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父皺皺眉頭,調低了電視的音量,轉頭看向自己的大女兒,神色之間有些無奈。

《我真是來交換的》75.然而天父並未體恤好人 羅道的天賦絕對是玄黃位面有史以來最強的一位。

羅道的出生,玄黃帝國一片喜慶,在羅府的老部下眼內,羅青山終於有繼承人了。

實質上,這傢伙出世,都是王嵐熙帶。

羅青山更願意教導女兒羅白樺進入修行。

一顆大道金丹入肚,羅白樺開始修鍊羅青山為她量身定做【先天六煉功】,屬於先天童子功的進階功法。

這功法比羅青山當初摸索修行強太多了,根本不需要再走羅青山的千功煉體老路,而是一功法就能媲美當初他所有的功法。

羅青山走過的路,其他人基本上難以再走。

但他站立在天花頂的時候,以境界反推演功法,並設定功法效果的天花頂是完全沒有問題的。

後來者,只需要按部就班修鍊即可。

否則,虛空心臟這奇特的以身為種,就不是別人能否修鍊出來的。

畢竟,虛空心臟的誕生很奇妙,充滿著偶然性,甚至是唯一性,難以複製。

「【先天六煉功】也不差,不過,所需要的資源與天賦,不是一般人能修鍊。」

羅青山也沒有將它設定為家傳功法,而是將它放置在玄黃智腦上,任何人都可以修鍊,但是需要到達一定的要求,才可以購買。

而且,他也做出了點評,將功法的修鍊難度設置到最大,功法所需要的資源,也列舉了清單。

摒棄以往一貫的傳承規則,武布天下,就是希望玄黃未來的修士可以更加強大,也可以打下最堅實的基礎。

觀念的轉變是最難的,鍊氣士成立真宗聯盟會,為的就是打破這種屏障,但實際上很多宗門內部對於修鍊的功法還是有一定的嚴格規定。

不同的功法代表著不同的流派理念,若是山海宗弟子修鍊了太玄宗的核心功法,這是一種大不敬的行為。

這種行為在宗門內部,絕對是受到打壓。

羅青山不同,他是山海宗弟子不假,同時也是玄黃帝國的皇帝。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他已經獨立出來,自成體系。

他只要不大肆宣傳山海宗的核心功法,破壞山海宗的利益,自己創造的功法傳給誰,山海宗內部也不會說什麼。

「【虛空混沌經】、【九煉不滅體】未必適合其他人修鍊。重新修訂兩部功法,梳理我的鍊氣體系,闡述我對道的了解,宣貫玄黃,這是很有必要的。」

「暗黑浩劫已經開始,玄黃天地暫時被我修復晶壁,並重新設置了時空防禦系統,暫時不會被暗黑浩劫波及。對於玄黃來說,最珍貴的就是時間,借用這段時間,內修內功,提升玄黃鍊氣文明素養,大規模建立不同層次的鍊氣士強者,是玄黃天地最好的反饋。」

羅青山一直在推動此事,強令搬遷真界完成,這是第一階段。

未來圍繞著玄黃本土的三十六顆修鍊星球,將會串通一起,形成大星世界。

同時,未來將會涉及到一系列的人口資源分佈,修鍊環境資源分配等問題,需要各大宗門與玄黃帝國的協商,形成一個全新的修鍊文明制度。

以預防內卷消耗資源,防止文明內部間過度爭奪、殺戮、破壞等行為,並建立起一致對外的時空規則。

這件事一直都在推行,真正在驗算未來玄黃文明可實行制度的是各大真宗的靈智核心繫統與玄黃智腦在執行,這會涉及到了文明的修鍊發展、時空、輪迴、命運等因素,不能出差錯。

也不會記得下來。

這註定是一個需要漫長時間實行的戰略性計劃方案。

關乎文明的興衰發展。

……

深淵。

暗黑颶風降臨。

「我們佔據的數萬位面,已經被摧毀了七成,這次暗黑浩劫比我們想象中還要恐怖。」

路西法面色凝重,手中的戰報告訴他,這一次暗黑浩劫降臨,會摧毀九成以上的時空文明。

時空文明發展很快,但是惡果終於在暗黑浩劫中暴露出來。

「九大界域,因為有暗黑地獄界域的存在,暫時欺騙了暗黑虛空怪物的嗅覺,但這時間不會太久。」

深淵之主撒旦已經沒有以往的平靜。

誕生數億年以來,從沒有像這一次般如此驚慌。

深淵未必能安然無恙渡過這次暗黑虛空颳起的颶風。

「與暗黑勢力的協議,只是寫在紙面上,如果我們頂不住,這群暗黑怪物率先將我們深淵給吞噬了。」

路西法儘管知道,不能再深淵之內談論暗黑協議,這會留下信息記錄。

若是被一些強大的時空勢力知曉,將他們定性為暗黑墮落者,他們面臨著無數時空位面的絞殺。

只是,到了如今,深淵龐大與臃腫的體系,若圍繞著深淵外圍的時空位面擋不住這一波暗黑浪潮,他們面臨的局面將會是極為悲慘。

深淵之主撒旦:「吾等本是惡魔,與暗黑怪物無二。身處暗黑虛空,與身處深淵又有何二?」

路西法震驚看向深淵之主撒旦。

「這是對吾等命運最後的救贖。」

「萬不得已,何處活著不是活著?為何一定要淪為怪物的血食?」

深淵之主身上的暗黑本源氣息越發濃烈,深淵位面誕生的眾生,本身就無限趨向暗黑,靠向暗黑力量,厭惡光明。

墮落暗黑,擁抱更多。

他們已經追逐了數億年的永生不朽夢,到頭來,只是被捆綁在深淵諸神體系中的可憐蟲。

數億年的等待,唯有無盡的孤獨伴隨。

神心已經變質。

若非萬不得已,深淵之主撒旦絕對不會說出這句話。

這表明深淵之主已經與深淵的意志都達成了一致的意向,想好了未來糜爛的戰局出現做出的應急方案。

暗黑地獄的歸來,並不只是彌補一個界域的存在,更多的是一顆暗黑的種子,一道暗黑指引。

「根據情報顯示,玄黃羅青山解決了時空穿梭隱患,並且成功改造了玄黃文明內部勢力,他們躲過了這一次暗黑浩劫的襲擊。」

路西法面色陰沉,這情報並非他想要得到的,深淵從沒有像今天這般擁有強烈的願望吞噬掉玄黃文明,哪怕是藍白文明這般強悍的文明,都沒有讓深淵暗黑諸神如此心懷悔恨。

他們錯失了最好解決玄黃鍊氣士的時機。

這種時機,現在用力量都彌補不了。

當初聽從金烏陸翎的話,真正與玄黃決一死戰,羅青山都未必能阻擋暗黑諸神的步伐。

但是,深淵退縮了。

在巨大的傷亡面前,他們退縮了。

損失一個地獄域界陷入虛弱,其實對於深淵的暗黑諸神的打擊並沒有想象之中那麼巨大。

只是在深淵諸神的爭吵之中,他們就算拿下玄黃文明,也會被光明聖山趁機進攻,最後可能將深淵數億年的打下的江山毀滅。

「玄黃崛起,出乎我們的意料之外。玄黃天地誕生了莫仙這位古老的輪迴者,誕生了羅青山這位天眷者,這是時也,也是命也。」

深淵之主撒旦也感嘆道,玄黃的崛起太快了,數千年的時間在他們眼內,不過是沉睡片刻的工夫。

「事已至此,已無退路,唯有硬拼,實在沒有了出路,那就墜落暗黑的深淵,化為暗黑惡魔。」

深淵之主撒旦狠聲道:「吾若轉化為暗黑,必定成為暗黑君王,吾必將帶著億萬大軍殺向玄黃,將鍊氣士文明吞噬,方已解決吾心中大恨。」

路西法點點頭,眼中閃爍著異光。

他非深淵惡魔……

光明聖山卻與深淵文明出現兩個不同的處境。

天使位面掌握光明聖潔之力,天生克制暗黑力量,對於暗黑虛空怪物天生有針對性。

天使位面誕生大量的天使,不斷地在虛空之中與暗黑虛空怪物戰鬥,光明與暗黑之戰,竟然不落下風。

更為可怕的是,天使位面斬殺一頭暗黑虛空怪物,就獲得一絲光明救贖的力量,很接近功德之力,卻與功德之力有極大的差別。

橫列在天使位面太空之中,一艘比星辰還要強大的戰艦,正在成形,而無數天使不斷地加班加點製造這龐然大物。

強大的天神不斷地侵略其他位面,取走這位面本源太陽,用以提供神聖時空戰艦的動力。

盜取來的太陽還需要經過天神的加工,壓製成太陽能源核心,嵌入神聖時空戰艦的時空陣法之中,以時空之力將太陽能源核心隔離。

否則,世間少有物質能抵擋數億度的太陽溫度。

13顆位面本源太陽核心嵌入完成後,這艘神聖時空戰艦已經完成了九成九,就等著光明聖山降臨,完成最後的中樞掌控。

戰艦狂暴的力量,差點將時空晶壁給撐爆。

「有此神聖時空戰艦在,已經無畏暗滅形態的怪物了。」

光明聖山之主豪氣衝天,這一步棋,算是自己走對了。

但是,光明聖山也損失了數億年來,無數生靈積累的信仰。

正是這些信仰,才是支撐神聖時空戰艦的骨架,完成了這件偉大的作品。

「偉大的主,是否進入測試階段?」

光明聖山之主卻是猶豫了。

這件秘密武器,若是提前暴露,並不能給光明聖山帶來巨大的收益。

製造這種級別的武器,已經耗盡了光明聖山的底蘊。

7017k 「從今天開始,我就是你們的新主上。」

暗紫色長袍年輕人來到羅克郡城六翼黑勢力部大廳上,面對着台下那數十分部要員。

「你們可有什麼意見?」

明明只是一個看上去還很年輕的人,可無論是眼神還是語氣都讓下面這些不知經歷過多少大風大浪的老狐狸們感到沉重壓迫。根本就興不起反抗的慾望。

「敢問大人,布魯斯特大人現在在何處?」

最終,還是有一位身居分副部長的人開口提問。

他們周圍圍着的是三位黑袍人,每個人渾身上下都散發着和那台上年輕人同樣可怕的氣息。

甚至他們都懷疑這群是不是神眷者之類過來抄他們家的。

「布魯斯特?哦,就是那個原黑勢力部總部長嗎?嗯,他現在還好好地在我那邊做客,如果你們想要見他,隨時可以跟我說哦?」

年輕人玩味地一舔舌頭:「不過到時候可能還要勞煩提出者去我那邊看看才行。」

那提問人瞬間如墜冰窟,渾身發抖地說到:「不敢!大人既然說了,那布魯斯特肯定就沒事,我等也算是可以安心為大人服務了。」

「能有這個覺悟確實很值得讚賞,等我不久后將六連諸峰也納入囊中后,你就隨我去六連諸峰擔任要職吧。」

年輕人開玩笑地說:「不過我還不太清楚你們六翼內部職位劃分呢,到時候你想要什麼就直接跟我說,我會盡量滿足你的。」

「多謝大人!大人恩典在下永生難忘!」

沒人對這在年輕人面前嚇得瑟瑟發抖的分副部長感到恥辱,因為他們甚至連一句話都不敢說。

而當年之所以加入六翼,本就是抱着跟着強者走,在這偌大羅克郡城中混一口飯吃而已。

如今有一個自稱是接受布魯斯特委託,前來接管羅克郡城黑勢力分部的恐怖人物,他們自然還是會選擇服從。

早在一個多月前,由於布魯斯特不告而別,導致這分部還有些擔心。

可直到這個年輕人堂而皇之出現在這分部,並且憑藉他自己和身後三位黑袍人的威壓長驅直入直接來到這象徵掌權者王座上,而後從容地通知所有分部幹事前來這裏集合。

「嗯,其他人沒什麼意見了嗎?我可是很開明的。如果有什麼意見就不要藏着掖着了,直接說出來吧。」

感覺不像是在徵求意見,更像是在耀武揚威。

試圖在今天給所有人一個下馬威,方便今後統治、管理這羅克郡城龐大地下王國。

「喂!說到底你到底是什麼人!?」

終於,黑社會分部部長站起來,直視帶着笑意的年輕人。

這位分部長臉上有一條長達十公分的刀疤,渾身上下長著光是看到就令人生畏的小山般鼓起的肌肉。

他之所以可以穩居黑社會分部長數年之久,也是因為他那暴脾氣和強大實力,可以鎮住其他所有不同於六翼的派別。

聽說這狠人之前還揚言就是皇甫珪要是敢和他赤手空拳打架,就能將這【帝國之劍】硬生生揍死。

當這些在年輕人地下低頭的人看見他站起來后,心中不知為何多了很多期待。

「還有!你憑什麼證明你得到布魯斯特老大的命令,過來接管我們黑勢力部?如果沒有,我第一個不服!」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