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朝陽才八歲,就已經有了很嚴重的婦科病。

陸細辛剛開始以為是養母照顧不精心,後來察覺不對,就教小姑娘保護自己,教了她許多關於男女生理上的知識。

其實,陸細辛並不太確定,只是隱隱有些懷疑,告訴小姑娘這些事情,更多的是想讓她保護自己,為了以防萬一。

沒想到,還真用上了!

陸細辛趕到林家時,林母不在家,小姑娘一個人坐在凳子上,手裏拿着一把刀,手上全是血。

確定小姑娘沒受傷,陸細辛就往卧室走。

然後,就看到了躺在床上,渾身是血,被切了命|根子的林父。

陸細辛料理後面的事情,然後通過李爺爺把小姑娘送到了研究院。

那裏有着最優秀的心理醫生。

小姑娘身上發生了這麼大的事,陸細辛擔心會留下心理陰影,所以送她到心理醫生那邊,慢慢調節。

沒過多久,研究院那邊就傳回消息,說林朝陽智商很高,但是有着很嚴重的心理問題,有反社會人格障礙傾向。

不過,因為小姑娘還太小,不能確診。

小姑娘意志力出乎意料的堅定,且心房很重,心理醫生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勉強攻破一點心房。

這對後續的治療非常不利。

最最重要的是,小姑娘才這麼小,身上就充滿死氣,毫無生存意念。

是陸細辛親自去了研究院一趟,和林朝陽交流,告訴她要努力活着,學習本領。

小姑娘歪著頭問她:「學本領有什麼用?學了本領就可以待在細辛姐姐身邊了嗎?」

陸細辛勾了勾唇,點頭:「對,學了本領,就可以保護細辛姐姐,永遠待在細辛姐姐身邊了。」

「好。」小姑娘重重點頭:「我會努力學本領,保護細辛姐姐,永遠跟細辛姐姐在一起。」

陸細辛重新給她起了個名字,叫朝陽,象徵新生,永遠充滿朝氣,蓬勃向上。

因為林朝陽的特殊經歷,陸細辛不贊同她進娛樂圈。

娛樂圈太複雜,希望她能找一份安穩的工作。

陸細辛坐在沙發上,之前見到林朝陽的欣喜已經不見,只剩下冷然。

見此,林朝陽不敢撒嬌,鬆開陸細辛,垂著頭,像個犯了個錯誤的小孩子:「細辛姐姐,我這次過來,一是保護你,二是進娛樂圈,我喜歡站在萬人中央,喜歡眾人矚目的目光。

細心姐姐,我滿18歲了,已經是個成年人。你說過,我成年之後,就可以自己做決定。」

陸細辛微頓,眸色漸漸轉暖,周身不怒自威的銳勢也鬆了下來。

這世上,每個人都是獨|立的,沒有誰能為別人做主。

即便是打着為人的好的名義,也不行。

朝陽既然想進娛樂圈,那就進吧。

她總能護得住。 臨近七月中旬,選秀首次檢驗開始了,婉妍一點沒把這次選秀放在了心上,皇后則很重視兩位赫舍里氏的貴女,兩位貴妃則坐在了承乾宮,婉妍皺巴著眉頭,聽著嬤嬤們開始說著儲秀宮的消息。

「佟妹妹,你別擔憂,這兩個貴女不想進宮,噶布喇還不會給皇后找麻煩,畢竟,皇后已經有喜了,算了算月份,下個月才會說的,畢竟,前三個月是不能說出來的。」鈕祜祿貴妃冷笑起來。

婉妍嘆口氣:「哪兒人不想進宮,等到了皇後娘娘生下的若是格格,赫舍里氏的閨女還是要進宮的。」

婉妍對於那兩人沒啥好印象,噶布喇是個無利不起早的,只要皇后沒給他帶來好處,絕對會送了人進來的。

「鈕祜祿姐姐,選秀是該挑選幾個不錯的,伺候阿諢是規矩,我沒什麼好說的,若是專門挑選了赫舍里氏的秀女,我可就不覺得好了。」婉妍無奈的說道。

兩位貴妃在說話時,翎坤宮的石榴出現在了門外,讓山竹通病一下,說是皇後娘娘有事情請兩位貴妃過去。

山竹進大殿去回稟,婉妍聽了感到奇怪,皇后是要做什麼?

「佟妹妹,咱們先過去看看吧,應該是為了選秀的事兒,今年的第一次選秀居然是皇后親自篩選,這個是絕無僅有的。」鈕祜祿貴妃了解了不少選秀的事兒。

呃呃呃!

婉妍冷笑起來,皇后對選秀還是很重視的,趁機挑選了幾個能對抗婉妍的秀女,今日讓兩位貴妃過去,算是孩子給了皇后底氣,希望能對婉妍宣戰了。

婉妍坐在了馬車內,鈕祜祿貴妃把一杯溫茶放在她的手邊。

「鈕祜祿姐姐,這次的事兒….」婉妍很是無奈的看著鈕祜祿貴妃。

「皇後有喜了,咱們是該退了幾步了,總不能在這個檔口找皇后的麻煩的。」鈕祜祿貴妃有自己的想法,趁著皇後有喜的機會,多招攬一些奴才,等到有事兒,還能溝通一個消息的。

婉妍無奈的笑了笑:「鈕祜祿姐姐,我總覺得皇後娘娘是來者不善,大概是想讓我看清現實吧。」

康熙對婉妍越發的維護了,在承乾宮的周遭,沒怎麼安放宮妃,只有與她的關係極好的幾人,這些人大多沒有了聖寵,更是樂意與婉妍說說話的。

皇后最開始是對這幾人進行了圍追堵截,讓幾人的身體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傷害,對皇后非常的防備,鈕祜祿貴妃更是站在了婉妍的身邊,兩位貴妃是強強聯手,瞬間就親近了承乾宮這邊了。

「婉妍,一會少說話,儲秀宮的裡面,有幾個還是容顏不錯的。」鈕祜祿貴妃提醒起來。

婉妍點點頭,表示自己明白了,馬車停在了翎坤宮的院落裡面,剛剛下了車子,便瞧見了一隊隊的秀女恭敬的站在了院落中,等待進入殿內進行篩選。

婉妍與鈕祜祿貴妃一一同走進了殿內,瞧見皇后正在翻看著秀女的名單。

行禮后,皇后樂呵呵的把秀女的名單交給了二人,希望二人從裡面挑選幾個不錯的進宮。

「兩位妹妹,這些秀女算是極為出色的,若是可以多為萬歲爺留下幾人,算是咱們做的好事兒了。」皇后直接點名了。

前面幾次的選秀,由於前朝的勢力,大部分進宮的宮妃都是大姓人家的秀女,大多是太皇太后在世時,進行挑選入宮的。

「娘娘,聽說有兩位赫舍里妹妹,您看….」鈕祜祿貴妃阻止婉妍說話,直接詢問道。

「鈕祜祿妹妹,這二人就不用管了,她們都會婚配下去,昨日,我已經與萬歲爺說了,這二人會婚配給有能力的侍衛。」皇后更希望自己家族的妹妹們能去當嫡妻,不是當後宮的庶妃。

赫舍里庶妃已經有一個了,不光沒有出彩的,最近因為殿內太過炎熱,已經來了幾次翎坤宮,皇后出手幫忙,卻只能偶爾打打變故了。

「娘娘,我瞧著這些人大多是京城內有名的名媛。」婉妍有個妹妹,在之前辦理了免選,挑選人家的時候,特意打聽了這些秀女的身份,看看是否有人已經準備辦了免選,準備訂婚的。

「廖嬤嬤,讓秀女進來吧。」皇后直接說道。

婉妍趕緊翻開了名單,發現了好幾個比較熟悉的名字,這幾個人都是康熙的宮妃,她心理便明白了,皇后是在警告她。

鈕祜祿貴妃坐在旁邊,冷冷的看著對進來的兩黃旗的秀女,隊伍裡面有上輩子投靠了皇后的兩位貴人,不光害的她無法生育,更讓胤礻我的額娘早逝,算是鈕祜祿家族最大的傷痛了。

「兩位妹妹,這幾位可是這屆選秀裡面,最耀眼的秀女,本宮捉摸著,若是能留在宮內是最好的了。」皇后看向兩位貴妃說道。

秀女們在做著女紅,側耳聽著皇后和兩位貴妃的談話,得知會從她們中間挑選幾個得力的進宮,紛紛想把自己最好的一面表現出來。

「娘娘,萬歲爺是把選秀的事兒交給您了,連太後娘娘都沒有插手,鈕祜祿姐姐與我插手,有些越了規矩。」婉妍才不會插手呢。

婉妍不喜歡被皇后捏著,總是被當做擋箭牌,皇后之前利用了她當了多少事兒,甚至在女眷中間,都有她飛揚跋扈沒規矩的流言。

「佟妹妹這話說的有些錯了,本宮是皇后,兩位貴妃確是本宮的左右手,我若是有事兒忙不完的話,你們二人應該頂上來的。」皇后看向兩位貴妃說道。

佟貴妃無奈了,皇後娘娘明顯是在背後使壞的。

為了能夠躲避皇后的算計,佟貴妃只能這麼做了。

「娘娘,您與鈕祜祿姐姐說說便是了,我需要照顧哈豐啊,沒有時間能夠顧慮這些的。」婉妍看向皇后說道。

話畢,秀女們很是詫異,外面都說,婉妍是個喜歡權利的,每次都是在背後使壞,如今,她們瞧見的,確是另外的一個樣子。

。 ,

第118章

這一洞,比較遠。

所以,不步行。

一行人,坐了四輛電瓶車,到果嶺那邊去。

宋三喜坐了第一輛車,先行。

這是連球手、球童也就坐兩人的電瓶車。

李正剛他們,隨後就到。

宋三喜,先到了果嶺那邊。

不去草叢裡找自己的球,反而上了果嶺,把錢永宏的高爾夫撿了起來,往回走了。

錢永宏等人到達,大驚失色。

李正剛皺著眉頭,不解其意。

但知道,宋三喜現在做事,與以前不一樣了。

他,肯定有他的理由。

王輝冷哈哈一笑,冷嘲道:「宋三喜,這就是你贏的方式嗎?把高爾夫球吃了,讓錢哥無球可打,算是輸?呵呵傻了吧你,錢哥的球位置變化了,你在蓄意破壞規則,是你輸了!」

黃長勇陰冷的笑了,雙手抱著肩膀,點點頭,「宋三喜,你確定輸了,給錢還是給車?我似乎,有點等不及了。」

錢永宏冷道:「但凡你能記個大概位置,把球放下,我能不計較你,而是完整的打完這一洞。這算是,我的大度吧?」

宋三喜微微一笑,拿起球,站到果嶺邊的路上來。

路,是水泥硬化的。

他,在電瓶車的工具箱里,摸了一隻小鎚子出來。

啪啪兩下,把那隻高爾夫球砸開。

破爛的高爾夫,就在冬日陽光下,赫然裡面有東西。

宋三喜把鎚子一扔,起身,淡道:「錢哥,原來圈中高爾夫高手,也要作弊?我贏了輸了,自有人評判。休息中心,我在那裡等。」

說完,頭也不回,大步踏上電瓶車,道:「回去!謝謝!」

電瓶車啟動,拉著他,朝來路而去。

點上一支煙。

風吹來,發飄飄,大衣動蕩。

高大的身影,滿滿的都是氣質。

現場,錢永宏三個,尷尬了。

錢永宏一額頭的汗水,臉都憋紅了。

黃長勇,目瞪口呆,渾身顫抖,淡疼起來。

王輝,更是無地自容。

這,就是他作的弊!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