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小慧氣得不得了:“不許看,再看的話姐姐可是要把你的眼珠子給挖出來了。”

葉少風嘻笑着:“看看你又沒有什麼損失。”

“葉少風,你等着。”

她朝着桌頭櫃上面望了望,看看有什麼武器,葉少風卻回道:“有什麼大不了的,大不了老子脫了讓你看回去。”

葉少風直接一個動作便將上衣給脫掉了,露出了他那相當發達的肌肉,楊小慧一下子愣住了,葉少風平時穿着上衣的時候雖然看上去不怎麼結實,但是沒有想到他的肌肉居然那麼地結實,發達,而且是那麼地完美,望着他那絕美的身體,楊小慧幾乎快要吸引不上來了,一直望着她,她自己都恨自己是怎麼了,不就是一個臭男人嗎?難道自己就那麼管不住自己的眼睛,但是事實是就是管不住。

葉少風說了一句:“你還看啊,還沒有看夠啊,要是沒有看夠的話,等我們去了那個密林會所回來,哥哥讓你看個夠。”

說這話的時候,葉少哥可是臉不紅心不跳的,那個楊小慧倒是一下子臉都紅了,還從來都沒有哪個男人在她的面前直接將衣服脫掉,也沒有哪個男人敢那麼大膽,葉少風還是第一個。

“誰看你啊,有什麼好看的,黑乎乎的,就那麼幾根排骨,把姐的眼睛都刺傷了。”

她說着便望向了一邊。

說句實在話,對於密林會所,楊小慧可是早就想查那個地方了,因爲她知道那個地方肯定有問題,但是她卻去了幾次,都被擋在了外面,不知道是誰通風報信了,去的時候裏面的大門都關了,似乎沒有做生意了,事情當然沒有那麼簡單,像密林會所那可不是一般的娛樂場所,它做的都是有錢人的生意,都是富人消費的地方,所以肯定有着很嚴格的會員制度。

去了三次,她都只是在外面喝了杯茶,裏面根本就進不去。

她後來也專門調查過此事,據說還需要實名認證的,要有高級會員賬號才能進去,而且要進去還必須有人引導,自己進去是不可能的,連進都進不去,還談什麼調查裏面的情況。

“既然刺傷了,哥怎麼看你看得眼睛都不眨了,算了,趕緊跟哥到那個密林會所去吧,別浪費時間了。”

“切,你似乎沒有去過,沒有通行證你進得去嗎?”

“哥哥我就是通行證。”

楊小慧一聽,格格地笑了起來:“好像你的臉也不比姐的白,你去了一樣沒人甩你的。”

“趕緊穿好衣服就是了,別那麼多費話。”

葉少風就那樣站在牀邊上抽着煙,背對着還躺在被子裏面的楊小慧,楊小慧正準備來換衣服,但是她見葉少風居然還站在那裏不走,便很不耐煩地說道:“喂,你還愣在那裏幹什麼,還想看姐換衣服不成?”

“你換你的就是了,哥我又不想看。”

楊小慧一聽就氣不打一處來,“你不想看就馬上給姐滾出去。”

葉少風卻是笑嘻嘻地說道:“出去就出去,那麼兇幹什麼。”

楊小慧真的是氣得不得了,葉少風直接出了門,將門帶上了,楊小慧正準備換衣服,靠,門居然又開了一半,她隨手操起桌上的一個花瓶便朝着大門口砸了過去。

門口居然竄進來一隻小狗,這不知道是哪家的小狗狗,居然這麼不知趣,跑進去看人家換衣服。

楊小慧的那隻花瓶正好砸在了那隻小狗的頭上面,頓時,那隻小狗便在那裏汪汪地叫了起來,楊小慧知道自己剛纔出手很重,一定把那隻小狗砸傷了,小狗直接朝着她跑了過來,居然一下子蹦到了她的牀上。

那隻小狗朝着她撲過去一下子咬住了她的睡衣褲子,只聽到吱的一聲響,她的睡衣褲一下子扯開了一條大口子,她裏面那性感的內褲便露了出來,楊小慧一肚子的氣,要知道這睡衣可是她很喜歡的一套睡衣,但是現在卻成了那樣,她狠狠地盯着那隻小狗。

小狗不停地朝着她汪汪地叫着。

楊小慧氣得不得了,大聲地叫着,葉少風正好此時從門外衝了進來,一進來便說道:“好了沒有?”

“好你個頭啊。”

楊小慧一枕頭朝着他砸了過去,葉少風將枕頭接住了,“都這麼長時間了,還以爲你出什麼事了。”

葉少風一個口哨聲,那隻小狗便從牀上跳了下來,直接圍着葉少風的小腿打轉,然後他又一個口哨聲,那隻小狗直接跳到了門外。

“葉少風,是不是和那小狗是一路的啊,怎麼它好像什麼都聽你的。”

楊小慧大聲說道。

此時,楊小慧只顧着和他說話,都說了剛纔自己的睡衣褲給那隻小狗給咬壞了,她見葉少風的眼睛一直盯着她,這纔想起來。

葉少風卻嘻笑着說道:“楊大小姐,現在可以走了吧?”


“楊小慧,你看夠了沒有,沒有的話是不是要姐把衣服都脫掉讓你也看個夠。”

“我不反對你那樣做,但是現在哥有急事,沒那個興趣。”

“急個屁啊,姐怎麼看你蠻有心思的,看得那麼投入。”

葉少風居然隨口說道:“還是麗莎的啊,國際名牌啊。”

葉少風的眼睛也太準了,居然瞄了一眼就能看出她穿的內衣的牌子出來。

楊小慧徹底地無語了。

她趕緊對着葉少風很嚴肅地說道:“出去,我叫你出去啊,在門外等着,姐沒有叫你進來,你要是敢進來的話,姐讓你走不出這個新鄉鎮。” “怎麼?還捨不得出去啊?”楊小慧見葉少風似乎還有些依依不捨的樣子,而且這傢伙此時不知道怎麼搞的,居然還在那裏呵呵地笑着,真有些懷疑他是不是已經正在想入非非了。

“那哥就呆在這裏算了,只要你管吃管喝就行了。”

“切,誰管你啊,要睡你睡馬路上去。”

“那也行,不過是不是你也陪着一起去啊。”

“葉少風,你說什麼呢?”

楊小慧激動得很,她一激動直接將牀上用品都朝着葉少風砸了過去,葉少風全都接在了手裏,“沒東西丟了,你別把你自己也丟過來了啊?哥都不知道該不該接了?”

“喂,葉少風,你還要不要臉上,本來以爲你蠻正經的,現在看來是狗屁,你跟那些男人都一個樣,見了女人就想入非非了,要丟我就丟給那大街上的大叔們也不會丟給你啊。”

葉少風冷冷地一笑,那笑容裏面帶着幾分諷刺和玩弄,“那行,你要那些大街上的大叔大爺們簡單,哥給你叫一個過來,你就要牀上呆着。”

他剛說完,居然真的有人敲門,葉少風過去開門,一看,果然是位大叔,葉少風直接問道:“找誰呢?幹什麼的?”

那位大叔很不耐煩地說道:“查戶口的。”

“查戶口的,那你找對門戶了,這裏就是黑戶門,什麼都沒有的。”

那位大叔一直對着裏面看,“這裏不是住着一個女的嗎?怎麼你也在這裏。”

葉少風看了那位大叔一眼:“這種事情你不是過來人嗎?這還用問。”

щщщ ¤тt kān ¤¢ O

那位大叔朝着葉少風一笑,“那你忙,我改天。”

葉少風卻很客氣地說道:“別改天了,要不你進去吧。”

正在牀上呆着的楊小慧對於他們的對話可是聽得一清兩楚的,她直接朝着葉少風大聲地喊道:“葉少風,你給我過來。”

那位大叔居然笑道:“叫你了,快去啊,別讓人家等不及了。”

他趕緊關上門走了。

葉少風卻拉住了他:“別,進去坐一會再走吧。”

此時,葉少風那隻強壯有力的手拉住了他的胳膊,那位大叔想要掙脫,卻發現胳膊像是被鐵鉗夾住了一般,根本就動彈不得,此時,葉少風卻笑着對他說道:“還是進去看看吧,那裏可是有絕色美女在等着你,而且穿得很性感。”

那位大叔此時胳膊被葉少風給夾住了,是想進進不得,想出也出不去的。

“兄弟,你想火拼啊。”

他看着葉少風。

“火拼什麼,哥哥只是一番好意。”

“什麼好意,你當大叔是二逼青年啊,放開你的手。”

他厲聲說道,而且狠狠地盯着葉少風。

此時葉少風卻冷冷地一笑:“想進這個門沒關係,不過你今天既然來了,怎麼不一起進去看看。”

那個男的卻很嚴肅地說道:“放開你的手,不然別怪老子動手了。”

此時,葉少風的手看似只是輕輕地夾着他的胳膊,其實他用了內勁,手指按着他的肌肉,那種痛感直接濃入到了他的骨子裏面。

葉少風輕輕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大叔,搞什麼呢?動手,哥哥真的很怕啊,那你準備動哪隻手,用什麼拳法腿法呢?”


他的話剛說完,那隻拍到那位大叔肩膀上面的手已經鎖住了他的肩骨,那位大叔正想反抗,卻發現肩骨一陣陣劇烈的疼痛,葉少風幾乎不戰而勝,同時鎖住了他的肩骨和他的胳膊,讓他此時幾乎無法再發力了。

那位大叔居然還想來個衝膝什麼的,那腿剛一擡起,葉少風卻已經一個連續的擒拿動作,腳尖踢在了他的膝蓋關節處,他想擡腿,卻發現關節處疼痛難忍,葉少風鬆開了手,笑着說道:“你要找,新鄉鎮的那些小姐多的是,以後別進錯房間了,滾吧。”


那位大叔似乎還很不服氣,居然狠狠地盯着他。

“別盯了,大叔,就算你把眼珠子盯得掉出來,也沒有用的,想要找哥哥報仇,回去修練一百年吧,不過到那個時候,哥哥可能成神成仙了,而你卻下了地府,永生爲奴了。”

那位大叔見葉少風不僅有力的很,還會兩招,這嘴皮子也很牛,他還沒有施展動作,就這樣被制服了,他當然不服,葉少風也早就看出了,他估計也練過了,是個練家子,因爲當他抓住他的胳膊的時候,手指感受到了從他的肌肉內所散發出的那一股能量,而且那股內大的能量顯示出他有着很強的陽氣,要是沒有練過功夫的話身體是不可能有那麼強壯的。

那位大叔的手在空中劃了幾下,看樣子是要和葉少風乾一架了,葉少風卻望向一邊,準備關門進去了,他突然大聲地喊道:“麻逼的,你給老子站住,就這樣就想走掉。”

葉少風回過頭來,望着他:“那還能怎麼樣?難道老子還和你親一個不成,可惜老子不搞基的。”

那位大叔一聽,便笑道:“你不搞基,哥搞基行了吧?哥要讓你一會給老子親小弟弟。”

葉少風一聽:“哦,是這樣啊,那你把我的小弟弟拿出來看看,老子看有沒有那個興趣。”

“估計你那不過是一根牙籤吧,不然的話不會打架都沒有一點力氣了,大叔,別在這裏叫了,回去睡睡洗吧,現在正是午睡時間,哥哥要進去陪美女了。”

“陪你妹的,你給老子站住。”

葉少風一聽,望着他笑了笑:“大叔,站什麼站啊,老子又沒有躺着,麻煩你沒有自信就算了,別連句臺詞也想不出來,老是用那一句行不?太沒有創意了吧?”

那位大叔一聽很是無語啊,他沒有想到,今天算是遇到極品了,眼前的這個年輕人不知道用的是什麼功夫,哪門哪派的,沒有想到居然三二下就讓他現在全身無力,胳膊痛的不行,膝蓋骨也受到了重創,這還打個屁啊,只好笑着說道:“大叔今天放你一馬,改天再找你算賬。”

此時,他的手機響了,他趕緊掏出了接了,在那裏講着,一邊講着一邊朝着樓下走了,他就這樣收場了,其實葉少風很清楚的,麻逼的,那位大叔也太裝逼了,明明來的是短信音,他居然還能接個電話,還在那裏自言自語的講話,他只是冷冷地一笑。

葉少風關上了門,沒有打算進去了,打算就這樣一走了之的,但是沒有想到那個楊小慧卻大聲地叫到。

“葉少風,你給姐進來。”

“聽到沒有?”

葉少風站在門外回了一句:“算了,沒事我先走了。”

那個楊小慧卻突然一下子改變了語氣:“葉大哥,進來嘛。”

葉少風冷冷地說道:“進來幹什麼,進來搞基啊。”

“葉大哥,進來我有事跟你說啊。”

我靠,沒有想到那楊小慧浪起來說話的聲音都那麼好聽,平時她說話都是跟吼似的,現在一溫柔還真有些讓人聽人全身發麻,骨頭都酥軟的效果。

葉少風也沒有再作推辭,既然美女叫他進她的房間,那進去就進去唄,就算是發生點什麼,自己也不會有什麼閃失。

葉少風直接推門而入,一進去,楊小慧便笑着一直看着他,“葉大哥,你過來啊,過來坐這裏啊。”

葉少風朝着牀邊走去,“喂,葉大哥,你怕什麼啊,我又不會吃了你。”

“那是,那是。”

葉少風笑着說道。

“有什麼話快說吧。”

葉少風很直接地說道。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