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爲什麼?我給他們做東西以示補償合情合理呀。”林志遠說道。

“理論上是沒問題。但是以他們的觀點,你頂多是一個軟件測試評估員,不是正規的網絡工程師。再有一點就是因爲你這次的改動,軟件纔出現問題。他們甚至有將你所檢測出來的代碼重複運行的漏洞,都有抵賴在你身上的意思。”樂樂說道。

“那他們的意思就是不信任我了?”林志遠說道。

“完全正確。他們不會讓一個不是網絡工程師的人給他們編寫軟件,更不會相信你所寫的軟件比他們源軟件的性能還要好。何況他們自己還有工程師,如果輕易的讓你去寫,無論之後的結果如何,他們都無法去面對自己公司的工程師。這個道理你應該明白。”樂樂說道。

“可是他們憑什麼想把他們的漏洞賴在我的身上?”林志遠問道。

“誰讓你多管閒事。你那麼愛多管閒事,將他們漏洞的事情大肆宣揚,無論是他們公司或是他們公司的工程師都是臉上無光。”樂樂說道。

“那他們想怎麼樣?”林志遠憤怒的問道。

“他們說了,要麼你賠償他們十八萬元損失賠償。要麼以我的名義,由我全程擔保,讓你給他們寫這個軟件,直到他們確定軟件無誤爲止。”樂樂說道。 (一百四十一)

“是不是,沒有你的擔保,我就只有給他們賠錢了?”林志遠依然無法接受這個事實。

“難道你還有比這更好的辦法?”樂樂說道。

“那好,我明天就去簽訂賠償,我不會讓你擔有一點的風險。”林志遠說着起身準備往出走。

“那你賠償了之後呢?你認爲你這次事情真的拿錢就能解決了嗎?”樂樂對着起身要走的林志遠說道。

“我錢賠都賠了,他們還想怎麼樣?”林志遠說道。

“他們不想怎麼樣,因爲只要你賠了錢,你和他們的糾紛就結束了。但是你有沒有想過,你現在已經失業了,而且你還背上了一個因爲沒有職業操守的罪名失的業。你擅自修改顧客東西的事情會在整個網絡界流傳,你將在這一行業再也混不下去,沒有一個人一個公司再敢用你。你要麼只有改行,要麼只能要飯了。然後我就只能告訴小溪,讓她真的不用等你了,因爲一個要飯的,別說小溪的媽媽看不上,連我也看不上。”樂樂淡淡的說道。

“那你的意思是我必須按照你們協議上的來?”林志遠看着樂樂問道。

“哦,我也忘了告訴你,我已經替你答應了對方公司的這個協議,而且我還是拍着胸脯信心滿滿的答應的。所以當你去要飯的時候我也要背上一個好說大話,出爾反爾,爲人不實,愛誇海口的名義,以後估計我也就只能混到這個地步了。因爲我跟你一樣犯了一個同樣的錯誤,我把你像你對那個代碼一樣的信任,沒給自己留任何退路,然後你就像那個代碼一樣關鍵時刻給我掉鏈子。行了,你回去準備錢吧,我也回去好好考慮一下怎麼和對方公司解釋,儘量減少對我的名聲的損害。我的車是給我的合作伙伴坐的,你既然決定要去要飯了,我也就不送你了。你走回去也好,搭車也好,都跟我沒關係。刪了我的號碼吧,我走了。”樂樂看着林志遠,也沒再多強求,起身從林志遠身邊擦肩而去。

“等等,我寫。爲了你我寫就是了。”就在樂樂馬上要走出大門的一瞬間,林志遠突然開口了。聽見林志遠的回答,樂樂嘴上露出一絲滿意的微笑。

“那好吧,既然我們是合作伙伴,那我就跟你繼續坐下來談。”樂樂似笑非笑又回到了座位上。

“我們不是合作伙伴,我們是朋友,最好的朋友。我是不會讓朋友陷入水生火熱的地步。”林志遠淡淡的說道。

“很好。那我就告訴你吧,你只有今天一天的休息時間。因爲對方公司給你了連我都不可能達到的期限。”樂樂說道。

“什麼期限?”林志遠問道。

“他們已經將所有已發行上架的軟件撤回,他們說,十天後要麼是他們公司軟件的發佈會,要麼就是收到他們損失賠償的日子。”樂樂說道。

“十天?我們連對方的初始代碼都不知道,十天怎麼可能?”林志遠問道。

“他們的初始代碼不需要知道。”樂樂說道。

“不需要知道?不知道怎麼做他們那款軟件?”林志遠說道。


“就用你修改的那組代碼做。”樂樂平靜的說道。

“那組代碼不是不行嗎?”林志遠問道。

“那組代碼是和源代碼最接近的一組,就說明這組代碼做這個軟件是完全可以的,而且它已經爲我們解決了代碼重複運行的漏洞。它之所以和對方做的源軟件產生不穩定,是因爲它和源代碼之間的兼容問題,如果我們直接把它換成源代碼,問題不就解決了。”樂樂說道。

“這個,你確定?”林志遠懷疑的看着樂樂。

“要知道,你要是做失敗了,我的責任可比你直接去償還他們損失大的多。所以在你告訴我軟件修改失敗的時候我已經考慮好了這一切。不然我怎麼會和他們談判讓你給他們重新寫軟件?”樂樂說道。

“原來你一開始就給我把路子都想好了,而且還不用和我商量就把路定死了。”林志遠看着樂樂說道。

“這叫置之死地而後生,跟你學的,當年你不也用這招給小溪安排好了一切嗎?”樂樂無所謂的說道。

“你比小溪就只差個家世了。”林志遠說道。

“我也在想,如果我是小溪,估計,估計結局就是另一種景象了,可惜,我想是,但是,我不是。”此時樂樂眼中一絲深深的幽怨看着林志遠。

“好了,那就不多說了,就先說說軟件進程的事吧。如果換做你,你做這個軟件最快需要多久?”林志遠問道。

“半個月到二十多天吧。這個也說不準。”樂樂說道。


“就拿你最快半個月的速度來算,我們如何十天之內完成軟件?”林志遠問道。

“半個月還不算我對軟件進行測試的時間呢。”樂樂說道。

“那這個時間不就是扯淡嗎?”林志遠罵道。

“這樣吧,我給你完成每一項的測試結果,你只管編寫和修改。而且我們只有一次機會。”樂樂說道。

“好吧,也只能這樣了。”林志遠說道。


陸春寧看着樂樂這一出又一出,居然讓林志遠這個倔脾氣乖乖的按着她的思路來,看來這個樂樂不是僅僅技術上很厲害,計謀上也不賴。

擬定了方略,然後簡單的點了些東西吃了,樂樂立馬開車把陸春寧送了回去。林志遠剛要下車,樂樂一把將他拉住。

“樂樂,怎麼了?”林志遠看見樂樂拉住他,問道。

“這幾天住我那吧,爲了節省時間,而且我需要時刻看着你的軟件編寫。”樂樂說道。

“呃,不太好吧。”林志遠說道。

“怎麼?你是怕我把你吃了?”樂樂問道。

“孤男寡女,總還是有些不方便吧。”林志遠說道。

“我和你的關係,還在乎這些嗎?小溪當年都能放心咱們倆,你有什麼不放心的?”樂樂又是一副似笑非笑的樣子看着林志遠。

“我只是怕別人誤會你。”林志遠說道。

“要誤會,那天慶功會你們經理已經誤會了。現在你都已經辭職了,就只剩下小溪和小晴姐了。你認爲她們會誤會咱們嗎?”樂樂說道。

“我不是怕我這邊有人誤會,我是怕你那邊有人誤會。”林志遠說道。

“不用怕。追求我的人太多了,我每天躲還躲不急,有了你我以後會清靜多了。再說了以後我們還要在一快合作的機會有很多,我不能一直在意別人怎麼說,讓我自己人生不能向前走吧。再說了,我們都經歷過了最年輕最懵懂的歲月,現在很理智的我們還能怕什麼?”樂樂說道。

“好吧,我去取我的筆記本。”林志遠說道。 (一百四十二)

接下來這十天裏林志遠如同進入了魔鬼訓練一般,往往一不小心就一忙一天一夜,樂樂也是坐在林志遠旁邊,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林志遠的電腦屏幕,看着林志遠一步一步的編寫。樂樂爲了幫助林志遠編寫程序,專門請了半個月的假,而這些日子一步也沒有離開過林志遠屏幕。當林志遠編寫出錯時,她就像頭懸梁錐刺股一樣,直接刪除讓他重新寫。林志遠幾乎每天被樂樂挑剔的體無完膚,有時候腦子裏都會閃現當年自己是怎麼讓小溪和樂樂對自己依依不捨的,嚴重對自己魅力開始懷疑。

終於經過了幾天幾夜不合眼,每天只睡兩小時的努力,在第八天下午,完成了軟件的編寫。隨後林志遠一頭扎進樂樂牀上的棉被裏,一覺睡死過去了。

樂樂在林志遠睡覺的那段時間,又用了十多個小時,嘗試了幾十次的不定性測試,終於發現一切無誤之後,揉着眼睛給對方公司打電話,告訴他們軟件已經完成,然後將軟件發給了對方公司,又閉着眼睛向自己的牀走去,也鑽進了被窩裏面。

這一覺睡的兩人真不知時日了,要不是樂樂的電話響了,林志遠和樂樂還一直在睡着。不過被驚醒之後的倆人也處於極度尷尬的地步。因爲樂樂平時也是一個人住,房間就一張牀,一張辦公桌和幾個簡單的櫃子和書架,剩下就的只有洗手間了。所以當時寫完軟件的林志遠和檢測完的樂樂一頭扎進的是一張牀而且還是同一牀棉被。

醒來的樂樂和林志遠發現他們倆居然緊緊的抱在一起,而且樂樂和林志遠身上的衣服不同程度的被掀開,從他們抱的力度和彼此如此親密的接觸來看,應該是彼此睡着了模模糊糊摟在一切相互磨磨蹭蹭所造成的。

反應過來的樂樂和林志遠趕快推開彼此。樂樂看見自己的肚臍眼都漏出來了,立馬紅了臉,眼睛四處胡亂飄移,飄忽不定不敢看向林志遠,匆忙將自己的衣服整理好。

林志遠也是尷尬萬分,自己上衣的扣子都開了好幾個。他隱隱記得自己做夢還親小溪來着,和小溪在夢裏摟在一起纏綿着。想到這裏林志遠那個尷尬勁的。

“樂樂,你的,電話。”最後還是林志遠先開口打破尷尬。

“啊?哦。我我我去接電話了。”樂樂臉紅的似乎要滴出血來了,不由得心跳加快,尤其是眼睛再次碰到林志遠的那刻,情不自已的想起剛纔那一幕,瞬間感覺心臟就要出來了。趕快站起身,又把衣服整理了一番,趕忙像逃跑似的逃離了林志遠的視線範圍。過了一會她又紅着臉低着頭跑了回來,神色慌張,眼睛依然飄忽不定的樣子,不敢直視林志遠。

“嘿嘿,我我手機手機沒拿。”說着在牀上四處亂找。

“樂樂,你手機,好像在桌子上。”林志遠尷尬的說道。

“啊?呵呵,我都忘了,手機在桌子上了。”樂樂也是尷尬的笑了笑,趕快拿着手機逃離了現場。

“太好了太好了,我們的軟件成功了,而且得到對方工程師的首肯,他們還約了我們參加他們明天的軟件發佈會呢。”樂樂開心的跑了進來,似乎把剛纔的尷尬忘的一乾二淨。


“真的,太好了。”林志遠一個高興從牀上跳了下來,站在樂樂旁邊,抱着樂樂興奮的說道:“太好了,我們成功了,我們成功了。”

“他們的工程師說,你能在十天內將他們好幾個月的成果做成,他們都很欽佩你,所以很想和你在發佈會上合張影。”樂樂此時也是興奮異常,對林志遠的擁抱沒有任何反應,完全忘記了剛纔尷尬的那一幕了:“他們老闆說了,很抱歉因爲這個事情讓你失業。他們說如果你願意,他們願招你爲他們公司的高級網絡工程師。”

“我不要做他們公司的高級網絡工程師,我要做你的公司的網絡工程師。”林志遠慢慢放開了樂樂,用一副深情的眼神看着樂樂。

“可是,我現在沒有錢開公司呀。”樂樂也完全被林志遠的眼神打動,這一瞬間,她的眼裏只有他。

“我幫你開公司。”林志遠看着此時的樂樂,曾經那種初次牽手時的感覺瞬間又回來了。就在他們被電話驚醒的那一瞬間,彼此尷尬之時,他看見了他印象中最美的樂樂,那種羞澀的表情,那雙飄忽不定的眼神以及他們兩個神同步般的強烈心跳。看着站在眼前的樂樂,林志遠瞬間有種想拋開世間所有是是非非,恩恩怨怨的慾望。什麼小溪媽媽的五十萬?什麼高級網絡工程師?全他媽的不重要了。只要此時能和樂樂在一起,那些還重要嗎?

樂樂也看出來此時林志遠心動了,他眼睛似火一樣燃燒着自己的心靈,樂樂心底那份深愛林志遠的感覺再也藏不住了。多少年了?終於等到林志遠對自己的愛。什麼小溪和自己姐妹情深?什麼志向遠大理想的公司前途?全部都不在乎了。只要此時林志遠深深的愛着自己,那些還重要嗎?

此時,男的蜜愛似火,女的柔情似水,彼此心靈早已是水生火熱。林志遠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愛火,猛烈的親吻着樂樂那如花心苞蕊般的嘴脣,樂樂也情不自禁的閉上眼睛享受來自林志遠從心到身散發出來對自己的愛意。

她終於等到他親到她的那刻了,她也終於感受到他柔軟而火熱的嘴脣上的熱情。他們再也壓制不住彼此心中的**,盡情的纏綿在此次的擁吻之間,心中的火熱使他們的世界已經天翻地覆,林志遠抱着樂樂,嘴角一直沒有離開她的嘴脣,他們一步一步向牀邊退去,他們撲在了一起,忘情的享受着彼此心中的火熱。

就在這個時候,林志遠的電話響了。林志遠忘情的把電話掏了出來,扔在了一邊,不去理會。可是電話響了一遍又是一遍,樂樂終於放開了林志遠,嘴裏溫柔的呼吸打在林志遠的鼻孔裏。

“你電話響了,去接吧。”樂樂推開了林志遠說道。

“我今天只想和你在一起,咱們不要去管電話了好嗎?”林志遠依然沒有放開樂樂。

“我可以隨時等待你回心轉意,但是我希望的是,那時候你的心裏可以放下小溪。”樂樂說道。

林志遠聽到這句話,終於放開了樂樂,然後向自己的手機走了過去。

“剛纔對不起,是我太沖動了。”拿起電話的林志遠對着樂樂說道。

“沒關係,這麼多年了,我多麼希望我們能有這一刻。謝謝你剛纔滿足了我的願望。”樂樂笑了笑說道。

“放心吧,改天過來拿銀行卡。密碼是小溪的生日。”林志遠對樂樂說道。

“謝謝你,卡里的錢還是你取出來吧,我這兩天就安排申請公司專利和尋找公司場地。”樂樂說道。

“嗯。”林志遠嗯了一聲拿起自己的外套走了出去。

爲什麼?爲什麼?柳凱樂,你爲什麼就不能自私一點,只要再努力一點,林志遠就可以和自己永遠在一起了。他是一個有原則的人,如果今天他們生米煮成熟飯,林志遠絕對會和自己共度一生的。

不對不對,林志遠是屬於小溪的,小溪視我如姐妹,我怎麼能做這些對不起小溪的事情。幸虧今天那個電話,不然自己要真和林志遠發生了什麼,小溪知道了會多傷心呀。小溪是那麼的愛他,爲了他和自己媽媽四年沒有通過一個電話,爲了他戲耍姚小智把她媽媽都氣病了。如果我現在趁虛而入將他們倆分離,小溪,小晴姐他們都會恨我的。

樂樂陷入了愛與不愛林志遠的無限循環的死角中,糾結的抱着頭讓自己的心久久不能平復下來。 (一百四十三)

林志遠出了樂樂的家,看見手機上陸春寧的未接電話,林志遠直接撥了過去。

“喂,怎麼了?”林志遠問道。

“沒有怎麼,就是今天是第九天了,我就是擔心你,問一下軟件做的怎麼樣了?”陸春寧問道。

“已經給他們發過去,而且也通過了他們的檢測,明天他們就可以正常發佈了。”林志遠說道。

“真的嗎?太好了。你現在在哪?還和樂樂姐在一起嗎?”陸春寧問道。

“我在回來的路上。”林志遠說道。

“那,樂樂姐呢?”陸春寧問道。

“呃,她在休息。她這幾天爲了給我檢測軟件已經好幾天也沒閤眼了。”林志遠說道。

“哦,好吧。本來想着這麼好的事情大家應該出來慶祝一下的。”陸春寧略微有些遺憾的說道。

“沒事,我們明天在發佈會上再聚。”林志遠淡淡的說道。

“明天又有發佈會。這次我還可以去嗎?”陸春寧激動的問道。

“想去就去唄,反正你哥我現在又不歸任何公司管了,沒那麼多條條款款了。”林志遠淡淡的說道。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