罪?你們算什麼?」林寶寶剛正不阿,還以顏色。

然而,李虎站出來,指了指身邊的高大身影,傲然說道:「我們算什麼?這位乃是我蒼嵐宗的李霄長老,長老說你有罪,你敢反駁?」

「沒有證據,說什麼罪人,我相信小師弟!」白靈牽著林寶寶的手,無論如何,都會和林寶寶站在一起。

林寶寶心裡涌過濃濃地感動,道:「證據,我要看證據!」

李虎和王青對視一眼,李虎上前一步,冷吭一聲:「好,你要看證據,我們帶你去,各位師兄弟,我們宗門出了這種人,想必各位都是憤恨在心,請同我們一起前去,倘若林寶寶真的有罪,我們共同逐之!」

「好!我他么早就看這小子不順眼了!」

「走,我們也去看看!」

李虎三言兩語就帶動了現場各位弟子的情緒,不少弟子跟著眾人,前往林寶寶的住處。

「走!去林寶寶住處!」李虎喝道,眾人一同前去。

「小師弟,師姐可以相信你嗎?」路上,白靈戰戰兢兢地拉著林寶寶的手,她信任林寶寶,可心裡依舊有一些害怕,她害怕這件事真的是林寶寶做的,如果是這樣,她只能失去林寶寶。

她,捨不得林寶寶。

「當然可以。」林寶寶反手握住白靈的手。

……

蒼嵐宗的一處高塔上,沈通天和沈齊並排而站。

「這李虎,又在搞什麼名堂,連李霄都被叫了過去。」沈通天摸著鬍鬚,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樣。

「林寶寶,怕是有麻煩了。」沈齊平靜地說道。

「這個李霄,我就是抓不到他的把柄,有機會,一定要讓他從這個位置滾下來!」

李霄所做的事情,沈通天也是心知肚明,但是,礙於很多原因,沈通天遲遲沒有對李霄下手。

「伯父,今天,或許是個機會!」沈齊想到這裡,開口說道。

沈通天一怔,微微點頭,道:「齊兒,我們下去看看。」

「是,伯父!」沈齊回答。

……

一處青山上,有一間並不算大的小石屋,這就是林寶寶的住處了。

「林寶寶,你自己看!」

房間里,林寶寶的床上,三把閃閃發光的寶劍,遙相呼應,十分炫目。

白靈看到這裡,眼神微微一顫,「這是寶器堂的『天一劍』『龍泉劍』『太和劍』。」

蒼嵐宗,三大名劍!

這!

「林寶寶!你禽獸不如!」李虎指著林寶寶的鼻子,狂吼道:「蒼嵐宗三大名劍,全都讓你偷來,你這是要把蒼嵐宗挖空!」

王青喝道:「林寶寶,你是蒼嵐宗的千古罪人!」

「林寶寶!你乃我蒼嵐宗罪人,我廢你修為,將你逐出蒼嵐宗,你可有疑異?」

林寶寶雙眸一冷,他已經隱約猜到事情的經過,但是,這一頂大帽子扣在頭上,就算有口,林寶寶也很難說的清楚。

「林寶寶,你怎麼不說話了?」

「證據確鑿,無話可說了吧!」

「林寶寶,你這個敗類!」

「轟!」

李霄釋放氣息,那是八星武徒的氣息,氣息一出,眾人的目光,全都被李霄吸引過去。

李霄盯著林寶寶,手掌成拳,漸漸攥緊:「今天各位宗門弟子在場,我李霄就廢掉林寶寶的修為,為蒼嵐宗除害!」

「你敢?小師弟他是被冤枉的,這一切,都是李虎搞的鬼!」白靈檔在林寶寶身前。

李虎使勁搖頭,聲音略帶慨嘆:「師妹啊師妹,你為什麼看不清現實,他今日已經完蛋了!你為什麼還要護著他!」

「你說這一切都是我做的,那你告訴我,為什麼這三把劍,在林寶寶房裡,而不是我房裡!」李虎盯著白靈的雙眼。

白靈話語搪塞。

「事已至此,動手!」

轟!

八星武徒,這根本不是林寶寶能夠抵擋的實力,也絕非白靈能夠阻止的了的。

「廢了林寶寶!」

李虎雙眸瞪著。

眼看,李霄就要發動攻擊,此時,人群散開,林寶寶房間里,出現兩道熟悉的身影。

沈通天,沈齊! 「怎麼回事?」沈通天一入場,便是大喝一聲,將李霄的動作打斷。

李霄猛地一怔,一轉身,發現竟然是沈通天,臉色當時驟然一變,面帶恭敬地道:「原來是副宗主,李霄見過副宗主!」

蒼嵐宗副宗主,沈通天!

副宗主?

他喵的,這老頭是蒼嵐宗副宗主?

林寶寶見到沈通天,驚呼出聲:「死老頭,是你?」

死老頭?

林寶寶竟敢喊沈通天死老頭。

那可是蒼嵐宗副宗主啊!

沈通天尷尬一笑,道:「今天是怎麼回事?」

林寶寶一笑,大步走上來,盯著臉色難看的李虎,李霄二位,大聲說道:「今天的事情就是,李霄長老和李虎合夥暗算我,就這麼回事!」

「你胡說!」不等林寶寶說完,李虎便吼了出來。

李霄說道:「啟稟副宗主,罪人林寶寶,偷盜蒼嵐宗寶物,藏匿在住處,被我們找出后,還死不反悔,李霄懇請副宗主同意李霄,廢掉林寶寶的修為,將其逐出蒼嵐宗!」

「叮!異界紅包還有三十秒刷新,請在一天內獲取,逾期無效!」

腦海中,林寶寶忽然聽到系統提示音。

紅包!我去,刷紅包了?

林寶寶臉色驟然一變,管他什麼破事,紅包才是關鍵。

「叮!異界紅包還有三秒刷新,3,2,1.」

「刷新成功,請宿主獲取!」

林寶寶左看看,右看看,最後在一個極其尷尬的位置,發現了異界紅包。

「他喵的,能不能不要在這種場合,刷到靈兒師姐身上?」林寶寶心裡狂吼著。

那碩大的紅包,就刷在白靈的胯部,這種時候,林寶寶再去摸人家胯部,顯然不太好嘛。。。

但是。

樹沒皮,必死無疑!

人不要臉,天下無敵!

「靈~~~兒~~~師~~~姐~~~!寶~~~寶~~~該~~~怎~~~么~~~辦~~~啊!」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