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

偏偏眼下的劉逸飛就是個深諳其中套路的掛逼……

這傢伙帶著最後一個槍騎兵和莫里格斯的副官又躲到哪去了呢?

其實這三人就在後頭野地里「老老實實」地站著呢~隨便換個有眼有珠的過來都不至於將三個大活人漏過去~

可偏偏,從他們周圍磨磨蹭蹭溜達過去的骷髏也好、行屍也罷,就是對他們「視而不見」,你說稀奇不稀奇??

至少對於莫里格斯的副官而言,眼前發生的一切不僅僅是稀奇,簡直是到了讓他驚駭欲絕的地步!

要不是劉逸飛估摸著這傢伙可能要壞事,一早就將他死死摁在路旁,或許之前第一具骷髏擦著三人踱過去的時候對方就要被嚇得忍不住拔刀攻擊了!

畢竟近距離「欣賞」骷髏兵的骨感美,極端不符合當下埃拉西亞王國的審美潮流,對方有些過於土鱉的表現也不算什麼大不了的……

事實上不僅僅是莫里格斯的副官被嚇了個半死,就連真正在戰場上博殺過惡魔的槍騎兵,剛剛也有些微的心跳加速,按著護身佩劍的雙手微微用力,也是在不斷壓抑著自己的迎敵本能……

直到第一個骷髏兵真的猶如瞎了一般,「無視」了他們三人離開之後,槍騎兵在鬆了一口大氣的同時,看向身旁這個年輕的有些過分的「指揮官」的眼神才變得越發驚奇起來~

莫里格斯的副官如果還弄不清這其中的奧妙的話,槍騎兵作為先前劉逸飛的「助手」,可是將對方一系列的布置都看了個明白,真要說起來的話,其實也沒什麼太了不起的神秘知識,然而將所有一起串聯起來,再看看當下的「效果」……

槍騎兵簡直都要以為將軍給自己等人派遣來的這個「指揮官」可能是個什麼「隱藏身份」的法師老爺了!!

剛剛劉逸飛幹了什麼呢?

其實就不過是把先前路上零散擊殺的一些亡靈骷髏的一些大件「零件」撿了起來,主要包括脊柱、大腿骨、臂骨、顱骨這些,尤其截取其中的關節部位,加以磨製取粉,最後再用一些水和地上隨手挖的泥土拌成「骨粉泥」,然後就是往身上抹……

單獨把這些事拆開看,根本就沒什麼稀奇的,甚至一開始執行的時候槍騎兵本身也有點莫名其妙~畢竟對於一個強大的職業戰士而言,這種「手工」活實在有些超出他以往的「專業範圍」,甚至在他整個的從軍生涯中都沒聽說過類似的事,乾的時候各種黑人問號臉。

然而最終的「效果」之強,在槍騎兵看來就真的和那些「法師老爺」手中施展出的神秘法術一般無二了!

雖說給自己抹一身泥巴弄的形象全無有些始料不及……

但是在戰場上,只要能達成己方目的、殺傷敵人,弄的臟點又算得什麼?

以凡人的手段,弄出堪比神奇術法的效果,也難怪堂堂五階槍騎兵都要對劉逸飛刮目相看了……

然而在劉逸飛看來,這手段卻也的確算不得什麼——

在NPC世界,由於知識的流通被極大限制,造成的最深遠,卻也最不容易被本土權貴階層注意到的影響是什麼?

那便是整個底層世界的「麻木」!!

沒有知識什麼的那都是後事了~對於很多平民而言,倒不如說生活就是不斷的周而復始,苦難又機械,以至於生活中一點點的新奇、變化都猶如天雷滾滾,很容易就會對他們貧瘠的大腦形成巨大的衝擊……

然而這些問題在「玩家」這個特殊群體身上都是不存在的~

因而在前世,當玩家大批量湧入這個逼真的魔幻世界,並逐漸了解到這個世界的核心規則后,很多「非常規」手法就陸續被玩家玩出了花,而劉逸飛眼下所用「骨粉泥」和曾經的「驅獸粉」便是這般「文化交流」下的產物——

亡靈魔法,尤其是亡靈招魂術的本質,便是「玩弄靈魂」!

或者將一份完整的靈魂「撕」成無數碎片,或者將無數靈魂碎片生生「捏」到一起形成一份格外強大的靈魂體……

亡靈系施法者終其一生可以說就是在這個套路里轉圈,不斷的撕來捏去,伴隨著無數生靈亦或亡靈的無盡痛苦,鑄就他們累累白骨王座之上的恐懼威嚴……

這種在「恐懼」包裹下的力量在本土NPC眼裡自然是威懾力十足,然而到了玩家眼裡,除了「盤它」卻是別無二話!

最終玩家便發現到了低階亡靈炮灰的「致命」缺陷——破碎的靈魂碎片再輔以一定量的魔力支撐關節便構成了最基本的「亡靈招魂術」,然而這般招魂起來的骷髏都是最弱的垃圾,非但行動單板、反應遲鈍,甚至骨骼本身沒有經過魔力或者亡靈怨力的浸潤加持,其實物理防禦力是很低的。

然後隨著骷髏兵存在時間的延長、或者在諸如墳地這種死氣充裕之地泡的時間久了,非但死靈魔力得以增幅,甚至原本破碎的靈魂碎片也得到了一定的滋養增強,這才算是真正有了一戰之力的——高級一點的炮灰~

而由於魔力本身的「侵蝕」特性,這種被魔力長期浸染、增強的骷髏兵身上刮下來的骨粉其實本身就是一種亡靈系魔法中常用的施法材料,甚至在埃拉西亞或者埃里也不乏搗爛骷髏兵之後在將其賣去黑市,最終流回到迪雅王國去的奇葩事……

旁的暫且不談,眼下單說劉逸飛所用「骨粉泥」這事。

無論這些骷髏兵的年份是否夠檔次了,反正劉逸飛只取那種本就是主要關節,被魔力最集中包裹的部位,一般也是這些地方是受到魔力侵蝕最嚴重的。

將其磨製得到的粉,可以說本身品質就不錯,蘊含著一定程度的「亡靈死氣」,然後再混上自然泥土拌成泥巴塗抹在身上……如此一來,在諸如骷髏、行屍這些個沒有智力,同時也沒啥視力的低階炮灰眼裡,劉逸飛他們三個只要自己不作妖,就會變成宛如「墳地旁邊的大石頭」一類的感覺,散發出極淡極淡的那點死氣,搞不好還會讓路過的亡靈覺得「舒服」?

而也就是通過這種,了解本質后其實很容易就想通的手法,劉逸飛卻是瞬間在身旁二人的眼裡都變得神秘莫測起來——反正在思想尚未得到解放、知識遠未能夠普及的當下,劉逸飛這些小手段確實可以說是令人耳目一新了。

如此這般,三人達到了低階亡靈意義中的「隱性」,只要小心別說話、別大喘氣、別散發太多熱量,也算是能夠順順利利靠近到了附近一座被亡靈佔據的村落左近。

然後便是等待了——畢竟在十有八九藏著亡靈巫師的村落里,劉逸飛可不信對手會依舊只有骷髏、行屍這些垃圾。

這不,戰鬥獅鷲沒撲騰幾下,還真就給村落里藏著的一小群死靈引了出來!

隨著戰鬥獅鷲在半空不斷鳴叫威脅,死靈也被牢牢吸引到了村子一邊,趁此機會,劉逸飛帶著二人緩速匍匐,終於是進一步接近到了村落外圍——已經能夠隔著籬笆看清楚村子里的大體情況了。

對於這種新開墾沒幾年的境外村落,規模自然也不會太大,三人沒怎麼費勁便找著了劉逸飛叮囑過的目標——就位於村子內部一角的墳地!

土著NPC對於土葬的堅持就和曾經的現實古代一般無二,認為破壞屍體是對逝者極大的不盡,甚至造成了斬首刑罰大於絞刑罪責的判定。

如果是到了集鎮、城市級別,由於定居者眾多且一般年代久遠,那墳地實在是內部無處安放了,只能另外轉移到外部,像是什麼普通村落里,墳地反而多是被包圍在籬笆、圍牆之內,也方便村民們時時祭拜。

而在劉逸飛的特別指點下,莫里格斯的副官親眼看到村子內所有的墳冢幾乎都被挖開了,而更要命的是……三人甚至眼見著幾具「顫顫巍巍」的殘破骷髏,緩慢地從幾個新刨開的墳穴里爬了起來!

「這……」

莫里格斯的副官似乎被眼前的景象嚇了一大跳~

畢竟先前有骷髏和行屍從他身旁路過的時候,他就已經兩股戰戰了,奈何被前頭帶路的「老爺」還有身後的強大兵漢架著,上頭還有長官的命令,他是想不走都不行。

可畢竟他也曉得這次的對手就是迪雅的亡靈大軍,作為在北部邊境駐紮的士兵,就算對亡靈再怎麼害怕,起碼的認知和心理準備也還是有的……

可眼下的情形卻依舊有些「嚇人」了——因為這幾乎等於明明白白的告訴他,迪雅的亡靈巫師能夠利用他們埃拉西亞自己人的墳地,「生產」骷髏???

這等「神秘知識」以往肯定是不為外人所知的,或者哪怕埃拉西亞的上層都知道,但卻也沒覺得有什麼大不了的——不就是一些破爛骷髏么?有什麼值得關注的?我們這不也有無窮無盡的低階士兵能和對方拼消耗么……

可是作為「低階士兵」之一的副官看到這景象內心受到的衝擊就有些大了,以至於他甚至差點驚呼出聲!

還好劉逸飛眼疾手快,直接捂住了對方嘴巴,用眼神兇狠地示意對方「閉嘴」后,三人這便急急退走,對此地再沒什麼留戀~

而同時,就在這座已然變成「死地」的村落內,某間平平無奇的草屋內,一雙幽幽的鬼火之眼卻一直盯著劉逸飛三人來的方向,沉吟半晌,最終還是按捺下了追擊的心思。

「哼~就是三隻有點意思的老鼠而已,等下次見面了……」

他……或者說它卻不知,待劉逸飛三人退出足夠遠的距離后,副官終是忍不住心中的驚懼,盡量壓低聲音問道:「那……那是什麼?亡靈們在……在利用我們的墳地聚集更多的亡靈??我們……我們先前遇到的那些不會就是……」

劉逸飛當然明白對方所指,可要說周圍那「漫山遍野」的骷髏什麼的都是出自這個小村落的,那無疑是在扯淡了~

只不過眼下情況特殊,劉逸飛到也不介意唬唬對方:「看來你也想明白了,沒錯!攻擊咱們的那些亡靈怪物中,肯定就有那些怪物利用本地墳地里的遺骸召喚出來的新亡靈!所以,我之前才會下令讓另一隊人注意帶一些『完整』的行屍腦袋回去……現在,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吧?」

被劉逸飛這麼一提,副官的臉色更是白了三分!

先前兩邊分開時,劉逸飛就有當面叮囑另一對由兩個槍騎兵、戰鬥獅鷲組成的「佯攻」隊伍在引發騷亂之餘,注意留存一些完整的、看著「新鮮」的行屍的頭顱回去。

當時副官還不明白劉逸飛的用意,只覺得這個「上差」的命令是如此的變態,這麼危險的時刻,居然還不忘了要給自己攬戰功(斬首帶回去就是功績),然而再結合當下自己看到的,副官心中卻是有了一個大膽的猜測:

或許,這位的意思是要將那些首級帶回去當作某種可怕的「證據」吧…… 從布倫特教官那出來,劉逸飛也沒表現出什麼異樣,繼續回靶場那邊該怎麼練還怎麼練……

讓其小小驚訝了一把的是,桑勒這群小鬼頭居然沒趁着他離開的時候偷懶,不得不說至少在思想覺悟方面,這幾個小鬼是真的成長了不少……

又或者是因為劉逸飛留給他們的恐怖記憶過於深刻,導致哪怕他不在了幾個小傢伙也不敢偷懶?

算了,反正也沒啥區別……

到了周日,整個上午的集訓過程中,一班成員都顯得很焦躁。

明明已經是練熟的老套路了,簡單的劈砍動作卻總是有人出錯,一次次的被布倫特教官點名,甚至最離譜的是其中有一個人在練習過程中沒拿住訓練用木劍,直接脫手飛了出去砸中了旁邊人!

布倫特教官的臉那個黑~~~啊!

劉逸飛敢肯定,要不是怕影響下午的測試,布倫特宰了那個蠢貨的心都有了!

集訓了整整兩個月,你今天居然表示連把木劍都握不住?這不是丟你自己的人,是打他布倫特作為教官的臉啊!

劉逸飛也被這幫膽小鬼搞得沒了脾氣~

要按他的見識……區區一個民兵結業測試有什麼好緊張的?騎士授勛、覲見女王什麼的咱都是經歷過的,你們膽子要不要這麼小啊?

好在很快到了下午,而最終出現在考官位置上的人正如大家先前預料到的那樣,是那位名叫普魯士的正規軍小隊長。

就在測試開始前,已經沉不住氣的拉特斯還最後過來「警告」了一番劉逸飛,讓他識相點乖乖配合,否則別想有個過得去的畢業評價,被劉逸飛以一個大大的白眼氣走了~

【弱智,誰理你啊~下次再見面你能不能打得過我都兩說了,還拽……】

在劉逸飛的內心吐槽下,測試方案被很快公佈——居然是團體對抗!

只不過是飾演有軍官指揮下的巷戰模式,而為了效果更逼真,普魯士要求各班班長擔任這個「軍官」角色,並且為了更好的把控全局,「軍官」需在後方指揮,不得直接參與前線對抗……

這就是赤·裸·裸的針對了!

如今整個軍營里,連正規軍大隊那邊都知道這一期民兵集訓里,一班出了個個體戰力比士兵都強的小怪物,人稱『魔鬼班長』!年紀不大,卻天生的體格魁梧,搏殺技巧嫻熟,三班的圖特都不是其一合之敵!非正規軍隊長級人物難以壓制~

而眼下卻要求各班班長扮演角色退居後方,等於直接就廢掉了一班最強有力的支柱!

不僅如此,雖然是民兵的結業測試,但是拉正規軍過來與之對抗也太欺負人了一些,所以在對抗中作為對手的是老民兵團體三班的成員,測試順序是先一班對三班,而後二班對三班。

方案剛公佈的時候,人群里就有些微的騷動,只不過一班是驚慌,二班是驚愕,而三班那邊就是毫不掩飾的兇狠了~

你傑拉特就算再強,也不過逞個人凶威罷了,沒了你傑拉特的一班還不是掉了牙的死狗?正是他們三班出口悶氣的絕佳對象!

而劉逸飛也不由得被這次測試弄的相當的窩火~

他本人對於拉特斯的算計是完全無所謂的,不僅僅是因為他有退路,更是因為他已經與布倫特教官達成了交易,後續根本就沒有再面對什麼拉特斯的機會,這個人只會被他徹底拋之腦後。

所以對於這次測試,劉逸飛只打算抱着走個過場的態度……當然了,如果有哪個不開眼的主動送到他手裏,那也只能算對方倒霉了。

可拉特斯這麼干,等於將整個一班的人都拖下了水,估計一個都無法獲得合格評價了,對他而言不值一提的測試評價,對這些真正一窮二白的年輕小傢伙卻也是莫大的打擊。

【這個拉特斯,是在玩火啊……】

有些憋悶的劉逸飛恨恨地想着。

而測試的結果也正如他預料般的一敗塗地~

模擬巷戰,其實就是短兵相接,才簡單完成一期集訓的菜鳥民兵們又能玩出什麼戰術花樣呢?就算他們想,對面三班的老鳥也根本不會給一班反應的時間!

還不待劉逸飛這邊想出破解之法呢,三班成員已經在圖特故意發出的巨大吼聲中撲了上來,直接就對一班的小菜鳥們飽以老拳~

哪怕一班中有桑勒等幾個人接受了劉逸飛的地獄式強化訓練,可不說他們的訓練時間比之三班的老鳥們遠遠不足,即便是人員數量上雙方也沒有可比性。

有點骨氣的,比如桑勒幾個人還咬着牙和三班的人打作一團,但一對多的局面天然決定了他們的極大劣勢,畢竟不是每個人都能如劉逸飛那般遊刃有餘地面對複數敵人的近身圍攻的。

而其他更多「機靈」點的,熬不住三班的人幾下揍就哀嚎著倒地不起,假裝傷重不敵的樣子。

對於這些人,劉逸飛也沒什麼好責怪的,人之常情嘛~

事實上,如果的確是必死之局,劉逸飛本人也是傾向於盡量減少損失的理智派。

而眼見着場上一班的人越來越少,桑勒等少數幾個還在苦苦堅持的傢伙就被打的越慘。

三班的人也精,知道真要打出個問題場面上肯定過不去,還會被傑拉特伺機報復,是以也沒下重手,但是幾個小傢伙還是被修理的很慘。

劉逸飛作為「軍官」最終還是選擇了主動投降——因為一班裏有幾個也不知道是愣子還是傻子的傢伙就是硬挺著不肯倒下去,其中就包括那個其實劉逸飛還挺欣賞的叫達思吉的小傢伙。

而作為「軍官」,主動認輸的行為肯定會使得劉逸飛的測試評價為最低。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