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準備,裝彈,射擊!”當考官一系列指令發出後,獵豹隊隊員並沒有馬上射擊。

過來大概三十秒後,第一個隊員射出了第一發子彈。緊接着“嘭嘭嘭”一陣槍響,沒過一會兒所有隊員的子彈全都射擊完畢。

“報環!”指揮員衝着對講機說道。

“一號,95環;2號93環,三號97環……”十名隊員的成績非常平均,也非常優秀。最低的都在九十環。

看來這獵豹隊還真挺強的。我不禁心中暗想道。

當獵豹隊第一組的成績出來後,我發現我們的其他隊員臉色也都是一變。心裏的壓力驟然增加。

獵豹隊第二組的成績沒有第一組成績好,不過最低成績卻也是八十五環。經過短暫時間的計算,獵豹隊平均成績94環,成績不錯。獵豹隊的隊長,是個小平頭,當聽到成績的時候滿意的看了一下自己的隊員。他很清楚94環的成績按照去年進入到下一輪比賽是沒有問題的。

果然在獵豹隊的成績出來後,看臺上的一個老頭笑的很燦爛,不過其他人卻都是臉色嚴峻。

“第二隊,犀牛隊做準備!”考官大聲說道。

犀牛隊第一組隊員也迅速就位,只等待考官的命令。

“裝彈……射擊!”

當指揮官發出命令後,就聽見“砰砰砰”的射擊聲。聲音沒有剛纔那麼有節奏,這次有些雜亂。

我知道這個犀牛隊應該成績不會理想了。

果然當第一組的成績出來後,最高的97環,也就是那個隊長打出來的。其他人的成績就不那麼理想了。最低的只有79環。

成績出來後,第一組隊員壓力都很大,有幾個成績不好的隊員更是低下了頭。

第二組成績比第一組成績稍微好一些,最低的成績82環,最高成績96環。


經過短暫的計算犀牛隊平均成績89環。看臺上一個老頭看完之後,生氣的把望遠鏡都扔了。旁邊一個警衛不得不又給他了一個望遠鏡。旁邊的幾個人看了都是微微一笑。

第三個出場的是黑狼特戰隊,他們的隊員一出場就給人眼前一亮的感覺,每個人腰桿筆直,目光炯炯有神,好似鋼鐵戰士一般也給人一種壓迫感,甚至目光都不能直視。

“周司令,到你的黑狼特戰隊了。”;羅忠勳笑着說道。

“我不擔心,有黑狼那小子在,今年的冠軍還是我們的。”那個周司令哈哈大笑。不過旁邊的幾個穿着軍服的老頭子臉色都不好看,特別是剛纔摔望遠鏡的那個老頭子,臉色鐵青。

黑狼帶領第一小組開始準備射擊,我特意注意了一下黑狼射擊的動作,他居然是左撇子。

“裝彈……射擊。”指揮官下達了命令。

“嘭!”第一槍在指揮官命令下達一分鐘後響了起來。

“砰砰!”跟着兩個隊員射擊。

砰砰!接着兩個隊員射擊。

黑狼小組的成員好似商量好了一般,每次射擊都是兩個人,而且是互不相鄰的兩個人射擊。

所以賽場上傳來的槍聲很均勻,每隔十秒鐘左右有兩聲槍響。就在三分鐘射擊時間快結束的時候,黑狼射出了最後一發子彈,黑狼自信的放下比賽用槍待指揮官下達了收槍的命令後第一小組的成員都站了起來。

“報環!”指揮官對着對講機說道。

黑狼是第一號,居然打了100環,其餘隊員沒有一個人低於95環。拿着望遠鏡的周司令見第一組出來的成績後也是哈哈大笑起來。其他人臉上都帶着一絲嫉妒和擔憂。

黑狼戰隊第二組也是在比賽結束倒計時的時候完成了比賽。第二組的成績比第一組的成績略低一些,最少的也在90環。

最後黑狼戰隊的平均成績居然驚人的96。5環。黑狼臉上也露出了一絲不易察覺的微笑。

“羅老,馬上就到你的神龍小組了。”周司令放下望遠鏡後笑着說道。不過嘴邊卻帶着一絲不屑的神情。

“我們可不敢跟周老的黑狼戰隊相比啊。”羅忠勳知道這時候不是說大話的時候,也知道神龍小組這些隊員的實力。臉色凝重的拿起望遠鏡,擔心的看着比賽場。

“神龍小組隊員準備射擊!”指揮官下達了命令。


小龍女帶着第一組的隊員準備就緒,不過每個人的臉上都帶着凝重的表情,看來心裏壓力不小。是龍是熊可就在一會兒就見分曉了。

“裝彈……射擊!”指揮官下達了命令

可是在指揮官下達命令一分鐘後,仍然沒有槍響………… 389

“這些小兔崽子搞什麼鬼?怎麼還不射擊呢?”羅忠勳拿着望遠鏡大聲罵道。

“哈哈,羅老,彆着急啊,可能他們瞄準需要時間長呢。”

二分鐘過去了……

一槍沒響。

這個時候羅忠勳有些掛不住了,還有一分鐘時間就到了,不管成績如何也不能這麼做啊。就在他拿起對講機準備質問我的時候,槍聲響了起來。

“砰砰砰砰……..”賽場上傳來一連串的槍響,好似過年的時候放鞭炮一般。

“羅老啊,你這神龍小組難不成故意給我們放鞭炮歡迎我們?”剛纔的周司令大聲笑着說道。

羅忠勳沒有回話,臉色卻十分難看,作爲一個軍人,他知道射擊的時候最怕的就是這樣集中射擊,每個人都會受到影響的。看來今年比賽又要一輪被淘汰了。

大家都在等待着一個讓大家開懷大笑的成績。

“報環!”指揮官下達了命令。

“一號,100環;二號,100環,三號,100環,四號,100環,五號98環…….”


當指揮官把成績報出來後,幾乎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也包括第一組剛剛射擊完畢的神龍小組隊員們。最少的一個隊員成績是96環,更是驚人的出現了五個100環。

“哈哈哈哈!”當成績出來後,站在觀禮臺的羅忠勳激動的放聲大笑起來。那個周司令則面色十分難看。

黑狼小組的隊員們十分震驚,特別是黑狼,看了一眼神龍小組的幾個隊員,眼睛裏浮過一絲不易察覺的東西。

如果不是查看打靶環數的人員是各軍區派的,大家還真以爲那邊弄虛作假呢。

“恭喜啊羅老,沒想到這兩年你的神龍小組進步這麼快,比周司令的黑狼戰隊都厲害了。”幾個人紛紛對羅忠勳表示了祝賀,羅中旭也是哈哈大笑道:“哪裏哪裏,還有一組沒完成呢,怎麼能比得上黑狼戰隊呢。”羅忠勳不說還好,這一說,周司令的表情更難看了。

就在幾個人說話之間,神龍小組的第二隊隊員也射擊了。不過當第二組的比賽成績出來以後,就有些瞠目結舌了。

作爲神龍戰隊的隊長,我的成績居然是最低的,只有可憐的90環。

看到我的成績,周司令呵呵一笑大聲對羅忠勳說道:“哎呀,我說羅老,這就是你的隊長啊,怎麼好像水平不怎麼樣啊。”

羅忠勳沒說什麼,可是心裏面卻把我罵了個底朝天。

之後的隊員成績就有些詭異了。

“108環!”我擦,這個成績就有些太詭異了。所有人都目瞪口呆。這怎麼算啊,可以肯定的是肯定有人跑環了,結果還跑到了人家的靶子上。

指揮官迅速的請示這次比賽的總指揮官,經過衆人商議,不管多高環數都以100環計算。

“第三個人小風的成績居然也是90環,他旁邊的小土,居然是102環。小土的成績也是滿環。第五個小雷的成績是89環,可是他旁邊的二牛成績卻是106環。第七的小電成績90環,旁邊的小木,成績103環,第九的小南成績98環,第十的小京成績99環。

當這個成績出來以後我有些哭笑不得,沒想到自己精心設計的戰術最後居然畫蛇添足了。

不過當最後神龍小組平均成績出來後,還是讓所有的人瞠目結舌。

“97.1環。”

神龍小組的隊員們沸騰了,羅忠勳激動的把望遠鏡也扔了。

“哈哈哈哈哈。”羅忠勳掩飾不住內心的激動,興奮的大聲笑着。

旁邊的幾個人紛紛過來表示祝賀,那個周司令也走了過來。

“恭喜啊羅老,終於不用第一輪就被淘汰了。”周司令的話讓羅忠勳臉色一沉。

“我說老周,你什麼意思?”

“沒什麼意思,這比賽還有好幾天呢,希望你的神龍真的是條龍,別是條蟲啊。哈哈。”

“哼,我就讓你看看今年你的冠軍還能不能保住。”羅忠勳哼道。

“比賽場中的神龍小組的隊員們也一個個異常興奮,大家激動的互相擁抱,互相擊掌慶祝,不知道的還以爲奪得最後冠軍了呢。

不過只有神龍小組的隊員們明白,這闖過第一輪對他們來說已經等了足足的四年了。

“隊長,你今天表現怎麼這麼差啊?”從比賽區域回到操場的時候,旁邊的小土問道。

“你是真傻啊還是假傻啊,隊長那一槍如果不是打到你靶上,隊長肯定滿環。”旁邊的小風說道。

“嘿嘿,俺知道,俺是故意逗逗隊長的。”小土笑着說道。

不過今天我感覺看靶子的時候看的比以前都清楚,不知道怎麼回事兒。小土嘟噥道。

“我也是啊,隊長,這恐怕是我當兵這麼多年以來,打的最好的一次了。”二牛也說道。

我微笑着沒說話,我當然不能告訴他們是早上喝了那些中藥的原因。

經過第一輪的比賽,長洲軍區成績暫時排在第一位,之後便是西南賽區的黑龍戰隊和南京軍區的眼鏡蛇戰隊。當然第一天的比賽還有一個二十公里負重跑,究竟名次如何,誰被淘汰還不一定。

下一個比賽項目二十公里負重跑要等到下午才進行,所以各代表隊都回自己大本營休息了。

“好啊,小子們,果然沒有讓我失望,哈哈。”我們正在休息的時候,羅忠勳哈哈大笑的來到我們的營地。

我們一聽是羅忠勳來了,也都自覺的站了起來。

“羅爺爺你怎麼來了?”我裝作很驚訝的樣子說道。

“你個臭小子,我還沒訓你呢,你說你怎麼回事兒,一個隊長居然打的最低,丟人不?”羅忠勳看了我一眼,臉色一沉。

“不過你小子的鬼主意還真多,雖然有些多此一舉,但是我很滿意。”隨即羅中旭哈哈大笑,拍了我一下肩膀。

“啊,羅爺爺都知道了?”我驚訝的看着羅忠勳說道。

“就你小子那點伎倆能騙了我?要不是看到旁邊小土的成績我還真以爲你是個熊包呢。”

“嘿嘿。”我沒說話,只是嘿嘿一笑。

“這次乾的漂亮,我可是終於出了口氣,不過你們要再接再厲,如果真拿了冠軍,我每個人給你們嘉獎一次,全軍區通報表揚。”羅忠勳大聲說道。

“是!”所有隊員打了一個敬禮,嚴肅的說道。不過每個人的心裏都很清楚,這個嘉獎和表揚可不是那麼容易得來的。

“下午的二十公里負重跑我在終點等你們。”羅忠勳說完離開了營地。

中午的時候我們簡單吃了一些之後就進入到了一號比賽場地。

二十公里負重跑比賽按照抽籤,我們居然再次排到了最後一個出發,不過這樣也好,大家有更多的休息時間。按照比賽規則,每隔五分鐘就會有一隊出發。

十六支隊伍就這樣每隔五分鐘出發一隊,到我們隊出發的時候已經等了接近兩個小時的時間。

小雷帶領着第一隊速度比較快的隊員快步跑着,我和小龍女則在後面帶着幾個體力比較差的隊員一起跑,並且是手拉手的。

“隊長,我感覺我能跑的更快一些。”小土看着我大聲說道。

“是啊隊長,我們跑的再快點吧。”其他幾個隊員說道。

“真的?”我怕他們是怕耽誤成績所以才這樣說的。

“真的隊長,不知道怎麼回事兒,現在感覺身上充滿力量似的。”小土說道。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