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將冰凍住的所有藥草直接扔入九鳳金龍爐內。爐蓋在元力的操縱下,穩穩地將九鳳金龍爐蓋住。

那一股紅褐色,像岩漿一般的火焰。越來越旺盛,並沒有減小的勢頭。

但是過了一段時間,那紅褐色的火焰,燃燒的勢頭越來越小,慢慢的化作了一縷火焰。

劉俊之一伸雙手,又一股赤流焰。從雙手之中奔涌而出,射向爐內。

爐內的火焰漸漸變大,等燃燒到一定程度時。劉俊之伸手,爐內的一股火焰被他牽引而出。在他左手之中形成了一個火球,然後火球慢慢消散。

又過了一段時間,他又從爐內牽出一道火焰……

反反覆復進行了十幾次。爐內的那股赤流焰最後熄滅了。

他所使用的手法,是藥王谷常用的手段之一,名曰寒冰引火法。

這種方法最難的事,每一次從丹爐內引出的火焰的量並不相同。

大量的霧氣圍繞著丹爐之上。劉俊之雖然沒有開爐,但是他知道,自己已經煉丹成功,煉製一顆初級破障丹。

支線任務完成。用九鳳金龍爐煉製丹藥成功。完成率百分百。獎勵20點兌換點,額外獎勵初級丹方一張。

煉丹熟練度提升,等級為2,現在的你,是煉丹界的小菜鳥一名。

史上最強師叔系統提示道。

至於劉俊之的獎勵,早已發放到了空間袋當中。

秦迪若有所思,這種煉丹手法他從未見過,但是又十分的巧妙。不管最後煉丹成功與否,這種手法可以運用到他日後的煉丹當中。那引火的舉動,是在控制丹爐內的溫度。

秦趙歌撅了撅嘴,雖然他沒有見過這種煉丹的手法。但是他覺得這種手法雖然很巧,但是並不是那麼的高大上。和自己記憶中的煉丹手法比起來,簡直是太遜了。

但是隨後,他徹底推翻了他的理論。

因為劉俊只用元力打開爐蓋的那一刻,有一龍一鳳飛出,是圍繞在丹爐之上的那片霧氣,所幻化出的形象。

隨後,一枚黑的發光的丹藥,從丹爐內飛到劉俊之的手中。

「初級破障丹,請鑒賞。」劉俊之將手中的丹藥遞給了秦迪。

秦迪接到手后,將丹藥托在手心中細細觀看,這枚丹藥烏黑髮光,上面還散發著陣陣的清香。而且這枚丹藥相當的圓潤無華。烏黑髮亮的丹藥上,有點點丹暈,散發的柔和白色的亮光,和丹藥本身散發的烏黑髮亮的亮光,溶為一體,顯得渾然天成。

「父親,將那丹藥給我看看。」秦趙歌十分恭敬的說道。

秦迪向劉俊之示意,劉俊之點了點頭。

秦迪在得到劉俊之的同意之後,將丹藥遞給了秦趙歌。

秦趙歌接過丹藥之後,定睛一看。然後突然倒吸了一口涼氣。這是……

這不正是天庭的初級破障丹嗎?

秦趙歌抬頭看了看劉俊之,發現劉俊之正在打量著自己。

難道他知道……

不過,秦趙歌很快否定了這種想法。他怎麼會知道界上界的天庭呢。

由於受到疾病的困擾,導致心魔叢生。

秦趙歌急需要初級破障丹來解決自身的問題,但他沒有想到的是,在這片神武大陸,並沒有人知道什麼是破障丹。

而就在今天,有一枚初級破障丹,就在自己的眼前,並且能夠治療自己的心魔叢生。

初級破障丹的出現,並不是他最為驚訝的。

他最為驚訝的是,煉製初級破障丹的竟是和自己同歲的少年。

雖然根據自己的記憶記載,這枚丹藥的品級並不高。但是煉製起來十分的複雜,而眼前這個和自己同齡的人,竟然在片刻工夫,就將它煉製成功。

雖然僅僅是一顆,但那也是百分之百的成功率。

「作為見面禮,這枚丹藥就送給你了。」劉俊之郎聲說道,他的目的顯然已經達到了,這個真命天子對他頗有好感,估計是被自己的煉丹手法鎮住了吧。這不正是自己需要的嗎。

藥王谷是以煉製丹藥為主的宗門,經過無數人的努力,他們有著自己獨特的煉丹手法。

雖說用這些煉丹手法,不一定百分之百的煉丹成功,一爐丹藥之中總會有廢丹,但是廢丹的數量很少。

「你確定將它給我。」秦趙歌問道,這個人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自己還是小心一些吧。雖然初級破障丹正是他所需要的,但他也不會因為它而失去了自己的尊嚴。

「根據我的判斷,你應該很喜歡煉製丹藥。你身上的病,可能是拖累你的一切根源吧,而這枚丹藥,恰恰可以解決一些問題。」劉俊之說道,他現在就要盡量的忽悠秦趙歌,那可是關於他能不能完成主線任務,能不能最後完成逍遙帝君託付給的任務。最重要的一步,也是他得到這個系統之後,走出的最重要一步。

不論自己初來神武大陸是多麼的意氣風發,也不管史上最強師叔系統多麼的坑人,逍遙帝君的任務是一定要完成的。因為那關係到了盤古大千世界,關係到了億萬生靈,也關係到了他們身後的通天之路。

三個洐紀所做的努力,不能就這樣再白白浪費掉,域外邪族始終是一個心腹大患,不完全剷除的話,他們很快就會捲土重來。

秦趙歌聽完劉俊之的話,思緒很快的轉動的,原來是自己想多了。這個人只是單純的想幫助自己,並沒有任何所圖。

他的這些想法如果要讓劉俊之知道,非得讓劉俊之笑死不可,劉俊之所謀之大,是秦趙歌無法想象的,只要劉俊之將他收入門下,將他這個真龍天子收入門下,任務就已經完成了一半兒了。

「敢問恩人貴姓?」秦迪問道,通過劉俊之剛才和趙歌的對話,趙歌手中的丹藥,給緩解他的病情有一些好處,所以秦迪有點感恩戴德,他們之間只是交易人的關係,面前,這個少年不求任何東西,送給自己的兒子一枚丹藥,雖然不知道那枚丹藥的具體作用是什麼,但是秦迪知道,那枚初級丹藥會對兒子的病有好處,有一句恩人並不過分。

「我叫劉俊之,是渤海郡紅楓山莊的掌門。」劉俊之說道。

秦迪聽完之後,不假思索的問道:「可是那妙華真君的……」

秦迪的話還沒說完,便得到了劉俊芝肯定的答案。

妙華真君,就算是劉俊之也不知道這個便宜師姐的真正名字。

只知道她的道號叫做妙華真君。

「話說起來,我們還沾親帶故。我家趙歌和雲落那孩子還有婚約在身。」

秦迪的一句話,讓劉俊之的臉色大變。

主角修為倒退,還遭女方退婚。

而自己,正是這個女方的長輩。

她的小師叔。

這劇情,真是太狗血了。 ?秦迪的那一段話,讓劉俊之抓狂不已。

這都是什麼破劇情?眼看自己就要收下了真龍天子,帶有主角光環的秦趙歌,結果劇情反轉的也太快了吧。

主角實力倒退,還遭女方退婚。

而自己正是女方現在唯一的長輩,女方雲落的小師叔。

這真是前一秒是天堂,后一秒就地獄。

雲落啊,雲落。

你千萬別跟真龍天子退婚,否則你的小師叔就要吃瓜落兒了。

對於這件事,還沒有發生,劉俊之也沒有很好的辦法。

至於秦趙歌手指上的戒指,裡面到底住的是老爺爺還是老奶奶呢?是人類還是妖族呢?劉俊之對這個問題比較感興趣。

「金劍門和你們宗門比斗的那一天,我已經到了紅楓派的山門外,卻被一個神秘老者攔住,並告訴我紅楓派不會滅,然後強行將我轟下山來。」秦迪說道,現在的他,對於那個老者也是相當恐懼。

他當然不信老者的話,想要強攻而進,結果讓老者一巴掌,扇出了紅楓山。

他心中頗有憤恨,奈何技不如人。只得返回臨海鎮,等待紅楓派的消息。

結果讓他萬萬沒想到的事,紅楓派竟然一口氣吞下了三個二品宗門。成為了二品巔峰的宗門。

既然知道了秦趙歌與雲落有婚約,他肯定不能眼睜睜的看著雲落這個正宮娘娘,最後和秦趙歌變成路人。

「趙歌,你拜劉俊之為師吧。」趴在桌子上睡覺的老者。

終於不在睡覺了,而且說出了一句石破天驚的話語。

秦趙歌聽完老者的話,看了看劉俊之。這個人在煉丹的造詣上,可以做自己的老師。那麼其他方面呢?他對此一無所知。

他在打量劉俊之的同時。劉俊之也在觀察著秦趙歌一舉一動。雖然他不知道趴著的那個老者是誰?但是此人的話,秦趙歌並沒有反駁。

顯然是他已經聽進去了。現在只是在搖擺不定之間。

神助攻呀,這個老者就是自己神一樣的隊友。

這個老者的一句話,讓劉俊之把秦趙歌收入門下的任務,變得極其簡單。

秦趙歌搖擺不定。 妝歡 劉俊之也並不催促。

因為是老者的話。秦趙歌才動了一點點念頭。

「道可道非常道……」劉俊之也不理會秦趙歌,只是將道德經背誦出來。

秦趙歌認識初級破障丹。就一定知道別的事情。比如劉俊之口中背誦的道德經。

秦趙歌睜大眼睛看著劉俊之,不僅僅是剛才的丹藥,連道德經都知道。

他到底是什麼人?秦趙歌心想。道德經是太清道德天尊的無上經典。就連他前世在天庭藏書閣,都沒有看過完整的典籍。劉俊之竟然能全都背誦出來,而且似乎是道德經的完全版。

那老者看著劉俊之,雖然劉俊之所背誦出來的東西,讓他似懂非懂。但其中的深奧,老者也稍微的記住了一些。

這東西既像心法又不太像,到底是什麼?也根本不像是武技的口訣。

秦趙歌這次是真的服了,他雖然不知道劉俊之現是什麼人。但是他會背誦道德經。難道他也是天庭的人。

「父親,我拜他為師,你不會不同意吧。」秦趙歌雖然打定了主意,但是他終究還是得問問父親的意見。

父親如果不同意,會是他拜師的最直接的障礙。

系統,如果我讓他拜我師姐為師,是否也算完成任務呢?

劉俊之溝通了一下空間袋,得到系統的最終意見。

拜劉俊之的師姐為師。劉俊之的任務也算完成了一半,只需要再找到另一個真龍天子,這個主線任務就算完成了。

「既然是你師爺提議的,你就拜他為師吧。」秦迪知道,師父這樣做,一定有他的考量。

「你與我年歲相當,當你的師父,我還是有些不適應。不如你就當我師姐妙華真君的徒弟吧。」劉俊之之所以這樣決定,是因為他有自己的考量。這個秦趙歌穩妥的是主角,就算沒有雲落退婚,對他日後的成就也不會大有影響。

讓他成為師姐的徒弟,那不就成為雲落的師弟嗎。來日方長,日久生情。也不是沒有可能。

先穩住他們再說,至於退不退婚。這件事情還沒有發生,但也要早做打算。

「這個提議,老夫也認同。」老者說道,剛才他確實考慮的不太全面,秦趙歌與劉俊之年齡相近。做師徒確實有點彆扭。

至於妙華真君。老者也見過。雖然僅僅是一面之緣。當年妙華被帶走的事情她也有所知曉。

但是無可否認的是。這個女人是個奇女子。能做他的弟子,趙歌也是榮幸。

關於秦趙歌身體的情況,劉俊之雖然不是很清楚,只能大概判斷出個一二,但是這也就夠了,至於後續的治療,他也要放在心上。

這是一個真龍天子,穩妥妥的主角。

區區一個怪病,還要不了他的性命。

「我算算,九天過後,就是紅楓山莊開山大典。那時候你就可以正式拜師。我會傾我所能,將我的知識全傳授於你。」劉俊之向秦趙歌保證道。

如果不傾其所能幫助他,收一個真龍天子。 殿下寵夫記 最後很有可能是人財兩空。

真命天子呀。妥妥的主角模式。

將他培養出來,自己完成任務的幾率會很大,也不用自己來回奔波。

「小師叔,我呢?先送你一個見面禮。你往這個丹爐上,滴上一滴鮮血。這九鳳金龍爐就是你的獨有之物,而且這爐子里還有別的東西,你還會有意外驚喜的。」這九鳳金龍爐,劉俊之本來就是想送給秦趙歌的。

劉俊之向那個奮筆疾書的妖族女子,借來了紙和筆。

將他剛剛系統那裡得到的一張丹方抄錄在紙上,空間袋是秘密,他自然不會再這裡顯然。

這是一張初級丹方,上面記載的是容顏丹。一個女性服用的丹藥。

這個丹藥的價值相當大,雖說是初級丹藥。但哪個女人又對容顏丹的效果不動心呢。女人,天生愛美。這是無法改變的事實。

神武大陸,女性武者,也是不少。如果把這容顏丹推出去。

那麼財源就會滾滾的來,劉俊之就不用煩惱金錢的問題,以及門下子弟修鍊的問題。

……

紅楓派。雲航,冷天殊、周影雪帶著金劍門的所有弟子。已經回到了紅楓派內。

原本建築物就稀少的紅楓派,哪兒能容下這麼多人。

於是,整個紅楓山上,全部被重新規劃。

在原有建築的基礎上,還要新增許多建築。

而這個艱巨的任務。落在了葉空身上。也就是那個金劍門任九天的弟子,使得一手木系武技的錦衣少年。周影學只是在旁協助。現在小師叔不在,大師姐也懶得處理這些政務,一切的責任又落在了二師姐雲落的手中。

至於武狂一重的三弟子喚雲天,接下了一個任務。將所有人的姓名統計在冊,甚至計算一下現在紅楓山莊究竟有多少人口?

現在到紅楓山莊,雖不是三品宗門,那也是二品宗門巔峰。

擁有八名武狂境界的武者。

武狂二重的白骨君與司徒朗。

武狂一重的劉俊之,冷雲。喚雲天。萬雪晴,向柳岩,錢玄。

武者境界的武者有:

武者九重的褚易,任九天,任重陽。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