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老對這個煎餃讚不絕口。

陳心眸也湊上來祭享了幾個。

連吃了數個后。

毒老忍不住技癢。

又讓陸英東手把手指點。

自己親手又做三四遍。

最後。

廚房裏的這頓午飯。

陸英東和陳心眸全部吃煎餃。

雖然又免費教了一道菜。

可是對於這個毒老。

竊取技能的等級已然失效了。

剛才的祭享並不算。

陸英東只能將目光放在其地方。

將這道煎餃弄給其人去吃了。

經過正在撿菜葉的陳心眸身旁時。

陳心眸又悄悄給陸英東使了個眼色。

陸英東曉得是指她明日要出逃的事情。

轉瞬想起對方也吃了自己做的脆皮煎餃。

便立即對陳心眸使出了普通竊取技能。

「對太元宗重真殿門人陳心眸發動普通竊取技能。

效果隨機。

獲得:獅靈尾牙戒(暫時使用權)。

期限三天「

算是最後一次對她使用這個技能了。

陸英東心道。

哥可以幫你逃跑。

這個什麼戒指。

就當收點利息吧。

這蠢女人。

究竟能不能逃出魔爪的。

從這以後。

說實在和陸英東沒有多大相干。

隨她去便是。

倒是這剛入手的獅靈尾牙戒(暫時使用權)。

還註明期限三天。

又是什麼意思?

剛這麼琢磨著。

忽聽得陳心眸走過來說:「源哥。

你做的飯菜可真好吃。

明個的飯菜我來幫你送吧「

陸英東看着陳心眸半晌:「好。

就由你送吧。

我剛巧要做一道新菜色。

毒老。

你看可好「

毒老正沉浸在這脆皮煎餃的研究開發中。

只隨意的點點頭。 它們正澆在她頭髮上,順著髮絲滴落在鎖骨,盈滿后溢出,打濕了她的裙子。

蒼葳看向轉角,原來那裡一直站著個女人。

她記得這張臉,是謝景軒的秘書。

她也知道這女人要做什麼,要將她打扮得和謝景軒一樣。

如此,才能讓他們兩人看起來像是在行苟且之事。

「這麼多天,就想到這個方法?」

蒼葳嘲諷一句。

謝景軒狠狠咬了咬牙,但想到她是負隅頑抗,又沒那麼生氣了。

「這個啊,早就想好了,但是那位洛大少爺太礙事。不過,他今天怎麼不跟來,難道你和洛神娛樂簽約了?沒關係,違約金我替你賠。」

謝景軒說著,忽然覺得蒼葳的領口不太大,他冷冷地看了秘書一眼。

秘書正在圍著他們拍照,沒接收到那個眼神,又似乎是故意接收不到。

蒼葳眯了眯眸子,微不可察地勾唇。

「過來把她領口扯開,廢物!」

謝景軒怒罵。

秘書這才放下手機,顫顫巍巍地把手伸向蒼葳的衣領,動作極其緩慢。

謝景軒趁著她還在一陣慢動作,對蒼葳牽起一抹得逞的笑:「你覺得這個方法卑鄙,可我不僅僅是要簽你,這是一舉兩得。」

「就在你女友面前?」蒼葳話音一落,秘書的動作停住了,她睨著頓住的人,勾起妖紅的唇,「嘖,表情可真難看。」

「繼續脫!小心我廢了你的手。」

謝景軒怒瞪了秘書一眼。

她回過神來,咬著牙再次抓住蒼葳的衣領。

「呵,你還真大度。」

蒼葳朝那秘書挑眉,雲淡風輕。

謝景軒對她已然將他秘書當成是他女友很不滿,終於放開了她一隻皓腕,轉而將她那張讓人又愛又恨的臉掰向自己。

他一字一句道:「她只是我玩玩而已,如果你想,我可以對你認真。」

「誰稀罕一個垃圾認真?」

蒼葳眨了眨眼睛,一臉求知,同時答案也顯而易見。

謝景軒怒極,再次將人抵到牆上,後背又是重重一撞,蒼葳早就已經站不穩,能像現在這樣站著大部分都是靠的謝景軒的力量。

但是下一秒,那股力量消失了,她也就支撐不住地朝地上栽倒。

不過卻是被一個人溫柔地撈進懷裡,還小心翼翼避開她背後的傷。

只有一個人知道她傷哪了,也只有一個人會這麼做。

抬眼,果然對上一雙深邃與怒浪交融的熟悉眼眸。

「洛逢原,你為什麼在這?」

蒼葳被男人抱到了沙發。

他啞著聲回答:「因為你沒回家。」

幫她擦去長發和身上的香檳,西裝也蓋到她身上之後,洛逢原轉身朝謝景軒走去。

男人還沒對他做什麼,謝景軒已經趴在地上爬了很遠。

蒼葳坐在沙發上,已經進入了看戲的狀態,她翹起長腿,嘲諷地一笑:「窩囊。」

謝景軒哪裡顧得上剛剛對蒼葳說過的話,馬上求著蒼葳讓洛逢原放過自己。

「哈?」蒼葳一臉疑惑,「他還沒對你做什麼吧。」

「早就做了!好多年前!」謝景軒恐懼地大叫,蒼葳依然滿眼的與她無關,他的恐懼頓時混入了其它,「你怎麼可能不知道!都是因為你……啊!」

他沒來得及說完,洛逢原的拳頭已經重重落下。

蒼葳聽著慘叫陷入沉思。

不過回憶許久,沒找到任何有關的蛛絲馬跡,倒是想到了不久之前她問過洛逢原,謝景軒是不是討厭她。

現在,好像一切都可解了。

謝景軒一定是討厭她,不是她做了什麼,是洛逢原做了什麼。

回過神來時,蒼葳已經被洛逢原抱出了那個包廂,現在在只有他們兩人的電梯里,電梯下行。

「我們去哪?」

蒼葳問。

「你還想去哪?」洛逢原看了她一眼,理智告訴他這些情緒不應該發泄到她身上,男人隨即道歉,然後說道,「回家。」

「不行,那裡還關著人,我的手機呢?」

蒼葳束手無策,拚命掙扎著想要下來。

洛逢原把人抱得更緊:「在我這裡。」

蒼葳馬上伸手,胡亂翻找他各個衣兜,終於拿到了她的手機。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