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基地惡魔有氣無力,沙漠惡魔一樣,他們更暴躁,但連續沒日沒夜暴躁,更是會瘋的,他們心境更差。

現在都想服軟,希望千星不要再來,甚至願意拿出重寶補償。

千星不為所動,好似還不過癮,不亦樂乎。

他的實力在精進,讓惡魔崩潰的是,他傷勢好像還在好轉,精神越來越好,戰意越來越高。

惡魔們也進步,每天都有高手突破,但每天死的更多,跟不上節奏。

這節奏太猛,從來沒有見過。

從青龍禍亂開始,天下風雲驟變,無論成功與失敗,千星從沒有放棄,今日不行,明日再來,堅韌毅力讓無數人崇拜,千錘百鍊磨礪己身。

惡魔們有時都不敢出門,然而更加提心弔膽,千星堵門,就在門外修鍊,太囂張,而且隨時興起,可能殺入他們基地,像是驗證感悟所得,他們無法接受,再疲憊也出擊,結果就是死傷。

「我不行了,我感覺要比他先廢掉。」

「我也要走火入魔。」

「不甘心啊……到底什麼時候是個頭。」

「和他拼了。」

「怎麼拼?」

「要我說都是無道殺他的長輩朋友還有女人,把有道交出去。」

旁邊幾個惡魔沉默,開始時他們絕對否定,哪怕心裡這麼想,也不能這麼做,太過恥辱,現在都動搖了,下面很多普通惡魔都經常議論,發泄不滿。

「沒錯,都是他惹的那個煞星,自己沒能力解決,甩手就給我們,這些天我們死傷這麼多,他一次都沒出現過,真當我們的命不是命啊。」有惡魔很有怨念。

「可是,他是無道魔祖。」

「什麼魔祖,化身重修,沒有成長起來,和我們一樣。」

「堂堂魔祖殺不了一個人類小子,算個屁。」惡魔多暴戾,這個關頭誰還顧及那麼多。

「讓他滾出去。」

「這樣好嗎?」

「老子都快瘋了,他天天好吃好喝好睡,真以為還是魔祖呢。」

慢慢地海上惡魔基地都厭惡有道起來,風言風語什麼難聽都有,有道自然知道,他臉色依然蒼白,神色憔悴,這些天他也總不能安寧,快被逼瘋。

那些小小螻蟻還敢排擠他,可恨實力不再,若還是魔祖級別,這些貨色全部拍死,同族也不給面子。

一時間不止這邊惡魔,沙漠基地那邊一樣頗有微詞,對有道很不爽,你他媽牛,你倒是上啊。

惡魔們很後悔之前算計千星,算計月天使,這是他們很多高層共同的決定,想要扼殺萌芽,沒想到竟然招惹出這麼一個瘋子,讓他們所有都跟著發瘋。

天使無情,都不用他們出手,早知道等著讓他們自己斗。

然而當時凶威正盛俯視天下的惡魔,不論天使還是千星,都是他們的敵人,他們迫切想殺,囂張如他們怎麼會不親自出手?

有道臉色陰沉,他曾是無道魔祖,到哪裡都是人物,如今竟然落到這個地步。

他所圖大,比青龍更有野心,這片大陸古老的遺留,他都要得到。

只恨沒早殺千星,他曾經有機會的,他可不是表面的實力,只是根本不在乎一個小角色,周圍小角色太多。

慢慢發現千星潛力頗大,他已經準備動手,比如奎木狼遺迹外面那次,結果沒有碰到絕佳時機,後來就不了了之。

沒想到到頭來他就是因為此人,滿盤皆輸。

「該死的螻蟻。」有道怒哼,又修鍊起來。

千星依然繼續,修行武道,很隨意,已經像是日常任務,一邊早出晚歸,一邊晚去早回,偶爾興緻來了還加個班,他還很專註。

惡魔們憤怒,這是把他們當磨刀石了,又心顫,千星專註,還很冷。

持續下去,惡魔麻木,每日都是煎熬,千星還能退走安靜修行會兒,他們不知道在哪。他們都沒有消停時候,時刻都綳著神經,有時候千星心血來潮,還會把他們兩邊的戰鬥時間換一換,有時候一天奔波多次,他不累嗎。

這一日,有道沉著臉走出,氣勢冷冽,冷冷掃視周圍的惡魔,一個個惡魔有的退縮,有的根本不在乎。

外面還在大戰,夜色來臨,千星狼狽退走。

就在這時,有道抬頭,一步消失基地,再次出現斬星劍凌厲掃過千星。

****** 正是雙方都疲憊快到極限的時刻,有道暴起出手,實力還更進。

惡魔們麻木的臉色有了些反應,但也僅此而已,接著他們發現果真是想多了,恍惚像是有道一劍斬斷千星,實則只是斬到虛影。

千星迴轉,戰意依然凌絕,輪迴槍霸道殺回。

「你終於出來了。」千星目光轉冷,見到此人,戰意都化作殺意。

「是你逼我的,我放棄了拼六星天驕機會,已經突破化境三變,今日斬你。」有道怒哼,死死盯著千星,招數兇狠。

他心煩意亂,這段時間已經開始壓制不住別的惡魔,內外危機關頭只有拼了,哪怕突破到化境,他的傷勢都沒有完全恢復。

他不知道千星是怎麼堅持下來的,「天賦血脈還是神獸,吞噬了你,慢慢研究。」

有道冷冽還有些瘋狂,壓力太大,太多不甘。

天驕也有五星止步,六星天驕照樣有遇到瓶頸難進的,我將來一樣能成。

話雖如此,還是不甘心。

有道心底嘶吼,殺招狂暴。

轟!下一刻,他的殺招直接粉碎,整個人都倒飛出去。

化境三變威勢,比之前都強悍,先前他是五星,通過特殊手段發揮出些許化境三變戰力,如今他已突破,魔煞更強悍。

然而卻已不夠,他突破進步,千星一樣沒有閑著。

「不可能……你不是六星,怎麼能壓制我?」有道大吼,「瞬息三十里?我不信。」

速度最難提升,正常化境三變和六星也是瞬息十餘里門檻,千星還不是六星,竟然達到瞬息三十里,這要到六星還不逆天?

轟咔之間,他的底牌破碎,內甲破碎,斬星劍都翻飛出去,千星順手奪過,反手便從他脖頸間掃過。

你說斬星,今日偏偏拿它斬你!

有道愣住,比上次還徹底,就這麼完了?上次他更弱,都能戰的天翻地覆,萬里戰場,這一次他更強,竟是被瞬秒,逃都沒逃掉。

有道瘋狂,幻出八臂亂舞,他可是魔祖,但難提力量,感受著威勢,難怪那麼多惡魔都快被崩潰,他也敗得不冤,此人能與強橫天驕爭鋒,這類人都是同級無敵的。

千星冷酷,見有道還怒視自己,一腳踏下,粉身碎骨。

有道明顯是剛剛突破就忍受不住出來的,自信自己的實力,他怕久了自己也會被逼瘋。他也是獨角魔一族,暴戾本性,力量瘋狂,心神浮躁。

不論境界還是心境都不穩,空有威勢。

這麼多天過去,千星每天進步,他自己都不知道多強,反正單挑無敵手,一些六星底牌都能被他一招轟碎,傷不到他。

他每天奔波殺戮,生死翼成長几百米,速度更快,瞬息三十里,這是化境三變佼佼者都難有的速度。

能夠感覺到,他還不是六星,沒有升華,但他的實力一步步的沉澱,隨手都不弱於化境三變。

他都不知還算不上半步,但確實還沒邁過那一步。他也能隨時突破到化境,變得更強,但他沒有,既然有更完美六星,他一定要達到,瘋狂磨礪自身。

有道不穩就殺出來,意識都大不如前,千星全面壓制,瞬息滅殺。

此人上次敗后,再出現已經不夠做他對手。

有道也是一方星宿,斬星對他也沒錯,散落的星輝,早被腐蝕,千星揮手送入虛空深處,戰魂不滅,它們會自己慢慢恢復。

看到有道轉頭被反殺,所有惡魔臉色煞白。

哪怕很不喜歡有道,有道殺出去,還是有被逼迫的成分,依然是天大恥辱。

有道看著還很厲害,結果轉頭又被滅,沒有希望,這還是一個曾經的魔祖,化身而來,所圖甚大,就這麼死了,死了什麼都不是。

惡魔們無力,麻木。

千星凝立虛空,滅殺有道,心中思緒湧現,難以平靜。

回頭冷視,惡魔們開啟著大陣都緊張的很,好不容易退回,他們沒有安全感,覺得再過些天大陣都未必能保護他們。

千星振翼走了,呼嘯消失遠方,來去無蹤。

有道被滅殺,大快人心,卻也並沒有人驚奇,都覺得這是早晚的事。

生命不息,戰鬥不止。

「有道已經被你殺了,你還來幹嘛?」惡魔哭喪著臉,凄慘的很。

「我們都沒去過華夏。」

「我保證我真沒去過。」有惡魔大喊,他們有的降臨之後得到寶物,一直在參研,還真沒出去殺戮過。

「是嗎?」千星淡然,「不好意思,看你們不順眼。」

惡魔紅眼發狂,死就死吧,反正近乎崩潰,生不如死。

結果就是真死了,生死翼閃過,眼前一黑,反而流露出解脫般的表情。

還有很多也想拼,結果感受到冷意,還是不想死,更恐懼了。

世界風雲變幻,所有人都在進步,唯有千星威望前所未有,無人能掩飾光輝。

誰能把惡魔殺哭?

前不久大家還都被困著,生死茫茫沒有希望,惡魔基地強勢,想支援哪裡哪裡就是末日危機,現在誰都不用害怕莫名來支援了。

「那幾位馬上就能出關,到時候都是化境三變,定能滅他。」

「要不了幾天了。」惡魔們也期待著,他們有高手在閉關,壓箱底的高手,有的曾經都是化境之上的境界,只因規則復甦不夠,如今都強自恢復著。

這一日,大海深處,千星退走的時候,又遭遇截殺,海嘯萬丈,久久不息。

極遠的大陸都能感應到波動,所有人都震驚,感覺陰雲密布,又發生了什麼?

很快消息大量傳出,惡魔們發泄般的吼叫,他們化境三變終成,足足八位前去截殺,那可是真正的化境三變,不是偽戰力,今日重現凶威。之前有道被滅太快,惡魔還都不知道有道已是化境三變。

各方驚呼,惡魔們一直都是占著這些優勢。這段時間才剛剛有些人努力突破到五星,惡魔最高戰力又提升了,他們很多本來就更強。

千星能擋住嗎?

沒多久給出答案,千星不是六星,依然無敵,生生殺出嗜血殺陣,斬殺三個化境三變,其餘全部重傷逃跑,千星萬里追擊,路上再斬兩個,威勢驚天地。

惡魔們還沒歡呼幾聲,心中冰涼,又絕望了。

每一次都是希望,每一次又是崩潰。

接下來的時間,惡魔們已經不怎麼敢迎戰了,他們高手都快沒了,誰去迎戰,只有送死。

惡魔封門,他們不應戰,千星便殺入,剎那可能降臨的危機感,更加刺激火爆。

有化境三變老惡魔忍不住殺出,又被斬殺門前。

「我受不了了……」有年輕惡魔瘋狂衝出,餘波中都化作血霧。

惡魔嘗試到了曾經人們絕望心情,他們初降臨,氣焰囂張,想殺誰就殺,圍堵城市門前,沒事便去殺戮一番,現在他們也遭遇了,比人們還慘。

****** 他們攻不破城市,千星也難攻破,但千星的破壞力太大,壓力太大,躲在裡面都不保險。

時間緩緩,從最開始算起,已經過去兩個多月。

千星把攻擊惡魔基地當成習慣,每天的必修課。

「我不敢了,再也不敢亂殺人,我要回家,哇……」

「求求你繞過我吧。」

「我不想死,我真沒殺過人。」

「我沒去過你們那邊,我和你沒仇啊。」

「我投降,做你奴僕……」罵過太多,現在只想跪地求饒。

曾經怎麼也不會想到,遙想第一天時,他們被千星打到門口,都覺得不可原諒,那感覺太遙遠,太懷念。

「啊啊啊……哈哈哈……」惡魔基地有惡魔暴躁瘋癲,被折磨的崩潰,直接自殺了,還解脫般的大笑。

每時每刻提心弔膽,面臨生死,惡魔擅長肉身,邪術暴虐,本就心性不行,再也受不住,逃也無處逃。後來還是有很多逃跑,哪怕在外面沒有任何保障,也不想在這裡活活累死。

有時候千星折回,殺的他們更崩潰,除此之外,海域有海族,陸上有高手,正等著狙擊他們呢。

千星不用任何言語,不知多少高手願意追隨征戰。

成王敗寇,人情冷暖,千星見過太多,沒啥驚喜的,也沒有排斥,心境坦然。

也許有人真心,肯定也有人假意,怎樣都好,千星沒心力理會太多。

現在他一心修鍊,想要成就更強,能夠走到最高,逆轉天地輪迴。然而六星都難。

路漫漫其太修遠,只能一步一個腳印。

夜,千星剛從海域基地回來,矗立荒野,默默出神。

重回故地,這是他和月兒最後戰鬥過的戰場,什麼都沒留下。

那些惡魔已經後悔,禍首也全滅,但還不夠,惡魔基地還沒推掉。

千星緩步遠走,再落下是那個小院後面。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