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境,便是幻境的大成之境,在這片境界中,他會清晰地感觸到身體的一切變化!

他一臉澄澈的笑意,道:「你殺不死我的!」

那種堅定且毅然的表情,映射在道人的心中,有些模糊,有些恍惚。

但道人隨即拔出長劍,再一次消失在於尊的眼前,而當他再次出現時,空冥之中,皆是道人的身影。

這……難道亦是幻術?

萬魂合一……這才是萬魂合一嗎?

他一步一步地推演着他心底的猜測,或許,他的猜測在漸漸的被證實!

無量之境,萬魂合一……

道人的臉上,有一片殘酷的殺機,他手中的劍,化為了一片純粹的光,那時的劍,顯得有些虛無之態。

風狂卷著道人的衣袂,此時的道人,一臉傲然之氣,而目之所及之處,竟皆是道人的身影。

此時的世界,變得很安靜,寂寞的夜色下,唯有幾顆星辰,點綴在晴天朗月之間。

風,狂躁地劃過他的身畔,夜,顯得愈發靜寂了!

當道人再次消失時,萬魂化一,而那片澎湃的能量,則直指蒼天,赤金色的鎧甲,化為了一片光環,圍繞在道人的身畔。

於尊的刀鋒,雖極為的鋒利,可此時的他,卻對那片赤金色的光環,無能為力!

道人再次出手時,他的身後,爆發出一道至為強烈的光線,而當那片光線刺入到於尊的瞳仁中時,他才漸漸地發覺,那些碎裂的光線,竟猶如一柄柄匕首,生硬的刺入到他的魂境之中。

而也是自那一刻起,一本古籍出現在他的魂境中,那本古籍的封皮上,寫着幾個龍飛鳳舞的大字——幻海術!

而隨着那本古籍的出現,那些冰冷的匕首,竟皆融化在他的眼前,這實在是令人汗顏!

於尊也漸漸地發現,那片匕首,也漸漸地化為了一片精純的能量,這大抵是道人不想見到的一幕罷!

而這一幕,又有誰會看到呢?

魂境更似是一個禁閉的世界,是於尊小世界的核心,除了於尊之外,世間難有人會抵達此境!

若是,有一天魂境毀滅了,那麼這也意味着修道者的生命,走到了盡頭!

當他再次一臉笑意地出現在道人的眼前時,那一刻,道人的心底,大抵是極為震驚的罷!

可道人木然的臉上,依舊沒有任何錶情,他自始至終都是那種木然之態,他更似是一個沒有生命力的傀儡!

於尊皺了皺眉,或許,此時,他的心底,亦是如此判斷的罷!

當他凌空而立時,他也再次看到了那面石碑,石碑上寫着兩個潦草的大字——冰紀!

寒冷的風,掃過面頰,清明的月色下,兩人的身體,在地面上拉扯出一段長長的線條。

當他看到那個背影時,他的心底一滯,「怎麼會是她?」

她跪立在那片石碑前,一臉模糊的淚痕,她是在靜靜地哭泣嗎?

於尊的心底怔了怔,這不是雪女嗎?

她怎麼會出現在這裏?

雪女的身體,顫抖著,她似乎在輕聲言語,於尊皺了皺眉,他的身體,輕鬆地劃過天幕。

然後,輕飄飄地落在雪女的身邊,此時的雪女哽咽著,「公子!都是我不好!才讓你落入此境!公子,雪女該如何做,才能讓公子重複生機?」

當於尊出現在那面石碑前時,他的心神一滯,但很快,他便明白了雪女所歷之事。

雪女應是墮入了幻境中,而恍惚間,那面石碑中,似乎有一座窗口,而雪女的魂識,應是落入進那座窗口中罷!

他輕輕地嘆了口氣,道:「情道!我這一生,都無法悟透罷!」

他輕輕地抱住雪女,就像他初時遇見她一樣,雪女的身體,依舊在微微顫抖著,一片片殘雪,圍繞在雪女的身畔,猶如一片片落花,在長空間舞動着,又靜靜地落下!

「你定勿要出事!姑娘!」此時的他,似乎很自責,他輕輕地嘆了口氣,緊緊地抱住雪女,他心道:「罷了!罷了!琪兒你勿要怪罪我,我也是不得已而為之!」

當懷裏的雪女,漸漸地睜開雙眼時,於尊笑了,道:「你總算醒了!」

而雪女卻一臉茫然,道:「你是誰?你為何要抱着我!」

於尊愣了愣,苦澀地笑了笑,道:「記不起來,也好!就當沒遇見我罷!」

這時的雪女,瞳仁里有些掙扎,道:「不!你告訴我,你究竟是誰?」

於尊嘆了口氣,指著天穹道:「你問蒼天罷!」

他似乎並不想看到一臉憂愁的雪女,「罷了!罷了!你聽明白!我乃於尊!」

迷惘的雪女,更似是一個受驚的小獸,而此時的她,看起來極為的溫馴!

她的身體,依舊在輕輕地顫抖著,而此時的道人,似乎觀察到了眼前這難得一見的一幕!

道人手中的劍,化為萬千,而那些劍,盤旋在他的頭頂,似隨時都會破風而去!

而道人的眼中,始終有一片黑暗的氣息,那種氣息,極為的邪惡,應是世間至為殘忍的凶氣!

他漸漸地發現了於尊與雪女之間的端倪,那一刻,他的長劍,並沒有指向於尊!

當,劍鋒劃過雪女的脖頸時,一抹劉海兒,輕輕地墜入風中,那一刻,世界變得很靜寂,只有血液,砸在地上極為細弱的聲音。

於尊愣了愣,他大概從未想過會出現眼前的一幕罷!

晦澀的天空,落下了幾滴雨水,於尊怔怔地望着倒在血泊中的雪女,那一刻,他的心底,有一種劇烈的痛苦,隨着血流,流向心臟的最深處。

她……死了嗎?

她的笑容,很明媚!她是我見到的最陽光的女孩兒了!

儘管沒來得及說!

抱住她時,身體變得好溫暖,難道這世間的雪女,皆如她一般,溫暖且柔軟嗎?

其實,本來有很多話,想要對她說,她似乎業已住在了自己的心裏,本來想要帶她離開的!

可,她的氣息,卻變得越來越虛弱了!

世界,在那一刻,變得很安靜,是因為她的生命,在那一刻凝固了嗎?

她大抵早已將自己,置於心底最寬敞的房間里了!

多想再看到她,在自己的眼前,安靜的笑?

淚水,本來就很吝嗇,他似乎不會再為任何人流淚,可此刻,他卻哭了,哭的像個小孩子!

原來,世事真的無常,就像她的出現,她的離開!

嗨!我能再次喊你一聲妹妹嗎?

儘管,我早就萌生出了這種念頭,可我從來沒有喊過你啊!

斑駁的天空,是一片烏壓壓的顏色,他長吁了口氣,那一刻,他的心底,掠過無數的念頭。

當望向空冥時,所有的情緒,在那一刻,猶如江水的閘口,在一瞬間,閘口開啟,水漫了出來!

他的眼中,擒著一片血淚,他怒吼道:「受死罷!」

那一刻,他再也沒做隱藏,他那瘋狂的體術,配合著幻術,令他在瞬間消失在道人的面前,而當他的膝蓋撞向道人時。

道人的身體,猶如一截枯木般,倒栽在大地上,塵土漫天,而黑暗中,道人的身體,變得破破爛爛,他的身邊,則出現了一道巨坑。

於尊沒有給道人任何機會,他瘋狂地推出一掌,這一掌結合著霸道的蒼龍氣,當蒼龍氣在道人的體內炸裂時,無數的血花,崩裂在寂冷的空氣中。

骨裂的聲音,此時,道人的身體,幾乎變成了一片爛泥!

不夠!還是不夠!

於尊痛苦地怒吼著,他也再次消失在道人的眼前,當天幕上,墜落下一片片星辰時,他大喝一聲:「零塵決!」

那片晦暗的大地,只是在一瞬間,變得強瘡百孔。

而道人業已瀕臨死態!

他不會給道人任何機會,他的身體,瘋狂地變幻著,他再次消失在道人眼前,儘管道人業已瀕臨死態,可他依舊使出了全力!

。 幾乎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這一邊。

薛維和秦韻也被嚇了一跳。

「若雪,若雪,你快醒醒!欣欣,快打120!」一個女生慌忙的說道。

周圍的人也是變得緊張無比,紛紛掏出手機有的在打救護車,有的卻是在拍照。

在現在這個社會,屁大點事就會吸引一群人來這裏舉起手機,完全不分場合。

秦韻和薛維對視了一眼,他們可是藍海醫學院的學生,學醫的肯定會一些急救措施。

「麻煩同學讓一下,我們是藍海醫學院的學生,讓我們看看。」秦韻冷靜的說道。

一聽到是藍海醫學院的學生,所有人暫時鬆了一口氣,國內知名學府,藍海醫學院不知道為全國的醫院裏輸送了多少人才。

「對啊!秦韻可是藍海醫學院的高材生,有她在應該可以撐到救護車來!」

「秦韻女神!」

「今天真的幸運,能夠見到兩大學校的女神!」

………

幾個女生看到是秦韻也自覺的避開了一條道路。

秦韻將王若雪半扶起來,望着王若雪那蒼白的臉龐神色無比凝重。

呼吸虛弱,氣息逐漸下降,甚至體溫都在下降。

這是什麼癥狀?

薛維眼睛眯了眯。

在薛維的眼中,王若雪身上彷彿有一團團的黑氣,這些黑氣甚至不斷吞噬王若雪的五臟六腑。

對了!

當初藍海的地產大亨王軍曾經來到藍海醫學院去找林德風。

王軍的身上就被陰氣纏繞,此時王若雪也是這樣。

難不成王家遭遇了什麼?

而且遠遠不止這樣,王若雪身上還有一種隱疾。

現在的薛維可是完全熟練的掌握華佗經。

臉浮白,氣紊亂,眉頭緊皺,黑氣由空而入,身愈冷…..謂之陰寒症!

根據華佗經記載,陰寒症是一種天然疾病,在特定的情況會全面爆發,甚至還有遺傳的特性。

「快去拿點熱水,在拿幾塊老薑用布包起來!」秦韻直接對着一個服務員喊道。

「等等。」

薛維來到秦韻身邊。

「薛維,你…」秦韻一臉驚訝的看着薛維。

薛維摸著王若雪的脈搏,如果不是薛維的感知力很強,甚至已經感應不到王若雪那微弱的跳動。

「如果我猜的沒錯,她應該是陰寒症,陰寒症會導致全身驟冷,氣息紊亂,如果是正常的病症,或許那種方式可以緩和一下,但是陰寒症不行,如此濃烈的陽性入體會導致氣息不穩,現在聽我的,有沒有鴨腎,雪蓮,黑木耳?」

薛維認真看着那服務員。

服務員茫然的點點頭。

「現在將鴨腎,雪蓮,黑木耳這三件東西全部熬成湯,在之後,準備溫水以及一把消毒的小刀,必須消毒,這些必須在五分鐘之內完成!」薛維沉聲說道。

周圍的人全部一臉茫然和震驚的看着薛維。

這個看似屌絲的男生是誰?難不成他真的有點東西?

如果只是薛維一個人在這裏,周圍的人肯定都不相信,但是現在薛維旁邊畢竟有秦韻,這一點對薛維的信心可是大大的增加。

秦韻也是有些震驚的看着薛維。

她調查過薛維在學校的經歷,可以說是一個真的屌絲,成績吊車尾,女生緣也不強,甚至還被人甩過,但是現在薛維的表現,可是完全超出了自己的預料。

難不成薛維都是裝的?

陰寒症自己都完全沒有聽說過啊。

不一會,一個帶着白色高帽的大廚端著一碗湯過來。

「好了,這裏除了鴨腎,雪蓮和黑木耳之外什麼都沒有加,我用的是純天然礦物質水給熬制的,還有這把刀,這把刀是新的,本來是用來雕刻花紋的,你看看能用么?」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