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論是國讎家恨,還是想要保住他們父子,此刻都註定了公子華想要將石柱給帶回去。

不然,公子華也不會在石柱一開口的時候,就不經過卓將軍,領著眾將士追擊出去。

「哼,跑啊,你倒是跑啊!」

「這次,我倒要看看,你還能往哪裡逃!」公子華狠狠道。

「不,不是我要逃,而是你們要逃。只可惜,你們已經逃不掉了。」

說完了這句,石柱就開始調動周圍大陣之力。

「你說什麼?」公子華還以為自己聽錯了。

一股大火,滔天大火從天龍山方向涌了過來。

「不好,大軍被圍困住了。」

剛剛衝過來的卓將軍就發現,面前已經是一片火海,十萬大軍就站在這片火海之上。

這片火海就像是一個巨大的熔爐,一個由石柱藉助陣法製造而成的熔爐。

火海上方,一團一團紫色的火焰傾瀉而下,公子華及桃國大軍就在這熔爐的最底層。

「火,火,火…」

「啊,救命啊!」

「不要燒我,不要燒我!」

…………

……



火海之中,許多將士身上都出現了大量的火星。

他們身上所穿的盔甲、手中的兵器等等,都快速燃燒起來。

「怎麼辦?」

「卓將軍,你精通陣法,一定可以帶領我們出去的。」

此刻早已後悔的公子華,看向了卓將軍,眼中充滿了希望。

「沒用的,這是上古大陣,我也沒有辦法。」

看著面前的火海,卓將軍嘴上露出了一絲苦澀。

「就算是上古大陣又如何?只要是陣法,就一定有出口。」

公子華抓住了卓將軍,沉聲道。

周圍一群將士,也是希冀地看著卓將軍。

此時,似乎也只有卓將軍能夠救他們了。

「你說的不錯,我們走。」



很快,卓將軍就帶著眾人在這火海之中四處逃散,尋找出去的口子。

美女總裁的近身兵王 只可惜,火海之中濃煙滾滾,眾人根本無法辨別方位。

最終,桃國將士都葬身在了這片火海之中。

白憐峰上,所有人都是震驚的看著面前的一幕,從夜間一直看到了白天。

此時大日已經升起,看著下方白地上站著的石柱,白憐峰上下都是沉默了起來。

也許,這個峰主還很年輕,並沒有老峰主那樣驚天動地的修為。

可新峰主的手段,卻是大家從未見過的。

覆滅桃國,火燒十萬兵,這兩個消息,讓石柱在白憐峰的地位扶搖直上,再也無可動搖! 石柱振臂一揮,就有一陣大風吹來,將前面鋪開的余灰吹乾,露出一片白地。

石柱正要轉身離去,卻發現有一道黑色的亮光閃過,引起了他的注意。

石柱走了過去,從白地上撿起一顆黑色的種子。

這顆黑色種子內部,似乎有著滔天的殺戮之氣、怨氣一般,石柱剛一握在手心,就感覺到了此物的不簡單。

全知武神 「就連桃國的十萬兵都被我給燒成了灰燼,為何獨獨留下此物?」

以石柱此時的見識,還無法知道這黑色種子的來歷。

就在石柱有些愣神的時候,一個人悄無聲息的站在了他的面前。

此人身穿一件白袍,胸前畫了一幅玄奧的圖案,上面似乎羅列了無盡的星辰,非常複雜。

圖案上面,還刻著兩個醒目的字體,上有「創世」二字。

這是創世天宮的標記,幾乎每個外出的弟子,身上都會有這種類似的身份證明。

「閣下何人,來我白憐峰有何貴幹?」

不知何時,石柱已經將那黑色種子收了起來,看著來人問道。

「在下乃是創世天宮使者,今奉宮主之命,前來給白憐峰的峰主送一份請帖!」

來人有些戀戀不捨地看了眼被石柱收起來的黑色種子,自報身份。

「創世天宮的使者?」

石柱心中打了個問號,看向對面那人:「我就是白憐峰的新峰主,石柱。」

這創世天宮使者多年未曾出來,自然還不知道,白憐峰已經換了主人。

「哦?白憐峰的峰主不是姓白嗎?莫非,我記錯了!」

創世天宮使者有些狐疑地打量了下石柱。

「通天境第三重?如此實力,也能執掌白憐峰嗎?」

顯然,這位使者對於石柱的話起了疑。

事關宮主大事,自然需要小心求證。

「閣下自稱是白憐峰的新主人,不知有何憑證?」創世天宮使者問道。

「見過峰主。」

「峰主,這是何人?」

周拜天等人已經到了山下,站在石柱身旁。

創世天宮使者:「…………」

好像,已經不需要證明了,從周拜天等人的態度不難看出,面前此人就是白憐峰的主人。

「既然閣下是白憐峰的峰主,那此份請帖就交予你。」

創世天宮使者手一揮,就有一份請帖朝著石柱飛了過去。

石柱伸出兩根手指輕輕一夾,將請帖打開,上面書寫著一段話:

創世天宮立世八千年,以開闢新天地為己任。今有通天大道,願與天下英雄一晤,共參造化。

凡持此請帖者,皆可來我創世天宮,本座九宮真人,屆時與諸位縱論《參天大會》!

時間:六月初六

地點:創世天宮

受邀者:白憐峰之主

「請帖本使者已經送到,希望石峰主到時能夠前來賞光。」

創世天宮使者背後突然出現一對白色的翅膀,雙翅一展,人就已經飛上天,很快就消失在北方天際。

「走,我們回去。」石柱領著眾人回了山頂。

衝天殿中,石柱將這份請帖傳閱給了眾人。

此時眾人都已經看了一遍,請帖又回到了石柱的手中。

「對於創世天宮,諸位可有人知曉?」

對於這份神秘的請帖,石柱心中有些沒底,此時看向眾人詢問道。

下方周拜天、寧龍臣等人都是一陣搖頭。

「創世天宮,傳聞身居在北冥之地。」

「北冥之地四周都是大海,海中隔著許多的島嶼,中間海獸無數,非常兇險。」

「傳聞那裡是天的盡頭,一片黑暗。創世天宮立在一處巨大的島嶼上,歷代宮主都以開闢新天地為目標。」

「哦,也就是在天的盡頭開闢一個可以容眾生居住的空間。」

總裁的3嫁嬌妻 此時白憐花已經站了起來,對著石柱眾人解釋道。

雖只有寥寥數語,卻不難聽出,這是一個龐然大物。

聽到白憐花說,這創世天宮居然想要開闢新天地,石柱等人此時都是張開了嘴巴,有些懵了。

當然,大家更多的還是不知道,這句話中的深意。

要是讓眾人知道了這其中的意思,只怕會更加震驚。

「這麼說,這一代的創世天宮宮主九宮真人,似乎已經有了大突破。此次邀請我前去參加那什麼《參天大會》,就是想要讓天下群雄看看他創世天宮是如何開闢新天地了。」

如此一來,石柱幾人也明白了這份請帖的意思。

此時,眾人都是看向了石柱,不知道峰主願不願意前往,若是前往,又該如何安排。

「想來創世天宮已經派出去了很多份請帖,到時場面一定非常熱鬧。」

「我白憐峰想要快速崛起,打出名氣來,這是一次難得的機會。」

「峰主,這份邀請不容錯過啊!」

白憐花看向石柱,顯然是支持他前去了。

石柱看了看其餘之人,發現大家都有這方面的意思。

「去,當然是要去的。不過我白憐峰,卻不能沒有人坐鎮。」

「拜天,這次就有勞你繼續看著白憐峰了。」

「三位供奉,也可以抽出兩位前往。」

「白憐花、寧龍臣隨行,其餘人等看守好這兒。」

「是。」

石柱做了安排,眾人都是應了下來。

「二妹,三弟,這裡有我就可以了,你們隨峰主一起出去吧。」

祝石對祝嬌、祝痴說道。

「多謝大哥成全。」

祝嬌、祝痴微微有些興奮道。

「好了,大家都回去準備一番。」

「此番前往,我們還有一些事情需要處理。」石柱道。

「是。」眾人很快出了大殿。

兩天之後,石柱帶著寧龍臣、白憐花、祝嬌、祝痴等人,乘坐鷹族離開,向北方飛去。

後面,跟隨著一批從白憐峰挑選出來的好手,青峰也在其中,而且還是這些人的頭。

此次出行,青峰也是找白憐花磨了很久,這才得以隨行。

此時青峰等人跟在石柱後邊,雙方之間隔著一段距離。

「峰哥,咱們在山上待的好好的,幹嘛跟著過來風吹日晒的?」

青峰身旁,一個小青年看著他。

「哼,你懂個屁。這次機會,可是花費了我不少的精力。」青峰冷哼了一聲。

「相比於殺了石柱,令我心愛的女人另眼相看,這點小風小雨又算得了什麼。」

青峰斜眼看了眼自己的小跟班,不再搭理他。然後看向最前面,正在與白憐花站在一處的石柱,臉上露出了一絲陰沉。

「這次再不跟著出來,只怕就沒有機會對付石柱這小子了。」

從石柱這次回來,青峰就發現他的實力漲了不少。

這還是其次,關鍵是石柱身上表現出來的那份霸氣、自信,已經讓他感覺到了威脅。

再這麼下去,青峰擔心自己今後就沒有機會與之競爭白憐花了。 石柱一行,此刻正乘坐鷹族朝著兩刃峰方向飛去。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