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了他們兩人還要指望九紋虎追最後那人,要是九紋虎受了傷可就糟糕了,那隻白色的猛虎憑空消失,嚇了他們兩個一大跳,但那狼族人很快穩下心神,全神戒備地盯著葉天。

葉天不跟他們浪費時間,提起影虎刀便沖了上去,同時祭出了身上的兩柄殺魂,劍殺魂和刀殺魂飛快地朝著他們兩人刺去。

鐺!那人的舉起自己隨身的彎刀,接住了葉天從天而降的這一刀,但是葉天的力氣卻不是他們所能接下來的,那人一下子被葉天震的從那狼身上摔了下去。

那鎚子殺魂卻緊跟著朝著葉天砸來,葉天反身一刀,將那殺魂擊飛出去,同時自己的殺魂也向著另外一人斬去,摔在地上的人正要起身,劍殺魂忽然刺來,他在地上打了一個滾,堪堪躲過,葉天卻拎著影虎刀又來了。

「蒼破斬!」

巨大的刀刃斬在那人身上,一道巨大的傷口緩緩出現在他的胸前,那人滿臉不甘心,栽倒在血泊之中。另外一人見狀,怒吼道:「啊!」那道鎚子殺魂忽然砸來,葉天施展鬼影步,在泥濘的地面上,輕輕一閃,那殺魂轟然砸向地面,在地上砸出一個深坑。

葉天控制著自己的劍殺魂,那劍殺魂化為數道劍影,朝著那人射去,那人滿臉驚慌,來不及躲閃便被葉天的劍殺魂刺成了馬蜂窩緩緩地遭到在地上,這些狼族人也懂修行,可惜只有殺魂初期的水平,和葉天比差遠了。

九紋虎再次別放了出來,葉天抬頭望去,那人剛好跑進了前面的山裡,來不及多想葉天便已經跳到了九紋虎的背上,九紋虎隨即朝著前面的那人追去。這裡的地勢開始緩緩變陡,因為前面便是狼族人生活的深山老林了。

那人扛著林天雪,已經進了山林里,九紋虎飛快地跟了過去從他進山裡的口子追了進去,剛剛走進去沒多久,九紋虎忽然停下來腳步,全身戒備地看著前面,葉天知道九紋虎感到了危險,這林子里應該有狼族的人前來接應。

此時已經追到這裡,哪裡有停下來的道理,要是他們把林天雪徹底帶走去他媽老窩裡救人可就更加困難了。 葉天輕輕拍了拍九紋虎的頭,示意他別怕,九紋虎這才繼續往前走去,這裡恰好是一個山坡,從這裡往上走只有一條路,扛著林天雪那傢伙肯定是從這裡過去的,因為地上還殘留著剛留下的腳印。

婚謀已久:總裁的心機寵妻 剛剛走出幾步,九紋虎忽然抬頭,林子響起一陣齊刷刷的震弦聲,一道道弩箭從林中幾個方向里射了過來,葉天立刻舉起影虎刀,將射來的弩箭擋掉。然後指著一處方向,正要往前沖,發現剛剛弩箭射來的地方發生了移動,這些狼族的人也知道葉天會根據弩箭的走向判斷他們的位置,所以很狡猾地便走邊射,阻止葉天想要近身的打算。

軍隊之中通常攜帶的都是弓箭,而狼族人用的都是勁弩,弩的優勢便是可以單手拿著,而且易於瞄準,所以在林子里可以隨意走動發射,絲毫不影響射來的精度。

這批來接應的人肯定也是狼族的精銳,他們的弩箭射的很准,完全都是朝著葉天的面門射來,十幾處射來的弩箭讓葉天幾乎沒有時間抬頭,完全在匆忙地躲避。

這種低階的弩箭並不能傷到九紋虎,所以九紋虎倒是毫不害怕,頂著弩箭便往山坡上爬去,而終於,他們這些人攜帶的弩箭似乎並不多,此時弩箭忽然停了下來,葉天猜到他們或許是因為沒有弩箭了,才停了下來。

九紋虎趁機加快速度,幾步便跳進了林子里,前面的樹林間,十幾個穿著毛皮獸衣的狼族人正在逃跑,一邊跑一邊往樹上扔著黑色的粗布袋子,九紋虎正要追,葉天忽然制止道:「別追了,前面有古怪!」

九紋虎帶著葉天緩緩走了過去,這裡的樹林里掛了許多這樣的黑布袋,都已經被角開了口子,掛在樹枝上,遠遠看去,那袋子表面在緩緩角動,裡面似乎裝著什麼活物。

葉天謹慎地看著那袋子,忽然頭頂樹梢上落下一隻布袋,朝著葉天身上落了下來,葉天輕輕一揮影虎刀,想要將那布袋撥到一邊,誰知那布袋裡忽然鑽出一條褐色的毒蛇,張口便朝著葉天的手腕咬來。

葉天急忙收手,那毒蛇要了個空,落在了九紋虎的背上,葉天握起影虎刀輕輕一挑,一刀講它斬為兩段,踢到了地上,再次看過去,地上那隻黑布袋裡,又有一些灰色的蜘蛛從裡面爬了出來,鑽進了草里不見了蹤影。

九紋虎也感到地上有東西在亂爬,它本能的往後退去,葉天此時再看樹上,原來那些袋子里裝的都是些毒蟲毒蛇,狼族人將它們灑在這裡,便是為了堵截後面的追兵,此時樹枝上那些袋子里的毒蛇都已經緩緩地爬了出來。

有的毒蛇就纏在樹枝上,有的毒蟲在樹枝上來回爬動,還有些在草里盤成一團,不知道是在休息還是在覓食,再往前面看去,樹上便纏著各種顏色的蛇類,彷彿進了蛇窟一般,樹榦上還會爬來人頭大小的毒蛛,讓人看的毛骨悚然。葉天吸了口涼氣,這樣過去太冒險了,被任何一種不知名的毒蟲毒蛇咬一口,都夠人喝一壺了。

還好這是自己一個人追來了,要是黃歇他們追來,肯定會在這林子里損失慘重,葉天叫著九紋虎緩緩退了出去,現在想要追上救下林天雪已經是不可能的事情了,想要過去就得繞路了。

也許這些毒蛇毒蟲幾天之後就會自己散去,但是現在肯定過不去的,因為實在是不值得去冒這個險,這些毒蛇毒蟲葉天自己都叫不上名字來,要是想要煉製解藥,也是一件很麻煩的事情。

一人一虎退出林子,走到了另外一邊,為了安全,葉天特意繞遠了一點,如今林天雪雖然那被他們劫走,但是目前絕對是安全地,這些狼族人的性格和他們的名字都是一樣的,貪婪成性,無利不起早。

按照正常的情況來看,他們劫走公主無非是想要和那些山賊一樣,找天印帝國敲詐東西,葉天心裡一驚開始判斷接下來怎麼拖延時間,林天雪的身份不一般,這些傢伙要的東西肯定也不一般。

這些東西肯定是黃歇他們拿不出來的,需要稟告給林雄他們,這樣一來,就可以拖延時間,葉天有足夠的時間想辦法救出林天雪,今天先去打探一下情況,如果他們有機會救出林天雪就動手,如果沒有就只能回去再想辦法了。

山迴路轉,山高林密,山路之間泥濘不堪,昨天的雨幫他們掩蓋了林天雪打鬥的聲音,否則,葉天絕對可以發現打鬥的聲音,早早過來阻止他們,不過這場雨也幫了葉天很大的忙,跟著山路之間留下的蹤跡,很容易便能追蹤到他們。

狼族人似乎根本不打算隱藏自己的形跡,因為這山裡實在是太難走了,天印帝國的大軍進來太困難,這也是為什麼這些狼族能夠一直騷擾邊境的原因,一旦遭遇圍剿,他們便躲進山裡,誰也抓不到。

九紋虎帶著葉天走了半天的時間,下午時分,葉天終於看到了前面的搭建的帳篷,還有木屋,這裡應該就是他們的聚居地了,葉天自言自語道。他並沒有冒進,這裡附近肯定布置著什麼暗哨,不然實在不符合狼族人狡猾謹慎的性格。

葉天收起九紋虎,跳到了一旁的樹上,先大致看一下這裡有多大,晚上進去的時候有個準備,葉天圍著這裡轉了一個圈,這裡並不大,住的狼族人也並不多,葉天猜測這裡或許和皇宮一樣,只是狼族人貴族居住的地方,其他的狼族平民應該住在山裡的其他地方。

從凌晨一直奔波到現在,葉天也累了,他便找到一處樹叉處,靠在樹上睡了起來,養足精神,晚上進去救人。

不知睡了多久,葉天被一陣涼風吹醒,天已經黑了,遠處狼族人居住的營地里燃起了大大小小几十堆篝火,應以晚上的照明,此時營地里也有一列列狼族人來回巡視,果然,這裡便是狼族人的皇宮,狼族人稱之為王庭。 王庭便是狼族人頭領單于居住的地方,除了單于一家人住在這裡外,剩下的都是狼族人的士兵,葉天伸了個懶腰,準備開始行動了。

王庭的防衛遠遠要比看上去嚴密許多,葉天在樹上看了一會兒,希望可以找到一個進去的空擋,但是狼族人士兵的防衛幾乎沒有空擋,這讓葉天有些無奈,只能利用鬼影步往裡面走了。

唰唰唰!葉天接著一根樹榦借力,跳進了他們的營地里,他小心地尋找著可以藏身的黑暗之處,利用鬼影步迅速地穿梭,她都不知道林天雪被關在哪裡,所以打算看看有沒有落單的傢伙,抓個舌頭問問。

幾番穿梭之下,葉天忽然聽到某個軍帳之中傳來了喝酒的聲音:「來來來!幹了這碗!」

「喝!」

「啪啪!」一陣陣碰碗的聲音倒是十分清脆,葉天心裡一喜,繞過巡視的士兵,朝著那帳篷走了過去,接著模糊的火光葉天看去,四個人坐在地上,抱著一壇酒開心地喝著。

「倒上倒上!」

「給我倒上!」

狼族人並沒有嚴密的軍規,所以只要沒有戰事,可以隨便喝酒沒有人管,他們幾個一個個喝得十分開心,葉天等了一會兒,一個留著絡腮鬍子的胖子忽然起身說道:「我去殺水!你們喝著!」

「去吧!去吧!來來!滿上!」

「哎!今天可是個好日子,咱們把天印國的公主給抓了,咱們的大王肯定得好好和天印帝國的皇帝老兒要點東西!」

「就是就是!先要十幾罈子美酒,讓咱們好好嘗嘗!」

「什麼……美酒,他們的酒哪有咱們的好喝……」

葉天本想聽他們聊聊關於林天雪的事情,沒想到他們只顧說這些吃的喝的,而那個胖子已經腆著自己的肚子往帳篷外面走去,葉天等他已經等了很久了,見他出來立刻藏到了一邊,那人迷迷糊糊地走到外面,便角開腰帶開始殺水。

葉天可不想被他的尿弄一身,等他尿完,葉天忽然伸手捂住他的嘴巴,另外一隻手勒住他的脖子,想要將他勒暈,誰知那狼族人反應極快,葉天捂住他嘴的時候,那漢子的酒彷彿一下子醒了。

葉天勒住他脖子的手被他一下子撐緊,那人攢足力氣,用自己的蠻力使出一記過肩摔,想要將葉天摔在地上,葉天沒想到他會做出這樣的反應,還沒來得及用力就被他帶了過去,好在葉天身手靈活,他在那人背上換了一個姿勢,穩穩地落在了地上。

同時雙手從前面拉住他的脖子,借著剛剛的力又將他反摔在地上,那人猶如一灘爛泥一般摔在地上,葉天順勢騎在他伸手,一隻手依舊掐著他的喉嚨,不讓他出聲,同時一拳打下去,將他打暈了過去。

帳篷里的幾人還在那裡喝著酒,絲毫沒有注意到自己的同伴已經被人打暈了,而這傢伙殺水的地方也恰好在帳篷的背陰處,巡邏的狼族人看不到這裡。葉天喘了口氣,扛起他便往帳篷外面跑去。

「呼!」葉天費了好大力氣才跑出來,這傢伙的體重真的對得起他的一身肥膘,葉天一把將他扔在地上,「喂!醒醒!」葉天拍了拍他的臉,那人居然睡了過去,沒有醒過來。

葉天有些無語,這要是叫不醒他怎麼問話?他在漢子身上摸索了一下,摸到了一個水壺,葉天立刻有了主意,將他水壺接下來,裡面恰好還有半壺水,葉天將他半壺水一股腦潑在那人的臉上。

那人被冷水這麼一激,立刻打了個寒顫,清醒了過來,他剛要起身,一把冰冷的刀刃已經貼在了他的脖子上,葉天拿著影虎刀對他說道:「別動,我的刀可是不長眼的!」

那人這才意識到自己被人劫持了,他咕咚一聲咽了口唾沫,對著葉天道:「好漢饒命,好漢饒命!」

葉天回答道:「把我想知道的告訴我,我保證你不會有事!」

「我說我說!我什麼都說!」

事情順利得有些出乎意料,這傢伙居然這麼懂事,葉天立即問道:「告訴我,你們幾天帶回來的公主關在哪裡?」

「公主?」那人吃了一驚,明顯愣了一下,心裡似乎在盤算什麼。

葉天手上的影虎刀忽然加重了一分力氣,刀刃在他的脖子上留下一道傷痕,一道鮮血緩緩流了下來:「別和我耍花招,回答我!」

那人只好飛快地說道:「在我們大王的帳篷里!」

「你們大王的帳篷里!」

「對,我們大王說那公主長得挺漂亮的,就想……」

葉天忽然出手影虎刀的刀背砍在他的脖子上,那人話還沒說完葉天已經將他打暈了,林天雪現在不會有生命危險,但是恐怕會有其他的危險。

越過巡視的狼族人,葉天直奔單于居住的帳篷,作為單于,他所居住的帳篷十分明顯,那便是他所居住的帳篷頂端有一個金頂,這是身份的象徵,葉天早在白天觀望的時候就已經記住了單于帳篷的方位,這時候終於派上了用場。

飛快地來到了那頂金頂帳篷外面,門口留守的人比較多,有六名士兵,葉天緩緩祭出自己的刀劍雙魂,影虎刀握在手裡,便向著那六人衝去,刀劍雙魂各自一個猛刺,洞穿了兩名士兵的身體,四人還未發出任何聲響便已經倒在了地上,還有兩人正要拔刀,葉天鬼影步飄忽而過,影虎刀滑過他們的脖頸,兩個頭顱應聲掉下。

葉天已經走進了單于的帳篷里,剛剛走進,一道寒光迎頭劈來,葉天極限反應,身體搭出一個鐵板橋,一柄鋒利的金刀滑過葉天的鼻尖,險些削掉他半個腦袋,葉天身體一跪,借勢滑進了帳篷里,在他的身後,一名魁梧健壯的中年男子手拿一柄金色的彎刀,冷冷地看著他。

葉天飛快地轉過身來,這單于的氣勢不差,看樣子已經是殺尊界別的修士,兩人都沒有說話,冷冷地注視著對方。 葉天忽然注意到那單于已經脫了外衣,露出了健壯的肌肉,身上還有大大小小的傷疤,「自己來晚了?」葉天急忙扭頭去尋找林天雪,扭頭一看,林天雪正安靜地躺在那單于的床上,睡得十分安詳,身上得而衣服雖然有些凌亂,但是不像是被脫過的樣子。

葉天輕輕鬆了口氣,自己沒有耽誤事,要是這般瘋狂地趕來,卻還是來不及了,葉天可就崩潰了。那單于見葉天的眼神停留在林天雪身上,立刻明白了葉天的身份。

「你是天印帝國的人,可惜你救不走她的。」那單于狡黠地笑道。

葉天毫不在意地回答道:「我要是想走,沒人能留得住我。」說罷,他便起身去抱床上的林天雪,見到他居然如此輕視自己,那單于心裡不由得一怒,手裡的金刀刷的一聲便朝著葉天斬去。

葉天反手一挑,影虎刀立即將他的金刀擋住,那人揮舞起金刀,飛快地朝著葉天的身上劃去,噹噹當!影虎刀與那金刀碰出一連串火花,那單于一副勢不可擋的模樣,將葉天逼到了帳篷的另一側。

狼族的單于並非同天印帝國的皇帝一般,是一代代繼承的,狼族人的世界里也是弱肉強食,每一代單于都是憑藉自己的力量一點點統一各部落的,所以他們的武功和修為也都不低,葉天發現這單于也十分自大,自己進來這麼久,他絲毫沒有要通知手下的意思,看她的樣子顯然是想自己解決了葉天。

想到這裡葉天便有些不服氣,既然你不打算叫幫手,那你今晚就死定了,刀殺魂驟然出體,一道蒼破斬便向那單于斬去,那單于也祭出自己殺魂,一柄彎刀迎著葉天的蒼破斬而上,兩柄殺魂撞在一起,葉天的武技威力要大一點,將那單于震退了出去。

葉天冷冷地笑著,影虎刀緊隨而至,連著劈出四刀,將那單于打得節節敗退,葉天不想弄出太大動靜,以免驚來其他人,便決定使用玄風殺死這個單于。

那單于十分狼狽,葉天悄然打開半神格,將玄風緩緩引出,朝著那單于打去,那單于忽然身形一穩,他的彎刀殺魂忽然化為三道黑影,從三個不同的方向朝葉天襲來,葉天急忙收掌,這傢伙剛剛居然是在偽裝,想要騙自己放鬆警惕。

三道彎刀一齊斬來,葉天不得已祭出了自己劍殺魂,才將這危機化解,那單于見到葉天身外懸著兩件殺魂,吃驚道:「好小子,居然是雙殺魂!」

葉天正要接話,忽然感覺周圍的溫度忽然下降,好像一股寒氣將他們包裹住了一般,葉天扭頭向外看去,那單于也意識到這反常的一幕,悄然扭頭和葉天一起往外看去。

「唰唰唰!」外面傳來輕微的聲音,葉天瞳孔驟然放大,這聲音實在是太熟悉了,這是那冰靈族人經常釋放的極寒冰刃,他鬼影步刷的一聲抱起了床上的林天雪便往帳篷外逃去,那單于收起殺魂便往帳篷外逃去。

兩人還未跑出帳篷,一道道冰刃便已經割破帳篷從外面飛了進來,一人釋放的冰刃便足以將這帳篷割的支離破碎,而這帳篷似乎已經被冰靈族的人包圍了,四面八方全是飛來的冰刃,鋒利的冰刃將這頂帳篷徹底撕碎。

葉天抱著林天雪,控制著兩柄殺魂擋在他的身前,將四面飛來的冰刃吃力地擋住了,不過你葉天的身上還是被割傷了好幾處,畢竟他懷裡抱著林天雪,無法施展其他武技。

那單于的殺魂也同葉天一樣,擋在他的身前,三道金刀飛速旋轉,化為三道小盾牌,將它緊緊護住,四面飛來的冰刃卻是沒有傷到他。

帳篷緩緩坍塌,四周站著十幾名雪白長發的冰靈族人,葉天穿著粗氣看著他們,他們肯定是沖著那單于來的,自己恰好待在裡面才會被誤傷,他有些納悶這些冰靈族人和狼族人到底是什麼關係,一會兒兩邊攪在一起,現在他們居然又要殺這單于。

那些冰靈族人看到這帳篷里居然還有其他人,也是很意外,不過也就是一瞬間的事,他們沖那單于喊道:「頭曼!趕緊交出我們冰靈族的罪人!不要耍什麼花招!」

嘩嘩嘩!冰靈族的這番動靜可是將其他的狼族人全部引了過來,單于頭曼並不害怕,握著金刀指著他們,不屑的回答道:「他既然已經投奔了我,就是我的人了,你們以為我們狼族的部落是你們冰靈族的人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嗎?」

「哼!你會收留他?你會有那麼好心嗎?誰知道你又在耍什麼鬼把戲!快點交出來!否則,今天有你好看的!」

頭曼打量了他們一眼,笑道:「你們的冰皇怎麼沒來啊?就憑你們幾個也想硬闖我狼族王庭?」

葉天看了看,這狼族王庭少說也有百十來號壯漢,這些冰靈族的人達概也都是殺魂境界的,想要闖出去有些困難,不過他沒興趣管他們的事情,趁著兩邊人在對話,葉天悄悄地往後邊移動,這時頭曼的目光看向了他。

葉天微笑道:「你們兩家慢慢聊,我先走了,後會有期啊!」葉天逃走的方向已經圍住了密密麻麻的狼族人,他們手持利斧和彎刀,堵住了葉天。

頭曼冷冷地沖葉天喊道:「你今天運氣好,只要你放下那公主,我今晚可以當你沒來過!」

葉天冷哼一聲,道:「你今天運氣不錯,乖乖放我走,我可以考慮不和他們聯手殺你!」如果頭曼想要強留他,那敵人的敵人便是自己的朋友了。

冰靈族的人看著葉天,他們不清楚葉天的身份,葉天其實憑自己的力量也可以逃出去,只不過現在要是他們共同的敵人都是眼前的頭曼,聯手是最好的選擇,這樣雙方都能省點力氣。

一名女子看葉天穿著打扮明顯不同於狼族,便問道:「你是誰?為什麼會在這裡?」

葉天回答道:「先別管我是誰,敵人的敵人便是朋友,先殺了這傢伙,咱們慢慢聊!」葉天機智地將矛頭指向了頭曼。 葉天的話語里滿滿都是威脅之意,那頭曼很是不滿,誰也不喜歡被人威脅,不過此時的境況師傅呢棘手,從剛剛的打鬥中,他可以感到眼前的少年並不在他之下,而身邊的這群冰靈族人也都不是省油的燈,他們要是聯手,狼族王庭肯定也會損失慘重,這一切就看頭曼如何取捨了。

那頭曼眼珠一轉,計上心來,他指著葉天道:「你們不是要你們冰靈族的罪人嗎?那人昨晚跟隨我們去襲擊天印帝國的軍隊,被抓起來了,現在正關押在天印帝國的軍營里,你們要是想要將他這個人,就幫我抓住這小子,我去拿他換回那人交給你們就行了,那傢伙也是個廢物,留在我這裡也礙眼。」

頭曼的這番話,立刻又將焦點集中在了葉天身手,葉天心裡一驚,原來一直騷擾軍營的冰靈族人是冰靈族的罪人,被頭曼收留了而已,難怪他們兩族會摻和在一起。

花祭,愛情是毒藥 不過現在只要抓住葉天,冰靈族要的人就能回來,林天雪也會重新落入頭曼的手裡,葉天明白其中的利害關係,當即否認道:「胡說,我們什麼時候抓冰靈族的人了,頭曼你這傢伙別想借刀殺人!冰靈族的人可不是那麼好騙的!」

冰靈族的人紛紛露出疑惑的眼神,不知道應該相信誰,不過頭曼和他們積怨已久,他們更願意相信頭曼是在騙他們。冰靈族的人互相看了看,不管了,先抓住頭曼再說吧。

頭頂的寒氣襲來,冰靈族的人開始動手了,那頭曼見冰靈族的人已經動起了手,也不在廢話,握起金刀居然先朝著葉天衝來,而四周包圍的狼族人也緊跟著祭出各種殺魂,向著中間的冰靈族人殺去。

葉天抱起林天雪微微往邊上退去,刀殺魂率先發難,蒼破斬迎著那頭曼的金刀狠狠地劈了下去,頭曼胳膊上隆起一塊塊巨大的肌肉,金刀當的一聲擋住了葉天的蒼破斬,數道金色的刀影飛速斬來,圍住了葉天。

葉天利用刀殺魂攻擊,劍殺魂護體,與頭曼打在一起,而那冰靈族人沖著狼族的其他勇士,又是一片極寒冰刃,十幾人一起射出,就像是颳起了冰雨,將外圍的人盡數籠罩,砸來的殺魂被飛去的冰刃擋開,狼族人或是聚起盾牌,或是拎起巨斧,硬生生地往前沖著。

狼族人仗著人數的優勢,前面倒下了一批人,但是後面的狼族人已經衝到了近前,掄起巨斧和狼牙棒一類的兵器,朝著冰靈族的人的身上招呼去。一道道冰盾瞬間結成,但是很快又被擊碎。

冰靈族人的陣型被狼族人徹底衝散了,葉天隨意瞥去,發現自己高估了冰靈族的人,他們一旦被近身,就有些吃不消了,而且狼族人的攻勢太猛,一斧頭下去便能將他們劈成兩截。他們殺傷力最大的便是剛剛的見冰刃了,可惜這個武技並不是如果近身釋放的話,冰刃還未飛出,他們就會被狼族人一棒打死。

剛剛對葉天喊話的女子此時也感到情況有些不妙,她沖著周圍的人喊道:「將他們逼開一點!」其他人心領神會,一起朝著四周揮出一股股白色的寒氣,寒氣瀰漫而過,將他們周圍的狼族人全部凍在地上。

那女子立刻射出一套極寒冰刃,鋒利的冰刃將不能移動狼族人割地滿身都是傷口,然而鮮血還未流出便已經凍在傷口上。

他們中間的狼族人已經死傷了一片,再無戰鬥力,而外面還有密密麻麻的人向他們撲來,那女子手上忽然出現一根冰藍色的法杖,其他冰靈族的立刻將他護在中間,那女子法杖高高舉起,一道藍色的光幕出現她的頭頂,她飛快地催動起內力,他的群擺立刻飛舞了起來。

頭頂藍色的光幕里飛快地下起了一陣冰雨,那光幕極大,將周圍三丈遠的距離全部籠罩,冰雨落在那寫狼族人身上,立刻便將那些人全部凍成了冰雕,其他冰靈族人趁機向著周圍一圈射出了極寒冰刃,冰刃將那些凍住的人全部割成了碎片。

葉天使用鬼影步微微退後,免得被極寒冰刃誤傷,他指著頭曼身後說道:「你還要跟我打嗎?要是再不去幫你的手下吧,你們狼族今晚說不定就全軍覆沒了!」

頭曼用眼角的餘光看到自己的人死傷慘重,不過他也看出葉天想要逃走,他還是那副口氣:「我說了,放下公主,你可以走!」

美好生活從小龍蝦開始 葉天笑道:「那咱倆就在這裡耗著吧!看誰耗得起!」

冰雨還在繼續,而且冰雨的範圍也緩緩變大了,凍住了更多的狼族人,那女子此時卻緩緩收功,停了下來,沖著頭曼喊道:「頭曼,快點把我們要的人交出來,否則今晚我殺光你王庭所有人。」

頭曼手持金刀,憤怒地回答道:「哼!老子不交,有本事就殺!告訴你,今天你要是殺不完狼族的人,這筆賬老子以後一定要你們冰靈族的人加倍奉還!」

葉天饒有興緻地看著他們吵架,就在這時,天空中忽然傳來了一陣輕微的說話聲,葉天抬頭望去,這聲音若有若無,彷彿是人的幻覺一般。

冰靈族的人臉色卻忽然一變,好像想到了什麼很可怕的事情,葉天也感覺有些詭異,他看著那頭曼,忽然發現,在場的狼族人好像被那聲音感染了一般,站在原地獃獃地愣住了,那頭曼的身上漸漸湧起一層層淡淡地金光,眼睛里黑色的瞳仁此時居然變成了紅色。

「快走! 宅男進化論 他們的大巫師醒了!」冰靈族的人急忙說道。

啪!啪!一道接一道的脆裂聲響起,地上被冰凍的狼族人一個接一個地掙破了冰凍他們的冰殼,眼睛里已經變得如同頭曼一樣,變成了紅色。

「啊!」他們齊聲發出一聲怒吼,轟然沖向了冰凌族的人,冰靈族的人剛要打算離開,一道道殺魂又重新飛起,朝著他們砸來。 他們急忙合力,揮出一股寒氣,但是寒氣所過之地,卻無論怎樣都無法冰凍住那些狼族人了,那些狼族人怒吼著,彷彿陷入了癲狂,掄著武器和殺魂前仆後繼地撲了過來,極寒冰刃飛去,在他們身上留下一道道可怕的傷口,但是他們卻猶如感知不到疼痛,頂著飛來的冰刃往前沖。

那頭曼也是如此,他一抬頭,雙眼泛著血光,金刀便朝著葉天橫劈來,葉天的刀殺魂急忙,可是這一次葉天卻被他的金刀震退了出去。

「怎麼會這樣?」葉天意外道,剛剛還是殺尊初期的頭曼,現在居然已經到了殺尊後期,好像就是一眨眼的功夫,他的修為居然提高了這麼多。

葉天來不及思考,那頭曼揮舞著金刀又一次殺來了,他現在的速度和身法都快了一個層次,剛剛的聲音是是什麼鬼?葉天心裡暗罵,卻不得不抱著林天雪狼狽地躲避著頭曼的攻擊。頭曼的殺魂和金刀將葉天逼得十分緊,葉天既要防止他打傷自己,還要提防他刺傷林天雪,手腳完全施展不開。

冰靈族的人也陷入了困境,寒冰無法控制住那些狼族的勇士,他們便沒有機會施展他們的武技,葉天忽然藉助鬼影步,跳到了冰靈族人的身邊,他喊道:「你們幫我照顧好這個姑娘,我幫你們打退他們,咱們一起離開。」

冰靈族人愣了一下,他們並不相信葉天,葉天皺著眉頭道:「快點,我們要是不合作,今天誰都走不了!」

那女子聞言,示意身旁的人接過了林天雪,三道金黃色的殺魂此時也跟了過來,葉天手上的空間戒指略一閃爍,影虎刀便出現在葉天的手上。

連著三道蒼破斬將緊隨而來的頭曼的殺魂擊退,葉天飛快地催動著內力,影虎刀上隱隱燃起一團烈焰,那頭曼縱身飛起,朝著葉天撲來,葉天咒罵道:「來吧,殺魂後期又能怎樣!」

一道火鳳飛騰而過,將撲來的頭曼全身燃起,「啊!」那頭曼被火鳳纏身,周身燃起熊熊烈火,摔在了地上。

葉天轉身收起刀,雙手合在胸前,一股巨大的力量凝結著身前,一道六芒星陣飛快地伏在他們周圍,一道風龍從地上鑽出,將周圍的狼族人全部攪進了風龍里,任憑風刃肆虐,啊啊啊!那些狼族人發出絕望的嘶吼,一直到風龍旋舞徹底消失。

地上滿是狼族人的屍體,那頭曼被鳳炎斬燒的焦黑,落在遠處的地上,還有很多人站在遠處不敢上前,因為葉天實在是太厲害了,眨眼間便將這裡的人殺了個乾淨。

「嗎嗡嗡……」此時天空中再次響起了那道奇怪的聲音,那些死去的人的身體身上的傷口開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飛快地癒合著,葉天扭頭望向頭曼,他居然已經站了起來,身上被鳳炎斬燒傷的痕迹已經完全消失了,眼神依舊是那副血紅色,只是此時十分呆板。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