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寂塵一直在旁邊冷眼看著這一切,靜然不語。

直至此時,他才看著伊塵公子道:「今天,你會被我輕鬆擒下,成為我的肉票,這個結局也不會有任何的改變。」 所有的修士都愣住了,他們都以為聽錯了。

江寂塵,他竟然放言要綁票天域降臨者伊塵公子?

這絕對不是真的!

又或者,江寂塵的腦袋絕對被門縫夾壞了。

這樣不靠譜的話,都能說出口來。

就算整個六道界,恐怕也沒能有幾個大帝之下的修士,敢如此放言天域降臨者。

當面說要綁票對方!

就算天域降臨者伊塵,此時也是一陣發愣。

想不到,這個傢伙竟然如此的囂張,如此境況之下,還敢反過來威脅他。

「有趣,一隻螻蟻竟然也敢開口說要放倒大象!」

「可以想象,你倒底有多麼的無知!」

天域降臨者在伊塵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以俯視的姿態對江寂塵開口道。

而他的話,就像是神靈在嘲笑凡人的無知。

江寂塵很平靜,淡淡地回應道:「我不是螻蟻,而你也不是大象。」

「在我眼中,你只是我的肉票!」

「之前我已綁票了一個域外首領,似乎是安家少主,他自己說可值一萬億極品神晶。」

「不知道,天域的降臨者,能價值幾乎?一會,你可以好好給自己估估價!」

江寂塵說得很認真。

而四周的修士,此時感到極度的震撼。

天域降臨者伊塵或許不知道域外安家,但域外、六道界的修士,又豈會不知?

此時,江寂塵說話之間,還順便把安家少主丟出來,以示他所言非虛。

而安家少主,此時已經被禁制暈迷。

不過,域外的修士卻是第一眼認出了安家少主。

「竟然是真的,江寂塵他綁票了安家少主。」

「這,這也太過膽大包天了。」

「不行,我們一定要出手把安家少主救下。」

域外修士失聲驚呼道。

而天域降臨者伊塵公子聽到江寂塵的話,神色極度的難看。

他可不在乎對方綁票了誰,他只知道,江寂塵的話已經真正的激怒了他。

「有趣,你一個人族修士,竟然也敢如此跟我說話!」

「本來,我不屑對你出手,但你讓我動了殺念,有了動手的慾望,我要親手殺死你。」

天域降臨者伊塵公子冷冷地開口。

而且他似乎很喜歡說有趣兩個字,是他的口頭禪。

這兩個字,似乎可以表現出他對一切不屑、輕視的態度,以此來彰顯出自己的高高在上。

江寂塵卻森然一笑道:「有趣?嘿嘿,一會你就會覺得無趣了。」

說話之間,江寂塵便已強勢的殺出。

「心月,這個肉票歸我,其餘的,你先幫我擋住。」

江寂塵現在有了這個第一女僕做免費打手,不用白不用。

而眼前這個天域降臨者伊塵公子,地級超然突破者,更是帝者二重境,不比柳心月弱。

所以,江寂塵雖然自信、強勢,但也很謹慎,不讓別人相助對方。

柳心月心中雖然有些不願意,但想到自己與那天域降臨者是競爭關係。

現在幫江寂塵,也是在幫自己。

現在幹掉一個降臨者,最後的決鬥就少一個競爭對手。

如此一想,柳心月便沒有再猶豫,決定與江寂塵聯手合作。

她飄然殺出,直奔一群入侵者而去。

素洛、素青、素鳳三女則殺向六道界修士。

當柳心月、素洛展現真正的修為時,入侵者、六道界修士都同時臉色大變。

他們根本沒有想到,看起來一臉單純、安靜的兩個美麗女人,竟然如此的強大,爆發出這麼恐怖的戰鬥力。

還有,素青、素鳳都不簡單,護在素洛旁邊殺出,在六道界修士群中,簡直就是所向披靡。

至於柳心月,一人可以輕易擋下這一群入侵者。

於是,中間處就餘下了江寂塵與天域降臨者伊塵公子兩人。

天域降臨者伊塵公子被江寂塵當成肉票,此時一臉的不爽。

此時,又看到江寂塵更是一幅吃定他的樣子,這讓他心中更是暴怒無比,再也無法保持之前一臉有趣的態度,而是憤怒的迎著江寂塵的攻擊殺出。

「江寂塵,我會讓生不如死!」

伊塵公子怒然大喝道。

同時,他雙手演化,一式驚世神通凝成。

「火爆之術,焚天煮海!」

伊塵公子的掌心之中,先是浮出一點手指頭般大小的綠色火苗。

接著,綠色火苗脫離他的掌心,向江寂塵飄來。

而這一瞬間,那本是指頭一般大小的綠然火苗,瞬間放大無數倍,把江寂塵所在的方圓千米天地淹沒。

這裡,如同化成了一片綠色的火海,當真有焚天煮海之勢。

而且,綠色的火焰,不斷地爆炸開來,釋放出恐怖無邊的威能。

「江寂塵,你身處我火爆術中,必死無疑。」

「但是,你不會輕易死,而是會被綠火焚煉七七四十九天,肉身才會成灰。」

「但你的靈魂依舊不滅,還會被焚上九九八十一,才會魂滅。」

「哈哈有趣的一個垃圾,竟敢當本公子是肉票!」

此時,伊塵公子拿出一個凈玉瓶,把江寂塵連同綠色火海一起收入其中。

當然,他也在得意的大笑開口道。

只是,他的笑聲音剛落,一道聲音從凈玉瓶中傳出:「肉票,你笑得很難聽,非常欠抽!」

此言一出,伊塵公子笑聲嘎然而言,神色也大變起來,感到不可置信。

「怎麼可能,你在綠火之中竟然無事?」

伊塵公子失聲驚呼。

他完全失去了方寸,無法保持淡定。

「小小一點綠火,如何能傷我?」

「哼,忘了告訴你,本公子可是玩火的宗祖呢,就你這點玩火本事,只能算是我的孫子輩!」

江寂塵傲然的聲音從凈玉瓶中傳出。

伊塵公子大怒道:「江寂塵,你有什麼好囂張的,就算你不懼綠火,但你已經被我封在凈玉瓶中,也出不來,而我總有方法將你煉死。」

只是,伊塵公子的話剛說完,他手中上凈玉瓶卻突然一陣,然後竟然開始出現了裂痕。

啪!

第二次震動之時,凈玉瓶轟然碎滅。

江寂塵披著滔天綠火,如同一尊烈火戰神,氣勢凜然的出現在伊塵公子面前。 讓人震撼的是,滔天綠火,傷不到江寂塵分毫。

而凈玉瓶,也被他打爆,破瓶而出。

伊塵公子剛剛才說,江寂塵被封印在凈玉瓶中出不來,但現在卻立刻被打臉。

「小小玉瓶,也想困我?」

「無知,可笑!」

江寂塵冷冷一笑道。

而伊塵公子,此時神色大變。

他的絕殺神通,是可以焚天煮海的綠焰,竟然傷不到江寂塵分毫。

這個青年,他倒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妖孽?

而且,更可怕的,還是江寂塵表現出來的力量,竟然如此的恐怖,輕易的破開凈玉瓶。

「哼,綠焰焚不死你,那我就用別的神通來殺你。」

撞上你撞上愛 「你終究只是神王八重境,修為境界太低,本公子縱然不靠綠焰,依舊可碾壓你。」

伊塵公子冷然大喝。

此時,他想到了自己是地級超然突破者,更是帝者二重圓滿境。

江寂塵,一名六道界低等修士,再逆天也不會高於天級超然突破者,而且境界僅是神王八重境。

所以,他足可以用境界來碾壓他。

如此一想,伊塵公子心中大定,恢復了淡定和自然。

只是,江寂塵這時森然地開口道:「恐怕,你不會有機會了。」

「剛才,我接了你一式火焰神通,那麼,你也來接我一式火焰神通試試。」

說話之間,江寂塵忽然張口一吸。

漫天的綠色火焰,竟然被他一口吞盡。

同時,他幻動手印,演化神通。

「魔焰滔滔,鳳舞九天。」

江寂塵冷喝一聲,然後一點黑焰凝於指尖上。

江寂塵對著伊塵公子一點。

呼!

剎那之間,黑焰滔天。

伊塵公子還沒有反應過來,就已經被淹沒。

江寂塵此時動用的火焰神通,是《魔鳳訣》中的神通技法。

如今,他已將《魔鳳訣》催動到第七輪迴境,能夠動用的火焰神通不少。

此時,黑焰之中,如同有一隻只黑**鳳在舞動,欲衝上九重天。

隱隱之間,鳳鳴之音不絕。

神通異像!

神通生出了異像,由此可知江寂塵這一式神通的驚人與強大。

伊塵公子,身處黑焰中心,四周有火焰黑鳳舞動,向他攻擊而來。

啪!

他此時已經防禦開啟到最強的狀態,但魔鳳黑焰,卻輕易的焚滅他身上的防禦。

直至,黑焰覆體,他卻無法撲滅、煉化,更加無法抵擋,肉身有一種要被焚成灰燼的感覺。

江寂塵繼續催動魔鳳黑焰,焚燒著伊塵公子。

下一刻,伊塵公子終於忍不住發出了凄慘的哀嚎聲。

「肉票,現在是否還覺得有趣?」

江寂塵淡淡的開口問道。

此時,伊塵公子完全失去了之前的囂張模樣。

這魔鳳黑焰太過可怕了,雖不會一下子把他焚滅,但傳來的焚燒痛苦,卻根本不是他能夠承受的。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