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玄真遠離普魯克斯會館后,一直用精神力關注展廳的情況。

突然間,數個人影潛入展廳,展廳發出一震震暴響,煙塵四起,同時,夢醒石雕的周圍亮起一道光幕。

楊玄真『看』兩個殺手攻擊光幕,正準備出手的時候,一道殺意湧入楊玄真的精神範圍,同時,一道神念傳入楊玄真的識海,「原來,玄真先生也是一個愛好石雕的人。」

這道殺意閃過之後,衝進展廳的黑衣人突然倒地,聲息全無。

這一次,也是楊玄真和殺手之神的暗中交鋒,楊玄真傳音,「不愧是殺手之神,殺人手段就像藝術一般,融入自然,悄無聲息。」

殺手之神再次發出邀請,「好久沒去碧水天堂了,一起去嗎?」 「好!」

楊玄真傳出一道神識波之後,感覺殺手之神完全消失,楊玄真再次感嘆,『殺手之神的隱匿能力真是強大啊。』

片刻后,楊玄真來到碧水天堂,兩名漂亮的接待小姐見到楊玄真,立即躬身行禮,「參見大執事。」

緊接著,接待小姐做了一個請的手勢,「大執事,有一位尊貴的客人在等您,請隨我們進去。」

「帶路!」

說起來,楊玄真還是第一次來碧水天堂,他想,『耶魯,林雷他們四個到是經常來這裡。』

一會兒后,接待小姐把楊玄真領到一個環境優雅的房間,見殺手之神隨意的坐在椅子上,一手拿著酒杯,一手抱著女人,希塞見到楊玄真后,淡淡的說了一句,「隨便坐。」

隨即,殺手之神又對侍女說,「大執事不喜歡喝酒,喜歡喝茶,上一壺好茶。」

楊玄真聽到希塞的話,頓時就明白了,希塞離開展廳后,已經調查過他。

楊玄真端起茶杯,「希塞先生,我就以茶代酒,敬你一杯!」

「行!」希塞舉起酒杯,喝了一口,心念一動,眼睛里閃過一道神芒,希塞施展出無聲無息的刺殺手段。

一道虛無的靈魂波動進入楊玄真的識海,楊玄真靜坐不動,小冊子發出奪目的光芒,楊玄真施展出大地脈動,虛無劍波。

大量的虛無小劍和暗影魂光相撞!

楊玄真破解了希塞的靈魂攻擊后,再次施展靈魂攻擊,一柄虛無之劍從眉心飛出,以閃電般的速度刺入希塞的識海,攻擊希塞的靈魂。

希塞心神一震,立即用精神力防禦,僅僅一瞬間,希塞就消耗了大半的精神力,讓他的臉色發生了一絲變化。

兩們試探性的交手了兩次后,同時發出笑聲。

楊玄真說,「真不愧是殺手之神,刺殺手段詭秘無比,讓人防不勝防啊。」

「哎!」希塞嘆息一聲,「你是魔法師,又是戰士,優勢太大了,如果單論精神攻擊,我遠不如你啊。」

一壺花喝完后,楊玄真起身離開,「希塞先生,拍賣會再見!」

楊玄真和殺手之神見面,受益良多,心想,『看來,我要多找一些強者交流!』

石雕拍賣會開始后,楊玄真和林雷,耶魯兩人走進拍賣會場,直接踏上第三層,館長見到楊玄真、林雷,耶魯三人,立即迎上來,先向楊玄真行了一禮,「參見大執事。」隨即,又熱情的和林雷打招呼,「林雷大師!」

「見過館長!」林雷回了一禮,顯示出非常好的修養。

館長讚歎道,「真沒想到,林雷如此年輕,又是石雕大師,還是雙系魔法師。」

林雷謙虛的道,「我這點成就,和老師相比,根本算不了什麼。」

幾人說了一會話,一個披著金色長發的中年男人來到三樓,發出爽朗的聲音,「大執事,您也在這裡啊?」

這位黃金獅子,芬萊王國的國王,再次見楊玄真時,心裡感慨萬千,『他的成長速度太快了,幾年過去,我還是九級戰士,而他,已經是光明教廷的大執事,聖域巔峰強者,也是整個玉蘭大陸最有權勢的人之一了。』

楊玄真微微一笑,「克萊德,好久不見!」

克萊德和楊玄真打了一個招呼,又看向林雷,「這位就是林雷大師吧?」

林雷把手放到胸前,行了一禮,「陛下,你稱呼我林雷就可以了。」

克萊德爽朗的笑道,「林雷,不用客氣,你不但是天才,還是石雕大師,又有一位好老師,你也可以直呼我的名字。」

「嗯?」邁亞館長心中一驚,隨即,有意無意的看了楊玄真一眼,心想,『這林雷,不但天賦高,還有一位好老師,以後,前途不可限量啊。』

片刻后,又有兩名紅衣大教主來到拍賣會場,直接走到三樓,兩名紅衣大教主見到楊玄真后,先向楊玄真問后,然後,和克萊德打招呼。

楊玄真往樓下看了一眼,心想,『迪莉婭還沒有來?』

此念一生,一個穿長裙的金髮少女走進拍賣會場,她往拍賣會場的三樓看了一眼,然後,直奔三樓。

迪莉婭來到三樓后,臉上露出甜美的笑容,向楊玄真喊了一聲,「老師!」

「呵呵!」楊玄真輕輕一笑。

迪莉婭的交際能力非常強,僅僅一會兒,她就和周圍的人打成了一片。

又過了一會,一道人影突然間出現在三樓,他和楊玄真打了一個招呼后,就不在理會其他人。

希塞來了之後,三樓的氣氛變得非常壓抑,在場的人都知道這位是殺手之神。

迪莉婭靠在楊玄真身邊,彷彿間,只有靠近楊玄真,她才會感覺安全一些。

拍賣會開始后,拍賣師站在高台上介紹了一下石雕歷史,儘力的烘託夢醒石雕,之後,宣布拍賣開始。

隨時時間的流逝,拍賣的價格不斷的上升。

楊玄真站在三樓,往樓下看了一眼,正好看到艾麗斯,他又轉頭看了迪莉婭一眼,迪莉婭感受到楊玄真的目光,瞬間就理解了他的意思,眼睛里閃過一絲傲然,那意思,似在說,『就她,怎麼比的上我?她錯過了這次機會後,將再也沒有機會和林雷在一起了。』

楊玄真心想,『論智慧,才相貌,論天賦,論家世,那個艾麗斯都遠遠比不上迪莉婭啊。』

就在這時,希塞喊出一個價格,「八百萬!」

迪莉婭猛然驚醒,輕咬了一下嘴唇,又看了林雷一眼,也喊出一個價格,「一千萬!」

「呃!」林雷愣住了,他真沒想到,迪莉婭也會喊價。

迪莉婭看了林雷一眼,臉色羞紅,眼神卻非常堅定。

楊玄真的嘴角露出一絲淡淡的笑容,心想,『這場戲,挺有意思的。』

希塞的眼睛里閃過一道寒芒,看了迪莉婭一眼,讓迪莉婭心神一顫,楊玄真淡淡的說,「希塞先生,迪莉婭是我的學生,別嚇著她了。」

「哦!」希塞應了一聲,露出玩味的笑容,「我還不至於欺負小女孩,不過,我非常喜歡石雕,這樣吧,我們公平競爭?」

「好!」迪莉婭吐出一個字,和希塞對視了一眼。

這一下,林雷感覺自己的心顫動了一下,他竟然有一絲害怕,害怕殺手之神對迪莉婭出手。

迪莉婭感受到林雷的情緒,心裡有一絲歡喜,『他心裡很在意我?』 殺手之神的眼睛里閃過一道奇異的神光,隨即,又淡淡的一笑,「有趣,有趣啊!」

林雷糾結了一下,說,「迪莉婭,如果你喜歡我的雕刻,我可以幫你雕刻其他的。」

迪莉婭輕哼一聲,有些生氣,「你再雕刻一件作品,能達到夢醒石雕的雕刻水平嗎?」

「呃!」林雷不說話了,同時,他也不知道迪莉婭為何生氣。

「一千二百萬!」

殺手之神喊出一個天價,這個價格,已經接近歷史最高價格,血睛鬃毛獅的價格了。

殺手之神喊完價格后,又看了迪莉婭眼,這一次,他的眼神蘊含了一絲殺意,讓周圍的人感覺到一絲寒意,彷彿間,只要迪莉婭敢再喊價,他就會對迪莉婭出手。

楊玄真也感覺到了殺意,不過,他的精神力更為敏銳,他能感覺出來,殺手之神的殺意隱而不發,有些像秋天的蕭殺之意。

如秋天來臨,萬物凋零!

在場之人,除了楊玄真,其他人都沒有達到聖域境界,他們沒有楊玄真那麼敏銳的感應,這些人都以為殺手之神怒了。

林雷下意識的上前一步,攔在迪莉婭身前,向迪莉婭搖搖頭。

迪莉婭盯著林雷,問,「如果他真的要殺我,你會如何?」

林雷想都沒想,脫口而出,「我會站在你身前,保護你!」

迪莉婭笑了,笑的非常開心,那甜美的笑容,不帶一絲雜質,非常的純真,「林雷,有你這句話,即使今天死了,也值得!」她說到這裡,又報出一個價格,「一千五百萬!」

若是迪莉婭沒有遇到楊玄真,她不可能支配這麼龐大的財富,畢竟,她才剛剛畢業,還沒有接手家族的事務。

因為楊玄真,迪莉婭也發生了改變,她已經是九級魔法師,又修練了九陽神功,而且,還去魔獸山脈試練過,所以,她能支配的財富已經非常龐大。

「無趣,無趣啊!」殺手之神說了一句,向楊玄真看了一眼,「玄真先生,我先走了!」他說完后,走到樓梯門口,又對林雷說,「林雷大師,我改天去你找你。」

「隨時恭候!」林雷行了一個貴族禮,看著殺手之神消失后,他鬆了一口氣。

一千五百萬,這是一筆龐大的錢財,只有玉蘭大陸的巔峰強者,以及玉蘭大陸的大家族才能拿出來。

顯然,卡藍的家族不具備這樣的實力,卡藍憤怒無比,卻只能看著石雕被人買走。

迪莉婭從三樓離開時,向艾麗斯看了一眼,同時,暗中傳音,「我真不明白,林雷怎麼會喜歡你,我更沒想到,你竟然會放棄林雷。」

「……」艾麗斯的修為沒有迪莉婭高,不能用精神力傳音,她靜靜的看著迪麗婭,面色沉靜如水,心中百味雜陳。

楊玄真向迪莉婭看了一眼,又向艾麗斯看了一眼,微微搖頭,『少男少女的愛情,真是有趣啊!』

數天後,林雷贖回了家族傳承之寶,並帶著傳承之寶返回烏山鎮,同行者眾多,有芬萊王國的護衛隊,也有光明教廷的騎士團,可謂是衣錦還鄉。

楊玄真已經知道後面會發生什麼事情,他想,『等林雷回鄉后,就會走上復仇之路吧?』

對於林雷復仇的事情,楊玄真不想關注,他再次回到原世界。

當外星文明降臨地球后,地球再次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地球進入了高速發展時期。

「十年?」楊玄真微微抬頭,看著夜空,他看的方向正是仙女座所在的位置,「姐姐,如果外星飛船再次降臨地球,我們該怎麼辦啊?」

只有面對小龍女時,楊玄真才能顯露出自己的真實情感,這時候的他就像一個普通人,有擔憂,有害怕,有忐忑。

小龍女拉住楊玄真的手,讓他靠在自己身上,「如果不出意外,十年後,我應該能成神。」

「姐姐,你說,神可以應付所有危機吧?」

「不知道!」

「姐姐,你說,這個世界有神嗎?」

「不知道!」

小龍女知道,這些事情,楊玄真只能和她說,他不能告訴父母,也不能告訴東方玥和蘇沐曦,更不可能告訴其他人。

林雷從烏山鎮回到芬萊城之後,整個人變得越發沉默,他閉門不出,也不見客,每天都在花園中潛修。

這天,殺手之神突然間出現在林雷的花園,他隨意的坐在椅子上,給自己倒了一杯酒,懶散的道,「林雷大師,你還真是刻苦啊。」

林雷停止修練,用毛巾擦拭了一下額頭上的汗水,問,「不知道希塞先生找我有何事?」

「也沒什麼事情!」希塞懶散的坐在椅子上,又拿起一顆水果,丟入嘴中,讚歎道,「味道不錯!」而後,說出自己的來意,「我這人沒什麼愛好,除了女人之外,就喜歡石雕,所以,想請林雷大師幫我雕刻一件石雕。」

「嗯?」林雷低頭沉吟,原本,他也想過找楊玄真幫忙,卻不知道如何開口,現在,殺手之神上門,請他幫忙雕刻石雕,這樣一來,就是利益交換了。

林雷想了一會,點點頭,「好!」

「哈哈哈!」希塞開心的大笑,「林雷大師,你真是一個爽快之人。」

林雷在思考雕刻什麼的時候,希塞又接著說,「林雷大師,我想以我為模型,你看可以嗎?」

「這到沒問題!」

希塞說,「林雷大師,我想讓你雕刻出我最有魅力的一面。」

「最有魅力的一面?」這一下,還真把林雷難倒了,「不知道希塞先生最有魅力的時候是什麼樣子。」

希塞臉色一變,從剛才的玩世不恭,有些懶散的樣子變成了一個冰冷的死神。

「林雷大師,我最有魅力的時候,就是殺人的時候。」希塞的聲音有些冷,「看好了!」

希塞心念一動,眼睛看著前方的果盤,突然間,果盤一寸寸的化成虛無,林雷沒有感覺到一絲波動,也沒有看清希塞是如何出手的。

甚至於,林雷沒有感覺到殺意,『這就是他殺人的樣子嗎?真的太可怕了,或者,也只有老師才能與他匹敵吧?』

希塞表演完之後,又懶散的坐在椅子上,得意的道,「怎麼樣?很有魅力吧?」

「呃!」林雷感覺到一絲寒意,希塞殺人的樣貌和神態已經完全印入林雷的腦海中。

林雷站了一會,說,「我記下了,不過,需要一些時間。」

「沒問題!」希塞很爽快。

林雷見事情談妥之後,又說,「希塞先生,我想問你一件事情。」

「何事?」 林雷說,「如果我請你抓神聖同盟的一位國王,你願意嗎?」

「哈哈哈!」希塞淡淡的一笑,「這事情,還用我幫忙嗎?你可以讓你的老師幫忙啊?以他的地位和實力,別說抓一個國王,就是殺一個國王,也只是一件小事。」

林雷說,「我不想麻煩老師!」

「這個!」希塞有些為難,「我不想和光明教廷對立,這些年,光明教廷和我的關係也不錯。」

林雷沉默了,他不想找『老師』幫忙,也有這方面的考慮,如果楊玄真出手幫他,就等於讓楊玄真和光明教廷對立,甚至,有可能和光明教廷為敵。

林雷心想,『可是,殺父之復仇不可不報!』

希塞看著林雷的臉色,瞬間就想明白了很多事情,『這林雷,為人到是不錯,竟然不想連累他的老師,可是,我也不想為了一件石雕和光明教廷為敵啊!』

即使殺塞不怕光明教廷,光明教廷也不能拿他怎麼樣,他仍然不想和光明教廷為敵。

希塞非常喜歡石雕,這也是他不多的愛好之一,他沉默了一會,說,「林雷,你換個要求吧?」

林雷說,「你能讓一個七級魔法師殺死一個九級強者嗎?」

這話一出,希塞已經知道林雷要對付的人是誰了。

希塞思考了一下,「這事情,還真有些難辦。」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