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他聽到的意思,是……。 時間

02:35

Dusk總部會議室的門被打開了,一名又一名面沉如水的高層領導從中走出,和身邊的人小聲嘀咕着什麼。

從臉色來看,漫長而緊張的會議顯然對他們的影響不小,幾乎每個人的一舉一動都在透露著凝重和不安,有種背後被槍口頂着要求向敵人防線發起決死衝鋒的感覺。

他們踩在大理石地磚上的腳步聲連成一片,加重了溢出的不安分的氣氛。

二十多人以心事重重的模樣,在私下的交談中各自返回了各自的崗位上。

真田純一是最後一個離開會議室的人,在那間空氣沉悶的屋子裏只剩下他自己后,保持冷漠的臉龐鬆弛下來,露出了不為人知的疲憊,眼睛裏充斥着猶豫的色彩。

在剛剛結束的會議中,他作為下達命令要求情報部派人探查森本財團在學園都市的「罪魁禍首」,意料之中的遭受了幾位部長隱晦的埋怨,好在有想法的人還知道真田純一是亞雷斯塔欽點的領導人,暫時還沒有要把他推下台的提議。

資歷淺薄的弊端這時暴露出來:真田純一除去有level5的能力以外,沒有任何資本能夠壓制住那幫在暗部混跡已久的老油條,論起心機,前世是宅男這世是學生的真田純一更不如整日勾心鬥角的暗部人員。

就目前的態勢來看,包括情報部長在內的幾個實權幹部,已經有離心的趨向了。

他敏銳的察覺到,在從各個地方抽調出的人員組成的Dusk中,並不是誰都願意屈居人下,認真的充當工作崗位上不停轉動的齒輪。

亞雷斯塔在科學側的圈子裏,深不可測的實力並不廣為人知,所以某些或多或少有理事撐腰的背景的人就有些按捺不住了。

能掌握一個直屬理事長的暗部,在學園都市甚至在世界範圍都能擁有一部分的影響力,由不得那些人不心動。

深陷權利漩渦拉扯的他關好會議室的門,表情不悲不喜的向外走。

順便撥通了個電話。

「白毛的,還待在房間里等著發霉嗎?出來做做運動,就當是免費做個復健吧。」

「嗯?打電話叫本大爺幹啥?復健?」

似乎接電話的人正在吃夜宵,咀嚼著東西的模糊語言回應他。

真田純一看了左手戴着的機械錶后皺眉,在凌晨兩點吃夜宵?莫非這人不需要睡眠?還是有半夜不吃東西就睡不着的奇怪習慣?

「被點意外刺激得我現在很不爽,如果忍着當烏龜我絕對會氣瘋的,想去踹別人家門泄憤。」

「只是踹門泄憤嗎?你的精力閑到可以踹別人的門打發時間了嗎?」

那頭的一方通行吞咽下口中的食物,像是因為時間太晚而提不起力氣,無精打採的說。

「你來還是不來?」

還算平和的語氣的溫度驟然降至冰點,讓一方通行不爽的切了一聲,沒再說什麼風涼話,順着真田純一的話風繼續說着。

「好吧好吧,你是我的老闆,下屬跑斷腿還不是您說一句話的事,我可不想被你把這該死的項圈型電極收走。」

「如果你想趁著沒到點睡覺的話就睡吧,從現在到五點還有兩個半小時,多少可以休息恢復點精力,再晚就來不及了。」

一方通行不屑的撇嘴,「切,兩個小時的睡眠有什麼用,本大爺的精神頭足著呢,要去哪裏踹門?」

「地址馬上發到你的電子郵箱裏,你的狀態行嗎?演算裝置用的順手?」

「可別小看本大爺我啊。」

最強的能力者幽幽說着,血紅色的瞳孔直視着餐桌上吃剩下的雞骨頭。

「我也有一肚子的火沒處發呢,別指望我能給你留下點破爛撿。」

真田純一終於笑了。

「正合我意,拆起家來千萬別幫我留面子,儘管展現你的破壞力。」

他已經不想管太多,姓森本的少爺徹底激怒了真田純一,無論是派人偷偷跟蹤御坂美琴,還是將偵查森本財團相關的Dusk情報人員抓出來殘忍解剖分屍,都觸及了真田純一的底線。

如果他忍而不發才是怪事。

除非有亞雷斯塔這樣的大佬出面,否則姓森本的只有死路一條可走。

不過,情報人員全部被發現后殺害的狀況着實詭異,那不是訓練幾個月速成出什麼偵查人員,而是最少執行過三次有喪命風險任務的情報精英,卻在探查一家財團的底細時莫名其妙地丟了命,其中必定有真田純一不知道的蹊蹺。

所以,真田純一這次只打算帶着一方通行去踢場子,連絹旗最愛、溝呂木新野、鐵拳等level4的能力者都不打算帶去。

level4級別的能力者在常規科技的打擊下並不能很好的保護自己,考慮到森本財團是在國外發現許久的勢力,報以再大的警惕也不過分。

兩個level5能力者要解決一家財團安插在學園都市內的勢力簡直不要太輕鬆,說是萬無一失都可以。

至於Dusk的力量?

真田純一心裏有數,這些心懷鬼胎的傢伙一個也不能留下來,能趕的就趕走,趕不走的找機會編個理由弄死算完。

他同意亞雷斯塔成為直屬暗部的負責人是為了什麼?不就是能有一隻關鍵時刻能聽他指揮為他所用的力量嗎?但這股力量卻有人想要竊取,把真田純一架空當做看着好看的門面,他又怎能無動於衷,放任別人搶奪屬於他真田純一的權利。

現在,真田純一就要展現他的拳頭,來讓那群白痴好好冷靜下來思考,該不該動那點小心思。

要是炫耀完拳頭再不收手,可別怪真田純一心狠手辣了,不作死就不會死的真理永遠實用。

【短訊息:目標位於第十七學區第四街區302街道】

將情報部僅有的成果發到一方通行的電子郵箱,真田純一快步向外走去,踩着昏暗的燈光,嘴角咧出猙獰的微笑。

「敢覬覦我看上的姑娘?」

在沒人能聽到他說話的地方,真田純一的眼睛黑得深如黯淡無光的夜空。

「這次不是我不心軟,而是你這不長眼更不長心眼的富二代真的把我惹火了,等著吧,森本少爺,很少有人能看見凌遲處死的慘狀了,我希望你會是這個親身體驗古老傳統的幸運兒。」

。 兩個人坐在家裏,左思右想還是沒有一點頭緒,難不成這個林志遠就是個怪脾氣,每個年度盛典都會抽那麼一兩個出名的人不參加。

這個猜測實在是太過的牽強了,吳華確定自己沒有得您志願者林志遠再怎麼說也是個大人物,不可能平白無故的就這麼排擠一個人。這樣做太不理智了還有可能還會傷及自己的利益。

關文山看了吳華一眼問道,「你最近除了寫大秦帝國以外,還有沒有其他的項目,就算是你覺得不可能跟林志遠有牽連的,也要說出來。」

這麼一說,吳華一下子就想起了什麼,他眼睛一亮站起來着急的手舞足蹈,「我倒是想起來一個,當時我寫了頭文字d的劇本,拿去給周杰倫拍,為了避嫌我沒有告訴周杰倫,而是直接去找了他的經紀人,當時我跟那個經紀人說,讓他拿這個劇本去給周杰倫看,如果他不拍的話,那麼主演再找其他人。」

關文山皺起了眉頭,沒有想到竟然跟頭文字d有關,如果想知道這個電影究竟跟林志遠有沒有關係,只能聯繫周杰倫的經紀人了。

吳華還有李永新的電話直接打了過去,李永新那邊有些吃驚,沒有想到吳華還會聯繫自己,不過他還是熱情的接待了。當問到她拿到頭文字d的劇本后,有沒有跟林志遠說過的時候,李永新有些遲疑。

這一遲疑,吳華就感受到了,頭文字d的劇本,絕對跟這個林志遠有關係。

他再三催促之下,李永新才將那日的事情跟他說明白。原來李永新一拿到頭文字d的劇本,就興緻沖沖的去找周杰倫。而周杰倫這個經紀公司的股東之一,正好就是林志遠,恰巧那天他來公司巡視,就碰到了看起來興高采烈的李永新。

攔住了他,問他什麼事情這麼高興,李永新覺得這件事對林志遠這個股東也有好處,於是將大名鼎鼎的吳編劇,竟然給自己旗下的藝人寫了一部電影的事情告訴了林志遠。

林致遠早先就聽聞吳華跟周杰倫的關係十分的要好,倒是也不奇怪,沒有多說什麼,偶然發起了興緻,又來了頭文字d的劇本看一看。

這一看林志遠就有了些興趣,雖然他已經許久沒出現過大熒幕了,不過這本頭文字d的劇本主角十分的吸引人,這麼簡單的一看就覺得一定是大火的角色。

其實最近幾年,林志遠也琢磨着重新出道,奈何一直沒有好的機會,他知道要是想再吸引住大眾的眼球,那麼只能一直走精品的路線,一般的劇本他是絕對不會接的。

林志遠相中了這個劇本,想都沒想拍給了李永新,並且直接說自己想要拍這部劇,李永新十分的為難。

他想到了吳華說的,一定要先問問周杰倫拍不拍,在周杰倫不拍的情況下,才能交給其他人拍。

結果林志遠在這裏直接截住了,實際上李永新也不願意將這個劇本交給林志遠,周杰倫是他旗下的藝人,如果周杰倫拿下了大業績,他還能升職加薪。但是如果這個劇本給了林志遠,他只能白白牽線搭橋,什麼都得不到。

這麼想着,李永新咬牙說道,「行,那你看林董,我上去問一下吳編劇。」

林志文點點頭,她十分的自信,相信吳華絕對不會拒絕,畢竟自己的咖位在那裏擺着,就算是吳華跟周杰倫關係再要好,睜大眼睛看清楚利益,他一定會將劇本給自己演。

結果利用新亞跟就沒有去找吳華,而是直接上樓找了周杰倫,周杰倫一看了劇本就拍板定下來自己會演男主角。

李永新不忍心看着自己的功勞就這麼白白的飛走,於是一咬牙下去跟林志遠說,自己將這件事告訴了吳華,可是吳華說自己跟周杰倫十分的要好,無論如何都不願意將劇本給林志遠演。

林志遠愣了一下,沒有想到吳華竟然這麼堅決。不過他沒有着急,而是笑了笑說道,「你去跟吳編劇講,我願意出錢將這個劇本買下來,他出多高的價格都可以。」

李永新無可奈何,只能佯裝上樓,轉了一圈回來說了狠話,「吳編劇說了,這個劇本誰都可以演,就你不可以。」

林志遠大吃一驚,沒有想到吳華竟然有這種膽量。雖然他有一點小小的名聲,但卻公然跟自己對抗。林致遠受到了侮辱,氣勢洶洶的離開了公司。

開始幾天李永新擔驚受怕,生怕林致遠做出什麼,讓吳華知道了,暴露了自己。

結果林志遠什麼都沒有做,李永新就漸漸的放下了心來,今天吳華突然打電話問他以為自己已經暴露了,於是就將事實全盤托出了。

李永新說完吳華才知道一個劇本竟然惹出了這麼多的是非,自己這個當事人卻偏偏還不知道。他看了一眼關文山掛斷了電話,「沒有想到真是頭文字d惹出的是非,那我們現在該怎麼辦?直接登門去跟林志遠道歉嗎?」

關文山擺擺手說道,「林志遠這個人我打過交道,他向來十分的驕傲,你怎麼得罪了他,現在想登門上訪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而且你無憑無據,剛才李永新雖然全盤托出了,但是他是以為自己暴露了,你要真的在林志遠面前說清楚,李永新斷斷不會承認的。」

這麼一聽,吳華有些着急了,「那我該怎麼辦?難道就白白吃這個啞巴虧,林志遠這個人不簡單,那麼長時間之前受的罪到底還是找時間報復了回來,以後恐怕這樣的是非就更多了,如果他復出的話,對我的影響更是不可限量。」

關文山也知道這麼一回事,可是到底怎麼跟林志遠說呢,就算是說了李林志遠那個脾氣,恐怕也不會相信。

再說吳華是什麼人他清楚的很,這也就是李永新替他做了替死鬼,如果當時真的有這麼一個林志遠,非得要拍他的頭文字d的話,吳華這個臭脾氣,估計也就真的得罪了林志遠了。

關文山想來想去,覺得還得是自己出面,他與林志遠,算是有一些交情之前兩個人見過幾次面,並且還做過幾次訪談,自己登門拜訪,林志遠斷斷是不會拒絕的。

這麼想着關文山慰吳華,稍安勿躁,自己去去就回來。離開了吳華的家,關文山直接坐車去了林志遠那裏。

林志遠對關文山會來非常的意外,為他切了一壺好茶問道,「關導演怎麼有時間來我們家坐一坐,我們好像許久都沒有聯繫了。」

關文山笑了一下說道,「就是因為許久沒有聯繫,今天才登門到訪的,不過你看我這麼着急卻是空手來的,實在是有些不禮貌了,不過我想你艷弟家裏也不缺什麼吧?」

關文山為了讓林志遠一會兒肯耐心聽自己說話,難得的默默奉承了一下林志遠。

林志遠這個人最吃這一套了,果然拍著腿哈哈大笑,「關導演實在是客氣了,我們兩個是朋友,即使不來友情也不會斷的,再說過一陣不是有年度慶典嗎?我們會在慶典上相見的。實際上最近我在研究復出的事情,總想找一部好作品拍,不知道關導演手頭有沒有好的電影?」

話正說到了這裏,關文山就見機提起了吳華的事情,「說到你要付出的事情,我倒是有一件事想要跟你說,你記不記得之前有一部吳編劇的作品頭文字d,這裏有一個誤會,我們到今天才弄明白,於是想來跟你解釋清楚。」

一提到吳華,林志遠的臉色就陰沉了下來,他看着關文山一句話不說,不過為了吳華觀,文山還是硬著頭皮將整件事簡單的敘述了一番。

林致遠的臉色有些緩和了,「如果事情真的是這樣的話,我倒是誤會吳編劇了,這樣我一會兒打個電話叫公司的人問一問到底是不是這麼回事。」

說完林致遠直接走到了卧室,將門關上,打起了電話,過了大約40多分鐘的時間,他才從卧室里走出來。

此時他已經擺出了一副笑臉,「剛才我親自跟李永新通電話了,那傢伙都承認了,原來一直以來是我誤會吳編劇了,真是掃興,本來吳編劇的功底是十分厲害的,我們兩個應該有一次合作,卻偏偏被這個鬼東西耽誤了,不知道吳編劇現在在哪裏?我想跟他談一談合作的事情,對了,年度慶典的請柬,我忘記給吳編劇發一張了,你看他什麼時候有時間來我家裏取一下請柬呢?」

林志遠這一番話說的倒是十分的有技術,不過關文山還是聽懂了,言外之意,這是不是說只有吳華答應給林志炫寫劇本,才可以來林志遠的家,將年度慶典的請柬拿回去。

反過來如果吳華不願意跟林志遠合作,不給他寫劇本的話,那麼就算是她來林志遠的家也是白白跑一趟。關文山生平最受不了這樣威脅其他人的人,林志遠早些年有些靈性,估計是隱退這段時間在商業圈混久了,一身商人的污濁之氣。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找到藥品以後,李星星沒敢用自封袋,而是從卧室里找幾張白紙裁開,按照分量分別包進感冒靈顆粒、消炎藥、止咳藥、退燒藥。

感冒膠囊也從葯板上摳出來用紙包上。

一小包一小包的,可費勁了。

用鋼筆在藥包上寫好用法,李星星拿出來交給小豆子,開始她的謊言:「我之前不是在香江滯留了幾天嘛?葯是從香江帶回來的,包裝已經毀屍滅跡,藥效仍在,你讓她按照我紙上寫的用法服用,吃完了沒好的話就一定得看醫生了,若是有效,倒是可以再來找我拿葯。事先聲明,我不是醫生,我只是根據癥狀給她拿葯,吃壞了別怪我。」

小豆子十分興奮:「香江的葯?那肯定有效了!」

「我是根據你那位羅阿姨的癥狀找出來的葯,不能給別人亂吃,不對症容易出事。」李星星仔細地交代他。

小豆子點點頭,「我記住了,姐姐放心!」

在他準備離開時,李星星又叫住他:「我記得你娘是中風導致的癱瘓,是不是?」

「是,大夫是這樣說的,全靠吃中藥調理,我瞧著沒什麼用。」小豆子已經習慣他娘的病症了,所幸現在住得條件比以前好,精神跟着好了些。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