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科的叛變掀起了驚天巨浪,也對十八國造成了沉重的打擊,人心惶惶已經不足以形容十八國聯軍的,十八國對武科的恐懼遠遠超越對趙烈的恐懼,因為,十八國聯軍更了解武科的勇猛。

一支軍隊的靈魂都叛變了,會為這支軍隊帶來滅頂之災,沒有人比武科更了解十八國聯軍的內部情況。

沒有人明白武科為什麼會叛變。

當然,這種恐懼很快被武科的特使消弭於無形,十八國的皇帝知道武科效忠的是鄒子川之後,他們反而放心了,畢竟,效忠鄒子川和效忠加侖帝國的皇帝是兩碼事。

很快,十八國派出了使團加入了鄒子川的核心組織。

情況比鄒子川預料的遠遠要好得多,數百年來,十八國的皇帝和加侖帝國的皇帝第一次真正的坐在了談判桌上面,面對加侖帝國和鄒子川制定的聯盟計劃,十八帝國沒有表示太多的意見,除了修改一些細節之外,基本上,這個大框架得到了大家的同意……

這一段時間,精神煥發的是武科,武科在十八國之間遊刃有餘,十八國的皇帝對他是依賴有加,實際上,十八國對鄒子川的放心還不如說是對武科的放心,鄒子川對十八國的信譽完全是建立在武科的身上,沒有人能夠代替武科在十八國的地位。

有人歡喜有人憂,當武科揚眉吐氣的時候,趙烈卻是陷入了人生的低谷,召開會議的時候都是鬱鬱寡歡,除了正常的應酬,整天把自己關閉在房間裡面喝酒解愁。

很顯然,加侖帝國的地位被削弱了很多,而造成這種局面的正是他趙烈,如果能夠早點和鄒子川達成協議,無疑,加侖帝國的地位在聯盟之中將是超然的,可惜,這種可以預見的局面卻因為趙烈的私心而遭到了破壞。

老皇帝對身負重傷的趙烈雖然沒有多說,但是,言語之間還是露出了對趙烈的不滿,趙烈自然能夠感覺到這種骨子裡面的排斥,趙烈相信,如果不是鄒子川,他很可能會被排擠出這權利的核心……

夜已經深了,就在趙烈借酒消愁的時候,碟城的工地依然熱火朝天的工作著,那艘巨大的宇宙飛船正在進行著拆卸工作,數以萬計的民工正在把城堡巨大的石塊從上面運下來。

死亡沙漠裡面的水晶宮基地也正在緊張的工作著,源源不斷的物質都往裡面運輸。

重生軍婚寵妻︰時光盜不走的愛人 ,現在,整個加侖星都以舉過之力支援鄒子川回歸人類聯盟的工作,各種各樣稀缺的資源和金屬都被雲集到了水晶宮裡面。

鄒子川兩個方案同時進行著,第一是讓水晶宮裡面的小型宇宙飛船繼續製造,做好原材料的儲備工作。第二個方案就是把進入那雲系的碟形飛船看看,如果能夠修復改裝自然是最好不過的,畢竟,這要比從新建造一艘宇宙飛船容易得多。

當然,如果雲系碟形飛船無法修復,水晶宮裡面那艘小型宇宙飛船就將成為最後的希望。

不過,無論雲系碟形飛船能不能夠修復,拆卸都是必須的,因為,飛船裡面可以拆卸出很多能夠使用的設備和儀器,這將大大的減少鄒子川建造小型宇宙飛船的工作量……

鄒子川的工作量大得駭人,他除了統計篩選各國送上來的資源外,還要不停的制定計劃,最為讓鄒子川煩惱的是,雲系碟形飛船的艙門居然被數十道密碼鎖住,縱然是過了近千年,這數十道密碼依然異常的複雜。

歷史已經無法追溯到八百多年前了,鄒子川無法明白為什麼最後封閉宇宙飛船的人要設置如此複雜的密碼程序。

鄒子川相信,進入了雲系碟形宇宙飛船之後,就能夠解開八百多年前留下的不計其數的謎團。

工作都在有條不紊的進行著,在百忙之中的鄒子川並沒有忘記趙烈這個人。

「呯呯……」

「誰?」

輕輕的敲門聲打破了在黑暗中獨自飲酒解愁的趙烈,他的目光始終都在透過窗戶觀看那逐漸消失的堅固城堡,那裡,曾經是一個時代的象徵,哪裡,曾經是一個王朝的興起,哪裡,曾經是加侖帝國王權的象徵,現在,一切都煙消雲散,而他。


「是我。」鄒子川低沉而具有磁性的聲音在門外響起。

「請進。」黑暗之中的趙烈收回了窗外的目光,遲疑了一陣之後低聲道,那聲音,充滿了一種無法言喻的落寞。

門被緩緩的推開了,鄒子川和武科一前一後的走了進來,武科用火石點燃了房間裡面的蠟燭,微弱的火光照亮了房間,房間裡面凌亂不堪,滿地都是酒罈,空氣中充斥著濃烈的酒味。

鄒子川也不說話,找了一把還算乾淨的椅子坐下,深邃的目光緊緊的盯在趙烈的臉上,房間裡面安靜得讓人窒息。

時間一點一點的流逝,武科沒有坐下,始終站在鄒子川的背後,那高大的身體就像一座山一般佇立在鄒子川的背後。

「過度飲酒傷身。」終於,鄒子川說話了。

「謝謝。」趙烈抓起酒罈,為自己的大碗斟滿酒,慘笑道。

「你知道人類聯盟多少人嗎?」鄒子川突然問道。

「知道……全息影像上面好像有提到過,一千多億……」趙烈遲疑了一下回答道。

「加侖星有多少人?」

「二億不到。」

「你知道人類聯盟有多少可以居住人類的星球嗎?」

「一千多顆。」

「多少資源星?」


「數萬……」

「多少軍隊?」

「這……」

「多少戰艦?」

「……」

「多少國家?」

「……」

「有多少星系?」

「……」

「明白我的意思嗎?」昏暗的燭光之下,鄒子川的眼睛如同浩瀚的星空一般深邃。

「我……」

「我需要的不是一個整天借酒消愁的趙將軍,而是要一個叱吒風雲的趙將軍,我沒有太多的時間做你的心理醫生,心病,始終是需要自己才能夠醫療的,就這樣,晚了,早點休息吧,酒可以怡情,也可以傷身,明天雲系宇宙飛船就要打開,如果你準備好了,在艙門口等我。」

鄒子川說完之後,大步朝門外走去,而進門一直沒有說話的武科朝趙烈看了看,張了張嘴,終究還是沒有說話,大步跟隨了出去,遠遠的可以聽到他長長的嘆息聲……

……


看著那洞開的房門,趙烈沒有說話,也沒有動,身體如同雕塑一般坐在椅子上面,他的手,緊緊的抓住酒碗,些微有些顫抖。

慢慢的,慢慢的,蠟燭燃燒矣盡,黑暗之中的趙烈,始終沒有端起酒碗。

這是一個歷史空白的夜晚,歷史沒有關於這個夜晚的記載,人們只能靠各種各樣的幻想來還原這段歷史。

這個夜晚,無比的漫長。

天空泛起了魚肚白。金色的陽光一點一點的升起,碟城雖然堅固龐大,但是,在數萬民工徹夜的拆卸之下,碟城頂部的城堡還是被拆得光禿禿的了,露出了飛碟的金屬船體,金屬在早晨的陽光之下閃爍著光澤,充滿了金屬的質感,這近千年的宇宙飛船,開始從新煥發出它的生命,逐漸露出了它神秘的面紗……

飛碟的頂部,也就是原來城堡的核心位置,有一個巨大的圓形艙門,艙門外面,是一塊封閉的金屬,這封閉的金屬並不是飛碟原來就有的,而是後來加上去的,在金屬板的外圍,置放著幾台光腦,這些光腦已經接著密密麻麻的感應器,感應器緊緊的貼在那金屬板上面,如同蜘蛛網一般。

破解密碼的光腦已經運行了整整一個星期的時間,三十六道密碼已經破解了三十五道,今天,還剩下最後一道密碼,鋼板後面的金屬圓門即將打開,數百年的秘密即將大白於天下。

現場神聖而肅穆,屠一萬身穿軟甲,率領數百一流高手親自坐鎮。

十九個皇帝一大清早就趕到了現場,人們目光之中透露著一股興奮的神采。

人們等待著一個核心人物的出現。

突然,人群一陣騷動,本是坐著的十九個皇帝情不自禁的站了起來,打開這艘宇宙飛船的靈魂人物出現了。

鄒子川。

鄒子川身後跟隨著奧普和屠小寶,還有武科。

鄒子川的目光巡視了一下周圍,臉上露出了一絲莫名的失望,在數百人之中,沒有看到趙烈的身影。

「我來了。」一個嘶啞的聲音在鄒子川的背後響起。

……

PS:今天爆發,希望兄弟們捧捧場,砸幾張月票!(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曾師兄雖死,但是現場確實一片寂靜,這靜的有些可怕,眾弟子皆是凝視而望這三位宗門的掌管者,而這三位宗門的掌管者卻是站在了一起,一同看向了那枯萎的妖花。

「這妖花被結界所控,常人根本就不能動它絲毫,難道是他隔著結界打損妖花的?」那掌管外圍的杜長老看向那已喪失了生機的姓曾弟子道。

「不是,他若能打破花壇我自會感應到,這妖花的枯萎是被火燒的!」站在另一旁的李長老神情凝重道。

「沒錯!看來是我們小看他了!」花宗宗主此刻一臉的陰霾之色。

他走到了那已死去的姓曾弟子身旁,看向眾弟子大聲喝道「他不守門規先不說,數年以來修為更是沒有半點突破,他就是一個廢物,我花宗之內特別是內門弟子決不允許出現這種廢物!

本主為何要殺他,就是因為他與本宗的叛徒王毅有勾結!竟將本門的神通之術傳給其他宗門弟子,決不饒恕!不管他跑到哪裡,本主定會讓他死於非命,今日便下擊殺令!通告所有的宗門與散修!

這妖花下的骨骸正是本宗門以前的叛徒,待他們死後仍要經受著痛苦,這也是本宗對待叛徒的一向做法,今日你們以此為戒,犯門規者絕不輕易饒恕!」

花宗宗主看著眾弟子緩緩而道,面色看不出任何錶情,面不紅、氣不喘,如同自己說的就是實話一般,可惜了那姓曾的弟子死不瞑目,他若是知道了這花宗宗主竟會這樣辯解,定會氣的再吐一口鮮血。

眾弟子聽見宗主這一番話也是大為震驚,要是按照宗主的話來理解,這一切都變得順理成章了,唯獨那曾師兄說的一番話毫無解釋,更是沒有依據可行。

「弟子緊聽宗主教誨!願將這擊殺令發放到通緝的名單之中!」

這時那一向與王毅不和的弟子大聲喝道,很顯然王毅在驛場對他的種種,還有在外門的種種他都銘記於心,此刻王毅落難了,正是他報仇的好機會,他身軀微彎,雙手相托道。

「你叫什麼?」

「回宗主的話,弟子名叫楠旭!」這弟子聽到宗主問自己的姓名則是滿臉的欣喜。

「好!那這艱巨的任務就交給你了!其他的弟子還愣在這裡幹什麼?還不速速散去,這件事在私下莫要再提,否則跟他的下場一樣!」

花宗宗主大聲喝道,指了指那已死去的姓曾弟子,與此同時那歸一境的修為在這一刻更是爆發而出,形成了一股氣浪,向著四面八方鋪張而去。

玄學大師是天后 ,蹬蹬蹬,不禁後退了幾步,運轉起了全身的靈力才穩住了腳步,在震驚之下則是一臉的駭然,看向那已失去了生機的姓曾弟子,臉上突然顯現出了一抹蒼白,在這花宗宗主的餘威之下紛紛散去。

這時那掌管內門弟子的李長老走到了花宗宗主的身旁,看了一眼那死去的姓曾弟子道「那他怎麼處理?」

「將他埋在土中,成為新的載體!」

「好!」李長老點了點,轉身離去。

「等等,露出他的頭部,讓所有的弟子都看得見,定要殺雞儆猴、以儆效尤!」

「嗯,這樣足以鎮壓這些內門弟子了!」李長老連忙轉身,咧嘴露出了一抹微笑,隨後便看向了遠處。

「還有一件事,那王毅原先的宗門頒布屠殺令!你帶著資質稍好的弟子去將其給滅了,以震我花宗的強勢!也好讓他們經歷經歷這種殺戮」。花宗宗主此時一臉的陰霾之色。

「宗主言之有理,這倒也是一件好事!」李長老目露出一絲贊同,臉上的笑意更濃,站在另一旁的杜長老也是連連點頭。

「王毅,本主原先很是看好你,畢竟你給本主留下的印象很深,但是這一次卻是你自找的,哼???」花宗宗主暗自想道,緊隨其後便腳踏靈力,凌於空中,呼嘯而去。

??????

通緝單上的名字個個都是無惡不作的惡徒,這些人有的來自宗門,有的來自散修,凡是在這名單上出現的人皆有捕殺金額,可以將其殺死帶回懸賞地領取報酬,現在王毅的名字也出現在了其中。

這通緝單散播的極快,縱使你能日行千里,也不敵它散播之速,這通緝單已經貫穿了異界的四大之地,不管你逃到哪裡,都會有人看見你並且會擊殺你,除非你修為高深莫測,沒人敢動手,那這通緝單上的名字也就是一張廢紙罷了。



花宗內部,南邊的屋中,一身穿青色衣衫,五官精緻的弟子,此刻卻是緊皺起了雙眉,他攥緊了拳頭,神情凝重到了極點,他伸出了左手猛地一拳打向面前的桌子。

「嘣!」

這方方正正的木桌頓時就爆發出了一聲巨響,四分五裂了開來,炸成了無數的木屑,滿屋橫飛、紛紛而落,好似仙女散花般氣勢磅礴。

「王師弟,他怎麼這麼傻?居然自己背負著罪名,逃走了!而我卻只能???」說話之人正是與王毅一起做任務的姓孫弟子,此刻的他心中已是忐忑不安,七上八下,擔心著王毅的安危,他本想在與王毅對戰之時,自己故意露出破綻,好讓王毅獲勝,但是他沒想到王毅居然自己背負著罪名逃走了???

他的心不僅是震撼無比,更是覺得王毅是個重情義之人,此刻自己欠下了他一個巨大的人情,畢竟他的名字是寫了通緝單上,這意味著一身都將被追殺,他怎麼能還處亂不驚?

其實不然,王毅離開花宗是因為自己的秘密被花宗宗主發現,而花宗的秘密王毅也發現了,自己怎能讓自己生活在一個巨大的陰謀之下,這才悄然離去。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