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眼老者冷哼一聲,暫時住口,但看向莫語的目光,卻變得一片森然。

黃龍將他的表情收入眼底,表面不動聲色,心頭卻冷笑不已。

不知死活的東西,最好馬上忍不住跳出來,對莫語出手,到時絕對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暫時壓制住他將要崩潰的傷勢,莫語便收回了手,淡淡開口,「冥聖,你有何話要對我說?如果真要求我救你,便不要浪費時間了。」

冥聖大口喘息,艱難積攢了一點力量,手上靈光微閃,取出一片樹葉。

此葉青翠欲滴,宛若美玉雕琢而成,更散發出磅礴的生機力量。

不過此刻,冥聖卻沒有藉助這份生機,恢復傷勢的意思,反而向莫語遞出。

「第三聖地,聖樹之葉!」獨眼老者沉聲開口,腳下驀地踏出一步,劈手便要奪走。

莫語眼眸一寒,拂袖一揮,一股磅礴力道轟然爆發,將獨眼老者踏出一步生生逼退。

「莫某說了,要先弄清楚此事,誰再敢出手,休怪莫某翻臉無情!」

語落,他轉過,將這片樹葉拿到手中。

獨眼老者臉上一陣陰晴不定,但猶豫一番,終歸沒有出手。

如今,還不到翻臉的時候!

只是心中,自是將莫語,已恨到了骨子裡面。

聖樹之葉的作用,類似於玉簡,其中有著一道,來自於第三聖地之主的命令,只有一句話:傳聖主之位,於小湖島毀我投影之修……

莫語神色一僵,即便以他的心智,此刻也無法保持平靜,心頭掀起驚濤駭浪。

第三聖地之主,竟是要傳位於他……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金姓修士皺了皺眉,輕咳一聲,道:「莫道友,這聖樹之葉中,究竟是什麼內容?」

獨眼老者等人臉色一變,這才知道,聖樹之葉竟隱藏著某種信息,眼眸頓時陰沉下去。本是大家一起所得,豈能獨歸姓莫的一人所有!更何況,難保這兩人,不會通過聖樹之葉,達成某種交易。

「莫道友,請將聖樹之葉交出來,讓我等也查閱一番。」美婦最先開口,聲音平靜,卻有著幾分不容反駁。

獨眼老者冷笑,終於都坐不住了,看你又能如何!

「莫道友,交出來吧,莫非還要我等親自去取不成?」

莫語抬頭,強大心志已將所有情緒波動壓下,神色歸於平靜,「此物消息,只與莫某一人有關,涉及**,不便告知諸位知曉。」

他翻手,不顧幾人難看的臉色,將聖樹之葉收起。

磅礴生機中,蘊含著的浩瀚氣息,足以表明此物確實是,來自於第三聖地之主。只不過,這份磅礴生機中,卻有著一絲,遮掩不住的死氣,則表明第三聖地之主,如今已經殞落。

而恰恰是如此,才能夠證明,冥聖交給他的聖樹之葉中的命令,便是事實!

如果能夠順利接掌第三聖地,便距離他完成,整合混沌之域的力量,整整推進了一大步!

所以,莫語心中瞬間有了決定,他要保下冥聖。

心思一定,他沒有任何遮掩,直接開口,「還有這冥聖,你們不能動。」

空間猛地沉寂。

獨眼老者怒極反笑,聲音嘶啞凄厲,「好一個狂妄之輩!莫非憑你空口白牙,就要獨佔一切!」

他一步上前,強悍氣息轟然爆發,「交出聖樹之葉,交出冥聖此人,否則老夫保證,你一定會後悔!」

美婦陰沉著臉,緩緩開口,「莫道友三思,不要逞一時之快!」雖未翻臉,氣息卻已將他鎖定。

「有意思。」韓姓修士聲音冷淡,雙手抱肩,「莫道友,你如果願意將這頭小龜送給韓某,此事我便袖手旁觀,如何?」

莫語平靜搖頭,「韓道友想要莫某之龜,自可與他們一起動手來取。」

韓姓修士眼底閃過一絲疑慮,但轉眼便化為森然,「好!那韓某便來領教一下,莫道友何處來的自信!」

他一步踏出。

轟——

三人氣息同時爆發,聯合到一起,鋪天蓋地而來!

金姓修士眼底閃過一道厲色,但此刻不等他做出反應,黃龍冷笑一聲,直接站到莫語身旁,森然道:「要對莫道友出手,那便算上黃某一個!」

莫語目光掃了一眼金姓修士,肩頭上,迷你小龜驀地一聲咆哮,它高高的仰起頭,冰冷眼眸中一片冷厲。強橫的氣息,自它小小的軀體內,如火山一般,瘋狂爆發,轉眼間,便達到媲美第二步巔峰的程度!

金姓修士臉色大變,沉聲低吼,「都給我住手!」 聯手誅殺莫語,他沒有意見,但眼下局勢,已超出了預計。

再不阻攔,辛苦謀划的局面,就要付諸流水。

莫語神色平淡,「只要三位道友不咄咄逼人,莫某無意生事。」

對面,獨眼老者、美婦及那韓姓修士,嘴角同時一抽。

究——竟——是——誰——咄咄逼人!

不過此刻,縱是恨得咬牙切齒,三人卻不敢再輕舉妄動。

三對三,誰也不知道,對方隱藏了什麼底牌。

一個不慎,就是兩敗俱傷!

金姓修士深吸一口氣,神色冷然,「莫道友,在下要你以此物立下誓言,聖樹之葉中的消息,確實涉及你之隱私。」

他手上一翻,多出一隻青色海螺,以此為誓,若有半點違背本心之處,海螺便會自動吹響。

莫語沒有半點猶豫,立誓之後,海螺靜寂無聲。

他抬頭,「這可能證明莫某所言?」

金姓修士點頭,轉身道:「三位道友,青雲海螺的作用你們應該清楚,無需在下多言了吧……既然冥聖道友確實與莫語道友有舊,你我今日,自是不能落井下石。」

獨眼老者三人臉色難看,皺緊著眉頭,卻未鬆口。

莫語淡淡道:「莫某可以保證,冥聖道友日後,絕不會與諸位為難。」他目光一掃,「即便冥聖道友為第三步,但他如今的傷勢,短時間內絕對無法恢復,難道諸位還怕他會成為,莫某在神靈島域中的助力不成?」

「好!既然如此,今日只是就此作罷。但冥聖道友不得歸入我等六人之列,除非個人所得,一切收穫皆與之無關。」獨眼老者沉聲開口。

美婦及韓姓修士略微猶豫,也咬牙點頭。

哪怕揭過此事,三人開罪冥聖已成定局,既如此,也就不必再顧忌太多。

「可以。」莫語直接答應。

金姓修士心頭微松,急忙道:「這樣就好。各位都休息一下吧,接下來你我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

獨眼老者轉身離去,美婦與韓姓修士跟上,三人餘光交錯,盡皆看到彼此心底森然殺機。被一名第三步記恨,沒有任何人可以輕鬆,最好的辦法,就是趁他傷重將這隱患連根拔起!

還好是在神靈島域,危機重重,這一路上,總可以想到辦法。

莫語盤膝而坐,「儘快恢復力量,一路上,我未必能保住你。」

冥聖輕咳一聲,神色平靜,「我已完成使命,就算死,也沒有太多遺憾……」

說話間,他掙扎著盤膝坐下,吞下一枚丹藥,開始恢復傷勢。

莫語看了一眼沒有多言,他雖相信了第三聖地之主的遺命,但對冥聖,卻還不能做到信任。

畢竟,若他猜測沒有錯,第三聖地之主的殞落,與他應有著解不開的關係。

所以他要再觀察一下,才會決定,是否幫他恢復。

黃龍神色猶豫,不過很快便搖搖頭,既然已經站到莫語身邊,也就不需要再多做遮掩。

他略微離開一些距離,轉身落座。

衝突雖未爆發,但經過此事,隊伍表面的平靜已被撕裂,分裂成明顯的兩方。

金姓修士冷眼旁觀,表面上,他夾在兩方中間,是最為弱勢的一個,但事實真的如此嗎?

哼!

如果誰真的這麼以為,他不介意出手,讓這些人清醒一下!

金姓修士轉身,目光有著一瞬,變得極其深邃,看向神靈島域深處,心頭喃喃,「這一次,我一定會成功!」

……

小湖島。

池塘中,青魚突然睜開眼,尾巴一掃潛入底部,張口吐出一顆圓珠。

此物表面流光暈暈,墜落到淤泥中,轉眼不見。

青魚一臉痛苦之色,如果有一丁點的可能,它都會帶著這顆圓珠遠遠逃走。

只要將它吸收煉化,突破君王級又算什麼,就是至高帝皇,他也有衝擊一下的把握。

可它猶豫良久,終歸不敢……

「啊啊啊啊!魚爺就是這麼一個值得信賴的偉君子!就是這麼一個言出必踐的大丈夫!就是這麼的任性!」

青魚扭頭就走,不覺之間,已是淚流滿面。

……

三具棺木破空而來,其速快的難以想象,前方混沌霧氣被直接撕裂,形成三條筆直的通道。

一頭象形強大先天之靈,驚恐轉過身去,尚未來得及逃脫,便被三具棺木直接撞碎。

漫天血肉,瞬息間被吸收一空,三具棺木沒有半點停頓,轉瞬消失不見。

片刻后,邀星、邀月兩島,已然在望。

三具棺木緩緩停下。

前方曾繁華一時的兩座浮島,此刻已被徹底染成漆黑,無數修士屍體,痛苦扭曲著躺在大地之上。

那無數對瞪大著的充血眼眸,足以表明,他們生前承受了怎樣的痛苦!

「上界仙罰!」一具棺木內,傳出沙啞的聲音。

這話剛落,便有一道冷漠聲音,驟然間響起,「不過是自身詛咒之力擴散,哪裡來的仙罰。」

火焰山山腹大殿中那中年男子邁步而來,冰冷的眼眸,露出淡淡嘲弄。

「放肆!竟敢對上界之仙不敬!」棺木中,沙啞聲音咆哮,一隻漆黑骨爪出現,呼嘯抓落。

中年男子神色不變,一拳揮出,漆黑骨爪尚未逼近,便被凌空打爆。

恐怖巨響中,可怕的力量衝擊,自此處爆發,瞬間席捲開來。

虛無之中,頓時響起嗚嗚風聲,在這一片死亡絕域中,格外的陰森。

中年男子抬頭,琥珀色的眼眸,散發出詭異的光暈,一絲絲陰暗面的波動,自他身上爆發。

無數靈魂,自邀星、邀月兩島上飛起,起初的渾噩后,眼珠快速變紅,口中發出一聲聲凄厲咆哮。

虛無中,風聲更大!

「第四聲地,靈魂牧者!」

三具棺木中,同時傳來驚怒低吼,聲音之中,有著濃濃的忌憚。

中年男子揚起雙手,「歡迎來到我的國度,靈魂疆域!」

嗡——

一方國度虛影降臨,籠罩了廣闊的天地,無數道靈魂出現,化為席捲一切的大潮,轉眼間將三具棺木籠罩。

恐怖的力量波動,這一瞬瘋狂爆發。

半個時辰后,隨著三道憤怒咆哮,三具棺木衝出了靈魂疆域,射入神靈島域。

「該死的靈魂牧者,終有一日,老夫三人要將你挫骨揚灰!」

中年修士身影出現,琥玻眼眸微微閃動,靈魂疆域連帶著兩島上飛出的無數靈魂,一併消失不見。

他一步邁出,身影呼嘯而走,踏入神靈疆域。

進入的瞬間,中年修士身軀微震,冷漠的面龐上,突然泛出一抹激動。

他豁然抬頭,看向神靈島域深處,「莫語大人,您也在這裡嗎?」 神靈島域中,增加到七人的隊伍,在沉默中前行。

莫語微微低頭,掩蓋住表情,眼眸深處,卻有著一絲深深的不安。

自從那日心血來潮有所感應之後,他便一直如芒在背,且隨著時間流逝,這份不安越來越重。

一定出現了,某些他尚未察覺的兇險!

便在這時,莫語臉色驀地大變,凄厲破空聲同一時間響起。

遠處一座浮島上,爆射出七根粗壯藤條,速度快的難以想象,猝不及防下將整個隊伍全部捆縛,一股可怕力量隨即爆發,將眾人向島上拉去。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