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香君每日都在研究各種美食,仙廚手藝突飛猛進。

就在昨天,還有當紅明星喬裝打扮到「隱食」來吃飯,結果還是被粉絲認出來了,圍的那叫一個水泄不通,月輪趁此機會,在互聯網上大大的營銷了一把,所以,現在每天過來吃飯的人跟餓狼搶食一般,於是,月輪又提出了電話訂餐服務。

然後……月輪就忙的不可開交了,看看預約單,生意都排到三個月後了。

「這次考試對不起,不過我會補償你的。」啵啵對著楚香君道。

楚香君無語的白了她一眼,就沒見過這麼蠢笨的人,自己都變成耳環幫她作弊了,結果期末考試考的那叫一個慘不忍睹。

因為啵啵的各種壯舉,現在楚展鵬是徹底放棄楚香君的這個女兒了。

學校裡面,啵啵也因為周洋的事著實大火了一把,搞得周洋都直接轉學了,而且李主任對她的態度,也從之前的冷酷鄙視,變成了現在的諂媚討好。目前流傳在學生之間的傳言是:啵啵是某個黑社會大佬的女兒,所以大家見她都是繞道走的。

「怎麼補償?」楚香君都怕了啵啵的自作主張。

啵啵沖楚香君神秘一笑:「過兩天你就知道了。」

見著啵啵一臉賊兮兮的樣子,楚香君沒好氣道:「你不會是想去海港把媛媛抓來給我吧?」

又要耗費所有的靈力偷渡一個人過來,然後讓自己用靈力充電寶給她充靈力嗎,想想都覺得很虧啊。

啵啵聽到楚香君漫不經心的話,瞪大了眼睛,滿臉見鬼神情:「你,你怎麼知道的?」

楚香君無語扶額:「從周洋第一天轉學就知道了吧。」

啵啵「蹭」的從座位上站了起來。

好在現在店裡沒有客人,所以啵啵動靜雖然大,但是沒啥影響。

啵啵指著楚香君,手指都在顫抖:「你你你你早就知道了?」

楚香君望著她一臉委屈的樣子,伸手抓了她的指頭,把她拉坐了下來:「夏侯欽調查的。」

啵啵再次「蹭」地站起來:「你們兩個壞人。」

「還是要去把她揍一頓,不然我出不了這口惡氣。」啵啵憤憤的將手指關節掰得嘎嘣響。

楚香君居然一反常態的點了點頭:「支持!」

啵啵睜大了眼睛,揉了揉耳朵,不敢置信:「你支持我去海港揍那個賤人一頓?」

「嗯,正好跟龍耀一起去廣東吃一下早茶在回來。」楚香君甜甜一笑。

啵啵滿眼的不信任她:「你不是要算計我吧?」都知道龍耀對你這身體心懷不軌,還讓自己跟龍耀去,豈不是送羊入狼窩。 楚香君無所謂的聳聳肩:「你不是跟龍耀一起訂好了票了嗎,順道而已。」

啵啵驚悚了!

好半響,啵啵才心有不甘的抱怨了一句:「夏侯欽那個變態!」將自己做了什麼調查的一清二楚,大變態。

「好啦,有得吃有的玩,不就是你喜歡的嘛。」楚香君安慰她。

啵啵覺得楚香君都被夏侯欽帶壞了,跟他一樣腹黑,於是斜了一眼她:「故意支開我,是不是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

楚香君難得正眼看啵啵,盯著她好半響,啵啵被她看得莫名其妙,正要發作,楚香君忽然神來一句:「你變聰明了。」

啵啵:「……」當誰都和你和夏侯欽一樣是變態嗎。

「我和夏侯欽要去一趟英國。」楚香君甜蜜道。

啵啵做嘔吐狀:「最討人別人撒狗糧。」

「別說我了,你和龍耀還不是要去約會嗎?」楚香君揶揄道。

啵啵立刻表明立場:「我才不會喜歡他。」

「而且,他喜歡的是你。」

啵啵指著自己的身體對楚香君道,楚香君笑的賊兮兮的,啵啵忽然一雙手握緊了楚香君的一雙小手,對著楚香君認真道:「不準用我的身體和夏侯欽做羞羞的事情。」

「你也是!」楚香君道。

兩個人齊齊點了點頭,然後又各自哀愁。

楚香君哀愁的是,自己這個小身板,能和夏侯欽做什麼羞羞的事啊。

人家情侶約會甜甜蜜蜜,自己每次都頂著一個小娃娃的身體,憋屈,真憋屈。

啵啵幽怨的是,龍耀喜歡的人是楚香君啊,他又不知道楚香君身體里住著的人是自己。

「到了海港去找我便宜師傅,不要做的太過。」楚香君對著啵啵叮囑道。

啵啵白了她一眼:「你就照顧好我的身體吧,我辦事,你放心。」說罷,還拍了拍楚香君的肩膀。

楚香君:「……」就是你我才不放心啊。

看啵啵這氣吞山河準備大殺四方的氣勢,楚香君還是忍不住叮囑:「千萬不要弄出人命。」不然會很麻煩的。

啵啵再次白了楚香君一眼:「我明白,法治社會嘛。」說罷,還抱怨楚香君太婆媽了:「你這麼啰嗦,真搞不懂夏侯欽那個悶葫蘆怎麼受得了的。」

正說話間,啵啵忽然覺得氣氛有點不對勁,一轉過身,夏侯欽黑沉著一張臉,站在啵啵身後,嚇的啵啵一個彈跳,人就跳到了楚香君矮小的身體後面。

「人嚇人會嚇死人的!」啵啵對著夏侯欽控訴。

可是夏侯欽才懶得看她,俯身抱起楚香君,頭也不回的就往他的車子方向而去。

蜜寵十年,顧少求放過! 啵啵直罵楚香君重色輕友,一直等到月輪打電話說可以關門了,啵啵才鎖好「隱食」的大門,一轉身,就對上龍耀那帶著痞痞微笑的,帥的慘絕人寰的帥臉。

四目相對,時間都靜止了一般。

半響。

啵啵將包瀟洒的往背後一揚,用跟龍耀是好哥們一般的口氣問道:「晚上吃什麼?」

龍耀寵溺的一笑,道:「隨你喜歡。」

然後,兩個人並排向巷子外面走去。

燈光照射二人,在他們身後拉出長長的影子。

啵啵的目光在四處搜索好吃的美食,渾然未覺龍耀盯著她時候露出的複雜神情。 「你要去英國!!!」我接的訂單怎麼辦?

月輪要瘋,渾然不顧廣場來來往往的行人,對著電話憤怒的咆哮,吸引了一票人異樣的目光。

大家看他都帶著同情,就這小胖子這驚天動地泣鬼神的吼,絕壁是被女朋友給綠帽了吧?

瞧瞧那小胖墩的身材,被甩似乎也是意料之中,現在可是顏值社會,流行以瘦為美。

月輪握著電話在廣場來回踱步,苦口又婆心:「你知不知道在現代社會做生意有多難?你就這樣當甩手掌柜,隱食還要不要開下去啦,錢還要不要賺啦?」

……

海港,溫潤的氣候,讓這裡的人可以肆意穿著樣式漂亮的春裝。

來到海港,宛如來到時尚天堂。

處處是衣著鮮亮的青年男女,外加——琳琅滿目的各色美食。

啵啵看的眼睛都花了,這家店買的東西還拽在手裡沒吃完,人已經到了另家店的門口排隊了。

龍耀面帶溫和笑意,靜靜地跟在她的身後。

因為龍耀的出色外形,時不時的引來周圍異性的目光,在看到帥哥身邊居然已經有女伴了,而且還長得那麼漂亮,不少姑娘都露出失望神情。

當然,也有鄙視的。

許多姑娘望著啵啵那毫無形象的吃相,直替龍耀惋惜覺得他簡直是一朵鮮花插在了牛糞上。

中午,龍耀將啵啵帶到了一家情調別緻的鮮花主題西餐廳。

餐廳彼此的座位都是作為單獨的存在,距離隔得遠,十分私密,當然,價格也貴的嚇人,不過啵啵懶得管,因為楚香君給了自己一張信用卡,而且,還有龍耀這張大飯票在。

海港之行真是美好啊!

除了飛機真的不好坐!

啵啵只要想到坐在那狹窄的小盒子里,人就覺得又暈乎乎的了。

「我已經調查清楚了,媛媛和張平安每周六都會去夢時酒店呆一晚上。」龍耀切好牛排遞給啵啵,一邊道。

啵啵也不客氣,接過來就開始吃。

「那就今天晚上動手。」啵啵吃得香噴噴,說話也含糊不清。

龍耀嘴角一揚,眼裡閃過一抹不懷好意的笑:「我們昨天傍晚到海港的消息,他們已經知道了。」

啵啵沖著龍耀豎起大拇指:「你辦事,我放心。」

龍耀得意的撩了撩頭髮,自尊心得到極大的滿足,但是卻很疑惑:「你這麼大張旗鼓的告訴她,難道是在等對方主動出擊?」

啵啵賊賊的一笑:「他們送了周洋給我,我總要還份大禮回去。」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啵啵眼裡笑意更濃,龍耀卻覺得這樣的楚香君有點陌生。

在龍耀眼裡,楚香君一直是溫柔的,可是現在的她,身上卻散發著滿身的戾氣和殺氣,和以前的她判若兩人。

「你準備怎麼還禮?」龍耀很好奇,都說了讓自己搞定,她又不願意。

啵啵沖著龍耀賊兮兮一笑:「你且等著看好戲就是了。」

啵啵和龍耀到達海港的第二天,楚香君和夏侯欽也踏上了開往英國的早班飛機。

最幽怨的人,大概要屬月輪了。

因為…… 「牆上寫了,本店不提供外賣打包服務,也不提供送餐服務,一切的一切,自己動手豐衣足食,ok?」月輪對上一位無理中年大媽,已經壓抑了怒氣,用十分平和的心態和對方講話了,可是對方的態度卻蠻橫無比。

「呵,我還從來沒有見過開店開的像你這般囂張的。」

中年大媽穿著淡桃紅色大花朵的開衫,下面穿著黑色闊腿褲,一頭齊耳卷短髮,國字臉,還戴著一副金絲眼鏡,看起來十分像退休教師,文藝休閑范。

她的手中,提著一個布袋子,布袋子裡面裝著五個塑料打包盒。

她的人就坐在座位上,翹著二郎腿,十分囂張的樣子。

「我給你說,要不是我兒媳婦在你這裡訂了位置,我才不會來你這破店吃呢,瞧瞧你這裡的裝修,一點檔次都沒有,還有,你這家店居然連個服務員都沒有,節省成本也不用這麼節省吧,讓我們顧客還能有點顧客體驗不?」

大媽叨叨叨叨,從進來就開始數落「隱食」的各種不好。

月輪覺得,自己要爆發了。

他的臉色愈加陰沉,可是大媽卻不依不撓。

總裁強制愛 讓她去取餐區掃描一下訂單就可以領取菜品了,可是她非得坐在座位上,讓月輪去把飯菜端出來給她打包。

「隱食」有規定,這裡不提供任何外賣打包服務,因為楚香君所用的食材特殊性,為了讓顧客體驗到食物最美的滋味,所以都是現做現賣,將食材的鮮度發揮到極致。

可是大媽渾然不顧店裡的任何規定,進來就我行我素。

月輪想著,楚香君如果在,絕對讓她用靈力悄悄收拾下這無理取鬧的大媽,可是楚香君沒在啊,店裡就只有自己一個人啊。

月輪起先還擔心楚香君走了,店裡無法營業,誰知道楚香君居然使出了殺手鐧,放了一台很神奇的機器,機器裡面存放著楚香君所做好的各種食物,而且也和月輪的訂餐系統綁定了,顧客只要出示提取碼,就可以取出顧客訂好的菜品和飯,問她哪裡來這麼神奇的機器,楚香君賊賊一笑,說是自己的心想事成仙廚系統獎勵的。

大媽見月輪不打破店裡的規矩給她打包,於是嚷嚷著要退錢。

月輪冷笑一聲:「你折騰了這麼久,終於暴露真正目的了?」

一進門就各種找茬,還不是嫌她兒媳婦給她點的東西太貴了,捨不得吃,想退成錢。

「隱食」是概不退換的,這大媽分明是把她兒媳婦的好心當成驢肝肺,只想著把錢給退了。

「無良商家,反正你不給我打包,就給我退款。」

大媽耍橫,甚至嚷嚷著要叫警察。

月輪也表明態度:「我們店有我們店的規矩,不符合規矩的,以後一律拉入黑名單,永遠禁止來我店用餐。」

大媽一聽都樂了:「你以為我稀罕你你這吃,也不看看你們店的價格,簡直是宰人啊。」

「既然如此,我們就叫警察來說個清楚。」月輪道,然後當著大媽的面,就撥通了警察的電話。

大媽本來不想把事情鬧大,可是人家都叫警察了,大媽也不能沒有面子說算了,不然搞得真像自己毀約對不起飯店了,大媽心裡憤憤不平,這年頭,就沒見過做乙方還這麼囂張的。

想到自己可是甲方,是乙方的衣食父母,大媽挺直了腰桿,明明是他們自己服務不到位,自己不滿意要退單怎麼了,自己又沒有錯,大媽理直氣壯。 「老闆,她不要的那份可不可以給我啊,我要,我還沒吃飽。」

「不如給我啊,我出雙倍的錢,你們家的東西,實在是太好吃了。」

「我要我要,我自從來你家吃了東西,感覺腸胃都好了很多啊。」

「還有我,自從在你家吃飯,我胃疼的毛病再也沒犯過。」

……

大媽退了款,人還沒走,飯店其他顧客都炸開了鍋,紛紛想搶大媽退掉的餐。

見此情景,大媽憤憤不平:「一群托,警察同志,你可要好好管管,無良商家欺詐宣傳啊。」

大唐貞觀第一逍遙王 大媽拉著警察的手不松,一副你不給我做主今天就別想走的架勢。

月輪都要被氣樂了,見過奇葩的,還沒有見過這麼奇葩的。

「你說他們是托,你有證據嗎?」月輪對著大媽質問道。

兩位小警察同志也覺得這大媽有些頭疼,人家都退款給她了,她還要鬧事,不知道警察一天是很忙的嗎,全浪費在這些雞毛蒜皮的小事上,大案子還要不要偵破啦。

「沒有證據你這樣亂誹謗我們店,信不信我告你啊?」面對現代廢材,月輪就沒有怕過。

按照自己以前的性格,就這大媽,早不知道在自己手裡死了幾十次了,由得她如此囂張?

這種人就是欠揍,甭廢話,揍一頓就老老實實的。

「你還要告我,呵。」大媽冷哼一聲,彷彿聽到了天大的笑話。 不滅的男神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