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施展任何的防禦手段。

剎那間,只聽轟隆的一聲。

三位強者聯手,各種技能,朝著葉青的身上就招呼了過去。

煙塵瀰漫。

下一刻。

三位強者都是楞在了原地。

他們發現,自己所施展出來的恐怖大招,根本就無法擊殺葉青。

葉青還是站著讓他們打的。

完全沒有反抗。

這一幕,太可怕了。

「叮,恭喜宿主,檢測到您受了傷,防禦點+1000!」

突然之間,葉青聽到了識海之中響起的一道系統提示音。

葉青愣了一下。

臉都黑了。

搞了半天,就加了1000點防禦?

這特么的,是個什麼鬼?

就這?

葉青就不指望他們三個人能打死他了。

但,三人全力出手,就給他加了1000防禦,說實話,他們是真的有點拉了!

。 黃昏將至陳名將布莊的事情交待完畢后,就去了書院接小丫頭了。

今日又是早退的一天,舒服!

一路上薛琛策馬奔騰。

夏日的黃昏還是有些炎熱的,陳名在車裡悶的慌。

就與薛琛同坐在馬車前面。

陳名道:「這馬車最多能跑多快啊?有四十碼嗎?」

風聲吵鬧聲傳進薛琛的耳朵,薛琛只聽到了跑快兩個字!

「坐穩了老闆。」

「駕!」

馬兒突然精神一震,陳名盡然感覺到了強烈的推背感,好傢夥!

車速越來越快。

本以為這小子只是小秀一下車技,沒想到這小子在飆車。

忽然間丁字路口一位騎馬的官差衝出,官差大喊道:「讓開,讓開,八百里加急!」

薛琛臉色鐵青連忙死死的勒住韁繩。

馬兒發出痛苦的嘶鳴聲。

陳名一個前傾差點甩了出去,還好薛琛及時拽住了陳名。

馬車跟那位官差的馬匹擦肩而過。

馬車的速度漸漸放緩了下來。

薛琛憨笑道:「好險。」

看著官差遠去的背影陳名站在馬車上怒罵道:「狗賊!急著投胎啊。」

路上的行人都投來了誇讚的目光。

薛琛收斂了笑容神色緊張道:「老闆那可是京差,得罪不起。」

陳名尷尬道:「你還好意思說,誰讓你飆車的!」

「我有沒有給你說過,道路千萬條,安全第一條。」

薛琛接話道:「行車不規範,親人兩行淚。」

「你記得倒是很清楚嘛,回去抄五十遍。」

薛琛摸了摸後腦勺憨笑道:「老闆我大字不識,莫要開玩笑。」

陳名一本正經的看著薛琛道:「不會,就要學,還有每一遍下面都要加上自己的名字,照葫蘆畫瓢總會吧。」

馬車已經停到書院門口。

薛琛委屈巴巴的喊道:「老闆…我真的不行啊。」

陳名跳下車頭也不回的往書院去了。

此時書院的學子早已離開,陳名每次專挑書院學子上課或者放學期間才來這書院。

因為他不想見到一些不必要的人,惹出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此時陳婉清正在庭院里畫畫,小諾諾則在旁邊乖巧的看著。

至於讓小諾諾早早的學習畫畫則是陳名提出來的,他希望孩子早一些接觸到藝術,這樣便能很好的鍛煉孩子的想象力。

現在的小諾諾已經開始接觸寫字了,對毛筆有了初步的把控能力。

這就奠定了初步繪畫的基礎。

楊千喜正聚精會神的在畫畫,完全沒有察覺到陳名的到來。

倒是這小諾諾時不時的東張西望一下,正好瞅到了悄聲走近的陳名。

陳名趕忙伸出一個手指頭放在嘴邊做了一個噓的手勢。

小丫頭的嘴唇動了動終究什麼也沒說。

陳名看著楊千喜的側臉一時間找著了迷。

嘴裡情不自禁道:「好美。」

楊千喜聞聲轉過頭來看著陳名莞爾一笑道:「真的嗎?」

兩人目光對視,陳名從楊千喜的眼睛里看到了自己的倒影,心裡泛起絲絲漣漪,一浪蓋過一浪,暖流貫穿全身每一個細胞。

楊千喜見陳明不答話喃喃道:「可是我覺得還差些什麼。」

陳名這才回過神來,摸了摸鼻子。

想多了,想多了。

剛才只顧看楊千喜去了,以至於都忘了看畫,陳名這才仔細的觀賞期眼前的畫作來。

楊千喜畫了一幅人物畫,畫中有一群侍女神色各異。

看樣子這節課楊千喜只是打算讓小丫頭感受一下繪畫的神奇。

陳名俯身拿過楊千喜手裡的毛筆,在畫上畫了幾條透視線,順著透視線畫了地板和亭子。讓這些人物落到實處,而不是飄忽在空中。

楊千喜能感受到陳名勻稱的呼吸聲。

剛才陳名奪過他手裡的毛筆時,兩人指尖碰撞到一起,此刻楊千禧的俏臉彤紅,一種奇妙的感覺在他心裡回蕩,胸口起伏不定。

此刻顯得更加迷人。

楊千禧努力的看著陳名的畫作,可是內心怎麼也靜不下來。

楊千喜悄悄的伸出左手摸了摸臉頰,熾熱的溫度從手心傳開。

陳名的速度很快,兩條透視線逐漸演變成了畫里的亭子以及小徑。

陳名放下毛筆道:「你看看,這樣會不會好一些。」

陳名扭頭看向楊千喜。

楊千喜的臉頰面若桃花,跟先前的膚如凝脂比起來,更加吸引人了。

小諾諾咯咯笑道:「姐姐害羞了。」

陳名這才意識到自己這個姿勢略微有些不妥。

連忙站直了身體道:「我帶小丫頭先回去了。」

說完慌亂的拉著小丫頭走了。

楊千喜看著陳名遠去的背影,內心才漸漸平靜下來。

……..

陳名在杯莫停轉了幾圈沒見到陳婉清。

就問大嫂道:「姐姐呢?」

大嫂一邊打著算盤一邊道:「沒見,你們不應該一起回來的嗎?」

陳名哦了一聲,也沒在意,自顧自的去廚房找大哥去了。

大哥每天都給他留了好吃的。

這也是陳名每天急著下班的原因之一。

每天大哥都會留三份的量。

這裡面是沒有徐姚堯的那一份的,起初大哥還留著徐姚堯的那一份,後來就不再留了。

徐姚堯每次忙完布莊的事情后,都是直接去了醉仙居。

兩人吃飽喝足后,陳名看著陳婉清的那一份空空的擺放在那裡,有些不習慣。

「走,去杯莫停布莊!」

陳名決定去接陳婉清。

因為今天才發生了車禍,陳名這回老實的躲在車廂里。

他可是很惜命的人。

馬車上了成華大道,在拐一個灣就能清晰的看見布莊了。

薛琛見到了杯莫停布莊的方向火光四起。

疑惑道:「老闆,前面的房子好像起火了…..不是,那是杯莫停布莊!」

陳名聞言直接從車廂里撲到薛琛的面前道:「布莊著火了?」

拐過這個彎,杯莫停布莊門前人頭攢動,黑煙四起,火光已經映紅了半邊天。

陳名催促道:「快,快!」

薛琛也慌了神。

拿起鞭子狠狠的抽打在馬背上「駕!」

從街道狂奔到布莊門口。

薛琛勒住馬車的韁繩,馬車還沒停穩,陳名便跳了下去。

撥開人群,陳名衝到前面看到杯莫停里火舌洶湧,布莊里因為都是布匹的緣故,火勢要來得更快更兇猛,整個屋子依然變成一片火海。

陳名一把拉住在慌亂之中忙著澆水的小白臉崔英道:「我姐姐呢?」

「沒見她人啊!」

陳名心裡焦急不已,姐姐向來只在杯莫停跟布莊兩個地方往返。

杯莫停沒有那姐姐定然在這。

正當陳名不知所措的時候。

崔英慌恐道:「她….她去了倉庫!」

陳名奪過崔英的水桶澆在自己身上,扯了一塊布侵濕,捂住鼻子就要往進沖!

小白臉崔英和趕來的薛琛一把拉住陳名的胳膊。

崔英道:「掌柜的去不得,火太大了!」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