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鷹倒是對秦浪的建議非常心動,他可是見識過秦浪的手段,只是吸引幽紋豹的進攻應該沒事。不過,他還是要故做關心道「少爺,這會不會太冒險了?」。

秦浪沒答獨鷹,而是玩味地看著傅寧和傅維道「兩位,你們指路,我們兩人擊殺,豹皮和獠牙歸我們。其餘的都歸你們怎麼樣?」。

誰都知道幽紋豹最值錢就豹皮和獠牙。秦浪開口就要了這兩樣,換做別人只怕不會答應,可是傅寧與傅維沒得選擇,其它的東西也可以賣不少金幣。想想也覺得划算。反正他們不用動手。

一夜很快過去。秦浪終於踏足荒叢山脈的外圍去了。

荒叢山脈,山脈連綿不知幾千里,樹木綠郁蔥蔥。雜草如鐮刀一般交錯縱橫,不知名的野花爭相綻放,芬芳四溢,讓人精神一震。

秦浪和獨鷹隨著傅寧和傅維一路走來,路上偶爾會跑出幾隻野獸,這些野獸連階級都沒達到,對他們根本沒構成任何威脅,他們也懶得擊殺這些價值不高的野獸。

從出發點到現在他們已經走了一個多時辰了。

秦浪有些不耐煩地問道「還要多久才到?」。

傅寧道「還有半個時辰,那地方有點隱蔽,只有一條小路通過,罕有人走,上次我們也只是誤入其中,最後逃出來的時候一路上記有標誌」。

聽了傅寧的解釋,秦浪沒有再說話,而是警惕地注意著四周,他總覺得這一路上走來太過平靜了,不是說荒叢山脈常有靈獸出沒么,怎麼到了現在一隻都沒見著,這顯得有點詭意。

家有狼夫 就連獨鷹都察覺到了不妥,然後給了秦浪使了一個眼色,唯有傅寧與傅維毫不知情地在前面帶路。

兩人再走了一會,驀然秦浪驚喝一聲「有情況!」。

所有人都戒備了起來。

「吼!」一道獸吼響起,一隻劍齒虎從草叢之中竄了出來。

「還以為是什麼呢,只不過是一隻野獸」傅維不屑地說道,手中的重刀迎著劍齒虎劈去。

誰知道劍齒虎根本沒有撲向他們,只是掉頭就跑,樣子十分地狼狽。

「媽的,膽小的野獸」傅維不爽地罵道。

「嘶!」又是一道嘶叫,一道黑影在傅維附近撲了出來。

「小心!」秦浪再一次驚呼了起來。

這時,獨鷹長劍朝著那個方向刺去,速度快比絕倫,長劍上還閃著摯熱的火光。

「噗!」。

「嘶!」。

從草叢中撲出來的是一條長近八米的大蛇,此蛇通體銀白,一身蛇磷緊密,淡發著銀色光輝,宛若桶大的蛇身蘊藏著無窮的偉力,它直起三分之一身體,張著盆大的血口向著傅維咬去,幸好獨鷹出手及時,一劍刺在了蛇身上,使大蛇生疼放棄了傅維的攻擊。

「是莽銀蛇」一旁的傅寧驚呼一聲,也跟著撥劍出手。

莽銀蛇一階高階靈獸,堪比人類高階玄者的實力,只是同等級之下,人類武者根本不是靈獸的對手,必竟靈獸有著強悍的身肉,這一點永遠是人類武者無法比擬的。

帝台玲瓏 莽銀蛇被刺了一劍,一隻血洞破了開來,頓時獸性大發,放棄了傅維,巨大的蛇尾朝著獨鷹掃去,同時向傅寧噴出一口毒液。

獨鷹乃是中階玄士,一身實力比之一階高階莽銀蛇高太多,輕巧地碰過了莽銀蛇的橫掃,手中火劍連揮數十劍,每一劍都勢如破竹地劈在了蛇身上。

「嘶!」莽銀蛇遭到痛擊,不停地發出嘶鳴,蛇身不停地在翻滾。

「受死吧」獨鷹全身散發著殺戳之氣,長劍凝結了強大的玄力,身子快速一閃,長劍直接抹過了莽銀蛇的脖子。

蛇血四濺,一股難聞的血腥味,濃烈地散發開來。

傅維看著被分成兩半的莽銀蛇,心裡抹了一把冷汗,當即對著獨鷹不停地稱謝。(未完待續。。) 「趕緊上路」一旁沒有出手的秦浪催促道。

果然如他所料,有些靈獸也是非常狡猾的,它們比人類更會伏擊,只要看準時機便會給人類致命的一擊。剛才要不是一隻被嚇壞的劍齒虎跑出來,只怕傅維就死於蛇腹中了。

「怎麼還不走?」秦浪走了兩步,發現沒人跟上來,不由皺了皺眉頭問道。

「少爺,我們可以先收拾一下這條蛇的材料,最起碼也值幾百個金幣」獨鷹回答道。他原本就是冒險者,當然知道這一階高階的莽銀蛇的蛇皮、蛇筋也能賣不少錢,還有最值錢的蛇膽,聽說吃了還可以補血壯陽的功效。

秦浪看了一眼死翹翹的莽銀蛇,驀然思得一計,當即點頭道「蛇膽歸我,其他的你們把它分了吧,對了記得再留一截蛇肉,我留著有用」。

傅寧與傅維大喜,傅寧搓了搓手道「這是獨鷹大人所殺,還是歸獨鷹大人吧!」。

「說給你就給你,別羅嗦了」秦浪沒好氣道。

傅寧與傅維看了一眼獨鷹,見其點了點頭,立即開始分割莽銀蛇。

兩人手腳特別利落,可見做這些事已經非常在行了。

兩人把蛇膽掏了出來給秦浪,其餘的都非常緊謹地打包了起來,這對他們來說是一筆不錯的收入了。

收拾好一切之後,四人繼續向前,只是傅寧與傅維手中多了一截血淋淋的蛇肉。

他們不知道秦浪為何要這一截蛇肉,難道是留來等一下烤肉吃?可是,在這山脈中飛禽走獸多得是。又何必要吃蛇肉呢。

他們不解,但是也不敢問秦浪。只能遵照秦浪的吩咐去做。

又過了半個時辰,四人通過了一條狹隘的山溝之後。終於來到了一處幽靜的密林中,在密林中有一處極大的幽潭,潭水碧綠清澈,周邊長著各種植物,花草茂盛,蜂蝶成雙,四處紛飛,景色極為優美,並不像是充滿殺機之地。

「少爺、獨鷹大人。上次我們就是在前面不遠發現幽紋豹的」傅寧怯怯地指著不遠有著樹木倒塌,雜草紛亂的地方說道。

秦浪與獨鷹聽了傅寧的話,開始戒備了起來,感應提到最大化,只要有任何風吹草動都不會逃得過他們的耳朵。

「少爺,幽紋豹一般在傍晚才出沒,我們要不要等等」獨鷹建議道。他的野外冒險生活比其他人都豐富得多,對於一般靈獸的習慣也是了解。

「不用,我們引它出來就可以了」秦浪搖了搖頭道。接著又對傅寧和傅維道「把蛇肉割爛丟出去」。

「少爺你是想引它出來?」獨鷹似乎想到了秦浪的想法問道。

「唔,它受了傷,行動不便,覓食肯定會有所不便。只要聞到血腥味它回出來的,我們在一邊等著就好了」秦浪點了點頭承認道。

這時,獨鷹不禁對著秦浪投去敬佩的目光。

傅寧與傅維遵照秦浪的話。把蛇肉拿到了一塊空地上,把蛇肉攪爛。裡面的鮮血滾滾流了出來,讓附近幾百米都輕易聞到。

四人選擇不遠的一處草叢躲了起來。靜等幽紋豹的出現。

「等會我出去纏住幽紋豹,獨鷹你看準時機,一定要在它舊患上給予至命一擊,你們兩個則防止它重傷逃跑,務必在最短的時間把它解決掉」秦浪低聲地囑咐道。

三人不約而同地點了點頭,表示聽從秦浪的吩咐。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豹影還沒見一個。

傅寧與傅維兩人臉色不禁難看了起來,如果最後幽紋豹沒出現,這可怎麼辦?萬一這少爺和獨鷹大人以為在騙他們,他們就慘了。

已經過了半個時辰了,獨鷹已經露出了不耐性的神色。

唯有秦浪依舊在閉目養神,似乎已經睡著了一般。

就在獨鷹準備出聲時,秦浪睜開了眼睛淡淡道「來了」。

所有人都緊張了起來,連呼吸聲都屏住了。

果然,一隻近三米長的幽紋豹緩緩地從草叢中露了出來。

秦浪不禁暗呼「好雄壯的豹子」。

幽紋豹緩緩走著,雙目露著警惕的神色,一雙獠牙外露顯得猙獰可怕,那布滿黑白斑點的身子上有一處明顯的傷痕,顯然是被傅寧口中的白猿所傷的。

幽紋豹走得很慢,一雙眼神不停地打量著四周,發現沒有任何異狀才走向那蛇肉,它十分地警惕地嗅了一下那蛇肉之後,才咬起了蛇肉準備離開。

「想走,沒這麼容易」秦浪暴喝一聲,提著劍從草叢中躍了起來,手中藍晶劍揮著劍芒襲向了幽紋豹。

「吼!」幽紋豹突然看到人類,一雙豹目更加兇狠了,它嘶吼了一聲,矯健的身子一蹬,瞬間避過了秦浪的攻擊。

「反應好快」秦浪贊道,手中藍晶劍方向一轉,一劍朝著豹首劈去。

幽紋豹被秦浪徹底地激怒,張開血口,一股風刃朝著秦浪襲去。

列國浮沉 「我靠,還懂得能量外放的」秦浪顯然沒料到幽紋豹能有此攻擊手段,不禁叫了一句,趕緊邁著「雲蹤魅影」避了開去。

可是,幽紋豹並不打算就此放過秦浪,吼了一聲之後,巨大的身子向著秦浪撲去,前爪狠狠地抓去。

如果被那鋒利如刀的銳爪抓到,怕都要命喪當場。

「好快」秦浪輕呼了一聲,立即疾退,根本不敢與幽紋豹對上。

在不遠草叢中的傅寧與傅維不禁為秦浪的勇氣所染,要是換他們去對上幽紋豹怕都腳軟了,一旁的獨鷹看著不畏生死的秦浪,對秦浪更加佩服了一分,這份勇氣可不是一般人有的。

「劍留痕」秦浪被幽紋豹逼得沒辦法,再也不敢大意。全力使出了劍招。

無數的劍芒朝著幽紋豹襲卷而去,附近的雜草樹木紛紛被割斷。

幽紋豹連連吐出風刃化解秦浪的劍芒。它徹底地被這個低微的人類給激怒了,不顧身上的傷勢。全力一撲,血口朝著秦浪咬去,務必一口把這該死的人類吃掉。

「獨鷹,還不出手等待何時」秦浪被風忍逼得無路可退,而幽紋豹已經撲到了眼前,氣勢已經鎖定了他,一股死亡的威脅讓他寒毛豎起。

「孽畜受死」不遠的獨鷹早已經等候多時,全身的玄力運轉,整個人變得火紅耀眼。長劍揮出,一道火芒如蛇一般朝著幽紋豹的舊傷轟去。

幽紋豹似乎特別機警,它突然放棄了秦浪的攻擊,轉過頭去,同時連吐兩道風刃朝著獨鷹的火蛇撞去。

轟轟!

秦浪抓住千鈞一髮的時機,背後的銀鬼血刀瞬間出鞘。

「驚寒一瞥」,一股聚集了秦浪全身玄力的刀芒,由上從下朝著幽紋豹的身子劈去。

「噗」!

入肉三分,居然再也劈不入了。

「吼!」幽紋豹發出驚天撕吼。豹尾如蛇鞭一般又疾又狠地抽了過來。

「啪」。

「啊!」。

秦浪身子被狠狠地抽了記,整個人如斷了線的風箏倒飛了出去。

「少爺」獨鷹大怒,驚叫了一聲,手中的長劍連連揮出幾道火芒。氣勢洶洶地朝著幽紋豹襲卷而去。

附近的雜草都被火芒給燒成了灰,不少樹木都燃起了火炎。

幽紋豹舊傷沒好,又受了秦浪一刀。可謂風雪交加,傷上加傷。動作遲緩了許多,避過了兩道火芒。還有三道火芒直接轟在了它身上。

又是一道撕吼,它身上的皮毛被燃毀大半。

幽紋豹凌空躍起,快如閃電一般朝著獨鷹撲去,獨鷹風屬性能力並不強,逃得不夠快,只能再次揮劍相迎。

幽紋豹似乎鐵了心要殺了這該死的人類,拼著兩敗懼傷,一爪抓向了獨鷹前胸,而獨鷹一劍刺向它咽喉之處。

噗噗!

獨鷹胸前被抓了一爪,胸前被抓去了一大塊肉,萬幸的是他躲得快沒傷及骨頭,而他一劍也僅僅刺入了幽紋豹頸脖半分便沒能再刺進去了。

靈獸肉身的強悍當真可怕!

關於這一點他早就了解了。

幽紋豹后痛退到了一旁,身上的鮮血狂流不止,豹目依舊不停地溜轉,似乎露出了膽怯之意想要逃跑了。

這時,秦浪爬了起來對著傅寧與傅維喊道「快阻止它,別讓它逃了」。

聽到秦浪的指示,傅寧第一個跳了出來,可是傅維卻被剛才幽紋豹的兇悍給嚇得腿軟了,根本沒敢出來。

傅寧對弟弟罵了一句「膽小鬼」,然後舉劍向著幽紋豹揮去。

只可惜,被幽紋豹一道風刃給轟飛了。

然而,這麼短暫的時間已經足夠秦浪再次揮出殺著了。

「驚寒一瞥」又是集聚了全身玄力的一刀,這一刀朝著幽紋豹的舊傷劈去。

這回幽紋豹再也沒有反撲的機會,結結實實地吃了秦浪一刀。

這一刀沒有任何阻礙,直接砍入了豹腹之中,豹血濺得秦浪一臉。

幽紋豹發出驚天吼叫,身子狂擰扭,甩開身上的銀鬼血刀,張開血口朝著秦浪狠狠地咬去。

秦浪大駭,趕緊邁開了最快的速度後退,藍晶劍不忘再次揮出。

可惜,幽紋豹臨死反撲已經不顧生死,任秦浪所有劍芒襲來,它仍然朝著秦浪咬去。

「完了!」秦浪面對那血口露出了絕望之色。

就在這時,一道火紅劍芒火速襲在了豹身上。

轟!

幽紋豹被火芒給轟飛了出去。

不遠的獨鷹雙手揮劍,不停地喘氣著,顯然正是他剛才救了秦浪一命。

「呼」秦浪看著飛出去的幽紋豹不禁鬆了一口氣,手心和後背都滲出了冷汗。才第一天進山脈就讓他感到了死亡的召喚,這種刺激的場面不僅不讓秦浪恐懼,反而更激起了他迎難而上的信心。

「終於死了吧」不遠的傅寧抹了一下冷汗驚駭地看著那一動不動的幽紋豹喃喃道。

這時,傅維也冒出頭來問道「幽紋豹死了吧?」。

「哼!」這時。秦浪非常不爽地看著傅維冷哼了一聲,顯然對他剛才膽小不敢出來阻擋幽紋豹非常不滿。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