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傾看到這情形一怔,難不成是怕她給假貨?

所以這麼迫不及待當著她的面,就吞下去了?

沈傾還在思考中嗎,便聽到周圍發生劈里啪啦的聲音。

轉了一圈,這聲音似乎來自於小老闆。

小老闆很是歉意的看著沈傾。

只是片刻,這小老闆似乎和之前完全不一樣。

發生了質的變化。

整個人的面色,精氣神,身體,全部煥然一新。

連同他的自信,都不同了。

小老闆抱拳,「姑娘,謝謝你了。大恩不言謝,咱們後會有期。」

小老闆說完,便轉身快速的離開了。

「這麼神奇啊。」

「看來我們似乎都可以修鍊了。」

「是啊,真是天意啊/」

同樣在邊界做生意的其他人很是唏噓的感慨著。

原本之前的小商販拿到丹藥之後,他們心裏面或許還有一些想法,想要暗中拿下。

可是看到那人直接在所有人面前吞下丹藥,隨後發生的變化。

這些人便打消了念頭。

只是看向沈傾的目光,火熱無比。

「姑娘,你看看我這裡有沒有你喜歡的東西,我只要一顆」

「姑娘,我這裡所有的東西都可以給你」

「姑娘,我可以賣給你一個消息。」

所有人都在說實打實的東西,互相爭奪,這個時候一個不合時宜的聲音,想要用消息來搶奪沈傾。

所有人如同看著傻子一般看著剛才說賣消息的這人。

年約17歲的少年,此時面色有些飢黃,臉上也是黑漆漆的一片,讓人無法看清他真正的五官。

沈傾這個時候,卻笑了。

「小少年,你要賣我一個消息?」

沈傾盯著這個小夥子,其他人也在圍觀,看到沈傾居然搭理這個傻子,覺得不可思議。

沈傾卻是看到這個小夥子,一雙眼睛很是有神,不像傻子,也不像騙子。

少年羞餒的點了點頭。

「什麼消息這麼貴重,可以換取我的丹藥?」

沈傾很是好奇,這裡所有人都知道這丹藥的效用,也就是知道了丹藥的價值。

這種時候,拿東西來換,都不一定換得到。

而這個小夥子,居然想要用一個消息來換取沈傾的丹藥。 而這消息,估計真假都未知。

「你先說來聽聽,要是我滿意,這瓶丹藥就送給你。……不對,是賣給你。」

沈傾說著,手中便出現了一個丹藥瓶。

所有圍觀的人,此時看著沈傾手中的丹藥瓶,眼神火熱。

也有看著少年的人,眼神中滿是妒忌。

起碼,他獲得了沈傾給與他交換的資格。

少年臉頰微紅,很是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沈傾。

似乎想要說出口,又似乎有些膽小。

「我可以只說給你一個人聽嗎?」

少年輕不可聞的聲音,卻偏偏讓在場所有人都聽到了。

沈傾想了想,點了點頭,在眾人都反對的聲音中同意了。

少年似乎有些感激,沈傾成全他的私聊。

少年走了過來,附在沈傾的耳邊,「雖然我沒有那些寶物,那些東西,但是我在中域的某一處見過你的畫像。」

少年的話,倒是讓沈傾有些意外。

她這樣一個突然闖入的人,才剛入中域的大門,還沒有往裡走幾步。

中域的人哪裡來的她的畫像呢?

不得不說,這個小夥子的消息,成功的引起了沈傾的興趣。

「你怎麼知道畫像上的人是我?難道不是長相相似的人嗎?」

沈傾笑嘻嘻的問道。

果然,看到面前的少年皺了皺眉,「畫像上的女子似乎穿著很古怪的衣服,兩條嫩白的胳膊都裸露在外,整個人的長發也是紮成了奇怪的髮型。雖然這些都不像,但是她的眉眼,她的眼神幾乎與你一模一樣,同樣長相的人,有有著相同的眼神和靈氣。」

少年越說越是篤定。

畫上的人就是面前的女子。

儘管穿著不同,可是那份活靈活現的氣質,真的是獨一無二。

「誰拿著的畫像?在哪裡出現?」

這點真的是讓沈傾很費解。

通過這個小夥子的形容,沈傾很清楚,那個畫像是自己在地球上的穿著打扮。

當然在這裡的人們看來很是古怪。

這裡人的穿著,普遍都遮掩的很嚴實。

無法接受來自於與二十一世紀的開放和思想。

小夥子聽著沈傾的問話,一時間沒有開口,似乎是在掙扎著什麼。

「放心,這單買賣,就給你了!」

沈傾直接拍手定了下來。

小夥子緊繃的心,這才放鬆了下來。

「好了,這是我最後一瓶丹藥了,所以大家都散了吧。」

沈傾直接對外宣稱。

不知道有多少人相信,也也沒有人出來強逼沈傾拿出其他的丹藥。

多少雙眼睛,此刻盯著少年。

帶着女兒嫁豪門 「在一個叫做萬疆河的地方,有個約莫七八歲小孩子拿著你的畫像。」

小夥子眼睛都不眨的說著。

但是沈傾聽到這個答案,卻是心砰砰砰的猛跳!

是單千里!

一定是單千里!

一時間再要相見的喜悅衝擊著沈傾的大腦和身體,她整個人都興奮不已。

「師傅師傅……」趙無極兩隻手此時在沈傾的面前擺來擺去,看著他這個此刻正在發癲的師傅。

「師傅,你這買賣做還是不做,不做咱們就要趕路了。」

沈傾這才意識道,自己宣布之後,就一直沉浸在自己的回憶之中。

與他交易的小夥子一直沒有出聲,就站在她的身旁,等她自己醒來。

「當然做咯/」沈傾一邊說一邊便將這一瓶丹藥遞給了小夥子。

「還是三顆丹藥,你的消息我很喜歡。」

沈傾此時眉眼彎彎,臉上洋溢著的笑容,能讓所有人的悲傷都融化。

小夥子看著沈傾,臉頰似乎更紅了一些,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她。

好似要把她整個人都深深的印在心裏面。

畢竟,兩人只是萍水相逢。

「喜歡就好。」

許久后,小夥子說了這麼幾個字,然後輕輕的低下了頭。

沒有人看到他低頭之後的表情。

正如沒有人看到,沈傾和趙無極幾人的離開。

邊界的封似乎有些大,沒有茂密的植被,沒有河流。

只有些漫天的煙塵在大風颳起時,彌散了所有人的眼睛。

沈傾卻覺得這番風景別有滋味。

曾經的她,因為鑽研醫學,從來沒有機會去許多地方旅遊。

比如大漠孤煙直,究竟是什麼樣的景象,沈傾只能在別人的鏡頭下看到。

而無法真正的去體會那種感覺。

那種身臨其境時真正的感受,這是生活原本該有的意義。

因此沈傾在面對風沙之時,完全不躲避。

就那般,行走在風沙之中,很是另類。

趙無極當了擋風沙,站在沈傾的身旁,「師傅,究竟是什麼消息?」

趙無極眼中的沈傾,此時很開心很快樂,完全不同於之前的狀態。

「你猜。」

「不會是師傅喜歡的男人出現了吧?」

趙無極天馬行空的想著,然後說了出來。

「這倒不是,不過你師傅我可是單身貴族,還沒有遇到我的蓋世英雄呢。」

沈傾似乎一點也不排斥這個話題,反倒是愉悅的開起了玩笑。

「這麼說,弟子還有機會咯?」

沈傾聽著,轉頭瞪了趙無極一眼,「你們這種富二代,師傅是不會考慮的,更何況雖然師傅很開放,但是師徒戀這樣的事情,師傅也不喜歡。」

趙無極臉上笑嘻嘻的笑容,此刻懵了一下。

看來自己身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啊。

「那師傅喜歡什麼樣的蓋世英雄?」

「我的意中人是一個蓋世英雄,我知道有一天他會在萬眾矚目的情況下,身披金甲聖衣,腳踏七色雲彩來娶我。」

沈傾突然間就想起來這句話,紫霞仙子和至尊寶的悲劇愛情。

「師傅,我懂了,你喜歡的是神,而不是我們這些凡人。」

趙無極根據沈傾的話來分析,蓋世英雄還好找,但是腳踏七色雲彩,身披金甲聖衣,這怕是無人能做到。

除非是傳說中的神,飛升之神。

「師傅啊,你這樣會很孤獨。」

趙無極仰著腦袋,望向天空,做出一個很是感性的表情感慨道。

「你個小屁孩懂什麼。」

沈傾此時正沉浸在月光寶盒的回憶之中,猛然被趙無極打斷,還裝作很了解的樣子。

少年不知愁滋味,為賦新詞強說愁。 「師傅,咱們分明看起來一般大嘛,我是小屁孩,那師傅也是小屁孩了。」

趙無極這撒嬌的語氣和模樣,也是讓身旁的人見識了。

自家的大少爺似乎完全變了性子一般。

這還是那個惡名昭著的趙無極?

如果讓上域的人看到,必定覺得自己看到了一個冒牌的趙無極。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