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煙兒立即冷聲道,「如果你和衛少煌拿得到我還用得著叫蘇豪么!」

申屠光為難道,「我這不是在主持玄磁結界么,暫時脫不開身。」

「那就別廢話,難道你還想殺了這些金背猿再拿不成!」柳煙兒冷哼。

衛少煌苦笑,「我的戰神劍可沒有擊殺它們的能力。」

「金剛子?當初申屠光想搶衛少煌的東西不正是叫金剛子么!」蘇豪看著懸崖下的山洞想道。

「我可以進去,但這金剛子夠多的話能不能分我一顆!」蘇豪直接瞭然道。

「這就是我為什麼討厭你的原因,你說你一介凡夫要這東西有何用,難道拿來當飯吃?開什麼玩笑。」申屠光不屑道。

蘇豪雙臂抱肩笑道,「想要馬兒跑又不想讓馬兒吃草,那我就恕難從命了。」

柳煙兒苦笑道,「蘇豪,申屠光這次說得對,金剛子只有武者才能使用,你拿了也是無用。這樣吧,如果血菩提之事你能過得了掌門那關,我柳煙兒保你一生富貴平安,如何?」

蘇豪搖頭,「我就要那金剛子,其他免談!」

「你!」柳煙兒這回有些生氣了,「就依你所言,我看到時候你怎麼保住你身上的金剛子。」

「這不勞柳師姐擔心了,我就想知道山洞裡面還有沒有其它金背猿。」如果裡面還有金背猿,蘇豪打定主意頭也不回地離開這裡。

「有早就出來了,放心吧。」柳煙兒肯定道。

「好嘞!我去去就回。」蘇豪說完身形一竄就進了山洞。

洞內十分空曠,一種鑲嵌在洞頂上的發光石頭把山洞照的通亮,蘇豪一路疾奔都沒有發現什麼可疑的東西,直到山洞的最深處蘇豪才看到了一張巨大的石座,石座上放著一小堆拇指大的圓形骨頭,正是柳煙兒所說的金剛子,竟然有幾十顆之多。

「這麼多?我才要一顆豈不是太虧了!」方才蘇豪還覺得自己有趁火打劫之嫌,現在覺得自己好傻。

蘇豪拿起一顆金剛子放到眼前仔細觀察,發現這金剛子和上輩子吃的剛果十分想象,很難想象這是骨頭。下一秒意外發生了,腦門處忽然傳來一陣清涼,拿在手上的金剛子就呼地被吸入腦門消失不見。

蘇豪被嚇了一大跳,「剛才是怎麼回事,好像金剛子被我的腦門…吸進去了?這種情況只有一種原因可以解釋,就是剛開啟的上丹田。」

蘇豪有些后怕地摸著自己的腦門,卻有沒發現任何異樣,想了想后再拿起一顆金剛子放到眼睛前,下一刻腦門處又傳來那種清涼,這回蘇豪終於發現自己的腦門彷彿開了一個洞,一股強勁的吸力從腦門透出,下一刻這顆金剛子又被吸入腦門處。

「撐死膽大的餓死膽小的,這金剛子不吸也吸了,乾脆這堆金剛子都吸了,留幾個用來交待柳煙兒他們就行了,估計他們也是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知道洞里有金剛子,卻不知道有多少,不然就不會這麼放心讓我進來拿了。」蘇豪內心權衡道。

蘇豪的上丹田似一個餓了三天三夜的人,對所有的金剛子都來者不拒,沒一會後,幾十顆金剛子就只剩下五顆了,蘇豪果斷停止吸收。

迅速把剩下金剛子放好在布腰間,蘇豪再查找了一翻周圍,怕有遺漏,只是金剛子倒是再沒有發現,卻在某個角落的石窩上找到兩隻毛茸茸的金背猿幼崽。

「似乎是剛出生,眼睛都還沒有睜開!」蘇豪看了一眼后便不再感興趣,飼養妖獸他聽說過,但是他現在連自己都吃不飽,養個妖獸不是徒增麻煩嗎。

「話說外面那些金背猿好像不簡單啊,絕對不是九品九段那麼簡單,之前追殺衛少煌的那隻九品九段的金背猿才兩米高左右,而且氣息也沒這麼強大,但不是說試煉谷不會有超過九品的妖獸么,這其中一定有什麼緣故。」蘇豪沉吟道。

最强神醫混都市 「嗚嗚!」這時耳邊忽然聽到幾聲有氣無力的叫聲,蘇豪循聲望去,看到的卻是一堆骨頭,聲音就是從裡面傳出的。

蘇豪用多蘭劍揭開那些亂七八糟的骨頭,終於在骨頭堆下發現發出叫聲的東西是什麼了,出乎意料,竟然也是一隻金背猿幼崽。

「怎麼這裡還有一隻?自己爬過來的?」蘇豪疑惑地看著這小東西,這隻金背猿幼崽不過拳頭大,比剛才那兩隻人頭大的要小得多,用袖珍來形容也不為過。

那兩隻人頭大的金背猿幼崽明顯被照顧的很好,這隻袖珍的金背猿幼崽就要凄慘的多了,全身髒兮兮的不說,竟然是瞎的,兩隻白眼球轉啊轉就是找不到蘇豪所在的方向。

「原來你是被它們拋棄的,怪可憐的,不過或許這就是你的命吧!」蘇豪嘆了一口氣說道。

蘇豪剛想起身離去,卻發現這小傢伙的雙眼忽然流下了兩行血淚,嗚嗚聲音中帶著哀求,它似乎知道蘇豪要離去。

蘇豪終究不是無情之人,不屬於這個世界的靈魂也決定了他不會像土生土長在這個世界的人一樣無比仇恨妖獸,在他看來,凡事應分兩面看,野生的妖獸當然兇殘,但是也有許多從小被飼養大的妖獸一生對主人忠心無比。

「見你還挺可愛的,就權當帶回去跟妹妹玩耍吧!」

蘇豪說完便一把抱起沒有絲毫抗拒的小不點便迅速消失在洞中。 蘇豪以最快的速度出了山洞,發現金背猿與柳煙兒兩方還在僵持,他方一出現,就被十三雙眼睛緊緊盯住。

柳煙兒立即心切道,「拿到東西沒有,蘇豪!」

蘇豪拍了拍自己腰間道,「放心,都在這裡呢!」

「很好,你先撤,我們後面跟上,就在出口匯合吧!」柳煙兒喜道。

申屠光卻喝道,「煙兒,萬萬不能讓他先撤,難道你忘記之前朱果樹的事了嗎!」

「這點你大可放心,我已經在他身上施了追蹤印記,無論他藏到哪我都能找到他!」柳煙兒大手一揮,示意蘇豪快走。

這時原本猛烈攻擊玄磁結界的九隻金背猿忽然同時停下了動作,眼神疑惑地看著蘇豪,準確來說是看著被蘇豪抱在左臂彎的小不點。

「什麼情況?」蘇豪不明所以地看了一眼懷中的小不點。

九隻金背猿中似乎最年長的一隻抬起手指了指小不點,然後又指了指蘇豪,手掌不耐煩地扇了扇,那意思似乎是讓他快點帶小不點離開。

不是錯覺,蘇豪敢肯定他從這些金背猿的眼神中看到了深深厭惡,就是那種似乎多看一眼小不點就覺得噁心的神情。

蘇豪不欲理會這些神經質的金背猿,緊抱小不點直接狂奔,用了大約兩刻鐘的時間重新回到出口處。

蘇豪把小不點放在大石頭上,小不點似乎也感覺到周圍的環境不一樣了,轉著白色眼珠不停地看著周圍,眼睛雖然看不到任何東西,但它依然顯得很高興。

「是什麼原因讓你的家人如此討厭你呢?」蘇豪摸著小不點毛茸茸的頭頂說道。

沒一會,一道虹光從樹林飛出,柳煙兒他們也緊跟撤了出來。

蘇豪疑惑道,「那些金背猿沒有追來?」

柳煙兒臉色淡定道,「放心吧,它們追不出來的!」

申屠光不耐煩道,「廢話少說,速度把東西交出來!」。

蘇豪懶得跟申屠光糾纏,從腰間掏出五顆金剛子,然後說道,「我在山洞裡找到的全部金剛子都在這裡了。」

「怎麼才五顆,我師尊說金剛洞已經有五百年沒人進去過了,起碼有數十顆才對啊。」這個結果讓衛少煌難以接受。

「我進了山洞后就一路往深處進發,找了一遍后才從一張巨大的石座上找到這些金剛子,確實只有五顆。」蘇豪立即開啟忽悠模式。

「老實交代,是不是你藏了一些?」申屠光懷疑道。

「誠信乃合作之根本,我蘇豪也不是第一次與你們合作了,你們說我蘇豪哪次讓你們空手而歸過!」蘇豪神色悲憤,「如果你們不相信,給你們搜身又如何!還有,我還沒蠢到在路上把金剛子藏起來,明天就要出谷了,我又時刻被你們監視著,難道我要把那些金剛子留在這谷里發霉?」

「好了,蘇豪是聰明人,他的目的已經達到,沒有必要再欺騙我們,畢竟火劍真人得到關於金剛洞的信息是五百年前的,有出入也是正常之事。」柳煙兒說道,「不過,這搜身還是需要的,也好讓申屠光和衛少煌安心,你說是不是,蘇豪?」

蘇豪身上除了朱果和辟穀果就別無他物了,【生命藥水】也已經被他收回裝備欄,不怕被發現,但搜身對於被搜身的人來說本身就是一種恥辱,所以他依然裝作悲憤道,「我沒意見,不過被男人摸身我會噁心到吐,你們看著辦吧!」

「你!」申屠光被蘇豪氣的說不出話。

衛少煌則是滿頭黑線,這小子腦子裡裝的都是些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

「我懷疑你就是故意的,不過本大小姐就勉為其難吧,這次便宜你了,如果還有下次我定把你給剁了喂妖獸!」柳煙兒狠狠道。

「誰占誰的便宜還不一定呢!」蘇豪心裡不屑道,不過他不敢把這話說出,搞不好柳煙兒現在就剁了他。

柳煙兒動作乾脆利落,沒一會就把蘇豪衣服搜個遍,「除了之前他得那顆朱果和一小袋辟穀果就別無他物了。」

申屠光依然心存懷疑了,「我總感覺他藏了東西!」

蘇豪無所謂道,「如果你們還是不相信的話,我不介意脫光的!」

衛少煌注意到柳煙兒額頭的青筋已經開始暴跳,趕緊圓場道,「我們相信柳師姐,不用再搜了!」

五顆金剛子,柳煙兒兌現約定分給了蘇豪一顆,申屠光分得一顆,柳煙兒自己拿一顆,剩下的兩顆給衛少煌,因為金剛洞的信息本來就是他提供的,他理所當然笑納了。

「終於忽悠過去了!」蘇豪倚在大石上伸了個懶腰,折騰了一天的他也感覺累的夠嗆,沒一會兒就閉目養神起來。

然而蘇豪不知道他被柳煙兒搜身的一幕已經在谷外引起了掀然大波,多少年輕男弟子心目中的女神竟然就這樣摸了一個男子的身,看到這一幕的年輕男弟子彷彿被觸碰到逆鱗一般,徹底怒了,紛紛叫囂要等蘇豪出來讓他好看。

「掌門師兄你看到沒有,這小子簡直就是卑鄙下流無恥之輩!」五雷真人憤怒地指著觀天鏡說道。

柳長風微微笑道,「這算不得什麼卑鄙之事,況且也是煙兒要搜人家身的!」

五雷真人依然恨道,「我是煙兒的師傅,她的一言一行都關係到我這師傅的臉面,煙兒無錯,都是這小子在搞鬼,回頭我定要讓他叩頭認錯。」

「這些都是小事!」柳長風擺擺手,繼而目露寒光道,「金剛洞留在試煉谷始終是個隱患,等破了試煉谷結界,我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抹平金剛洞。」

「掌門師兄言之有理,相信這一天很快就會來臨了!」五雷真人頓首。

夜幕降臨,閉目養神的蘇豪突然睜開雙眼,目中似有電光掠過,經過一個時辰的休息,他的精氣神再度重回巔峰。

坐在大石上的小不點一見蘇豪睜開眼睛,就嗚嗚直叫,似要表達什麼,然而蘇豪看了半天也搞不明白小不點是什麼意思。

「它應該是餓了!」這時盤坐在不遠處的柳煙兒說道。

蘇豪這才發現這裡又只剩他和柳煙兒兩人了,申屠光和衛少煌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消失不見。

原來是餓了,蘇豪立即拿出一顆辟穀果放到小不點的嘴邊,小不點沒有多少猶豫就舔了進去,沒一會就睡著了,看來這辟穀果對妖獸也有效果。

「辟穀果也吃?這個小東西比我爹給我的那隻破鳥好養多了!」柳煙兒驚訝道。

蘇豪對柳煙兒拱手道,「謝了!」

「你好像有話想要問我?」柳煙兒示意蘇豪坐下。

「柳師姐果然蕙質蘭心,我還沒問你就知道我有話要說。」蘇豪坐下點頭道,「白天那具巨大的血色骷髏是什麼東西?」

「你果然還是忍不住問了。」下一刻柳煙兒語出驚人,「它是我們弈劍門曾經的護宗靈獸。」

「還請柳師姐解惑。」蘇豪立即追問。

「我為什麼要告訴你!」柳煙兒話語突然一轉。

「……」,蘇豪頓時無語。

柳煙兒笑的很愜意,她忽然發現能讓蘇豪吃癟是一件令人高興的事情。

點亮【傳送】后,蘇豪已經把試煉谷作為他的根據地了,他可不想自己在根據地修鍊的時候突然出現一幫不明來歷的金背猿攪局,沒有多想便從腰間掏出屬於他的那顆金剛子,「這個籌碼足夠柳師姐你開金口了吧。」

這回輪到柳煙兒驚訝了,「你確定要把這顆金剛子給我?你知道這顆金剛子的價值嗎?」

柳煙兒哪裡知道蘇豪私吞了幾十顆金剛子,手裡的這顆金剛子他哪裡還看得上眼,不過蘇豪還是裝作肉痛道,「柳師姐你也說過,這金剛子於我無用,那還如用來聽聽故事呢。」

「行事果斷,絲毫不拖泥帶水,這一點申屠光和衛少煌比不上你,蘇豪!」柳煙兒可惜道,「而且你的劍道天賦也十分出眾,從你自創的劍法就可看出幾分,如非你天生沒有丹田,他日定能能為一名厲害的武者。」

「柳師姐謬讚了,我不過是有自知之明罷了。」蘇豪謙虛道。

「你這顆金剛子對我價值巨大,我就笑納了!」柳煙兒欣然拿了金剛子說道,「血色骷髏的本體是一隻金剛獸,生前擁有五品九段的恐怖修為,原本是我派的護宗靈獸,不過在三千年前被我派高人斬殺於此,後來因為某些原因它的屍體就變成現在這般模樣了。」

「它現在實力如何?」蘇豪追問。

「相當於道種境,不過它現在只剩下肉身之力了,威脅不大。」

「那九隻金背猿和它又有什麼關係,實力又如何?」蘇豪繼續追問。

「金背猿是它當年的部下,金剛獸被斬殺后它們就一直在這裡守護著金剛獸的屍體,修為最高的金背猿有七品二段的修為,其餘八隻都是八品的修為。」

「既然試煉谷有這麼一群厲害的金背猿存在,還有恐怖的血色骷髏,為什麼弈劍門還要把入門弟子試煉地放在這裡,豈不是危險之極?」蘇豪疑惑道。

「它們身上有血咒,如果擅自離開懸崖區域就會被血咒殺死,所以它們根本無法出來作亂。」

「原來如此!」蘇豪終於把心中的擔憂放下,既然它們出不來,他也不用過於擔心了。

見柳煙兒沒有絲毫不耐煩的樣子,蘇豪又把心裡的其它疑惑說了出來,「柳師姐,我很好奇你們是怎麼瞞過九月封星結界把離火劍陣、玄磁結界以及弈天青蓮劍陣帶進來的。」

「我說過,沒有結界是完美無缺的,有隱龍血我們就可以輕易把這些東西帶進來,不過就是隱龍血太難得了,這次宗門為了讓我們把這三樣東西帶進來幾乎把珍藏的隱龍血給耗盡了。」

「隱龍血?包括你之前說到的月龍屍,這個世界真的有龍存在?」柳煙兒三番兩次提到龍,蘇豪心裡好奇的緊。

柳煙兒肯定道,「不僅有龍,還有鳳存在呢,不過無論是隱龍還是月龍都是偽龍,真龍真鳳就很少人見過了。」

「有機會一定要見識見識這個世界的龍,看看和地球上傳說中的龍有什麼不同。」蘇豪暗暗想到,然後又問道,「為什麼搶奪朱果的時候柳師姐你們都沒有使用這三樣寶物,用了其中任何一樣朱果還不是手到擒來么。」

柳煙兒搖頭道,「沒有你想的這麼簡單。離火劍陣是戰神劍自帶的劍陣,以衛少煌現在的修為根本無法驅動離火劍陣,所以他的師尊火劍真人在戰神劍上留了兩道真元,衛少煌只要激發真元即可啟動劍陣,但這兩道真元本來就是為血菩提而準備的,衛少煌沒那個膽用來搶朱果。」

「申屠光手中的的玄磁結界其實只是個仿製品,真正的玄磁結界在其父親手上,玄磁結界比較特殊,每件仿製品最多使用兩次便會報廢,也是為血菩提而準備的,你說申屠光敢用嗎。」

「弈天青蓮劍陣是我派的鎮派皇器,屬於消耗型皇器,用一次威力減弱一分,區區幾顆朱果還不值得我祭出它,我要保證它在對付血菩提的時候發揮最大的威力。」

「多謝柳師姐解惑,時候不早了,就不打擾柳師姐修鍊了!」蘇豪起身道。

「蘇豪!」柳煙兒突然小聲道。

「柳師姐有事請說!」蘇豪疑惑地看著柳煙兒。

「明天就要出谷了,血菩提之事非同小可,你的試劍奴身份或許關鍵時刻可以保你一命。」柳煙兒說完便閉上眼睛。

蘇豪回到大石頭把小不點抱在懷中,心裡琢磨柳煙兒剛才說的話,「她看出來了?不太可能,應該還是懷疑,但她為什麼要幫我呢,看來我得留個心眼。」 入門試煉最後一天,臨近午時,三十多名試煉者早已匯聚在出口等待出谷。

作為全場焦點的柳煙兒神態自若地看著光門,對那些傾慕的目光完全視而不見,但卻苦了站在她身後的蘇豪,如果眼光可以殺人,蘇豪估計自己已經被這幫牲口殺死千百次了。

「話說這光門什麼時候開啟啊,柳師姐!」蘇豪現在巴不得早點離開這裡。

柳煙兒不急不緩道,「就快了,午時是九月封星結界威力最弱的時候,到時會有人從外面攻擊光門結點,光門破碎后我們就可以出谷了。」

日上中天,正值午時,盯著光門看的蘇豪終於發現光門有動靜了,只見光華流轉的光門忽然猛地一顫,然後化為無數碎片消失在虛空,蘇豪立即看到門外一個身著勁裝衣胸有藍色長劍標誌的虯髯大漢往正裡面看。

看到一眾試煉者后,虯髯大漢眼睛一噔后喝道,「一個個排隊出來。」

「我們走!」柳煙兒帶著蘇豪走在最前面,申屠光和衛少煌緊跟在後。

出來光門后柳煙兒朝虯髯大漢施禮道,「弟子柳煙兒見過執事。」

虯髯大漢滿意地點點了頭,「你們這次表現很好,先站好等其他人出來吧。」

「是,管事!」柳煙兒帶著蘇豪站到虯髯大漢身後。

沒一會,從試煉谷出來的三十八名試煉者分成兩排站好在虯髯大漢的面前,虯髯大漢用銳利的眼光掃視一番眾人後才大聲說道,「本次參加我弈劍門入門試煉的人共有五十三人,現在活著走出來的就剩你們三十八人了,也就是說有十五人被永遠留在了試煉谷,這十五個死去的人告訴了你們一個殘酷的事實,武道艱險,稍有不慎便有隕落之險,而這對於你們來說還只是開始,以後你們還要面對更多的危險,我想問現在有人想放棄武道嗎?」

「沒有!」

「好,那我就開始宣布本次試煉結果。」虯髯大漢拿出一張皮紙說道。

「現在宣讀的是通過試煉的人員名單,柳煙兒、申屠光、衛少煌……荊蠻、蘇豪!」虯髯大漢一口氣讀出二十三個人的名字,「試煉結果全部來自觀天鏡記錄,我警告你們不要妄想挑戰觀天鏡的權威。」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