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又是三百米,如此不停的反覆著。

當然,其中還是發生了一個小小的插曲的,就是在第三次骷髏召喚的時刻,當張華的命令下達之後,卻沒有幾個鼠人法師可以辦到了。

當張華一臉奇怪的問到原因的時刻,鼠人們的回答卻讓張華欲哭無淚。

「大人,我們的魔力只夠召喚四次的骷髏的。」這就是鼠人的回答。

「我操,你們也是太水了吧,四次,魔力不會只有十幾吧!」張華那張被拉長的如同的苦瓜的臉,非常好的說明了這個問題。

看來對於這支部隊的培養,還真的是任重而道遠啊!

我怎麼總是這樣背啊!張華在心中哀嘆道! 第571章潰敗

好吧,四次就四次吧!

沒有魔力就沒有魔力吧,張華一咬牙,空間戒指的波動再次的揚起,隨後,每一個鼠人法師的手中都多出了一件小小的東西。

「魔晶幣!」一隻鼠人法師口中驚呼道,雙手有些顫抖起來,這種只有貴族大人們才可以使用的高級物品,一枚的價值就是整整十隻鼠人奴隸的價格啊!

而這種鼠人奴隸可不是隨便的菜鳥水平,都是有著一技之長的。

所以,不能不顫抖啊,手中的魔晶幣就是十個自己啊!

而魔晶幣一經使用,就會有著顏色的消退,而一旦顏色消退之後,這種錢幣的功能基本上就喪失了,因為一般誰也不會花費力氣去鑒定消耗的程度的。

所以,當張華咬牙拿出了自己所有的,最後的積蓄之後,所有的魔團成員們都有些痴獃起來,因為按照常理來說,這種虧本買賣沒有一個主人會做的。

但是,顯然張華做了。

而之後,魔力不足的狀況也完全的解決了,廢話,鼠人那一二十的魔力總量,幾乎是一瞬,便會完全的補滿,甚至還會溢出一部分的。

所以,每一次,當鱗人的戰士們艱難的越過那兇悍的裝甲之牆之後,拼殺了那些控制裝甲之牆的骷髏們,卻發現他們的召喚師,重新的立於了三百米之外。

而五千個整整齊齊的骷髏全副武裝的擋在了他們的前方。

衝鋒,前進,如破。

召喚,後退,補魔。

兩方的動作都是如此重複,單調,而時間,則在不停的流動著。

「我靠,都小心啊,弓箭手呢,他媽的快壓制啊!都是死人啊!」一個鱗人小隊長身形艱難的避過了一扇撲壓下來的巨大鋼板,然後呼喊自己小隊成員要小心。

不過,當他回頭的時刻,卻發現不知何時,身邊原來滿載的小隊成員已經稀疏到了極致,整整二十個手下,現在也只剩下了三人而已。

而當小隊長目光投射得更遠的時刻,心中頓時湧起了一種荒繆的感覺,不僅是近戰的一線隊員們的數量下降到了不可思議的地步,就是遠程壓制的弓箭手和閃電法師們的隊形也稀疏了一半左右。

而一個巨大的疑問在小隊長的心中升起,我為什麼沒有發現,軍團長為什麼還在繼續命令進攻?受到這個疑問的啟發,小隊長心中出現了一種巨大不祥的預感。

而有著這種擔心的可不是小隊長一人,整個鱗人的軍隊開始放緩了動作,而那三層的裝甲之牆也變得好像無比的厚重,高大,不可逾越,雖然它們只有三米高,而且它們之後的只是一些脆弱的灰骷髏而已。

「進攻,進攻……」鱗人指揮官不停的怒吼著,好像是要把所有的怒火和仇恨全部的放出一般。

「大人,部隊的傷亡已經過了五成了,這樣下去,就算不崩潰,也是會消耗一空的。」一名副軍團長突然大聲的在指揮官的耳邊進言道,而口氣甚至有些不善了。

因為,這位高自己半級的頭頭的指揮方式有些太奇怪了,整整差不多兩個小時的時間,重複的,幾乎毫無意義的攻擊方式,只是讓整片大地染滿了鮮血一般,而這片鮮血都是高貴的鱗人的鮮血。

「嗯!」一種陰寒的感覺頓時佔據了指揮官所有感官,而這一瞬,指揮官冷靜了下來。

為什麼?

這是指揮官心中的疑問?

「靠,深層幻覺的作用還是有限啊!」既然對方已經察覺了,那麼深層幻術的功效也會被輕易的破解掉。

不過,現在破解掉也沒有什麼,整整三個回合,深層幻術的效果就是讓對方的指揮官被怒火和仇恨燃燒的蒙蔽了理智,而這個時間之中,對方的士兵卻在疲勞之中,衝鋒了整整三次,九百米的距離。

在這短短的二十多分鐘之內,至少有著近萬人的鱗人倒下了,倒在了黑光,利箭,裝甲之下。

敵方開始停下了進攻的腳步,然後緩緩的後撤起來。

「好了,開始進攻吧!」既然對方準備後撤了,張華當然也不會客氣的。

當整整的五千隻骷髏,手握黑光炸彈,然後撒開腳丫子奔向自己的時刻,所有的鱗人士兵還是崩潰了。

雖然剛剛激烈的戰鬥之中,巨大的傷亡,隊友的鮮血都沒有擊垮這些戰士們,但是,那只是在一絲微小的希望的誘惑之下,達到了忘我的境界而已,而那個希望就是骷髏非常的脆弱,鼠人非常的弱小,只要衝近,戰鬥就會瞬間的結束的。

而現在,在自己的軍團長的收縮的命令之下,所有的人都冷靜了下來,而那絲飄渺的希望也被理智所破滅掉了。

現在,這個希望變為了妄想,是的,妄想,整整一般的戰友倒下了,卻連卑賤的鼠人的一根毛髮都沒有碰到啊!

而現在,剛剛那些屍骨無存的詭異的炸彈再一次的出現在了那些便宜的骷髏的手中。

一開始便是整整三千的同伴的犧牲,而對方只是使用了一千的炸彈而已。

而現在,卻是整整五千啊!

現在不跑,不是必死嗎!

於是,整個鱗人部隊開始狂奔起來,而他們的身後,則是只有他們一半數量的灰骷髏而已。

「站住,站住,重整隊形,重整隊形!」第四軍團長開始聲嘶力竭了。

不過,即使是如此大聲的吶喊,在這些狂奔的士兵的耳中也是自若寡聞一般,現在,誰也沒有心情去理會這個最高長官的命令,而所有的人都恨自己的爹媽為什麼不給自己多生兩條腿!

於是,詭異的一幕發生在了巨大的大雁城的西牆之外,一群全副武裝的鱗人,被一群最為低級的,就是炮灰都沒有資格的灰骷髏追的哭爹喊娘起來。

而最為有意思的是,當那寬大的西城城門被突然打開的時候,第三群的人沖了出來,如同黑壓壓的潮水一般。

那是潰兵,大雁城易手。

首先,兩邊狂奔的鱗人戰士幾乎是同樣的快速,急速,不過方向卻完全相反,一波想要出城,一波卻恰恰相反,想要進城。

不過,他們的目的倒是一樣,都是逃命。

出城的其他的三個兵團的逃兵首先看到了自己最先離開的隊友,然後又一臉詫異的看著隊友身後的那些灰骷髏?

幹什麼,發瘋了?被灰骷髏追的跑?

雖然如此的不可思議,但是,現在可不是探究第四軍團為什麼發瘋的時候,身後的兇殘的黑暗獸人可不知道什麼時候會追過來的,現在跑路要緊。

所以,其他三個軍團的士兵們握住了自己手中的武器,沖向了戰友,嗯,戰友身後的灰骷髏們。

然後,他們相遇了,相撞也許更加貼切一些。

當然,除了一些倒霉蛋真的撞到了一起,倒地之後,被戰靴不停的問候,其他的人還是憑藉著自己不俗的武藝,躲避了那密密麻麻的迎面而來的友軍。

不過,躲避是躲避了,奔跑的速度當然也就降低了下來。

而這一降低之後,骷髏們當然不會客氣了,亡靈生物沒有對於死亡的恐懼,有的只是對於召喚自己主人的忠誠而已。

也是,骷髏們達成了主人的目的,黑色的光暈,無聲的爆炸,整整的持續了十分鐘之久,五千枚的黑光炸彈才完全的消失。

只留下滿地不停呻吟的鱗人,不過這些都是不錯的傢伙,至於剩下的,當然還是無數的鮮血,肉塊之類的了。

剩下的事情就非常的簡單了,在張華的命令之下,主軍和重軍的鼠人和地精戰士們都被召集了過來。

打掃戰場,收集裝備,收集屍體,建造臨時的軍營之類的工作,被這數萬的鼠人開始井井有條的完成起來。

於是,當泰山和林月的兩隻精銳部隊,掃蕩完了所有的大雁城的其他士兵之後,突然得到了情報,說張華帶著鼠人卻攔截鱗人的正規軍的時候。

兩人一臉悲憤的,帶著其他的自主軍隊,浩浩蕩蕩的來給張華援助,或者收屍的時刻,卻直接呆立在了當場。

嗯,在整整的痴獃了十分鐘之後,林月和泰山才從石化狀態之中恢復過來。

在幾乎是沖向張華的軍營的中央的過程之中,泰山如此的問著林月,「小林啊,我怎麼看著張華的鼠人部隊好像沒有什麼損失一般?」

林月這張毒嘴第一次沒有去噎泰山,而是沉吟道,「是的,沒有任何的損失!」

「可是,那些鱗人……是怎樣被消滅的?」是的,這是一個巨大的疑問,甚至是一種天方夜譚一般。

用鱗人實力十分之一的鼠人,擊敗強大的鱗人,反而沒有任何的損失?這種天方夜譚一般的事情,泰山完全無法的想象,這時,泰山懷疑自己是不是太沒有想象力了。

對於泰山問題,林月並沒有回答,因為顯然林月的想象力也找不出答案,於是,林月略帶掩飾的冷哼了一聲,然後說道,「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是我知道,我們做錯了一些非常重要的事情!」

雖然林月的話語非常委婉,但是,聰明的泰山怎麼會聽不出來了,是的,做錯了,而且是大錯特錯,可是,誰又知道,一些不值錢的鼠人,交給這個詭異的男人之後,竟然會有著這種離奇到了恐怖的程度的事情的發生。 第572章分贓

不過現在說這些事情,后不後悔之類的也完全沒有什麼作用了。

而現在最為重要的趕快去找張華,下一步的戰略了,畢竟大雁城只是一個起點,而自己三人對付的可不只是鱗人帝國,還有那自己身後的三個獨立王,所以,大雁城這第一個據點就非常的重要了,而接下來的進攻方向和斥候的問題也是非常重要的。

這也是為什麼泰山和林月在攻下了大雁城之後,控制了所有的主要的物資倉庫的時刻,在第一時間便急急忙忙的跑來救援張華了。

雖然他們的主要目是儘可能的多的捕獲鱗人逃兵的,而按照地下世界的規則,這些鱗人俘虜可是可以換取大量的財富和物質的。

而解救張華的行動,當然也就是附帶而已的。

不過,眼前的景象卻完全的出乎了兩人的想象。

兩人及其親衛如一團旋風一般的沖入了張華的臨時營地,而絲毫沒有通報一聲打算,而四周的鼠人們心中雖然有著一絲不妥,但是卻沒有一個鼠人敢於攔阻這群高高在上的貴族老爺們。

所以,但這一伙人衝進了張華的所在,廣大營地的中央空地時候,如同地獄的一般的景象把這些戰場老鳥,滿手血腥的傢伙們的胃酸都刺激的洶湧起來了。

這片黑色的沙地,完全已經被無盡的鮮血所染紅,空氣之中被濃濃的血腥的味道所佔滿,彷彿每一次的呼吸都是一種潮濕而且黏黏的感覺,那是無數的鮮血分子飄蕩在空中,然後被吸入所造成的。

而在戰場的正中央,坐著那個全身乾淨如新的黑髮男子,不過,在他身邊的場景去讓所有的黑暗精靈和獸人們心中不可抑制的顫抖起來,就是連泰山和林月都不例外。

一具具的屍體或者活人被無形的力量拘束在空中,而無數把的小小的,明晃晃的鋒利小刀詭異的附在天空之中,而後,猶如行雲流水一般的舞動著,賞心悅目,毫不遲鈍的詭計卻造成瞭然后嘔吐不止的殘酷場景。

一條條的肌肉,一塊塊的肌膚,一根根的筋絡,一塊塊的內臟,一根根的骨頭,就是被這些食指粗細的鋒利小刀劃出,剝離,而且絕對的完整,不,應該說是完美無缺,每一個被解剖的器官,肌肉或者骨頭都可以直接拿去作為標本教學之用。

而在這個過程之中,那些屍體還是好的,但是那些或者的慘叫聲,卻讓所有圍觀者都心頭髮抖,冷汗狂流。

而在營地的一側,一隊隊的鼠人士兵懷著忐忑的心情,懷著畏懼的目光,源源不斷的把一具具的屍體或者俘虜給帶到了張華的右邊的空地之上,然後小心翼翼的碼放整齊。

而在張華的左邊,就是這一堆堆整整齊齊擺放的奇怪,肌肉條,骨頭,鱗片之內的東西,一看就知道這些東西是從哪裡來的。

而這條簡單的流水線還在不停的運轉著,被解剖的各種部分都在空中詭異的飄蕩向了左方,然後被整齊分類擺放起來。

「啊——」一聲凄厲到了極致的慘叫打斷了泰山和林月兩人的驚愕。

「住手!」泰山一聲大喊,就想制止張華的下一步的行動,因為在空中飄浮的俘虜之後,赫然有著一個金鱗的鱗人,這可是貴族啊,而且就是相當於一大筆的贖金啊,而關鍵的時刻,作為討價還價的籌碼的。

而現在,這個黑髮的『笨蛋』竟然沒有絲毫的猶豫,十幾把的小刀流利異常的卸下了所有金色鱗片,對於鱗人來說,這可是相當於人族被拔掉了所有的手指甲疼痛的一百倍的傷害。

「嗯?」顯然,對於眾人的到來,張華好像並沒有注意到一般,而對於泰山的一聲焦急的叫喊,才把處於完全入定狀態的張華給叫了出來一般。

不過,這一聲的叫喊的效果還是不錯的,至少,現在,屠宰的流水線停了下來。

「喲,泰山,你們來了,怎麼,大雁城搞定了。」張華有些意外的看了一眼這些筆直出入自己營地的傢伙們,眼中閃過一絲莫名的光芒之後,開口略帶調侃的問到。

至於張華的調侃的語氣,泰山卻沒有太注意,而是有些急切說道,「張華,你是怎麼打敗整整一個軍團的鱗人部隊的。」

泰山直接問出了這個心中最大的疑問。

不過,張華卻是一臉欠揍的表情,神秘兮兮的回答道,「這個嘛,好像也不是太難的,他們衝出來,我們擋了一下,他們就不禁揍,被揍趴下了。」

「你……」這個時候,泰山當然知道張華在戲耍自己了。

不過,沒有讓泰山有著爆發的機會,張華就把話題扯回了正道,「好了,別生氣,開玩笑的,過程我等一下再說吧,現在說正事吧,下一步行動,你們有什麼計劃沒有。」

泰山是徹底的無語了,被張華這樣一攪合,心中的怒氣也消失了,而嚴峻的現實也把泰山拉回了現實之中。

看著張華認真的眼色,泰山有些沉重的開口道,「情況不太好,嗯,大雁城是攻下了,不過。」猶豫了一下,泰山才開口道,「但是,整個大雁城的物資都被對方撤退之前破會了八成以上,特別是糧食,幾乎被完全的銷毀了!」

「嗯,然後呢?這樣的情況好像也是非常正常的吧!」張華有些不解的回答到,看著張華那一臉的輕鬆。

泰山又被氣得牙痒痒起來,雖然很想敲這個裝傻的傢伙一頓,但是,想一想以前的交手過程,所以泰山還是把這種誘惑的想法壓制了下去。

既然張華裝傻,泰山索性把問題挑明了,「問題是,我們多了,整整的五十萬張的嘴,而現在離農作物的收穫季節還有整整兩個月時間,而擺在我們面前問題是,整整一百萬的人要吃飯的。」

五十萬的大雁居民,五十萬的士兵,每一個都是需要食物的。

而在大雁城物資被焚毀之後,整個城市的人口的負擔都落在了泰山這隻軍隊的身上了。

如果是以前,這個問題倒是不算太嚴重,頂多就是派遣一支軍隊回到第五通道去從後方把糧食運輸過來就沒有絲毫的問題了。

但是,在自己所有的精銳斥候損失了一半以上的情況之下,這個情況就複雜了。

想要自己的后軍,糧草安全,斥候的力量就必不可少的,而現在,斥候戰對方全面壓制自己的情況之下,去運輸糧草的軍隊,泰山就是用屁股去想,也知道對方要是不去偷襲,那才有鬼了。

所以,斥候的劣勢不逆轉的話,糧食安全到位的可能性幾乎沒有的。

張華當然知道泰山的憂慮,而張華幾乎沒有任何的猶豫,就開口了,而說話的語氣甚至有些輕佻,不過,卻讓泰山的雙眼一亮。

「這還不簡單,不就是對方的斥候非常厲害嘛!既然斥候比不過,就比正規軍吧!分兵吧,有么我回去取糧食,有么,你們倆個回去,大雁城我來防守!」

「分兵?」剛剛聽起來有些小題大作,不過仔細一想,回味過來的泰山和林月都點了點頭。

現在也只有這個不是辦法的辦法了。

雖然這個辦法真的很笨,不過,有的時候,笨一點的辦法,對方卻沒有任何的破解的方法,因為唯一對付這種把部隊一分為二的方式,就是硬碰硬了。

而不管是林月的黑暗精靈軍團,還是自己的黑暗獸人軍團,只要對方敢來,泰山還是求之不得的。

不過,「張華,你一個人防守大雁城,防守的住嗎?你就不怕對方的全力反擊?」畢竟現在可是地下第三層,鱗人帝國的大本營之中的。

「嗯,有道理,那麼就把大雁城的給一部分我,我把軍隊擴充一下!」張華還是一副滿不在乎的表情,但是眼睛卻是滴溜的轉動了一下。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