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天師本是水月門長老,數百年前投靠魔道,看樣子師傅召集他們,必與魔道有關。

明白來人身份,自知此事不易,安全起見,陣法不能撤,對其餘人說道「各司其職,往山上走。」

才移了一步,就見那人揮刀過來。

闡名吼了一句『守』,脫離陣法與他交手。

十餘回合之後,天祭漸漸不敵。

見他將要落敗,另外又有兩人加入,以一敵三,顯然不是對手。

其餘師弟師妹準備幫手,闡名嚴聲道:「不可,敵人勢眾,無取勝把握。」

此時,三人將他牢牢纏住,不能退回陣中,只得疲於應對。

正在生死關頭,忽聽見一聲音吼道:「何許人也,敢在鏡山腳下鬧事。」

說話間,已經在三步之外。

見來人,天祭等人退在一旁,闡名十二個兄弟拱手作揖:「風傲師叔。」

他看向天祭,天祭竟然雙腿顫抖,嘴上打呵呵道:「不敢,只是跟晚輩後生開個玩笑。」

風傲冷哼一聲,嘴角掛起邪魅笑容「那便好,陰曹地府,閻羅王處,記得是誰送你們去的,要是忘了,來生可找不到尋仇的地方。」

天祭臉上連假裝的笑容也不見了,修羅刀緊緊握在手裡:「風傲,便是你天下第一,要想趕盡殺絕也不是那麼容易的。」

輕輕一墊腳躍起,半空中做個雄鷹展翅,不等天祭反應,兩顆眼珠子就被挖走了。

他疼的在地上大喊大叫,風傲落地之時,將眼珠扔還給他:「瞎了你的狗眼,便是水天師來了,也不敢像你這般輕狂。」

見此情景,其餘的人都嚇得走不動路。

雙手負在背上,冷漠的聲音:「你們是自裁,還是我動手。」

對方二十餘人,個個左顧右盼,他們很清楚,這邊沒有什麼區別,風傲要殺他們,不需要一分鐘,自裁好歹能死的好看一點。

都把刀子架在自己的脖子上。

風傲狂笑道:「好在識趣。」

話聲未落,只見一陣寒光,這些人手筋都被挑斷了。

在他們大叫之時,風傲又開口「求死,是最舒服的,可我偏偏不是個有良心的人,我要你們生不如死,求生不能,求死也不能,我要讓天下人知道,與我為敵的下場。」

這怒吼,伴隨陰邪笑聲回蕩在山野,就連闡名師兄弟也忍不住顫抖。

半年不見,師叔的武功戾氣增長的驚人。

天祭等人知道風傲絕非說笑,與其讓他折磨致死,還不如自己了短,都拿出匕首準備再次自裁。

然,風傲早就料到,還沒等他們把匕首插進身體,另一隻手也被斷了手筋。

最後,只剩下跳崖。

他們的運氣真的不好,還沒有從地上爬起來,腳筋也被挑斷了。

闡名不忍心這樣的場面,又知道勸不住師叔,唯有眼不見為凈,就打個幌子:「師叔,師傅急召我等,想必是久候了,師叔出手相助之恩,日後再報。」

對闡名的反應很不滿意,揮揮手讓他滾蛋。

沒什麼好玩的,繼續折磨這一群人:「你們誰告訴我我想知道的,我就成全他,把他從這裡扔下去。」

這個樣子,實在不像是一個人,天祭艱難的站起來,大聲吼道:「風傲,我要跟你同歸於盡。」

玩味的表情看著他,很想知道這個不自量力的人是從哪來的自信。

他跑了幾步,突然倒在地上,風傲哈哈大笑:「我還以為水天師手下第一護髮有什麼本領,我要讓烏鴉吃你的人,讓螞蟥吸你的血,但我會保護好你的腦袋和心臟,讓你看著自己的血肉,一點點被啄食,最後只剩下僧僧白骨。」

天祭沒有反應,好像是死了。

過去踢他幾腳,氣息已經很微弱。 那麼響的震動,若是生物,不知有多巨大。

莫說三人,就算三萬人恐怕都打不過。

雖說羅陽,十三姨和花花公子都算身手不錯。

但要是面對山一樣雄偉的東西,誰能打得贏?

轉眼間,只聽巨響越來越近。

「怎麼辦?」十三姨向羅陽請示。

被羅陽救了一命之後,十三姨已把他看成是老大了。

花花公子雖心有不服,但羅陽解毒的能力還是震懾著他,只得靜聽羅陽有什麼話要說。

「以靜制動。」羅陽說道。

在不明是什麼情況之下,確實只能以不動制萬動了。

漸漸的,地平線出現了黑線。

兩條黑線分從左右快速夾過來。

待再近些,才看到是大批的騎兵!

師母有個極品妹妹 成千上萬,劍戟耀日。

看到這奇異的一幕,羅陽,十三姨和花花公子都懵圈了。

這次花花公子都忍不住向羅陽請示道:「喂!怎樣搞?!」

三個人,能打贏那麼多騎兵?

就算是銅頭鐵臂都要被打扁。

羅陽腦筋轉了一圈,說道:「這不是真的!」

獨家專寵︰老公賴上門 十三姨急道:「小子!你跟姑奶奶說不是真的?他們就要殺到了!姑奶奶要死了!」

若三人血戰到底,恐怕能殺掉不少騎兵。

羅陽的影拳,在這種嚴峻的形勢下更能顯出優勢。

只可惜他也是血肉之軀。

即使體內有真氣,依然不能永遠不累。

換言之,敵人太多,會把羅陽的體力消耗完。

待羅陽的體力還沒恢復時,那影拳的威力就發揮不出來了

如此一來,最終也要死於屠刀之下。

「不要驚慌,肯定是幻象!我們保持鎮定!」羅陽說道。

一面說,一面閉上了眼睛。

十三姨和花花公子當然也認為這是幻象,但聽那逼真的聲音,又身處那種環境,怎麼能完全當作是幻景?

見羅陽閉眼了,十三姨和花花公子只好也照做。

當滾滾的馬蹄聲和喊殺聲越來越近時,三人都心驚膽戰的。

可也沒有其他辦法了。

只能死馬當活馬來治,看看羅陽的辦法是否湊效。

還好,當騎兵殺過來后,居然只有聲音,沒有實物。

可見這確實是幻象。

可為什麼比3D還要逼真,這個現象羅陽想不通。

須知他不是坐在電影院里,而是在冰湖下面的祭壇裡面。

漸漸地,複雜的聲音消失了。

羅陽睜開眼睛,周圍居然還是小小的密封空間。

三人愕然相對。

這祭壇太神秘了,挺嚇人的。

「出不去,要死在這裡。」十三姨又向羅陽投去請示的眼神。

「別急,先活下來再說!」羅陽勸道。

他不得不擔心其他美人的情況。

此時又隔著這些石柱,根本過不去。

洪佳欣等美人多半是在附近,先前還隱約聽見她們的呼喊。

在死寂中沉默了幾分鐘,羅陽能思考了。

他在想,這些石柱會不會都是幻象。

當他提出這個想法時,十三姨和花花公子都難以置信。

伸手去摸牆壁,那是實實在在的東西。

怎麼可能是幻象?

在這種時候,羅陽只好問一問魂獸了。

「那個公的,剛才是什麼情況?」羅陽問。

「主人,那是血煞子記憶的場面,你被帶進它的記憶里了。」魂獸說道。

血煞子是名劍,俱今歷史悠久。

換言之,如果血煞子是一個人,那它比任何一個或活著或已死的人所見所聞都要廣博。

「這地方不會也是幻景吧?」羅陽又問。

「主人,據我看。這是虛實結合的場景。虛中有實,實中有虛。」魂獸答道。

聊到這兒,羅陽受到了啟發。

先前暗器的事兒,便是虛實相雜的。

如果魂獸所說為真,那周圍一定有的地方是虛的牆。

見羅陽用手機屏幕的亮光照來照去,十三姨和花花公子都很好奇。

前後左右上下全是石壁,有什麼好照?

十三姨忍不住問道:「小子,別浪費電。照有什麼用?」

羅陽說道:「十三姨小……呃,我在找出路。」

只因在專心查看石壁,見問,一時嘴快,險些把私下裡稱呼十三姨小妹妹這個叫法說了出來。

若沒有花花公子在旁邊,那沒什麼事。

不然,屆時被花花公子傳出去,那倒對十三姨不利,才即時改口。

這密封的空間,比鐵桶還要堅固,能找什麼出路?

花花公子冷笑道:「你就是會飛,都飛不出去!」

羅陽反唇相譏道:「你有本事,後面就別跟著我做!」

沒了羅陽,怎能找血煞子?

「你是要帶我找血煞子的!」花花公子嘴硬道。

便在此時,羅陽忽然看到上面天花板好像有一小塊區域被光照之後有些不同。

「你們小心,我要做點事。」羅陽說道。

「喂!你別亂來,會害死我們的!」花花公子緊張道。

在這個問題上,十三姨倒是大力支持羅陽。

「不用管他,你做你的!」十三姨冷道。

見十三姨處處幫著羅陽,花花公子很是妒忌。

羅陽自己也緊張。

雖說看出了密封空間的虛的部分,但要是打破了眼前的平衡,也不知會不會遇到更大的麻煩。

事情只有兩個方向發展,一是好,一是壞。

留在密封空間里,那也可能會餓死。

羅陽想通了這一層,便橫下心來。

腳尖輕輕一點,人已向上縱躍上去了。

手指戳了一下那小塊暗影。

沒什麼感覺。

當落回原地后,忽然又開始有軋軋聲響起。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