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我看到班長離開了我的座位,我也就走了回去,和班長擦肩而過的時候,我還故意挺高嗓門問他,在我座位上再聊聊唄。

班長漲紅着臉,說楚思麒你別胡說,我是找彭靚穎同學談正事。

我就笑,回到座位上,我問彭靚穎:“班長找你談正事,是啥事?”

雖然我們倆在一桌,平常彭靚穎想整治我,我也防着她,有時候,還是會聊幾句。

彭靚穎哼一聲,說句關你屁事啊三八。

我聳聳肩說,就是好奇咯,你不說也就算了。

哼!

彭靚穎再次一哼,看着教室外,一臉酸酸的語氣,說:“楚思麒,你的女人來了。”

我看向了教室外,是春雨來了,她的出現立刻吸引了很多人的眼球。

但我現在不敢多看,反而瞥眼看着彭靚穎,說:“你說啥瞎話,春雨是我的女人嗎?”

彭靚穎說:“難道不是嗎,看得出來春雨很喜歡你,也不知道你個王八蛋傻不拉幾的,長得也醜,還沒有文化,也不多金,幹嘛那麼多女人喜歡你?”

我一笑,說:“你怎麼就知道有那麼多女人喜歡我,我怎麼不知道,到底有多少女人喜歡我?”

彭靚穎美目一瞪,說懶得和你個傻逼說話,春雨走過來的時候,彭靚穎便直接把臉轉到了一邊去。

春雨冰雪聰明,她沒有高調的在此時和我公開關係,和往常一樣笑着給我打個招呼,坐下的時候,還問我這幾天去哪裏玩了?

我說生病了,這事你難道不知道,唉,看來春同學對我不關心啊。

春雨就和我唱雙簧,說爲啥要關心你,笑着說我即使去關心一條狗,也不會關心你。

我不生氣,也笑着說那我可就悲哀了,連一隻狗都不如。

這話,引來四周好幾個女生在笑,春雨笑,而彭靚穎居然也笑了,還說沒錯,楚思麒連一隻狗都不如。

我沒當真,隨後第一堂課開始。

上課的時候,我很享受從身後能看到春雨的背影,那種感覺真的爽爆了。唯一的遺憾,就是因爲彭靚穎和顏禮強,我們還不能公開戀情。當然了,也還有對柳筱婷複雜的情感糾結在裏面。

快下課時,彭靚穎用手拉扯了我一下,給我遞來一張紙條。

我看了看,見她是在問我:“你和春雨,別搞地下情了,爲什麼不公開?”

我在她的問題下寫道:“根本就沒有情,幹嘛要公開?”

彭靚穎接過紙條繼續寫:“你當我傻啊,我感覺得到,女人的直覺最敏感。”

我回去過:“算了吧,我根本就沒有當你是女人,還直覺呢。”

彭靚穎看到這話,直接就掐了我大腿一下,令得我只能咬着牙沒有叫出來。

她又寫給我:“不管怎樣,我不看好你和春雨,我總覺得春雨有問題。”

吃醋了吧,看到這這句我就笑了,彭靚穎還覺得春雨有問題,我還覺得你個女人有問題。

算了,懶得理她。

我就給彭靚穎回覆了最後一句,我寫的是:“好了,不管春雨怎樣,和我沒有關係。沒有關係的人,我不想再多說,就這麼樣吧。”

寫完紙條,我便不再搭理彭靚穎,令得這妞鬱悶了很久。

一早,再也沒有生出任何事。

下午第二堂課,班主任薛雅芝來了,她是在別的課程的時候進來教室,借用了一點時間,對全班學生說:“接到緊急消息,校長領着教育局的領導要來我們班視察,因此大家速度行動起來,把教室的清潔衛生給整理好。”

緊跟着,任課老師走了,我們在班長的帶動下,緊急整理清潔衛生。

我撅着屁股在撿地上的紙張,而彭靚穎也撅着屁股,說實話,彭靚穎的身材很不錯,她對着我的臉,讓我有些難堪,很想打一巴掌,不過我不敢,只能想想罷了。

撿完垃圾,薛雅芝還叫我們整理一下課桌裏面,由於時間緊急,不能掃地與擦玻璃,要做的也就只能是這些光面子工程。

幾分鐘後,薛雅芝說先這樣吧,她讓班長和學習/委員跟着她下樓去迎接領導,出教室的時候,突然說:“對了楚思麒同學,你做好準備,校長專門給我說了,教育局領導會和你談幾句。”

我暈!

這啥情況啊?

我猛然間被全班同學給注視,薛雅芝說教育局領導要和我談幾句,我和他們不熟悉啊,談個毛線啊談。

我覺得很奇怪,爲啥領導會點名道姓的提及我?

薛雅芝叫我別怕,也就閒談幾句,讓我別到時候說胡說,隨即,她領着班長和學習/委員出了教室。

“喂……”

在我納悶之中,彭靚穎問我:“幹嘛領導要找你談話?”

我怎麼知道?

我繃着臉,看着教室外,想着即將出現的領導來班上的情景,說實話我很奇怪,同時也伴隨着一絲不安。

我總覺得,要和我談話的領導,應該和我有某層次的關係。 領導來了!

在市七中校長和教導主任一幫人的簇擁下,這位一看就是領導的中年人,走進了我們班的教室。

全班學生的注意力瞬間轉移,我特別的關注這位領導。

一看到他,我就笑了,這位領導我認識,難怪他會指名道姓說要和我談話。

領導站在講臺上,薛雅芝老師和校長這些人,則站在領導的身側。

由於我認識這個領導,我也就沒那麼不安了。

我的同桌彭靚穎在看到領導後,還驚得差點驚呼出聲。

講臺上,那位禿子領導笑眯眯的說:“各位同學,我是教育局的副局長,我姓彭。我和你們班的幾位學生比較有淵源,今天過來,就是來看看老朋友的,同學們都別緊張。”

我看了一眼彭靚穎,她顯得很不可思議,而章天益也在看着我們倆,他也見過這個禿子領導。

沒錯,這位來見見老朋友的領導,就是彭靚穎的父親,人挺好的彭叔叔。

我也挺意外,本來以爲彭叔叔是生意人,以前跟着他的,不是有好幾個社會小弟嗎,但彭叔叔爲啥又成了教育局的副局長。

我覺得應該是彭叔叔是局長這事,他還瞞着彭靚穎,否則彭靚穎不會那麼意外到這種瞠目結舌的地步。

彭叔叔又說了幾句,誇讚我們學校的教風自從五一整改後變得很好,還說我們班很整潔。

校長和薛雅芝一個勁的笑。

彭叔叔看向了我,說:“楚思麒同學,你最近還好吧?”

在所有人的矚目下,我起身禮貌的說承蒙彭局長關懷,我過得還好啦,還笑着問彭叔叔你也還好吧?

彭叔叔說還成,招手示意我走過去。

我邁着堅挺的步伐走過去,校長他們把位置讓給了我。

彭叔叔拍拍我的肩膀,說楚同學變得更加壯實了,我笑着說彭局長你也更加有氣度了。

我們倆在講臺上這樣親近的談話,讓其他人羨慕不已。

彭叔叔說想和我私聊一會,校長等人自然是贊成。

於是,我陪着彭叔叔出了教室,其他人沒跟上來,讓我有些意外的是,彭叔叔一直都沒看自己的女兒彭靚穎一眼。

出了教室,我和彭叔叔走在樓道里,我說想不到彭叔叔居然是副局長。

彭叔叔說他是剛剛纔擔任副局長一職,以前一直做生意,這次被上面的領導選中,才如此這般。


我恍然大悟,說難怪彭靚穎都那麼意外彭叔叔的身份。

彭叔叔笑,說:“我之所以沒看靚穎,是因爲不想讓自己的女兒,瞞着同學們,其實她的父母已經離異這事公開。”

真是可憐天下父母心!


我明白彭叔叔的心思,更加覺得他是個很不錯的父親,走在校園裏,我問彭叔叔今天爲啥來學校,該不會是專程來看我的吧?

這我不信,一個教育局領導專程來看我,這容易引起別人的誤解。領導是視察工作,哪有來看望學生的,還說成了看老朋友。

接下來,彭叔叔說的話卻讓我震驚,他這一次,是真的爲我而來,他之所以高調,是想給市七中一個信號,他和我有關係。

“彭叔叔,爲啥呀?”我滿臉的迷惑,看着彭叔叔問道,我不明白,他爲啥要這樣做?

彭叔叔道:“我知道你在學校裏的情況,而且也知道靚穎對你的心思,我知道你在學校裏容易惹出事情。要是我不來,說不定你會被學校給遲早開除,如今我來了,他們有顧忌。”

這話,我不怎麼信,就爲這個嗎?

我心生狐疑,看着微笑的彭叔叔,但又找不到他說謊的理由,只能皺着眉說:“彭叔叔,你真是擔心我被開除,纔來學校的嗎?”

彭叔叔被我看得不好意思,他笑着說是啊,你難道不信我嗎?

我不敢說不信,但心裏總覺得沒這麼簡單。

又聊了一會,我很肯定彭叔叔心裏藏着事,我就忍不住道:“彭叔叔,你真當我是老友般的看待,你就不該瞞着我。”


彭叔叔不說話了,嘆息一聲,說其實他來這邊的目的,真是爲了我,卻不是擔心我被開除,而是……

“而是什麼?”我好奇心頓起,催問。

“而是因爲,我收到了一個可靠的消息,有一個巨大的陰謀圍繞在你身邊展開。”彭叔叔很深沉的皺着眉,對我說道:“而這個陰謀,也關係着我的女兒!”

我終於明白了,原來說到底皆都是因爲彭靚穎。

我能理解,做父親的保護和關心女兒,無可厚非。只是我不明白,圍繞在我身邊的,到底是何種大陰謀?

我問彭叔叔,但他搖着頭說現在還不是告訴我的時候,我又問他,陰謀怎麼也扯到了彭靚穎身上?

“你傻啊!”彭叔叔深邃的看我一眼,說:“你難道是個情感與智商的白癡麼,我女兒喜歡你,你真不知道?既然靚穎喜歡你,你要是生出了什麼意外,她肯定會幫你,到時候靚穎或許就麻煩了。”

暈!

我惡寒一把,彭靚穎真的喜歡我,看來是沒錯了。

我不太清楚那個陰謀到底是怎樣的,既然彭叔叔不願意說,我自然再怎樣問也沒用。

不過,我很想弄清楚彭叔叔這樣高調的出現,對瓦解那個陰謀有用嗎?

我問了出來,彭叔叔說肯定有用,因爲他得悉的情況,是那個陰謀的主使者就是我們學校的人,不過現在還不確定是學生還是老師。

這一次他來,就是要讓那人知道,其實我楚思麒身後還有大人物存在。

彭叔叔,剛接手教育局副局長,他早前還是本市很有名的商人,確實能起到威懾某些人的作用。

“謝謝彭叔叔!”不管怎樣,雖然我沒搞清楚陰謀是什麼,覺得彭叔叔爲了我走了這一趟,不對,是爲了彭靚穎走了一趟,我還是得謝謝他。

我現在知道,我身邊果真圍繞着陰謀,其實早前我就有這種感覺,只不過沒有像現在這樣的強烈和清楚。

“小楚,你不要太擔心這事,我會盡力幫你和靚穎解決好後顧之憂。只求你,對靚穎好一點。”彭叔叔的話,讓我壓力倍增。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