澹臺紅妝並沒有掙脫,她目光直視嚴經緯的雙眼:「聽說你下棋挺厲害!」

「一般吧!」嚴經緯謙虛道。

「咱們對弈一局,如果你贏了,今晚我就留宿鳳凰山莊!」澹臺紅妝說道。

「好啊!」

嚴經緯直接去把棋盤和黑白棋子拿了出來。

把棋子放好之後,嚴經緯指了指面前的棋盤,說道:「要是咱們之間沒這場賭局,我可以讓阿姨你先手,不過……既然咱們有了賭約,那我可不能吃虧,所以,咱們還是猜先決定誰先手吧,阿姨,你年長,你來抓白子,我來猜!」

嚴經緯口中的猜先,是圍棋中確定雙方誰執黑誰執白的方式,在雙方棋藝相當的時候,誰先手誰佔優勢,所以通過猜先的辦法來決定誰先走。猜先,也就是年長者抓一把白子,由另外一方猜那把白子是單數還是雙數,如果猜中了,那麼就可以執黑先手,如果猜錯了,那就執白。

嚴經緯這番話,又故意提醒了一下澹臺紅妝年長!

這是心理戰術,澹臺紅妝不是最討厭別人說她年長么?這樣刺激了她的情緒,對嚴經緯下來的下棋有極大的好處。

下棋,講究的是心靜!

果然!

嚴經緯那番話,似乎讓澹臺紅妝心中很不高興,她冷冷看了嚴經緯一眼,抓起一把白子。

看着澹臺紅妝抓着白子的小手,嚴經緯拿起一粒黑子放在棋盤上,意思就是澹臺紅妝手中的這把白子,是單數。

澹臺紅妝鬆開小手,棋子散落在棋盤上。

一二三四五……

嚴經緯一數,總共有十二粒白子,是雙數,他猜錯了!

既然猜錯了,那就是澹臺紅妝執黑子,先手。

「咱們開始吧!」

嚴經緯也不在意,在白子一方坐了下來,他對自己的棋藝極為自信,在坐隱圍棋app內,能夠和他抗衡的沒幾個,他不知道澹臺紅妝棋藝如何,不過對於澹臺紅妝這樣的女人來說,她的棋藝應該不會差。

澹臺紅妝執黑先手,她兩隻白嫩纖細的手指夾起一粒黑子,然後輕輕將黑子放在棋盤最中央的位置。

嚴經緯臉色一凝。

落子天元?

天元,就是棋盤最中央的位置,圍棋有金角銀邊草肚皮的說法,絕大多數人下棋,第一落子的位置都是下在角上,直接落子天元的,很少見。

「妝妝,你可真自信!」

看到澹臺紅妝直接落子天元,嚴經緯笑了一聲,也把手中的白子放下。

澹臺紅妝繼續夾起一粒黑子,快速放下。

嚴經緯同樣如此。

他們兩,下的都是快棋!

屬於直接甩開膀子就衝鋒陷陣的類型,完全沒有穩紮穩打的樣子,這對於下棋者來說,極為考驗智力和反應能力。

這也是為什麼國手上了年齡之後就會退役的原因,人上了年紀,反應跟不上,雖然棋藝精湛,但依舊敵不過一些新出道的天之驕子。

下了沒一會。

嚴經緯的眉頭就緊鎖了起來。

高手!

澹臺紅妝,是個圍棋高手!

嚴經緯心中很是吃驚,坐隱圍棋上面的十級大神,嚴經緯基本都對弈過,路數也都清楚一些,但澹臺紅妝的路數和坐隱圍棋上所有十級大神的路數都不同,也就意味着,澹臺紅妝是屬於隱藏那種高手。

倒是嚴經緯,經常在坐隱圍棋上對弈。

一旦他和其他十級大神對弈,圍觀者不少,如果澹臺紅妝關注坐隱圍棋的話,肯定是看 「好你個華雄,和老夫耍無賴,你等著,這筆賬我記下了!」

董大師氣的身軀一陣顫抖,看着華雄離去的背影,眼睛都快噴出火來。

蘭老爺子和賀老爺子呵呵笑了笑,也找了個借口,快速離開了竹樓。

而此時,林陽早已經駕馭著飛劍落在了山莊的門口,開車返回了別墅。

一進門,雪兒就飛奔著迎了上來,跟在她屁股后的,還有已經越長越胖的小酷比。

自從被雪兒收養,小酷比就天一個樣,一個星期下來。

不但體型比之前大了一圈,精神狀態也特別好,此刻搖晃着尾巴,伸舌頭舔著林陽的鞋子。

似乎被林陽治好了胃裏的結石,這小柴犬也開始走上了舔狗的道路。

「林陽叔叔,今天是周末,你說要帶雪兒出去玩的,你可別耍賴!」

小丫頭無比認真的望着林陽。

林陽溺愛的笑了笑,將飛劍塞到卧室的床下,就拉着雪兒來到了別墅的庭院。

「雪兒,今天叔叔教你武功玩好不好?這樣,等你長大了,就可以保護媽媽了。」

林陽蹲下身子,一早就有了想傳授雪)L修仙的想法。

只不過,修仙對於小孩子來說比較難以理解,而武功就好說了。

「好喔好喔,雪兒學了武功,就可以打壞人了!雪兒也要和林陽叔叔一樣,成為超級大英雄!」

小丫頭一聽,頓時興奮的手舞足蹈,開心的不得了。

林陽點點頭,然後示意雪兒盤膝坐下后,就將自己的大帝心經傳授於她。

讓林陽倍感驚訝的是,雪兒的領悟能力簡直嚇人,自己只說了一遍心經的法門,小傢伙就進入了修鍊狀態。

而之前體內產生的那一絲絲真氣,竟然在心經的運轉之下,不斷在體內遊走。

照此下去,怕是用不了一年半載,就會成為他們所說的宗師小成境高手。

「不愧是我百世帝君的女兒,有我當年的風範啊!」

林陽笑着感慨一聲,趁著小傢伙修鍊入神。

回到屋子,開始調配起了伐經洗髓的藥水,準備給雪兒改善一下體質。

直到等藥水調配的差不多了,才走出屋子,發現雪兒已經從修鍊中蘇醒,正一臉迷茫的想着什麼。

「雪兒,接下來叔叔要教你一些拳腳上的功夫,你要一記好。」

林陽耐心的說着,便開始一招一式的演示起來。

雪兒也很用心,跟着林陽的動作,有鼻有眼的比劃着,顯然對武功非常感興趣,也非常有天賦。

結果,這一幕被剛剛走出門的秦詩雅撞個正著。

見到林陽教雪兒練武功呢,秦詩雅差點沒氣死。

匆匆的跑過來,沒好氣質問道:「林陽,誰讓你教雪L武功的?難道你想讓雪兒長大以後和你一樣么?動不動就以暴力示人?」

秦詩雅氣的不行,胸脯一陣起伏。

林陽倒是覺得有些好笑,回應道:「像我這樣怎麼了?不是挺好么?難道我是缺喝少吃了,還是給你們丟人了?而且不像我,還想讓她像你么?成為一個沒有自由、沒有笑顏的商場女強人?」

秦詩雅被林陽一番話噎的面色漲紅無比,好半天才怒斥道:「你……你這是強詞奪理!」

但不得不承認的是,林陽這番話着實戳到了秦詩雅的痛處。

自打成立了詩雅集團之後,秦詩雅每日就被公司的瑣事煩擾。

甚至到現在為止,秦詩雅還從來沒享受過一次真正屬於自己的一天。

「林陽,即便是不成為像我一樣的人,那也絕不能成為你這樣的人,她可是個女孩子,你教她武功,你覺得好么?」

秦詩雅冷笑着反問。

還不等林陽回答,雪兒就一臉認真的點頭:「好啊,雪兒有了武功,就可以打壞人,保護媽媽了,雪兒要學的!」

小丫頭可憐巴巴的望着秦詩雅。

當聽到雪兒要保護自己的時候,秦詩雅只覺得內心某根弦劇烈顫動了一下。

這個細節自然被林陽捕捉在了眼裏,但是出於不讓秦詩雅生氣,還是柔聲安撫道:

「好了,既然你不想讓雪兒習武,那我就不教她武功了行么?你還是該幹啥幹啥去吧,別耽誤工作。」

一邊說着,一邊把秦詩雅推向不遠處的寶馬車。

「林陽,你推我幹嘛?我不着急去公司,倒是你,你說的話可算數?」

秦詩雅一臉無奈,總覺得林陽是在敷衍自己。

「當然算數了,雪兒也是我的女兒,我肯定要替她着想的,不學武功就不學武功吧,我教她鋼琴總行了吧?」

秦詩雅聽后,頓時眼睛一亮,認真的點點頭:「嗯,教她鋼琴可以,你這句話倒還是句人話。」

「行,既然放心了,那就趕緊去忙吧。」

林陽笑着拉開車門,秦詩雅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也懶得多說,上車后就離開了。

而就在秦詩雅前腳剛走,林陽就迫不及待拉着雪兒去泡藥水了。

「林陽叔叔,你真的不教雪兒武功了么?可是雪兒真的很想學。」

雪兒可憐兮兮的嘟著嘴巴,像是受了極大委屈似的。

「放心吧,以後叔叔偷摸教你,這是咱倆之間的小秘密,一定不能讓你媽媽知道。」

林陽疼愛的揉了揉雪兒的小腦袋,小丫頭頓時開心的伸出手指:「那拉鈎!」

嗯,拉鈎!

林陽伸出手指,和雪兒的小手勾了幾下,又蓋了個章。

「叔叔,這桶水好難聞啊?你該不會是想讓雪兒在這裏面洗澡吧?」

雪兒這才注意到旁邊的水桶,捏著鼻子,一副嫌棄的模樣。

林陽哈哈一笑,颳了刮小傢伙的鼻子:「雪兒,你不是要和叔叔習武么,那你現在就要做好決定了,這桶水泡進去可是很痛苦的,你能堅持住么?」

雪兒猶豫了一下,然後重重的點了點頭:「嗯,雪兒不怕吃苦,雪兒要像叔叔和爸爸一樣,成為天不怕地不怕的超級英雄!」

「行,那叔叔可就把你放進去了!」

林陽滿意的笑了笑,抱起雪兒,小心翼翼的將小傢伙放進了水桶里。

果不其然,雪兒的小腳剛一碰到藥水,就痛的咧了咧嘴巴。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