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心裡連罵數聲,而後道:「我叫郭庭,阿梨認識我的,既然她找你們,我便先走了。」

說完也不等他們發話,轉身就跑。

宋傾堂看出不對,狐疑的望著他離開,半響才收回目光看著沈冽:「阿梨呢?」

「我騙你的,她沒找你,我今日也未見到他,」沈冽看著男人離開的身影,說道,「此人找你什麼事?」

宋傾堂一怒:「沈冽,你騙我?」

「他找你何事?」沈冽看著他,又問道。

宋傾堂氣惱,說道:「他也說阿梨找我,結果你橫插一腳,他給跑了,老子特么一炷香不到的時間接連被兩個人騙,還都拿那丫頭騙我?」

「郭庭,」沈冽攏眉,「這名字聽著耳熟。」

「不是,」宋傾堂說道,「沈冽,你不知道他對我說什麼,你幹嘛就跑來騙我了?」

「我見過他,」沈冽望了四周一眼,壓低聲音說道,「淮周街口那夜出現棺材時,他在屋頂上射箭。」

宋傾堂瞪大眼睛,回頭看了那男人消失無蹤的方向一眼,輕聲道:「你怎麼不早說!」

「他日後恐還會找你,你少些往來,此人不知善惡,但你父親還在朝廷當官,你謹慎行事,」沈冽說道,「我走了。」

「等等!」宋傾堂跟上去,「我還沒問清楚呢。」

「我沒時間聽你問,」沈冽腳步未停,「有事書信給我。」

宋傾堂皺眉,看著他這背影,嘀咕道:「這個人的脾性同樣也怪,跟那丫頭有一比。」

執劍在一旁全程不敢說話,聽到他們反覆提及那「阿梨」時,他的目光便一直在看四周,唯恐被人聽到。

好在這裡又亂又吵,聲音如沸。

不過,執劍倒是捕捉到了一個重點,說道:「少爺,您得謝一謝這沈郎君了,那胖子可真不是好人,他先說自己叫方什麼岩,又說自己叫郭庭,連個真名都不敢說呢。」

「曹幼勻,」宋傾堂沉聲說道,「看看你,都跟些什麼人混在一起!」

說著,他又想起自己的「光身」之辱了,煩…… 安然說道:「是他們先開的槍,怪不得我!」

羅小冬無奈,說道:「現在往事已矣,你別再殺人了,好嗎?」

安然說道:「怎麼,你仁慈了?你和我,註定不屬於這裡,你還不明白嗎?你以為你仁慈心善,人類就會對你很好嗎?他們只會把你我當成怪物!」

白老大,白若彤,和白勇,都大吃一驚!

白勇驚道:「什麼?你,你也是星球人?羅小冬!」

羅小冬說道:「沒,我是地球人,毫無疑問的!」

急忙擺手。

這時候,忽然,白勇掏出了手槍,朝著羅小冬的腦袋,就是三槍!

羅小冬大驚,同時,白珊珊和王萌,還有白若彤都驚呼了出來。

那安然先生一揮手,羅小冬趕緊說道:「別,別!」

然後,白勇就化作一團黑灰了。然後微風吹過,灰飛煙滅!

除了安然之外的全部人,都大吃一驚,但是,顯然已經來不及阻止了,那白勇真的變成飛灰了,落得個灰飛煙滅的下場。

白老大撕心裂肺的大喊:「白勇!」

白若彤也大喊:「哥哥!」

接著,羅小冬驚呼:「白勇!」

顯然,都晚了。

那安然,一抬手間,白勇就變成一團黑灰,然後被風吹散了,就好像整個人燒焦了似得,燒成了灰。但是又不似燒焦,因為附近的溫度並沒有任何改變。

白老大站的離白勇最近,也沒有任何特殊的感受,沒有感受到溫度的變化。

然後,大家都意識到,白勇就這麼死了。

羅小冬說道:「你,你!」

安然說道:「我為了救你,才殺死他的。」

白老大怒道:「你,你究竟是什麼人!」眼中有淚。

羅小冬不忍看到白老大痛哭,也說道:「你,我,我刀槍不入,不用你救的,你既然知道我有超能力,自然知道我刀槍不入的!」

白老大顯然不知道羅小冬刀槍不入,也吃了一驚,白若彤也吃了一驚。

而安然說道:「我不確定你是否真的刀槍不入,所以,我如果不阻止他,萬一你死了,豈不是失去了一條無辜的生命?」

羅小冬無語。

心想,我雖然不喜歡白勇這個人,但是他罪不至死。但是,那外星人顯然是為了救自己,才出手殺人的。

白老大這時候說道:「可是,你殺了白勇,不死葯呢?你更加得不到了呀?」

安然說道:「我已經看到,在他的背包里!」

然後走了過來,去拿那白勇的皮質背包。

白老大沒有阻止他。

那人拿出來,一個古怪的小罐子,是一個類似陶瓷的灰黑色的罐子,搖了搖,說道:「在裡面!」

然後,揭開了蓋子。

白老大痛失愛子,心情難受,說道:「你,你有那麼大的本事,為什麼,為什麼不制著他就行了,何必要殺死白勇呢?」

安然說道:「他留在世上,也是多做壞事,今天他能暗殺我,並且暗殺羅小冬,他下次,就能夠暗殺別人,這樣的人,用你們地球的話講,叫做死不足惜!」

白老大痛失愛子,已經氣的精神恍惚了。

白若彤在不斷安慰白老大,顯然,他們兩個人想報仇,希望是不大的,一抬手就能讓人灰飛煙滅的話,白老大武功再高,也不是他的對手啊!

那人拿出藥罐子,數了數,說道:「一粒不少,一共是三粒藥丸,我走了!」

接著,看了一眼白老大,說道:「你晚年喪子,我很難過。」

白老大眼眶都紅了,憤怒道:「你還知道什麼叫難過嗎?」

那安然說道:「我們也有感情,感情不止是你們地球人的專屬。」

然後,說道:「你們還有什麼想問的嗎?」

白珊珊上前,問道:「你究竟來自哪裡?不死葯是什麼?」

安然想了想,說道:「我來自一個遙遠的星球,但是,這不死葯,卻是我們星球的東西,因故流落到地球上,成為了地球上這群墓葬群守護的東西,我現在拿回來,絕非偷盜,只是物歸原主而已,不死葯放在你們地球這裡,是對你們有害而無益處的!」

羅小冬說道:「他真的能讓人長生不死嗎?」

安然說道:「不能的,他的確可以治療一些地球人的代謝的疾病,和解除地球人身上淤積多年的毒素,但是卻不能夠長生不老,不但如此,還會把你們地球人變成怪物,所以我急著來拿回來,但是顯然,白勇先生欺騙了我,實際上,他應該似乎受命於他人。來取這個東西,他在墓穴之中,對我下了毒手,好在我有第二條命,我從墓穴之中出來了,然後來到此地!」

白珊珊問道:「周圍這麼多人,這麼多?」

安然說道:「這些人的確都是我殺的,但是我跟他們解釋他們不聽,朝我開槍,我沒辦法才滅了他們這個集團,況且,他們這個集團在當地,壞事做盡,我這也算是為民除害。」

白老大無奈,嘆口氣,說道:「我兒子偷你們外星球的藥物,是他的不對,我可以勸他還給你們的,至於他用槍打羅小冬,那,你完全可以把他的槍給奪取下來,不至於殺人吧?不至於讓他死無全屍吧?」

安然想了想,說道:「你們地球有句話,叫做殺雞焉用牛刀,但是,我已經上過一次當,況且,我也做不到刀槍不入。所以,如果我去奪槍,我自己也會身處險地,所以,最為穩妥的辦法,就是凌空殺死他!」

白老大無奈嘆口氣,心想,這仇應該是報不了了!

的確,現在想報仇,難如登天啊!

面對的是一個星球人,並且是一個相對於地球來說會超能力的星球人!

這該如何是好?

羅小冬也在想,細思著。

顯然,羅小冬沒有任何要殺死這個安然先生的理由,而且,羅小冬覺得自己並不一定能夠打敗安然先生。

顯然,這時候,羅小冬想不出什麼其他的辦法來。

白珊珊問道:「你這次離開,是要回到你們的星球嗎?」

王萌則問道:「你怎麼知道羅小冬有超能力的?」

這是兩個問題。 結果,那人淺笑了一聲,說道:「我看的出來,當然,羅小冬的超能力和我不同,羅小冬的超能力來自其他文明。」

羅小冬奇道:「什麼?我,我的神力仙力,不是來自神仙嗎?」

那安然忽然笑了下,想了想,頓了一頓,然後說道:「神仙?哪裡有什麼神仙?」

羅小冬想,既然今天遇到了不如問一問情況吧?

於是說道:「我遇到了兩個神仙,一個叫劉道,一個叫羅玄通。他們……」

安然奇道:「不對吧?你的超能力,明明是……」說著,停頓了一下,笑了。

羅小冬心中,滿是謎團。

過了一會,忽然,那安然先生想通了什麼,說道:「對了,我知道了!」

羅小冬說道:「你知道了什麼?」

白老大也露出驚異表情。

臉上依然有淚珠!

那安然先生說道:「你說的兩個神仙,是經過我們改造的地球人!」

羅小冬大驚,說道:「什麼?」

安然先生說道:「對,是這樣的。 宅女調教棄狗大少 只能這樣解釋了,這世界上哪裡來的神仙?」

羅小冬奇道:「可是,他們說自己是地球上中guo的魏晉南北朝時期的人,距離今天已經一千五百多年了!」

安然做了個手勢,說道:「這很正常。我們星球的人已經可以做到壽命長達萬年,這不是什麼大問題!」

羅小冬等人,全都愕然了,一片震驚。

安然這時候,看了下天空,天空中,突然出現了一道光芒,這道光,比太陽光還要柔和的多,彷彿那安然的全身,沐浴著光芒一般。

然後,安然說道:「我走了,羅小冬!」

羅小冬說道:「別啊,我還有很多問題沒有得到答案呢!安然先生!」

安然笑了笑,沒回答。

然後,這道光芒變得越來越刺眼,羅小冬忍不住眯眯眼,但是再睜開眼睛的時候,光芒和這個叫安然的星球人,都不見了。

羅小冬睜開眼睛,看到,白老大也眼神中充滿迷茫。

白珊珊,王萌,白若彤,眼神中都充滿迷茫,而白若彤,卻也回頭看了一眼羅小冬。

人不見了,光芒也不見了!

然後,大家看到,羅小冬還好好的站在面前,那白勇,卻再也不見了。

白老大和白若彤,想起白勇的死,愣在原地,許久許久。

過了一會,白老大拍拍羅小冬的肩膀,說道:「我們走吧,這個背包,若彤,幫我拿著,回去給你哥哥做個衣冠冢!」

顯然,那個背包,就是剛才盛放不死葯的背包。

羅小冬大概能推導出整個事情的經過,那就是,那白勇似是受什麼人之託,騙了安然先生,去墓穴之中取了不死葯,然後趁機殺死安然先生,把安然先生的屍體放入墓穴里的石棺材里,石棺材本來是空的,蓋上蓋子,這時候大家趕到,然後,石棺材發出藍光,白勇也沒料到石棺材會發出藍光,他怕大家發現他殺死了安先生,就阻止羅小冬開石棺材,但是其實羅小冬開不開這個棺材根本無足輕重,因為安然沒死,化作一道藍光飛走了!

安然來到了這個勞斯先生的營地,勞斯先生的手下和其動武開槍,被他全滅!

然後,大家來到,發現了這一切,而那安然,是在等白勇,白勇回來的途中必然經過勞斯先生的營地,所以,白勇被攔下來,安然要不死葯,白勇偷襲羅小冬,安然為救羅小冬殺死了白勇,而不死葯,也順利找回,被他們給接走了,大概就是這麼個過程吧,羅小冬想。

羅小冬跟著白老大往回走。

這時候,回程的路上,顯然也沒有計程車了。大家步行,一路無話。誰也不願意多說話,白若彤不說話,白老大也沉默不語。

羅小冬想說什麼,但是欲言又止。

而這時候,白珊珊則和王萌,走在一起。

兩個人都沒說什麼。

就這麼走著,羅小冬覺得氣氛從未如此沉悶。

空氣彷彿凝固了一般,但是卻也無話可說,因為死了一個重要的人,白勇。

白勇死了,白老大老來喪子,痛苦不已。

走了兩個小時,白老大做了個手勢,說道:「歇息一會吧!」

這是兩個小時以來,白老大的第一句話。羅小冬等人,就原地歇息。

然後,白老大坐下來,仰頭看天,天空沒有雨,萬里無雲,現在在國內是春節期間,在非洲南部,則是夏季雨季了,但是今天卻意外的沒有下雨,雨季一般能持續兩到三個月,大雨小雨不斷,淅淅瀝瀝的,或者如瓢潑般,傾盆大雨,都有的。

植物欣欣向榮,動物開始繁衍生息,不再是死扛的狀態。

羅小冬看過《動物世界》,看過非洲大草原的一些紀錄片,所以,對這些還是蠻知道的。但是雖然知道,卻不熟悉。

看到這草原和荒漠上的一幕幕,感覺,心胸開闊,但是同時看到白老大萎靡的神情,又覺得難過,白勇雖然和自己不和,但是似乎罪不至死。

不過,羅小冬又想,白勇先殺了人家,然後被人家外星人反殺,怎麼能說是罪不至死呢?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