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進來后,在看到雲千幽的模樣,忍不住驚艷地瞪大眼睛。

看到他眼中的光芒,百里溯塵的表情便冷了下來。

「表弟。」看到百里溯塵的不對勁,那人對他笑著問好。

「逸王殿下吉祥。」百里溯塵也擠出一抹淡淡的笑容,行了一個禮。

這是二皇子李逸航,是皇帝最疼愛的兒子之一。

不過,他和百里溯塵之間的關係不冷不淡的,並不是多好。

沒辦法,誰讓皇帝太過偏心呢?

兒子有好幾個,但是,皇姐就一個兒子,他當然是更加疼愛百里溯塵。

再說了,百里溯塵可是絕世天才,當然要更加寵愛他。

所以,這讓皇帝的其他孩子們都對百里溯塵的心情很複雜。

大家都知道,和百里溯塵打好關係的話,也能讓父皇更看重他們。

可是,看著百里溯塵在父皇面前如此受寵,身為兒女的他們很是不滿。

所以,這種複雜的情緒便影響著他們。

而百里溯塵和李逸航只不過有表面上的平和。

誰讓百里溯塵是個天才呢?

而且,李逸航也是個天才。

天才對天才,自然是不對付的。

而且,百里溯塵也沒有去討好他,所以倆人的關係很冷淡。

這讓李逸航特別不悅。不過,在皇帝面前,他們的關係看起來還是很好的。

「航兒,你怎麼過來了?」

他揚起一抹燦爛的笑容,「回父皇,兒臣今天其實是來向您報喜的!」

「哦?報喜?」皇帝疑惑,「有什麼喜事嗎?」

「自從秦家少爺出事之後,兒臣便見父皇您日夜擔憂,很是辛勞,所以想為您解憂。這不,兒臣剛好遇到了一個非常厲害的神醫。」

「神醫?」皇帝看著他,「那神醫很厲害?」

「是的,聽說是銀針一派的高手!」李逸航肯定點頭。

「銀針一派的神醫?航兒可是有心了。」皇帝嘆息一聲,「那神醫你是怎麼找到的?」

李逸航早就已經有了想法,拱手說道:「回父皇,其實這說來也巧。這神醫是主動找上門來的!」

「主動找上門?」

皇帝的眼神有點幽暗,「那麼巧?」

李逸航一副丹心一片的模樣,「是啊,就是這麼巧呢!」

「兒臣幾年前不是曾經外出嗎?那個時候,剛好在路上救了一個老人家。原本也沒想太過,只不過是想伸一把手而已。可沒想到,那老人家竟然是那神醫的家人!」

「哦?」

李逸航的話讓皇帝微微一笑,「竟然那麼巧?」

「是啊,父皇,當年孩兒不是跟您說過這件事情了嗎?」李逸航有點委屈,「不過,您日理萬機,可能已經忘了。」

他的委屈讓皇帝有點不好意思了。

「好像確實是有這麼一回事。」他點頭說道。

「所以啊,那神醫剛好在外面見到了我,便說要報恩,所以便找了上門。」李逸航一派坦蕩的模樣。

百里溯塵聽著他說的這些話,不置可否。

對於皇子們之間的競爭,他一向是不想參與的。

不管支持誰,最後的結果都不會多好。

既然如此,還不如坦然一點。

皇帝對自己那麼好,而且正是年輕力壯的時候,他為何要做出這種糊塗的決定呢?

反正最後誰當太子,誰當皇帝,他就支持誰。

正是因為他和其他皇子公主之間都沒有多少親密的來往,大家的交情很平淡,所以皇帝才會如此信任他。

而李逸航對自己不滿,百里溯塵也是知道的,自然不會自己找上門去自討沒趣了。

他當然知道要如何討好李逸航,但他為何要這麼做?

而且,百里溯塵的心思也不在大奚國內。

這個世界那麼大,為什麼要死死盯著這裡呢?

因此,對於皇子們的小心思,他一直都是保持沉默的。

就算覺得李逸航並不是那麼單純無辜,他也什麼都沒說。

自從李逸航進來之後,雲千幽的事情便放到一邊去了。

「既然這樣,那就宣他進來吧!」皇帝說道。

對於這神醫的到來,皇帝也是很高興的。

尤其這是銀針一派的高手,那可就更稀罕了。

就算是他,也無法找到銀針一派的高手,他們一直都是神出鬼沒的。

一些地方倒是有人說自己是銀針一派的高手,但那些都是浪得虛名,或者是用這名聲來為自己造勢的,但說到真本事,可真的沒有。

不管李逸航在這件事情里做了什麼,但能找到神醫,能夠解決秦家的事情,那就是最好的。

秦家這件事情,讓他很是頭疼。

尤其是秦家和宮家因為這件事情鬧得雞犬不寧,讓大家都跟著頭疼。

身為皇帝,他雖然可以強硬要求解決這件事情,但只要秦昊言一天沒好過來,事情都不會有什麼轉變。

而且,秦昊言是個天才,若是就這麼隕落了的話,那就太可惜了。

「好的,兒臣這就將神醫請進來。」李逸航說到,然後便讓人去將神醫請進來。

雲千幽看著他們的動作,只是乖乖地站在一旁。

皇帝喜歡她,但不代表其他人也會喜歡她。尤其是這種時候,更是要好好閉上嘴巴。

而皇帝這個時候明顯心思不在她的身上,她也不好退下。

雲傾天闕 倆人就站在一旁等著他們處理這件事情。

雖然倆人沉默,但他們那出色的模樣還是吸引了別人的注意力。

那神醫進來的時候,眼神不由自主的被雲千幽吸引了過去。

在看到雲千幽那張絕麗出塵的臉時,那神醫的眼中迸射出精光。

雲千幽皺眉,這神醫的眼神可不怎麼正啊。

百里溯塵更是不滿,這神醫的眼神太猥瑣噁心了。 神醫在看到雲千幽身邊的百里溯塵的時候,那肆無忌憚的眼神終於收斂了回來。

不過,他的心裡已經下了決心,要將雲千幽拿到手。

至於雲千幽是什麼身份……呵呵,怎麼可能會有人拒絕他這樣的神醫呢?

要知道,一個能救命的神醫,那是沒有人會拒絕的!

百里溯塵和雲千幽都不知道他在想什麼,若是知道他如此自大又噁心的想法,肯定會狠狠教訓他一頓!

看著神醫那肆無忌憚的眼神在雲千幽的身上停留,皇帝的眉頭也忍不住皺了起來。

一個人正不正氣,從他的眼神中可以看出來。

這神醫應該就是三十多歲,模樣還算端正,但那眼神中好像帶著一絲邪氣,看著便讓人覺得不正派。

最重要的是,他的臉上帶著十足的傲氣,就算這裡是宮殿,也影響不了他的態度。

不過,皇帝心裡也對他有了一絲的信心。

能夠在這裡還擺出如此自傲的態度,說明對自己還是有信心的。不然的話,早就瑟縮成一團了。

「王偉臣見過陛下。」

他說這話的時候,是站著的,只是微微彎了腰。

他如此不尊重的態度,讓大家的眉頭都皺了起來。

但是,想到他是銀針一派的高手,大家都忍了下來。

這可是銀針一派的神醫,傲氣一點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了!

聽說,他們就算是覲見那幾個強國的皇帝時,都是同樣的態度!

而這麼一來,雲千幽也終於明白,銀針一派在這裡的地位!

只是她不知道,這銀針一派的高手到底有什麼本事,和她比起來,又如何?

王偉臣站在下面,抬頭看著皇帝,「在下原本是浪跡江湖,不願受到拘束的人,只不過這次聽聞陛下有煩心事,所以才過來一看。」

他這話說的十足傲氣,好像過來是皇帝他們的榮幸。

不過,若是他真的有本事的話,皇帝也能忍了他。

只不過,這麼多年來,還真沒有一個人在自己面前有如此傲氣的表現,皇帝也是花了一段時間才平靜下來。

皇帝揚起笑容,「謝謝大師的前來,若是能夠幫朕解決了這煩心事,朕一定重重有賞!」

「不用了,在下只不過是為了還逸王陛下的恩情而已。」

王偉臣搖頭說道。

還恩情?

大家不置可否。

「父皇,事不宜遲,不如現在就讓兒臣帶神醫到秦家去吧?」李逸航說道。

「好。」皇帝立刻點頭。

他也不想見到這個神醫。

就算實力再強,可這種態度很讓他不悅。不過,為了秦家,他當然是沒有二話的。

天才嘛,神醫嘛,總是能獲得一點優待的。

「你們去吧,若是能治好秦家那孩子,朕重重有賞!」

「能為父皇解憂,是兒臣的榮幸!」

李逸航說完,便帶著王偉臣出去了。

看著他們離去的背影,皇帝的眼中光芒閃爍。

在他們離開之前,王偉臣那眼神又在雲千幽的身上停留了一會。

百里溯塵的臉色特別難看,渾身散發出驚人的寒意。

而雲千幽的表情也好不到哪裡去。

她倒要看看,這所謂的神醫到底有什麼本事!

等他們走了之後,皇帝才對雲千幽他們說道:「哎呀,方才被打斷了,咱們重新說。」

看著皇帝臉上那難掩的不滿,倆人都當沒看到,齊齊笑道:「好,咱們重新說。」

雖然皇帝被王偉臣那不恭敬的傲氣態度弄得心情不好,但在倆人的安慰下,很快就恢復了過來。

最後,皇帝大手一揮,直接給雲千幽賞了一片莊園。

那莊園的位置很好,就在帝都最好的位置,那周圍可都是達官貴人。

而且,那莊園的面積特別大,後面還有山呢!

可以說,這莊園和雲千幽之前在廣郡城裡頭的莊園差不多情況,這讓她特別高興,連聲謝謝。

看著她毫不掩飾的笑容,皇帝剛才鬱悶的心情也終於好了起來。

這也是天才,那也是天才,怎麼那態度差那麼多?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