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南一動不動,他知道,他只要一移動位置就會引動這萬屍血煞大陣,但是,他不可能定在這裡永遠不動。

那麼,他現在的目的就不再是尋寶,而是尋思著怎麼脫困先。

「咕咚咕咚……」就在這時,楚南的腳下的血水突然開始往上翻湧,眨眼間,竟然已經浸到了他的腳踝處。

只見得那本是一片青綠的山坡眨眼間成了血海,這是一幅很詭異的畫像,這血水竟然在最高點都保持著不往下滑落,讓這個山坡變成了一個血色的浪潮,而無數屍體在血浪中翻騰。

楚南立刻知道這大陣發生了變化,恐怕這萬屍血煞大陣已經被激發。

至於為什麼它突然間就被激發了,這不是楚南現在應該去想的,他必須立即想出辦法。

就在這時,楚南突然心中一寒,手中破殺刀猛然帶起恐怖的能量風暴,朝下斬去。

風暴席捲而過,一隻從血水裡探出來的血手在剎那間粉碎。

但是,這只是一個開始!

那血水之中,一道道血影從其間浮現出來,它們凝成了千奇百怪的形狀,有人形,獸形,乃至各種植物的形狀。

驀然,這些血影同時對楚南發動了攻擊。

血影重重,血浪滔天。

楚南低吼一聲,破殺刀泛著一層銀芒,如開天闢地一般劈斬下去。

「轟」

血影破碎,但楚南的身體也猛然晃了晃,五臟六腑傳來一陣撕裂般的疼痛感,連握刀的雙手都有一陣陣麻感傳來。

而就在這時,那些破碎的血影再度凝聚,朝著楚南撲了過來。

楚南心中駭然,意念一動,一道道玄陣憑空組成,阻擋這些血影。

但是,令他有些措手不及的是,這些血影的攻擊強悍到了令人髮指的地步。

一道道玄陣如同紙糊的一般被撕碎,不是他的玄陣不厲害,而是在這裡,玄陣無法引動天地之力,只能靠本身的力量,再加之這些血影的攻擊實在太恐怖了,因此根本抵擋不了。

當楚南最後一道玄陣破碎,面對著那撲天蓋地湧來的血影,他的嘴角抽了抽,不躲的話,他的身體恐怖瞬間會被撕碎。

但是,若是閃躲……

楚南沒有再去想後果,若是掛了,也就沒有以後了,後果再嚴重,那也要逃過這一次再說。

楚南的雙眸閃出柔和的白光,整個世界頓時一凝,他的身影也驟然消失。

突如其來的眩暈感過後,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一根巨大的石柱,楚南心中一跳,始發現他竟然處於坡頂那殘殿之前。

而之前那滔天的血水已經消失,無數獸人屍體依然如之前一般鋪滿山坡。

這殘殿,在山坡之下看時,並不覺得有多大,但現在立於這殘殿之前,這赫然發現自己在這殘殿前,竟然渺小的如同一隻螞蟻。

「就知道不能移動,這殘殿是這萬屍血煞大陣的核心陣眼,罷了,來都來了,就闖上一闖。」楚南心道,人已朝著這殘殿裡頭竄去。

這座殘殿,有一半已經坍塌,坍塌的廢墟之上,有黑煙繚繞。

楚南踏上了廢墟,突然就覺得身體失重,如同掉入了萬丈深淵,全身能量都被壓制在身體深處,一絲一毫都無法調動。

也不知過了多久,楚南渾身一震,卻發現自己身處一間破舊的大殿之中,大殿之中有十幾個人,這十幾個人中,只有五個活人,其餘都已經沒有了氣息。

而這五個活著的人,其中就有潘胖子,還有九龍宗核心弟子趙雲龍,始心宗核心弟子黃鵬舉,銀月書院折若男,還有一個年青的女子楚南卻是不知其名。

這五個人,卻是分成了兩方,潘胖子,趙雲龍一邊,黃鵬舉,折若男和另一個女子一邊,兩方人馬都神經緊繃,虎視眈眈。

楚南的忽然出現,頓時吸引了兩方的注意。

「楚兄!」潘一笑看到楚南,興奮大叫。

「楚南。」折若男亦是有些欣喜叫道。

楚南眯了眯眼睛,看了看潘一笑和趙雲龍,又望向了折若男這一邊。

這是真還是幻?

楚南沒有回答,目光望向了兩方之間的一張石台上,石台上放著一個古老的沙漏,其中的銀沙正在飛速的漏向下方。

「誰能告訴我怎麼回事?」楚南沉聲問道。

這五個人齊齊沉默,潘一笑和折若男都有些欲言又止,但卻又都沒有開口。

楚南皺了皺眉頭,目光望向了地上那些屍體,良久之後,他開始打量著四周。

場面變得僵持起來,那古老沙漏中的銀沙正在不斷的減少。

「虛無道,虛……我靠……」楚南的意念想要去喚七星天陣印記的虛無道,但卻赫然發現他根本感應不到七星天陣印記了,甚至,他也感覺不到丹田中的小銀了。

「我們都失去了能量,在這裡,我們都是普通人。」開口的卻是九龍宗的趙雲龍。 ?楚南的神色變幻,他感覺到了有些不可尋常,這裡所有人,包括他自己,都似乎透著不對勁。

「所以呢?你們這是在干?」楚南問。

這五個人的氣息齊齊波動了一下,潘一笑有些艱澀的開口道:「楚兄,這個問題可能所有人都沒有辦法回答你,因為每個人的答案可能都不一樣,你可以去撫摸一下沙漏,你就有了自己的答案。」

「如果我不摸呢?」楚南問。

剎那間,五個人的目光都不可捉摸的有了變化。

「如果你不摸,你就是我們所有人的敵人。」始心宗黃鵬舉沉聲道。

「是嗎?」無錯不跳字。楚南冷笑,目光掃過潘一笑與折若男。

只是,看到兩人紛紛迴避的目光,楚南的心不斷的往下沉,說不出來心中是一種怎樣的情緒在涌動。

重生千金:帝少的燃情寵妻 回想入葬神海之前,他還與潘胖子一起戰鬥,更不用說之前在虛空世界,他與潘騰子,折若男都曾出生入死過。

但現在,當黃鵬舉說他是所有人的敵人時,潘胖子與折若男竟然都在迴避他的目光,這末免令得楚南寒心。

「我還偏不摸了。」楚南一臉冷意。

「你確定?」黃鵬舉獰笑一聲問。

「楚南,不要意氣用事,我們進了這裡,最好按照這裡的規矩來。」折若男有些急道。

「規矩是你們說的,這裡並沒有提示我任何規矩,至於你們說的規矩,老子只當是放屁。」楚南哼道。

「楚兄……」潘一笑開口。

「胖子,誰是你兄弟?」楚南打斷潘一笑的話,嘴角帶著不屑,他倒是錯看這小子,本以為是一個可交之人,沒想到還是令他失望了。

潘一笑一滯,胖臉上流露出一絲羞愧之色,閉嘴不語了。

黃鵬舉殺意凜然,對趙雲龍道:「趙兄,這小子這麼不識抬舉,不如我們送他歸西。」

「呵呵,我以為你一個人足矣,難道黃兄對自己沒有信心?」趙雲龍道。

「沒錯,這小子有些邪門,我還真沒有信心。」黃鵬舉竟然出乎意料的承認了。

趙雲龍看了看黃鵬舉,道:「既然如此,那就所有人一起上吧。」

「正有此意。」黃鵬舉哈哈笑道。

「潘一笑,你沒問題吧。」趙雲龍盯著潘一笑問。

「我……可以選擇不動手嗎?」無錯不跳字。潘一笑苦笑問。

「可以……不過,死的就是你。」趙雲龍淡淡道。

「我不想死,所以我沒得選擇。」潘一笑道,他望向楚南,嘆了一聲,道:「楚……楚南,抱歉了,其實你我本不必如此的,但現在說也沒用了。」

楚南面色冰冷,沒有搭理潘胖子,患難見真情,即無真情,那就不必廢話了,手底下見生死吧。

「折小姐,你沒問題吧。」黃鵬舉問折若男,有點不放心的問道。

「沒問題。」折若男的回答簡短有力。

「很好,伊莎,你呢?」黃鵬舉問另外那女子。

「我也沒問題。」伊莎道。

五個人散開,朝著楚南包圍而來。

楚南一步後撤,肌肉繃緊,他感受了一下肉身爆發力。

但是他的心裡卻是一震,他被封印的不僅僅是玄力,肉身的力量也消失不見了,他感覺他的身體和普通人類都沒有兩樣。

不過,楚南儘管有些吃驚,但心中的信心卻更加充足起來。

他自己如此,想必這五人也同樣如此。

在這種情況下,那麼靠的就純粹是戰鬥經驗與招式了。

養個萌娃來坑爹 他戰鬥經驗絕不比任何人差,悟性更不輸人,而招式的話,誰能比他強?

「楚南,你受死吧,我們雖然力量被封印,但我們通過觸摸那沙漏都獲得了一些獨屬於這裡的力量。」潘一笑在逼近的時候,帶著些得意的笑道。

「潘一笑,你廢話。」趙雲龍皺了皺眉頭道。

楚南目光一縮,****先人板板的,這種先天就不公平的條件下,竟然還五打一,要不要臉啊。

就在這時,潘一笑低喝一聲,那肥胖的身軀靈活無比的躍起,一拳朝楚南轟出。

空氣一聲爆破聲,楚南的身體詭異的一扭,就見一個拳頭般形狀的空間印記在他剛剛站立的地方閃現,瞬間爆裂。

楚南被那餘波帶得連退三步,他瞳孔微縮,這胖子果真能運用奇特屬性的能量,雖然比起在外面要差得太遠,但在這裡,對比起自己,就擁有了一大截的優勢。

就在這時,那個叫伊莎的女子也出手了,只見她一步跨出,那筆直的長腿如同一把利刃,直直掃向了楚南的脖頸。

此時楚南處於舊力已盡新力末生的情況下,眼見得就要魂斷於此。

但是突然間,楚南的身形突然一矮,直直倒地,竟是躲過了這致命一擊。而就在他的身體觸及到地面時,又如同一根彈簧一般彈起,身形快得竟然在虛空中留下了一道虛影。

驀然,一道掌印一閃而過,直接拍在了伊莎的額頭上。

伊莎一聲凄厲的慘叫,人如斷線的風箏一般飛了出去,重重摔在地上,一動不動了。

剎那間,另外四人一陣詭異的安靜。

「一起上,殺了他。」黃鵬舉厲聲吼道。

頓時,趙雲龍,潘一笑,折若男和黃鵬舉從四個不同的方向同時沖了上來,對楚南發動了攻擊。

楚南腳步變幻,身形亦詭異的變換著。

但是,他轉動得再快,終究受身體所限,剛才對付伊莎的那一下,他已經達到了身體的極限,雖然效果達到了,但是他的身體也感覺因超負荷而全身劇痛。

在四人圍攻下,被能量波及,身體一陣劇震之後,後退了幾步。

而此時,楚南的身後就是黃鵬舉,他見得楚南退來,獰笑一聲,豎指成刃,猛地擊向了楚南的後腦勺。

楚南已是避無可避。

就在這時,異變突生,就在旁邊的折若男突然眸子暴閃出一道精光,整個人如同一張打滿的大弓,猛然一腳踢向了黃鵬舉的脊椎處,只要踢中,黃鵬舉必死無疑。

但是,黃鵬舉卻似乎早有預料,他沒有半點猶豫的放棄了置楚南於死地,身體一側,單腳順勢一踢,與折若男的腳撞在一起,而他的另一隻腳幾乎在同時直踢折若男的咽喉,速度疾若閃電。

折若男心中大驚,只能用雙手來硬擋黃鵬舉踢向她咽喉的腳。

「啊」

折若男慘叫一聲,身體倒飛。

但就在這時,潘一笑突然出現,攻向了黃鵬舉。

黃鵬舉快速一擋,眼角的餘光看到趙雲龍已經掐在了楚南的脖子上,結局已成定數,他現在要將眼前這胖子活剝了。

黃鵬舉的手如靈蛇一般纏住了潘一笑的一隻手,另一隻手直刺他的心臟。

潘一笑驚駭的胖臉在臨死之前,卻是突然帶上了詭異的微笑。

黃鵬舉還末來得及去想,突然間身體就是一僵,脊柱那裡傳來一陣劇痛,放大到了全身。

他艱難的扭過頭,就看到趙雲龍那冷笑的臉龐,而在他旁邊,楚南好端端的站立在那裡,用一種嘲諷的目光望著他。

「你……你們……竟然聯合起來,這不可能……」黃鵬舉嘶啞著聲音開口,楚南與九龍宗是死敵,兩人怎麼可能聯合起來?而他最大的疑問是,他們何時聯合起來的,這個問題的答案不知道的話,他死不瞑目。

「沒有不可能,就算敵對,在某種特定的環境下也是可以聯合起來的,辟如現在,至於我跟他時候聯合的,這個說起來有些玄乎,我和楚南竟然一個目光的交流就有了默契,所以,你只能悲劇了。」趙雲龍似乎知道黃鵬舉的想法,耐心的解釋道。

「而大家都是聰明人,為不是我和你聯合呢?因為我們都知道,我和你之間,註定只能活一個。」趙雲龍繼續道。

「你……你和楚南之間,同樣如此……」黃鵬舉說道,說完之後,他就再也支撐不住,倒在了地上沒有了氣息。

楚南在後面看著這一幕,眯著眼睛不說話。

趙雲龍轉過頭,對楚南道:「我和你絕對不同,你堅持了自己的想法,沒有去觸碰這沙漏,實際上你就沒有真正的參與進來,雖然你會因此失去資格,但同時,你也可以安全的置身事外。」

這時,趙雲龍看著不遠處掙扎著爬起來的折若男,接著道:「如果你不阻止我殺了她的話。」

「她剛剛救了我。」楚南淡淡道。

「唔,我明白了。」趙雲龍一邊說著,一邊走到了那沙漏前,上面的銀沙已經沒剩下多少了。

趙雲龍伸出手按在沙漏上,突然間,他的身體都散發出了一陣陣銀光,他身上的能量波動,也變得越來越強。

「主要敵對方的首領死了,我獲得了更強的力量。」趙雲龍哈哈大笑,揮手間,空間扭曲。

就在這時,站起來的折若男臉色蒼白的看了一眼楚南,輕嘆一聲,道:「我死,他活。」

「可以。」趙雲龍點頭。

折若男與楚南的目光對視,嘴角微微一笑,突然渾身一顫,眉心一點光芒射出,生命瞬間消逝。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